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3章 母女争执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260 2009.10.18 18:26

    到了晚间吃饭时,大家在船舱里满满坐了两桌。见那两母女没有出来,林夫人便让阿紫去叫她们出来一起吃。不多会儿,阿紫便把人带了过来。

  见大家都在,那惠娘不免有些怯怯的,站在那里缩手缩脚不知所措。林夫人对她们说道:“过来这边坐吧。”惠娘忙应了一声,又拉了小娥过去。

  她们这桌都是女人,除了年纪尚小的观风,他非要赖着母亲和姐姐坐到这边来。惠娘落座后,忙对林夫人说道:“多谢太太!太太真是好心人啊!不知太太尊姓大名,咱们回去也好给太太立个长生牌……”

  林夫人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免了免了,大可不必。都饿了吧?开饭吧!”她原是不喜别人过于奉承的。

  惠娘也不敢再多说什么,生怕自己不懂规矩冲撞了主人家。小娥在旁一直默默地低头扒着饭,一副拘谨不自在的模样。

  用过饭后,林慕白和夫人便带着孩子们去舱外转悠了,侍卫们也都跟了上去,只留下几个侍女和婆子在舱里收拾桌上的残羹剩菜。惠娘也留下来帮忙,忙忙叨叨地显得十分殷勤。干活间隙,大家不免聊天调笑几句。惠娘便乍着胆子问道:“你们老爷是做什么的?”

  大家对视了一眼,却都没说话。一个婆子见惠娘面上尴尬,便说道:“我们不过就是寻常殷实人家罢了。”这些人都是主子们精挑细选出来的,哪个不是有几分眼色的?见林夫人席上不肯透漏姓名便立马拿捏住了主子的心思,她们又哪里敢先行透漏半分消息?

  惠娘口中“哦”的应着,心里却想着普通的殷实人家能包得起这么大船吗?还带这么多人侍候着?看这家的老爷太太都还算和善亲切,不像当官的那么端着架子。那准是个十分有钱的富户。想到这里,惠娘心中便是一喜,面上也带出了几分。小娥一见娘亲这副模样,心中便泛上一阵厌恶的情绪来。

  船舱外林慕白一家人正在甲板上慢慢踱步,惬意地观赏着河上夜景,享受着拂面而来的阵阵夜风。林夫人正在给芷兰和观风两个补习天文,只见她指着天上点点繁星,一个个地教他们辨认星象。一会儿功夫,观风就全记住了,一认一个准。待问到芷兰时,却是答得颠三倒四,区区几个星宿竟让她给记了个乱七八糟。听得一旁的林慕白和观云都禁不住笑了起来。

  观云笑道:“看来兰儿只对学医情有独钟啊。”

  林慕白也赞同地点了点头,说道:“也幸亏她的医术高明。这次若不是你妹妹,说不定此刻便是天下大乱,咱们也不可能有这次江南之行。”

  听了这话,观云脸上的神色凝重起来,只听他说道:“爹爹说得有理,而且这次也让咱们林家获得了绝对信任。孩儿临走前向三殿下辞行时,他当下就写了个手谕让我带着,说是万一路上有什么麻烦,向当地官府出示手谕便可。”

  林慕白听了这话,脸上却没有了笑容,抬头仰望广漠星空,心中又是一阵烦恼。观云的话使他想起,眼下熙朝还没有立下皇太子,四位皇子之间的明争暗斗已经悄悄拉开了序幕。林家本不欲搅进这趟浑水里的,但观云自小就是三皇子的伴读,他二人早就是密不可分的共同体了。在旁人眼里,林观云就是三皇子的左膀右臂,林家就是不折不扣的三皇子一党。既然这标签揭不掉,那就只能搏命助三皇子一臂之力了。若这太子之位是其他三人中的任何一个坐上,等待他们林家的,绝不会是什么好下场。想到这里,林慕白不由得又叹了一口气。

  经过前些日子的颠簸,大家都十分疲累,于是早早就进屋歇息了。那母女两个帮忙干完了活,也回到了自己房内。只见那惠娘侧躺在床上,喜不自禁地对小娥说道:“闺女,咱们可算找到大靠山了!”

  没有外人在时,小娥行动间便自在了许多。只见她将洗过碗后湿漉漉的手用衣角一擦,一屁股坐在床上,面带讥讽地说道:“怎么,你又想到什么歪主意了?”

  惠娘却丝毫不在意女儿话语中的刻薄之意,骨碌一下从床上爬起来说道:“你看看,这家人多有钱,待人又好。要是能靠上了,咱们后半辈子都不用愁了!”

  小娥一听这个就来气,说道:“你是不是觉得咱们的脸还没丢尽?被人赶出客栈,又混上人家的船,白吃白喝,你怎么就不觉得脸皮臊得慌!”

  惠娘用手狠狠戳了一下小娥的脑门,说道:“脸皮?脸皮能当饭吃?等有了钱,自然就有脸了!”说罢又拉了女儿过来,好言好语说道:“你看看,他们家的少年郎长得是一个比一个俊。你今年也十四了,也该嫁人了,不如……”

  不等她把话说完,小娥一把推开她,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说道:“要嫁你自己嫁去!我不跟着你丢人现眼!”

  惠娘一听也怒了:“我一个半老徐娘人家娶我作甚?老娘养了你一辈子了,就没干过一件让我顺心的事儿!你们爷俩竟都是白眼儿狼!”说着又兀自在床上嘤嘤哭了起来。

  小娥听得心烦,便甩开了房门自己出去了。在舱外静静吹了一会风,心情才平复了一些。

  她家原在扬州开了一个小杂货铺子,日子也还过得去。偏偏娘亲总是不知足,整日里夹枪带棒地讥讽爹爹没本事。后来听说爹爹一个远房亲戚在德州做了个小官,便五次三番地催着爹爹前去投靠。无奈的爹爹禁不住她唠叨,便只好去了德州,在那亲戚手底下做了名小吏,一去就是三年,每年都托人带个口信捎了银子回去。只今年春上,不但没了信,且银子也少了许多。娘亲一边疑心银子在路上被人吞了,一边又疑心爹爹在德州养了小,在家里怎么也坐不住,于是便拽着她一同去了德州。这一去不但人没找到,银子也花光了。娘亲便带着她死乞白赖住在人家店里,那些日子里遭尽了白眼儿,赖不下去被赶出来后,娘亲又强拉着她偷偷混上了别人家的船。这一趟,她只觉自己一辈子的脸都丢光了。

  在甲板上站了一会儿,小娥怕碰到主人家里的人,便又回了房间。见娘亲已经睡了,方才舒了一口气,自己也睡下了,一夜无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