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1章 七步占诗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219 2009.09.27 20:59

    当林慕白下朝回来从湛少枫口中得知今日书房发生的事情时,只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回到湘苑进了屋才绷不住终于笑了起来,竟笑了一刻钟也没停下来。

  林夫人好奇问道:“什么事情这样好笑?”

  林慕白站着让侍女换下他的朝服,穿上了家常的月白长袍,这才将今日听来的事情向林夫人娓娓道来。

  当林夫人听到芷兰指责夫子留恋花楼的言辞时,不由得讶然道:“兰儿真这么说?”

  林慕白笑着点了点头。

  林夫人红着脸喃喃道:“真是的……小女孩儿家说这个也不害臊……”

  “想不到我们的兰儿继承了夫人你的伶牙俐齿呢!”林慕白笑道。

  林夫人嗔怪地瞪了林慕白一眼,又问道:“不过,兰儿说的可是实情?”

  “我会查证的,不过我相信兰儿的判断。原只听说这位夫子极善教导闺中女子,京城许多世家都曾聘请过他,我这才请他来作了兰儿的老师。若真有此事,必然是要换掉他的。”

  林夫人掩面哧哧笑道:“就算他没有那些风liu韵事,被兰儿如此作践过一番,你认为他还会再来吗?”

  “说的是,怕是他见了咱们兰儿还要绕道走呢。”林慕白也打趣道。

  事后林慕白派了湛少枫前去查证,得知这位夫子家中有年老贤妻一位,美妾三位,近些日子又看上了怡情楼的柳絮儿,二人来往频繁。据这柳絮儿说,老头子再过几天就要将她赎身出来当他的第四房小妾。

  “他也不看看自己那副老模样!”柳絮儿如是说道,还拿那双桃花眼斜睇了俊逸英挺的湛少枫一下,娇滴滴说道:“不如——这位少年郎,你赎了我去?”

  湛少枫本能地打了个哆嗦,向后连退了两步。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一个钱袋扔在了桌上,便抱拳说道:“多谢姑娘,在下告辞。”便匆匆离开了柳絮儿的房间。

  柳絮儿还追到了门口,冲着那少年的背影扬着手帕,口中兀自叫道:“郎君若是缺钱,妾身可以自己出钱的——”

  ——————————————

  这下这位夫子是换定了。据说这次林慕白为女儿重新请了一位李姓夫子,此人是经过精挑细选请来的,品行才学绝对没有问题。

  刚逍遥了几天的芷兰听了这消息又郁闷了起来。对她来说,这些夫子不管是张三李四还是王二麻子,都是一样的道学先生,传授的知识也不外乎《女诫》、《内训》、《女论语》、《女范捷录》之类的东西。以她那点儿可怜的忍辱负重能力,是不可能忍受这些的。但是,就这样用手段赶跑一个夫子,老爹照样还会再请一个。这样请来赶去何时休?想来想去,芷兰决定还是要和老爹好好讨论一下这个问题。

  这天中午,芷兰得知林慕白正在书房练字,便一路小跑到了书房。正写着字的林慕白见女儿不等通报就气喘吁吁闯了进来,倒被她吓了一跳,忙问道:“出了什么事儿了?”

  只见芷兰仰着脸看着爹爹,满腹委屈地说道:“爹爹为何又给兰儿请了位夫子?”

  原来是为这事巴巴地跑来。林慕白看着她那因一路跑来而红扑扑的小脸蛋,不由得又好气又好笑:“这次请的夫子绝对没有问题的。”

  芷兰却并不领他的情,嘟着小嘴说道:“可是兰儿并不想让人教……”

  林慕白放下笔走到桌前,拉着芷兰的手耐心对她解释道:“兰儿,有句话说‘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你身为林家唯一的女儿,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要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见芷兰还是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林慕白终于正色道:“你在想什么,其实我都明白。爹爹知道你在医术上天赋禀异,非同常人。那年公主昏睡不醒是你下的药吧?还有上次那夫子染上风寒的事情也是你做的吧?”

  芷兰闻言大惊,原来自己的所作所为父亲竟都是知道的!心中正在又惊又惧之时,又听得林慕白继续说道:“爹爹并不反对你在医术上学有所长,但那毕竟只是一种技能,而非学识。学得一些规矩并不是坏事,还会令你更安全。”他特地在“更安全”三个字上加重了语气,希望女儿能够明白他的一番苦心。

  听了这些,芷兰稍微安心了点,庆幸自己有个开明的父亲,可以理解自己做的那些惊人之举,更庆幸从此以后不必过于遮遮掩掩。但她自认为没有这些迂腐的夫子,她也一样能够做到像个大家闺秀样子(起码在外人面前可以做到)。于是她又对父亲说道:“多谢爹爹为兰儿着想。但兰儿自己会小心的。且兰儿自己会识字,不必请外人来教我怎么念书。”语气神色俱是十分的坚决。

  林慕白饶有兴趣地看着梳着羊角辫却满口豪言壮语的小丫头,不觉好笑,于是一句戏言便脱口而出:“若你能在七步之内作诗一首,为父便免了你的课业。”心中却暗想着这小丫头得吃点儿蹶才会心服口服。唉,孩子太聪明了教起来也费心呀。

  芷兰听了这话却是心中一动。只要作诗一首,便可从此再也不用见到那些让人闹心的老迂腐们——这笔买卖相当划得来啊!只是真要作诗她却是不会的。虽说她并不欲剽窃前人诗赋以扬名立万,但非常之时还是要懂得权宜之计的。可若剽窃前人诗作的话,剽哪首好呢?要知道,她所处的熙朝正像古时某个朝代的山寨版,许多典籍都与那个世界的古籍内容相仿,可究竟像那个朝代她也说不好。万一剽了一首已经存在的诗呢,岂不是错失良机。

  正当芷兰脑中七七八八胡思乱想之时,林慕白开始计时了:“一——二——”

  急得芷兰六神无主,出了一身的汗,却听得林慕白仍在数数:“六——七——”

  顾不得那么多了,芷兰急急张口吟道:“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背完这首诗,芷兰十分佩服自己,怎么就灵光乍现想到这首了,这题材、这内容,要多合适有多合适。现在就看老爹怎么说了。若是不巧这首诗已在这里出现过,那自己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