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7章 家贼难防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323 2009.10.03 20:12

    又过了几日,林慕白像往常一样去韩府探望岳父。待到打针时,前去地窖取药的侍女突然慌里慌张回来了。

  “禀……禀告老爷,药……药没了!”

  “什么!”林慕白和韩祖峰都吃了一惊。韩祖峰迅速从床上坐起来,说道:“地窖的锁呢?是锁着的还是撬开了?”

  “奴婢去的时候,门上还锁得好好的,可一进去才发现,药都没了!”

  韩祖峰眼中锋芒闪过,直逼视着那侍女问道:“莫非是你昨日未把门锁上?”

  那侍女顿时瘫软在地,哭道:“奴婢冤枉啊老爷!奴婢每日都将门锁检查好几遍才敢离开的……”

  林慕白见那侍女不像是说谎,于是在旁问道:“府中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持有地窖的钥匙?”

  那侍女好不容易才停住了抽抽噎噎,偏着脑袋想了想,答道:“除了奴婢,还有负责看守地窖的贾奎仁有钥匙。”说完突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大叫道:“对了对了!奴婢刚才去的时候就没看到他!”

  林慕白和韩祖峰迅速对视了一下,便传令下去找那贾奎仁。

  将军府的效率就是高,没过多时,人便被带了过来。那贾奎仁蓬头垢面、睡眼惺忪,刚一进屋,一股浓重的酒臭味就扑鼻过来。

  韩祖峰面带厌恶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昨晚做什么去了?”

  “回……回老爷的话,小人昨晚和朋友吃了点儿酒,今儿个就睡过头了。请……请老爷恕罪……”那贾奎仁口齿不清,一副还没酒醒的模样,显然不止是吃了“一点儿”酒。

  “朋友?什么人?”

  “就是……就是老爷您的侄儿韩世潘呀!”

  “韩世潘?他人呢?”

  “唔……小人不知。小人素来酒量浅,从昨晚就在席间一直睡到刚才,并不知道他何时离去的。”

  “地窖的钥匙呢?”

  “钥匙……小人都随身带着的……”贾奎仁迷迷糊糊在身上摸索着,摸了半天也不见钥匙。

  此时韩祖峰心中已经有数了,想必是那韩世潘对他怀恨在心,遂偷了药去,以为这样就能报复韩府。

  林慕白也早就明白过来了,笑道:“岳父,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日后抓了他惩戒一番便是了。至于药嘛,只要方子在,还是能再做出来的。”

  韩祖峰眯缝了那双锐利的眼睛,捋着胡须沉吟许久,说道:“此人心术不正,只怕……不是这么简单啊!”

  对于韩府的家事,林慕白也不便多说什么,只说道:“岳父您的病正在关键时候,眼下补上药出来才是最关紧的。”

  韩祖峰点了点头道:“也罢。但愿是我多想了。”说罢,又速速派人去搜寻那韩世潘了。

  ——————————————

  当芷兰从父亲口中得知这个消息时,心中却有些惊惶不安。据她那日在韩府所见,那韩世潘与其妻都是贪心不足之人。如若他们只是偷了药报复韩府也就罢了,但如果他们是想要用此药获利,那就麻烦了,势必会带来无穷祸患。

  虽然心中不安,但芷兰还是得为外祖父把剩下的药水做出来。林慕白很快就将原料带来给她,并加派了一队侍卫保护兰苑。精明如他,也想到了此事可能不会善了。

  有了前次的经验,芷兰只用了一日就做出了新的一批药水。一拿到药,林慕白就速速将药运到了将军府。一则是为了岳父的病情,再则这药在手,也是个烫手山芋,不如快快脱手的好。

  再到将军府,林慕白匆匆赶往內院,却看到韩世潘夫妇两个垂着头跪在院中。韩祖峰披了袍子,拄了拐杖在他们面前踱来踱去,见林慕白来了,便招手对他说道:“慕白,你过来。”

  林慕白连忙过去走到岳父面前听吩咐,只见韩祖峰用手指着地上那两人,咬牙切齿道:“你听听,这两个蠢才说什么混话!”

  林慕白看向他们,韩世潘的脑袋都快要垂到地上去了,哪里还敢再说什么。他那老婆李氏却梗着头,一副不服气的模样。

  “说!刚刚不是挺有理的吗?”韩祖峰的拐杖“咚”的一声响,唬得那两人都颤了一下。

  李氏方哆哆嗦嗦将原话重述一遍。林慕白这才知道,这两人果然在外头上放出了消息,说手中有灵丹妙药可治绝症痨病,但却无人相信。二人一急,就说出了韩大将军就用此药医好了痨病,他们手中的药正是从韩府偷来的。这下就引来了许多人竞相购买,价钱越出越高,却因二人贪心一直未能定下买主。早有那心急的,便雇人连夜偷走了他们手中的药。当将军府的人将他们抓回来时,这两人还埋怨是将军逼人太甚,才会令他们铤而走险,甚至向将军索要方子,说是他们应得的家产。

  “真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慕白,将这两人以盗窃罪和谋杀罪关起来罢!”韩祖峰掌一施力,手中拐杖终于不堪重负,折成了两截。

  林慕白心中是十分赞同这般处置的,但却不能表现出来,只说道:“岳父,毕竟他们也是您的家人,这——”

  “我没有这种家人!你身为刑部尚书,应该知道这样的处置一点儿也没有冤枉了他们。照做吧!不必有所顾虑。”

  林慕白就等着这句话呢,于是便命手下人将这两人扭送至大牢里,直接关押了起来。

  虽然将罪魁祸首抓了起来,但消息已经是收不回来了。那些没有得到药的人们,势必会疯狂找寻药方,韩府自然是首当其冲。不过将军府自然会有所防备,更何况,药方并不在这里。

  韩祖峰有些愧疚地对女婿说道:“慕白,这次因为我们韩家的私事连累你了……我会令所有韩府人严守秘密的。这些日子,你就别过来了。”

  林慕白连连说道:“岳父千万不要自责,慕白自有分寸。毕竟您的病要紧,药我已经带来了。”

  “哦?”韩祖峰这才知道新的药已经做好了。沉吟了一下,他对林慕白说道:“这样吧,我在府中挑个细心的小厮,你将那打针的法子教与他便是了。不要亲自过来了,免得被有心人看到了,会起疑心的。”

  林慕白也觉这样甚好,于是又在韩府下人中挑了个下手知轻重的,如此这般的教了他半日。在回去的路上,林慕白不由得心事重重。

  虽然芷兰曾将那写有药方的奇书拿了给他看,但他一眼就认出是女儿自己写的,不过没有揭穿她罢了。是啊,药方不在韩府,也不在林府,而在他家女儿的脑袋里。

  ——————————

  祝大家中秋快乐,美满团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