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9章 课堂整蛊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76 2009.09.23 20:01

    这少年名唤湛少枫,原本生活在西北边疆,母亲是回鹘人,父亲却是汉人。他从出生就没有见过父亲,只听母亲说他是个湛姓商人。母子二人相依为命,不料在他八岁那年母亲便染病去世了,小小年纪的他便进了军中,为兵士们打杂跑腿以谋生计,也学得了一身武艺。后来西北边疆各部族发生动乱,战争频生,不少人为了保命便从军中逃回了内地。湛少枫所在的军营便在逃跑之列,卷裹中将他也带到了内地。他们在陕西安营扎寨没多久,便被前去平乱的林慕白一举扫荡。林慕白十分赏识湛少枫的武艺,又同情他小小年纪如此颠簸流浪,于是便收了他作自己的侍卫,带他回了京城。回京后不久,林慕白便让他作了自己小女儿的侍卫。

  说是侍卫,其实也没多大用处。这二小姐整日就在府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也用不着他保护什么,所以两年下来二人也不怎么熟。平日里他没什么事便练练功夫耍耍剑,倒是在武学方面有了不少进益。直到最近,老爷要给小姐请夫子了,才让他把小姐看紧点,免得小丫头逃学。其实他是有些纳闷的。这小姐读书不是挺自觉的吗?在书房里一呆就是一个下午,怎会逃学呢?说起来读书来,这些年他的生活颠沛流离,大字不识一个,只近两年在林府才学了一些,心中还是十分羡慕那些读书人的。

  此刻芷兰正在房里独自生闷气,坠儿和琪儿从未见过小姐发这么大的脾气,也不敢上前抚慰,只怯怯在旁观望。只见她们的二小姐突然起身冲出房门,在小院的花圃里“噌噌”拔了几棵草,又速速回房,从小柜子里拿了一个研钵和杵臼,将那几棵草折成几段丢了进去——捣捣捣,就像和那研钵有仇似的使劲儿捣。

  坠儿和琪儿禁不住伸长了脖子向里看——喏,刚刚还是鲜嫩嫩的草儿,现在就成了绿汪汪的草汁儿了。只见小姐又从柜上拿了一个小空瓶,动作麻利儿地将那草汁儿倒进了空瓶中。两个小婢女不由得十分诧异,她们家小姐整天毛手毛脚的,不是磕着这儿就是摔着那儿,怎么捣鼓起这些东西来却是又快又准呢。真是生来就是干这个的。

  “小姐,时间差不多了,该去书房了。”坠儿小心翼翼提醒道。

  “唔。”只见芷兰将瓶子揣进了袖里便出去了,坠儿忙带上书紧随其后。湛少枫知道芷兰这会儿不待见他,也不露面,一路只是远远跟着。

  到了书房,只见夫子已经来了,正拿着一本书念得摇头晃脑。芷兰带着坠儿进了房门,向夫子请过安后便开课了。

  只听得夫子说道:“昨日学到《女诫》之‘妇行’篇,今日续讲‘专心’篇。”

  又来了!芷兰像颗泄气的皮球般趴在了桌上。

  “站有站相,坐有坐相,小姐这般行径实在有碍观瞻。况且昨日‘妇行’篇有曰‘行己有耻,动静有法’,看来小姐是没有听进去。不如老夫今日再讲一遍,小姐定要牢记在心。”长长一串话老头儿竟没换口气儿,芷兰和坠儿听了这段话都只觉胸闷又气短。

  “女有四行,一曰妇德,二曰妇言,三曰妇容,四曰妇功……”趁夫子拿着书本摇头晃脑独自沉醉之时,芷兰向坠儿使了个眼色,将袖中小瓶递与她,又用眼睛瞟了瞟夫子放在桌上的茶盏。坠儿顿时会意,接过小瓶藏在手中,起身去书房一角提了茶壶装模作样打水去了。

  不一会儿,坠儿便提了茶壶进来,向夫子的茶盏中添了茶水。

  那夫子此刻正讲得唾沫横飞口干舌燥的,见杯中添了茶顺手就拿起来仰脖子喝了。

  润了嗓子的老头儿益发声如洪钟:“夫有再娶之义,妇无二适之文,故曰夫者天也。天固……啊嚏!天固不可……阿嚏!咳咳,天固不可逃,夫固不可离……啊嚏啊嚏啊嚏!”

  老头儿此刻是涕泪横流,也顾不得什么“行己有耻动静有法”了,忙掏出手帕使劲擤鼻涕,那声音使得芷兰和坠儿都恶心得打了几个小哆嗦。

  “咳咳……呃——今日老夫偶染风寒,啊嚏!这个这个……课就先上到这里了……啊嚏!请林小姐背下……啊啊啊——啊嚏!”话没说完,夫子就急急奔出了书房。

  芷兰和坠儿在房内对视一下,开怀大笑起来。

  在回去的路上,从未做过这等事情的坠儿十分兴奋,对她家小姐崇拜到了极点。看着坠儿满脸红光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芷兰突然心中有一点小小的愧意。先前因为明月的事情使她对坠儿产生了戒备之心,很是疏远了她一阵子。后来又想到坠儿既然已经知道了一点秘密,那就只能将她牢牢攥在手里才最稳妥,因此又和她近了一些,但始终没有放下戒备。直到此刻,看到这样的坠儿,她突然觉得自己有些卑鄙。于是芷兰抬起头来,看着坠儿,释然一笑,放下了两年来的心防。坠入自然不明就里,只觉好久没有见过小姐这样开心了,于是也报以灿烂一笑。

  湛少枫在后面静静地跟着芷兰主仆两个。刚才在书房窗外时他就看到她们的小动作了,但是老爷只说了让他看着小姐不让她逃学,旁的又没说,他自然是不管闲事的。只不过他也没想到,这小姐竟是用这种方法赶跑了夫子,真是……惊世骇俗。

  晚饭前在湘苑,林慕白见芷兰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逗着小弟弟观风,暗想这丫头怎么这么快就投降了呢?不太像她的风格呢。便笑问道:“兰儿今天学的什么呢?”

  “今天还学的《女诫》,不过夫子病了,所以就提前下学啦。”

  “病了?什么病?”林慕白心中陡升疑云。

  “风寒吧应该。”芷兰捏着小弟弟的脸越捏越上瘾。

  林慕白看向芷兰身旁立着的坠儿,投以询问的目光。坠儿忙拼命点头证明小姐所言不虚,只是她的目光略有些闪烁不定。

  “喏。”林慕白心下了然,不由得好笑地看着女儿,暗想就用这点小手段,看你能逃到几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