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30章 尖牙利齿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211 2009.09.26 23:31

    “啧啧……抱……”小奶娃一边叫着一边伸着一双胖短小胳膊,摇摇晃晃地朝芷兰走过来,鼻涕拖了老长。虽然他已经学会了说话,不过还在口齿不清的阶段。“姐姐”便叫“啧啧”,“爹爹”便叫“嘚嘚”,只“哥哥”和“娘”叫得倒是清楚,让林夫人和观云好一阵得意。

  “好……姐姐抱——”芷兰一高兴,便不自量力地抱起了观风。

  好……重!一个趔趄,芷兰差点儿带着弟弟摔到地上,吓得她赶忙放下了观风。又忘了,自己也才七岁小丫头而已,而这个小奶娃出生时就已经九斤重了。

  观风却浑然不觉自己超重了,只兴奋地叫着“啧啧——啧啧——”。芷兰忙蹲了下来,掏出手绢将他那鼻涕擦了去。

  “叫姐姐——”芷兰想要纠正弟弟的发音。

  “啧——啧——”

  “姐——姐——”芷兰还是不死心。

  “啧——啧——”小娃娃一脸认真的表情。

  “唉。”芷兰重重叹了口气,孺子不可教啊!捏捏弟弟的小鼻子,芷兰叹道:“真是败给你了。”

  “嘿嘿——啧啧——”观风嘿嘿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新长出来的小乳牙,又细又白。

  正在这时,湛少枫突然出现在了他们面前。芷兰知道他其实一直都在暗处,只不过看不到他时大可以当他不存在。

  “有事?”

  “二小姐,夫子已经来了,现在书房等候。”

  “虾米?他的病已经好了?”芷兰猛然抬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湛少枫略点点头。

  芷兰十分诧异,不由得轻声自言自语道:“咦?怪了。那药效可是一个月的呢……”

  这话自然瞒不过有内力的湛少枫的耳朵。他闻言不由得嘴角轻轻抽了一下,暗想道:这二小姐真是有点痴,明摆着的风寒之症,你会下药人家不会吃药啊。更何况那药还是老爷送去的。

  只见芷兰的小脑袋沮丧地垂了下来,恋恋不舍地看了看弟弟,便起身准备离开。

  “哇——啧啧——”观风见姐姐要离开的样子,哇地便张着嘴巴哭了起来,刚擦好的鼻涕又混着眼泪流了出来。一旁的侍女见状连忙抱了他起来,又摇又晃地哄着他。

  芷兰见小奶娃哭得涕泪纵横的模样,心中十分不舍,便对一旁的湛少枫说道:“就说我病了,改日再去。”

  湛少枫听了却没有任何反应,只面无表情看着她。

  切!这人活生生就是老爹的狗腿子!芷兰咬了咬牙,恨恨地瞪了他一眼,回头看了眼弟弟,跺了跺脚便带着坠儿离开了。湛少枫却不慌不忙在后边默默跟上。

  一路走到书房见到夫子后,芷兰忙上前请了安,然后故作关切状说道:“几日不见,老师益发显得精神焕发了。”

  夫子呵呵一笑说道:“多亏了令尊送来的补品,老夫也觉身体比病前还要健旺呢!”

  老爹送药?也对,送老师点东西也是人之常情。只是芷兰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大对劲。

  “这几日因病没来上课,不知小姐的《女诫》背得如何了?”

  唉!就知道会这样……和坠儿对视了一眼,芷兰有些无奈地看着夫子说道:“学生愚钝,背不下来,望老师见谅。”

  夫子闻言有些不悦,皱眉说道:“素来听闻小姐念书过目不忘,怎会背不下区区一篇《女诫》呢?可是这几日老夫不在,小姐便荒废了功课?”

  “那倒不是那倒不是。”芷兰连忙摆手否认,辩解道:“只是学生对这篇《女诫》实在提不起兴趣来,可否斗胆请老师换篇文章?”

  “此文乃我熙朝女子必学之经典,断无换掉的理由!身为世家贵族小姐,你难道要像那些市井妇人般愚蠢无知吗?”老头儿态度开始蛮横起来。

  此言一出,芷兰的小脸立即涨红了。

  “愚蠢无知?不学这个就是愚蠢无知了?”芷兰的声音极轻极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谦虚发问。只有一旁的坠儿知道这才是她气到极点、正欲发作时的反应。

  老头儿张张嘴正要说话,芷兰却又继续说道:“在学生我看来,这本《女诫》的内容才是真正的愚蠢至极!教得世间女子唯唯诺诺、木讷无趣。若那样贤良淑德的女子才是您所认为的女子典范——”

  芷兰顿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质问道:“那么请问您又为何再三光顾青楼妓院呢?难道那里的女子就遵从了《女诫》吗?”

  “你——”老头儿惊得倒退了一步。

  “老师您形体消瘦,两颧潮红,舌红少津,正是房事过度致肾阴虚的症状。您腰间配的那玉佩正是京城有名的怡情楼中妓女所用之物。”说到这里,芷兰又恶意补充了一句:“难道——您是到青楼身体力行讲授《女诫》,为那些女子开蒙化恶的不成?”

  那夫子已是说不出话来了,一双眼珠子几乎瞪了出来。只见他一手抚着胸口,一手哆哆嗦嗦指着芷兰,只是大口大口地原地喘气。

  坠儿闻言也吓呆了,张着的嘴巴一直也合不上。

  其实有关青楼妓院的事,芷兰也只是猜测。此人肾阴虚她很确定,那玉佩却是因为当初她被劫到怡情楼时,在杨桃房内看过相同的物事,那玉佩并无特别之处,只其下的穗结打得十分特别,正是怡情楼独有的打法。那夫子受赠此物时,准是不知其特别之处,否则不会戴在腰间如此显眼的地方。

  看到夫子的反应,芷兰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于是将桌上那本《女诫》重重摔到地上,踩着这本书过去,走到夫子面前时,轻蔑地看了他一眼,便带着坠儿扬长而去。

  湛少枫在屋外站着,饶是他这般有定力的人,也禁不住瞠目结舌。见小姐带着坠儿快要走远了,忙一个箭步跟在了后面。

  芷兰今日将那夫子狠狠奚落了一番,心中很是解气,却也隐隐不安。她知道今日之举早晚会被父亲知晓,到时又会有一番争辩之说。但她无愧于心,若要让她照着那样卑微的活法过下去,还不如早死早超生算了。

  ——————————

  抱歉~~更新得晚了些。这两天忙工作累得发烧了,今天睡了好久,晚上家中又来了客人,耽误了一会儿~对不起各位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