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5章 虎口脱险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33 2009.09.20 15:23

    就在杨桃和那老鸨正要对芷兰磨刀霍霍时,突然有人在房外急促敲门,二人闻声对视了一眼,老鸨会意,高声问道:“谁呀?”就在她们注意力转移的当儿,芷兰速速将桌上那匕首拿到手中用衣袖稍稍遮掩。

  “妈妈我是水仙呀!你快出来看看呀!外面不知为何来了一群官兵,这会儿正搜房呢!”

  二人俱是大惊,这梅香还真是个祸害,刚一出现就把官兵给招来了。杨桃立即到窗边朝楼下看了一眼,发现整条花街都被官兵包围了。

  “快快!把密道打开!外边已经出不去了!”杨桃慌忙命令那老鸨道。

  那老鸨忙到床前,将地上铺的毯子掀了起来,露出了青砖地板。只见她在地板上轻轻一推,一扇活动门便滑开了,里边露出黑森森的地道。芷兰见状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老鸨很快就先从地道下去了,杨桃紧随其后。正要下去时,突然又改了主意,决定将芷兰一起带上,一旦逃亡失败还有个人质可以用。

  芷兰已趁二人只顾着逃跑时悄悄挪到了床边,瞅准机会跳下床撒开腿就要往门外跑,却被杨桃一把抓住。

  就在这时,房门突然“咚”的一声巨响被人踹开了。来人正是林慕白和一干侍卫。

  “兰儿!”林慕白见女儿在内便想要上前将其救出来。

  杨桃反应极快地抱了芷兰在怀,用手中匕首紧紧抵着她细嫩的小脖颈,立时就渗出了殷红血迹。“别过来!否则我切断她的脖子!”

  林慕白只得命众人不得轻举妄动。杨桃抱着芷兰慢慢向后移动,打算自地道逃出。

  芷兰岂会乖乖束手就擒?她悄悄已将袖中匕首紧紧握在手中,刀尖向后,咬咬牙,使足了吃奶的力气狠狠地扎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几乎将芷兰的耳朵震聋,杨桃因胸口受伤手一哆嗦,芷兰便摔到了地上。

  林慕白趁机上前擒住了负伤的杨桃,并命手下将其五花大绑起来,又命人下地道继续探查。

  总算脱险的芷兰一下子松了一口气,浑身的力气都像是被人抽干了般软趴趴的。林慕白自地上抱起女儿,轻轻抚着她受伤的小脖颈,看着她乱蓬蓬的头发和皱巴巴的衣服,心疼得几乎说不出话来。芷兰看着几个月不见的爹爹,近日受的惊吓和委屈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哇”的一声便大哭起来。林慕白慌忙抚着女儿的背说道:“没事了……没事了……”

  自打来到这个世界以后,她还没这么痛快地哭过。今天所有的情绪都找到了突破口,就像大河决堤般洪泄而出,连上辈子的眼泪储备都用上了。可能是终于安心了的缘故,很快哭累了的芷兰就在爹爹怀中睡着了。林慕白看着女儿哭得脏兮兮的小脸儿,胸中气血翻腾,对白莲教是旧恨又添上了新仇。

  “大人,我们在地道中发现了这个女人正在向外逃窜。”众侍卫押着那老鸨从地道里出来了。

  “一块儿抓回去严加看管!再派几个人看看那地道通往何处。”

  ——————————————

  芷兰被从怡情楼抱回去后足足睡了半日,直到傍晚时分才睡饱醒来。清醒过来后的她开始考虑起自己的处境来,该如何自圆其说呢。

  “老爷,您来了。”门外坠儿在说话,将芷兰从沉思中拉了回来。

  “唔。”林慕白正要进门,突然又转身说道:“今天你对我说的话,不许向任何人提起。否则,家法伺候!”

  “奴婢知道轻重的。若不是今天情况紧急,奴婢这辈子就将此事烂到肚子里了。”

  “嗯,好生伺候你们小姐才是本分。”

  什么事?什么话?难道坠儿知道什么了吗?芷兰此刻深悔自己行事不够谨慎,什么把柄让人抓了都不知道。

  林慕白走进了房间,见芷兰已醒来,便走到床前坐了下来,对她温柔笑道:“兰儿醒了?”

  芷兰忙从被窝里坐了起来,急切地说道:“梅姐姐……她们杀了梅姐姐……兰儿好怕……”

  林慕白忙搂了女儿在怀,安慰她道:“不怕了不怕了,以后兰儿在家里会很安全的。”他已加派了几名侍卫日夜守护兰苑,同时又为女儿挑了几个身怀武艺的婢女。

  “兰儿,爹爹问你几句话,你知道什么都讲出来。不要怕,有我呢。”芷兰一听这话心里就是一个咯噔,但还是顺从地点了点头。

  “几天前的晚上,你去公主屋里做什么了?”

  原来坠儿说的是这件事!自己准是不小心被跟踪了。“唔?几天前的晚上啊……”芷兰的脑子正在飞速运转,不知是睡迷糊了还是怎么了,一时半会儿竟拿不出什么理由来。

  “喔……那天啊,梅姐姐说有酪梨酥给我吃呢……”没办法,用过的借口再用一遍吧。“不过她好奇怪啊,她让兰儿半夜自己去,不然就吃不到酪梨酥了……真的好好吃……”说完吸溜了一下口水,一脸陷入梦幻的表情。

  听了这奇怪的话,林慕白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忍不住自言自语道:“为什么呢?”为什么?你自己去问梅香好啦,除非你会招魂。

  “呃……那你去了公主房里有看到什么吗?”

  “没有呀!兰儿从梅姐姐那里拿了酪梨酥就回来啦……嘻嘻,藏在被子里悄悄吃啦。”

  林慕白只觉此事蹊跷无比,但你能指望从一个五岁小娃儿嘴里问出什么来吗?虽然女儿很聪明,但众人皆知那只限于某些方面的才能而已。还是待那杨桃清醒过来后好好审问她才是。

  待林慕白走后,芷兰终于彻底放松下来。回忆起此事来,她并不后悔对明月下了毒,那不过是出于自保的行为。她只是懊恼自己行事太过大意,竟被梅香和坠儿同时发现。还好坠儿没看到自己给明月打针,否则她就没法解释自己的行为了。对于坠儿偷偷跟踪自己一事,芷兰心中多少有些不快。虽然她可能只是担心自己的安危,但芷兰还是决定从此疏远她一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