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4章 明月其人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397 2009.08.25 21:15

    盛装打扮的明月带着侍女被门房拦在了院门口,她们被告知“闲人免进”。

  “闲人?!”明月声音骤地拔高,“去问问你们的老爷,他花了多少钱……”后半句被她生生咽回自己肚里。她也知道翻出自己青楼女子的历史并不光彩。

  “小姐,我们还是回去吧。”梅香怯怯地劝说道。

  正在争执不休时,那道门被打开了。林慕白一袭月白长衫走了出来,重重树影中看不清他的脸色。只见他伫立门前侧身说道:“明月小姐,您此时造访,不知有何事?”

  明月突然见到正主,倒有些猝不及防,她俏脸微红,柔声答道:“奴与老爷一个多月来在船上日日相见,今日不见老爷,倒有些不大习惯。老爷这里若不便的话,可否过往奴处聊聊?”

  林慕白像被针刺了一下似的连忙说道:“明月小姐,在下不过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并未做他想。小姐在此寄住有何不便之处,明日找我家夫人便是。在下还有事在身,恕不奉陪。”说罢急急拔脚进门,像是后边有洪水猛兽似的。

  大门又砰地关上了,留下主仆两个兀自在原地还没回过味儿来。

  明月的脸一下子涨红了,猛地一跺脚,扭头快步离开了这里。就算是青楼女子也有自尊,更何况她在天香楼时还是挂头牌的,从来都是被男人们捧在头顶上的,像今天这样被人拒之于千里之外,实在令她羞愤无比。

  回到房中的明月越想越气,她把一切的过错都推到林夫人头上。这个男人在苏州时对她是多么礼遇有加,若不是倾心于自己,又怎会出那样高的价钱将自己赎出来。在回京的船上,她几乎日日都能见到这个英挺潇洒的男人。在青楼中阅人无数的她深知,这样优秀的男子世间有多难得。明月以为,下了船林慕白就会迎娶她的。却不曾想,刚到京城,自己主仆二人便被隐密地从他家后门送进了梅苑。然后来了个管家,送来奴仆若干,丢下一句话“不得随意离开梅苑”。再次见到他,依旧是这样的伟岸挺拔,但变得这样疏离淡漠。

  “一定是她!若不是她从中作梗,今日就是我的洞房花烛夜了!”明月又羞又气,终于忍不住喊叫出来。

  梅香连忙四下看看,她的脸也有些烧红。这样的话她家小姐也敢说,闺誉不要了吗?唉……梅香叹了口气,将门窗关得紧紧的。寄人篱下,这等胡说八道的话,若是传到人家夫人耳里,自己可不就要受池鱼之殃了吗。

  此刻在林府另一处,林夫人居住的湘苑也不大太平。

  林夫人在晚宴后命人将芷兰抱到了湘苑,打算和女儿共度一晚。林慕白自然也是跟去了湘苑。跟女儿初次见面不是吗,怎么也得亲近亲近。于是夫妻二人在房内逗弄了女儿好半天,眼看那小嘴儿不住地打着哈欠,方知夜已深了。

  “老爷,天色已晚了,梨苑我已命人打理好了,快回去歇息吧。”林夫人轻拍着快睡着的女儿说道。

  只见林慕白垂涎着脸,拉着夫人的玉手说道:“素卿……你我分别这么久,就不想我么?这么狠心就要赶为夫走吗?”

  “啪”的一声,林夫人打掉了那只不甚老实的手,“梅苑有的是想着念着你的人,老爷怎么不去呀?”说罢转头斜睇了林慕白一眼,瞥得他七魂飞了六魄。

  “素卿……”那只手又伸上来了,“我给你的信里不都说了吗?这都是皇上交待的差事,不得不为啊……”眼看夫人有软化迹象,赶紧趁热打铁继续说道:“再说了,我对你的心思……你还不知道吗……卿卿?”

  此言一出,一举拿下美人心。只是美人还没来得及做什么反应呢,那边拍着女儿的手明显感觉小身体打了个激灵。二人这才反应过来,叫了侍女将女儿抱走了。

  芷兰这叫一个如释重负,想不到古人也肉麻如斯。

  次日,林慕白恋恋不舍地离开湘苑,进宫复命去了。这日天气晴好,微风吹动轻云淡淡。午后用过饭,林夫人便带着女儿在院中随意走动,走累了便坐在石凳上歇息。当芷兰舒舒服服躺在奶娘怀中眯着眼睛看着天空,感慨着物是人非的时候,有人进来打破了这种平静。

  “夫人,明月小姐求见。”

  “带她进来。”

  芷兰这才第一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害得她娘亲一个月蹙眉不欢的青楼女子。显然这女子是经过了一番精心打扮的,只见她面如桃花,眼眉含水,举手投足都透出十足的娇媚气息。“明月见过夫人。”她款款施礼,缓缓起身。抬眼间望向林夫人,眸中闪过一丝惊讶和怨恨。很快她便垂眸收回视线。芷兰知道那是嫉妒作祟。她的娘亲可是名满熙朝的第一美女,岂是一个有几分颜色的青楼女子可比的。

  “不必多礼。”经过林慕白昨夜的解释告白,林夫人的姿态明显自信笃定多了,“明月小姐在府中住得可好?”

  “一切都好,不劳夫人挂心。”明月低头答礼。

  “这几日事忙,如有招待不周处,还望见谅。”

  “没有,没有。”明月手中的帕子已经绞成了一股,像是在犹豫什么。良久,她咬咬牙,像是下定了决心般开口说道:“夫人,恕我大胆直言,您知道是林老爷将我赎回来的吧?”

  “知道。”林夫人情绪没有一丝起伏。

  明月深吸一口气,继续说道:“那么,姐姐,我们以后就是姐妹了。还望姐姐多多指教。”

  听到这里,芷兰在襁褓中差点没骂出声来,一口气出不来憋得她胸中难受,干脆就“哇哇”干嚎起来。

  一院子的丫鬟婆子忙上来安抚小小姐,又是喂奶又是检查尿布,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这一小插曲严重破坏了明月的“逼宫”进程,主仆两个站在那里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好容易安抚得小小姐安静下来,林夫人慢吞吞又优雅无比地起身,对这一干奴仆说:“天色快暗了,怕是要落雨了。我们回房吧。”说罢一扬手便要回房,转身看到明月主仆还在那里站着。林夫人像是刚刚瞧见她们一般,故作诧异道:“咦,明月小姐怎么还在这里呢?孩子不懂事让你笑话了。快回去吧,一会儿就要落雨了。当心着了凉。”说罢便带着一大群人回房了。

  院子里开始起风了,地上的落叶被刮了起来,在空中打了几个旋儿。主仆二人在风中兀自发愣。明月的脸就如同此刻天上的云,乌青乌青的,很快就要打雷了。

  此刻在房内,芷兰正手舞足蹈地冲着娘亲呵呵傻笑。林夫人用手捣了一下女儿的小脑袋:“你呀,这会儿倒会撒欢儿了。”她转头看向窗外,嘴角浮上一抹淡淡笑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