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2章 帝心难测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52 2009.09.18 16:29

    三天过去了,明月依然没有醒来。宫中的胡太医来了之后,也诊断说公主无恙。又查验了公主的饮食起居,并没有任何异样。皇帝也知晓了此事,因林慕白正在外替他平乱,倒也没有怪罪林府的意思。众人悬着的心终于都落了下来。既然都说无恙,那就让她继续睡着吧。最好永远都不要醒,大家都在心里暗暗想道。

  对于这件事,皇帝只是象征性地派了三皇子前来探望公主,同时赏赐了一些补品。说起这三皇子晟玄渊,在熙朝四位皇子中,只有他是皇后所出,身份高贵,是名正言顺的太子人选。偏偏在他三岁时,皇后便撒手人寰。皇帝可怜这没娘的孩子,很是疼爱了他几年。但自从八年前最受宠爱的宸妃诞下了四皇子晟玄明后,皇帝便渐渐忽视了他。另外两个皇子都有母亲的照拂,虽比不上四皇子那般受宠,但日子也过得滋滋润润。唯有他,小小年纪便没有了娘,又失去了父亲的宠爱,免不了时不时就要受其他几个皇子的欺负,甚至一些有点头脸的宫女太监也不把他放在眼里。这种生活使得他很早便成熟起来,形成了沉郁隐忍的性格,和他的年纪大不相符。皇帝见他小小年纪行事便十分沉稳,于是早早就放手让他办起了差事。这次派他到林府来,表面是要礼节性地探视一下公主,其实是皇帝对此事心存怀疑,打算令三皇子带一个医术最高超的太医再次探查一番。

  自打一年前的中秋险些中毒之后,皇帝便对林慕白起了戒心。他疑心林慕白可能在江南时就已经和白莲教的人有所勾连,故意在围剿行动中放走了匪首。但由于没有证据,且林家几代人都为熙朝立下了汗马功劳,因此皇帝的猜测只能暂搁一边。这次明月的事情,令他本就绷着的神经更是紧了一紧。素闻白莲教除了妖言惑众,还常常使用毒物控制教徒。明月莫名其妙昏睡不醒,说不定就是什么人下了毒。若能查出幕后之人,也许就能找出林慕白与白莲教之间的联系来。

  林夫人的身子已有些沉重起来,行动不方便,因此就由观云陪同着晟玄渊并随行太医去了梅苑。

  晟玄渊进了屋后只远远在桌边坐着,似乎并不关心他那姑姑的状况,只摆摆手让太医过去查看。那太医仔细诊过后,又询问了梅香一些日常饮食起居事宜。问毕,走过来对晟玄渊说道:“殿下,胡太医所言不虚,公主的状况确实很健康,与常人无异。”

  “你确信不是中毒吗?”

  那太医摇了摇头答道:“臣已仔细查验过,并无任何中毒迹象。”

  晟玄渊听了只是冷冷说道:“这世间并不是没有吃了不着痕迹的毒药。”

  “您说的是,并不排除这种可能。不过,穷尽臣毕生所学也从未听说过会出现公主这种迹象的药。故臣认为可能性不大。”

  “嗯。”晟玄渊脸上淡淡的,让人猜不出他在想什么。当底下人正在小心翼翼揣摩这主子的心思时,晟玄渊却起身走了出去,大家慌忙跟在后边离开了梅苑。

  观云在府门前正准备恭送他们离开时,那三皇子正要上马时,却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突然顿住了,转身朝观云走了过来,在他耳边用极轻的、只有他们二人能听到的音量说道:“我记得你有个妹妹,叫芷兰的,很是聪明呢。听说懂点医术?”

  观云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愣了一下,猜不出深意的他只好谨慎答道:“舍妹生性顽劣,不过胡乱翻些书看罢了,当不得真的。”

  晟玄渊听了这话并没有说什么,只是高深莫测地微微一笑便上了马。众人看得俱是呆了,暗道这三皇子还真是体恤下人,自知这张脸一笑倾城风华绝代,故整日面无表情以提高大家的办事效率。

  送走了三皇子一行人,大家还没来得及松口气,便收到了来信说林慕白一行人已在路上,这两日间就要到京。据说林慕白此去陕西率众一举击溃了匪寇,当地百姓自是感恩戴德,挽留多时不肯让他离去,好不容易才上了路,这次凯旋回京后势必还会有许多人登门祝贺。于是林府上上下下又开始马不停蹄地忙碌了起来。

  ——————————

  皇宫,御书房。皇帝正站在桌前执笔练字,听到太监来报三皇子求见,头也不抬地说道:“让他进来吧。”说话间笔也未停,一手狂草练得是挥毫落纸如云烟。

  当皇帝听完晟玄渊简短平淡的禀报后便问道:“在你看来,赵、胡两位太医的看法是否可信?”

  晟玄渊答道:“儿臣认为十分可信。”

  皇帝听了这话并不十分满意,说道:“许是有人下了一种罕见的毒药?”

  “依儿臣看来是不可能的。明月公主并不是什么紧要人物,犯不着给她下毒。更何况世间病症何其之多,有很多病都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的。此事不过是公主福浅命薄而已,染上了怪病。”

  “唔,知道了。你下去吧,差事办得不错。”

  “谢父皇谬赞,儿臣告退。”

  离开了御书房的晟玄渊抬头看看天色,只见天边大片大片的火烧云拱着斜阳渐渐西落,脑中忽然浮起了一年前的那个傍晚,他和观云在林府书房看到的那个窝在椅中翻着医书的小小身影。不知为何,从赵大夫说可能会有这种罕见毒药开始,他就有一种奇怪的直觉,林家的小丫头可能和此事有关。不过也只是猜测罢了,他才不管那明月到底是不是真病了。从小生长在宫中的他深知女人间的各种争斗手段,像明月这样一身是非的人,就算真的被人下了毒也是活该。

  ——————————

  这天深夜时分,林府里劳碌了一天的人们大多都已沉沉入睡了,只有守夜人的灯笼在路上忽明忽灭地晃晃荡荡。一个身着夜行衣的黑影不知从哪里窜了出来,身形轻快飞速地在屋顶间穿梭来去,直到兰苑,在芷兰住的那屋房顶上停了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