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3章 岸芷汀兰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542 2009.08.24 21:38

    半个多月过去了,小女婴已基本适应了她的异世生活。她整日里被府中丫鬟婆子抱来抱去,从下人们的闲话中倒是获悉了不少信息。

  这里是熙朝,虽然她的历史记得不大清楚,但也知道历史上没这朝代。看来不只是往后穿越了,而且还穿到平行空间去了。她出生的这个林家是京城权贵之家,她的祖父林广德官至前朝宰相,一年前故去。父亲林慕白在仕途上却是差远了,现任苏州知府,据说这次回京也不过是到礼部任个闲差。她还有个已故的伯父,即林慕白的兄长,名为林慕阳,武将出身,带兵打仗,所向披靡。听说是一年前因病去世,具体什么病没人提过,似乎大家对此讳莫如深。母亲韩素卿出身京城另一个显赫世家,其父韩祖峰也就是小女婴的外祖父,乃是前朝镇国大将军,现已赋闲在家。这样的家庭背景,令她觉得不甚安全,似乎处处是秘密。

  还好她还有个大她六岁的哥哥林观云。林观云长了这么大总算有了个妹妹,好似得了一个大玩具般欢喜异常,对这个小小的妹妹爱得不得了,天天都要来逗上那么一逗。而目前还不能讲话的小女婴每天的生活除了听八卦新闻外就是吃吃睡睡,日子还是相当无聊的,有这么个可爱的小男孩风雨无阻地天天来报到,她自然也是喜欢的。

  这一日,林夫人陪着一双儿女正在屋内玩耍,忽听得侍女说道:“夫人,李管家来报。”

  “带他进来。”

  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跟在侍女身后进了屋,作了个揖便说道:“禀报夫人,老爷派人前来报信,他们正在路上,约有三日即将回府。”

  “喏,知道了。屋子收拾得怎么样了?”

  “回夫人的话,书房、梨苑都重新打扫布置了一番,一切都和一年前老爷在家时一样。”

  “……梅苑呢?”林夫人神色淡淡的。

  “呃……小人不知是什么样的客人,只是命人简单收拾了一番。还请夫人明示。”李管家像是有些紧张的样子。

  “就照女客的标准,素净淡雅一点就好。”

  “是,小人遵命。夫人还有何事吩咐?”

  “梅苑那边再安排几个可靠的人,有情况随时向我来报。”

  “明白,小人这就去办。”

  待到李管家离去,观云有些不解地问林夫人:“娘,梅苑不是一直空着吗?何人要来住我们林府呢?”

  林夫人有些淡淡落寞地抚着观云的脑袋答道:“何许人也?娘也不知道……”

  三日时光终于在小女婴的翘首以待中慢慢熬过去了。她很期待见见这位传说中的林慕白先生,也就是她爹。她决定好好表现一番以博得一家之主的欢心,这也是保得一生平安的必要条件之一呢。虽说是亲生父亲,但在这个女人地位颇为低下的时代,还是小心点儿巴结比较好。于是,实际年龄已经二十好几的小女婴在这几日硬是苦练了一番婴儿系列的可爱表qing动作,打算一举拿下老爹的心。

  这日,襁褓里的小女婴被一堆丫鬟婆子抱了出来。

  “老爷、夫人吉祥,二小姐已带到。”

  “这就是我的女儿吗?快抱来快抱来!”清朗好听的男声急切道。

  很快小女婴就感到一双大手托起了她小小的身子,紧接着她就看到了她爹——林慕白。一个二十八九的青年男子,俊朗清秀,星眸皓齿,此刻正抱着她,发出爽朗好听的笑声。

  小女婴有些微傻眼,小心肝儿砰砰乱跳。这样漂亮干净的男子,居然是她的父亲。一时半会儿她还唤不起那种父亲的感觉,只是张着嘴巴傻傻看着他,涎水流了老长。

  “呵呵,我们家的孩子就是漂亮……”林慕白浑然不知小女婴复杂的心理活动,开心地逗弄着女儿。

  “孩子都快满月了,还没个名字呢,老爷。”林夫人柔声嗔怪着。

  “呵呵,对对。该起个名字了。”林慕白一边温柔地擦掉女儿嘴边的口水,一边沉吟道:“嗯,孩子不是住在兰苑么……岸芷汀兰,郁郁青青……就叫芷兰吧!”

  “林芷兰,这名字挺好。”林夫人笑着看女儿,“乖女儿,以后你就是林芷兰了……”

  小女婴这才从初见美男的惊艳怔忪中回过神来。“以后你就是林芷兰了”,这句话像句箴言般提醒了她,过去的一切已经过去,林芷兰将是她的现在和未来。

  接受了新名字的林芷兰,像是被重新注入了力量般变得活力四射。开始挥着小胖胳膊咯咯傻笑,卖力讨好巴结她的爹爹——这可是她未来十几年的金饭票。下一个饭票,等到了那个时候再想办法吧。

  此时厅堂内,一家几口人久别重逢,其乐融融,就连下人们也都受到气氛感染,人人喜笑颜开。而此刻,在林府的西南角,最偏远的梅苑,却是另一番景象。

  “小姐,喝口水吧,行了这么远的路了。”一名侍女端着一盏热茶巴巴望着她的主子。

  “喝不下。”名唤明月的年轻女子倚在窗前,愣愣出神。良久转身,问道:“梅香,你说,在路上,他对我的好难道是假的吗?”

  “这……”梅香低头犯难。这不是为难人嘛!难道告诉她,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林慕白一路上只是对她客气有加,说得直白点其实是刻意保持距离。只有这位明月小姐自己一厢情愿以为遇到了良配。“这个奴婢实在不知。”做下人的还是放聪明点比较好。

  照梅香看来,她们好不容易从天香楼被林老爷赎身出来,已是祖上烧香了。还被带到这里好吃好喝地养起来,不能再有更多的非分之想了。但是她家小姐已经钻到牛角尖里了,说什么都没用了。

  “梅香,去打水来,我要梳洗一番去见他。”明月坚决地说道。

  “小姐不可啊!林老爷再三交待过的,除非他来,否则不可贸然走出这个院子的!”梅香急得直冒汗。

  “谁是你的主子?你忘了当年是谁把你从胡三手里救出来的?”明月冷眼看着她的丫鬟梅香。

  梅香垂下了头,半响无语。“小姐,我这就去打水服侍您梳妆。”

  屋内只剩下明月一人,对镜良久,看着自己的姣好面庞,她咬着一口细牙暗道:“定叫你离我不得!”

  这边厅堂内正和妻子一同耍弄一双儿女的林慕白突然觉得后颈一阵发凉,四下看看并无异常,只当是自己错觉,并未在意。

  ——————————————

  到了晚上,林府真正的热闹才刚刚开始。为庆祝林老爷苏州一年任满回京的接风洗尘宴在府中盛大举行,京中权贵、亲朋好友纷纷前来祝贺。席间,芷兰被奶娘抱着坐在上首看热闹。哥哥观云一直在旁紧盯着妹妹,生怕奶娘一不小心就把他的大宝贝磕着碰着了。她的父母亲如一对璧人般耀眼,默契十足地在席间应付着各种宾客。

  芷兰心满意足地看着这番美满景象,有些困倦地打了几个哈欠,正当她快要闭上眼睛时,忽然看到李管家慌慌张张地进来,在林老爷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只见她爹林慕白俊眉微微一皱,向林夫人交待了几句话便转身随管家一起悄悄走出了席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