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8章 莲绽无声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099 2009.10.13 11:45

    “杀了你?”水莲的表情就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她咯咯笑了起来,嘶哑的声音瘆得太后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突然,笑声又戛然而止,水莲露出一脸阴狠的表情说道:“那太便宜你了。”

  只见她从怀中掏出一个瓶子来,在太后眼前晃了晃,说道:“知道这是什么吗?”太后惶惶地摇了摇头,晃得一头珠钗泠泠作响。

  水莲冷笑一声,说道:“夺命散——这名字耳熟吧?你就是用这药害死了萧贵人的儿子,又借此药将我打入万劫不复之地的。”

  “你——你给我下了夺命散?”太后此时才想起自己喝的那碗参汤。

  “放心——”见太后这样,水莲一脸鄙夷地说道:“你那参汤里放的是软筋散,只会让你没有力气罢了。不过呢,我还加了点儿十全大补丸,好让你在听到接下来的事情时不会昏厥过去。”

  太后听得心口先是一松,又是一紧,一张一弛之间已是满额冷汗。

  只见水莲背了手,环视了宫中一圈,说道:“已经四十年了,这皇宫依然还是老样子。虽然离开了这么些年,这宫里的一草一木我还是很熟悉的。”突然的话锋一转,让太后心中惊疑不定。

  又听水莲继续说道:“那些大内侍卫们,怎会晓得我就在这里呢?看来惠儿没白为你卖命几十年,我顶着她这张面皮到了御膳房、御茶房,所到之处人们都是恭恭敬敬的呢。”

  “你……你到那里去做什么?”

  “给你儿子以及你孙子吃的饭、喝的水里加点儿料——喏,就是这个,夺命散。”

  “什么!!”太后顿时大惊失色。

  “你知道这么些年我过的都是什么日子吗?每每想起我那无辜枉死的娇儿,你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吗?”水莲那枯柴般的手捏得生紧,颤抖的声气中悲愤难掩,“哼,你不知道。所以——我要让你活得好好地,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在你面前,让你的后半辈子过得生不如死!”

  已是面如死灰的太后止不住地浑身颤抖,她知道以水莲对她的恨意,是绝对说得出做得到的。

  水莲又说道:“你也知道这夺命散的,十二个时辰以后才会毒发身亡。你就好好睡一觉,养足了精神明日等着看你儿子孙儿的尸身吧。”说罢便点了太后的睡穴,令她昏昏睡去。接着她又拾起了地上的面具与发套,逐一套在了头上,又是一副惠嬷嬷的模样。

  只见她甩着帕子款款走了出来,对候在外边的太监宫女说道:“太后已经睡了,你们几个悄悄进去小心服侍,别惊动了她老人家。”众人垂着脑袋连连答应,谁也不敢抬头正视惠嬷嬷,那可是太后跟前的第一红人呢。

  于是水莲便离开了慈宁宫,心中暗想今日之事进行得实在是太顺利了,早知道如此,二十年前她就该亲自这么做了,也不至损兵折将到今天这步田地。

  刚走出慈宁宫没几步,迎面便走上来一队侍卫。若是往常的侍卫也就罢了,见了惠嬷嬷行个礼就算过去了。偏偏这队侍卫领头的是个新来的楞头青,不大识得惠嬷嬷,便大喝一声:“干什么的!”

  水莲吃了一惊,正待她要回答,那侍卫头头底下一个认得她的便上前赔笑说道:“见过惠嬷嬷。”又捅了捅那头头低声说道:“这是太后跟前的惠嬷嬷,别冲撞了她老人家。”

  那头头却是个六亲不认的主儿,扯了他那破锣嗓子大吼道:“管她是谁都得查!你们几个,上去给我搜身!”

  水莲大感不妙,强自镇定地笑着说道:“呦,这位小爷是新来的吧。老身此番出来是有些差使要办,若是耽误了正事儿,咱们在太后面前可都不好交代啊。”

  那头头虽然有些楞,却也有些脑子。今天宫里潜入的刺客据说是个六十上下的老尼姑,倒与这嬷嬷年纪十分相仿,且她大晚上只身一人出来,本就形迹可疑,现在又倚老卖老,搬出太后来这座靠山来拒绝查验。这头头反而更加怀疑她了,于是也不和她扯嘴皮子了,自己举了火把上前打算亲自查验搜身。

  水莲不觉有些惊慌。她脸上的面具乃用胶所制,近不得热源,遇热便会化掉。眼见那人举着火把越走越近,她心中一横,便提气一跃,跳离了人群。

  这下大伙才知这惠嬷嬷乃是刺客所扮,于是纷纷朝着她逃走的方向追了起来,口中大喊道:“抓刺客了——抓刺客了——”叫喊声惊动了更多在别处巡逻的侍卫,大家纷纷从宫中四面八方赶来围堵刺客。

  虽然水莲的武艺极高,但毕竟寡不敌众,且她本人已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终究体力不支。一个侍卫见她形容狼狈,便喊道:“这娘们儿快不行了!大伙儿快上!抓活的!”大家都知道此人十分重要,于是纷纷掏了绳索准备将其捆起。

  水莲见势不妙,便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瓶子正要洒向众人。一个眼尖的侍卫一看便知是毒,情急之下从她身后猛刺一剑,一下贯穿了她的胸膛,瞬间便血流如注。

  水莲捂着胸膛向后栽倒,从胸口喷出的血还腾腾冒着热气,散发出浓重的血腥气息,远看正像一朵无声绽开的红莲。躺在那冰凉潮湿的青砖地上,看着天上那轮清冷孤月,水莲的意识逐渐涣散,她像是回到了十六岁时初入宫的那个夜晚,那时的她娇艳如花,清新似水。一丝笑意悄然浮上了她苍老的面庞,喃喃说道:“皇宫真是大呀……”说着便合上了眼睛,已是断了气。

  当侍卫们将刺客的尸体抬上来时,林慕白便令寒梅庵的尼姑们上前辨认。当无嗔等人惊呼“师父”时,林慕白便明白了此人身份。正欲将尸身抬下去时,一个小太监却发出一声怪叫:“我的天爷!她穿的不是惠嬷嬷的衣服么?惠嬷嬷今儿个进过膳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