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9章 秘密使命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250 2009.09.03 10:04

    且说芷兰正吃月饼时,却听到哥哥背诵了苏轼的《水调歌头》,惊得她忍不住出了声。观云转头看向妹妹,却见她小脸上满是惊恐。

  “妹妹怎么了?”观云关切地问道。

  芷兰马上回过神来,咳了两声,拿起杯子喝了一口水才抚着胸口说道:“月饼太好吃了,噎到了……”

  林夫人忙轻抚女儿的后背说道:“这孩子,吃个东西也能噎到……观云继续作你的诗,头开得不错,极富情调。”

  观云笑道:“其实这诗也不是我做的。”芷兰的耳朵极快地动了动,只听得观云继续说道,“说来奇怪,两年前我在后院中无意看到一张残破纸片,上写了几句诗,就是刚刚那几句。字像是拿炭写上的,纸却是极好的宣纸,同家中所用的纸是一样的。”

  林夫人拈了一块点心说道:“这倒也奇了。那后边写了什么?”

  “后边就没有了,似乎就写了这几句,像是没作完似的。”

  “咕嘟嘟”,芷兰的一颗心再次从嗓子眼儿稳稳妥妥落回到胸中。她这才想起来,那张纸片正是她两岁时的杰作。一日午后无聊至极,便拿了林夫人描眉用的炭笔在纸上涂涂画画,写下了这几句词。后来觉得不妥便撕掉扔了,不想被哥哥捡到了。隔了这么久,自己都忘了,还误以为观云也是同穿人士,吓了那么一大跳。以后不能再犯这么低级的错误了,芷兰边想边摇头。

  “兰儿想什么呢摇头晃脑的?”林夫人笑问道。

  “哦……兰儿也想要作诗……呃……十五的月儿圆又圆……呃,完了。”

  “哈哈哈哈!”林夫人和观云都被她逗得大笑起来。小院里一片欢声笑语,院内的桂花甜香怡人,随风轻飘,好不温馨惬意!

  就在此时,林慕白跨进了湘苑。

  芷兰敏锐地看了父亲一眼,见他面色阴沉,脚步沉重,心里便“咯噔”一下,感觉不妙。

  林慕白走了过来,在石桌旁也拣了个座位坐了下来,却是半响无语。

  “宫中是出了什么事情吗?”林夫人见他如此,关切地问道。

  林慕白抱了芷兰在怀里,一边摩挲着她的脑袋一边对夫人答道:“宫中有人对皇上下毒,企图谋逆。”

  “啊!”三人不由惊呼起来。“那皇上呢?”林夫人急切地问道。

  “皇上无事。”林慕白说这话的时候却有些咬牙切齿,像是巴不得皇上有事似的。

  “那就好那就好。”林夫人松了一口气,却有些疑惑不解道:“既然皇上无事,夫君为何愁眉不展?”未等回答,她自己却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急急问道:“此事可是白莲教所为?”

  “八成。”

  “……皇帝可有降罪与你?”林夫人直直盯着丈夫问道。

  林慕白深深看了夫人一眼,无奈道:“算是……有吧……就是那位公主。”

  林夫人怔了半响,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伴君如伴虎,果不其然。”

  一旁的观云听得云里雾里的,而芷兰却是了然于心。

  她早就听说白莲教的老巢在苏州一带,最活跃的时候曾遍布整个江南。直到四年多以前,才被官府一举摧毁,从此销声匿迹。而那正是林慕白从苏州任满回京的时候。因此芷兰推测他在苏州的官衔很可能只是掩护,真正的使命应该是要在苏州秘密探访,然后将白莲教一网打尽。如今白莲教余孽逃窜至京城,想必皇帝对此一定很不满,正好借机降罪,将那麻烦的明月公主塞给他。想到这里,芷兰心里充满了无力感。在这个皇权时代,为人臣子就是这般无奈。

  花好月圆夜,林家四人却对坐无语。

  几日来,林府的下人们进进出出十分忙碌,府内四处张灯结彩,门上都贴了大红喜字。但整个府中却弥漫着一种沉闷的气氛,人人默不做声,只管闷声做事。

  皇帝已诏告天下,明月公主下嫁林府。满朝上下不明就里的人们都十分羡慕林慕白,认为一个小小的礼部郎中竟能娶美貌如花的公主为妾,真是祖坟上冒青烟了。

  这日午后观云和芷兰两个在书房练字,突然间观云烦躁地扔了笔自言自语道:“为什么爹要再娶?为什么?”

  芷兰叹了口气,果然还是小孩心性,终于忍不住了吧。四岁的她安抚哥哥道:“听说是妾呀!福娘说妾是没有地位滴~”

  她的安慰收效甚微。观云只是摇头说道:“你不懂,你不懂。”

  此时林慕白跨进了书房,见一双儿女都在,不由得心情好了很多。他正打算上前亲近一番,却见观云别过了脑袋眼睛只盯着地上。芷兰深知解铃还须系铃人,便上前拉了林慕白的手说道:“哥哥刚才问爹爹为什么要再娶呢!”

  林慕白叹了口气,上前半蹲下来,双手扶着观云的身子将他转了过来,郑重其事地对他说道:“云儿,这是皇帝的命令,爹不得不从。”

  芷兰却不以为然。皇帝还不是因为公主喜欢你才下了命令?谁让你对个花痴女那么温柔客气呢?活该!

  想到这里,芷兰心里也有些埋怨,忍不住冲口而出:“既然如此,爹爹何不多去陪陪娘亲?我们府里的安宁日子没剩几天了。”话没说完她就后悔了,只想抽自己一个大嘴巴。这是四岁小孩说的话吗?!

  林慕白闻言一愣,怔怔地看着女儿。

  急中生智的芷兰瘪着嘴巴做出一副别扭的样子说道:“福娘她们都说以后府里没有安宁日子了。”

  “呵呵!”林慕白笑了起来,仿佛是被她这小大人一样的话逗乐了。“云儿兰儿放心,爹心里只有你们。”见芷兰看了他一眼,赶紧又补充道:“还有你们的娘亲。”

  话音未落林夫人便自门外走了进来,面色淡淡的,林慕白连忙上前搂了她说道:“娘子大人当然是第一位的了~~”

  林夫人“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推开了丈夫并嗔怪道:“孩子面前没大没小的……”观云和芷兰识趣地手拉手离开了书房。

  书房内林慕白正拉着娘子的手表白心迹:“素卿,不必担心,皇上既然让她为妾就是让了三分。你不必忌惮她的公主身份,在我们林府里她就是个妾。至于我,你就更应该放心了。她这样的女子怎能与娘子你相提并论呢?”

  林夫人笑着啐道:“既然这样,这几日你又为何闷闷不乐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