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6章 转移目标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081 2009.10.21 20:02

    这落水之人正是小娥。

  小娥平素就是个好强又面皮薄的,今日巴巴儿送上去给人家当丫鬟还被拒绝了,回去后那惠娘也不好言相劝,只一个劲儿地辱骂作践她。本就倍受打击的小娥想到爹爹在外久久不归,又想到回去之后要整日面对着刻薄势利的娘亲,对以后的日子更是心灰意冷了。于是趁着惠娘睡着便悄悄出来,打算就此一了百了。

  这时,正巧湛少枫就在不远处立着,见有人落水,便立即跳下去救人了。其余的侍卫也都赶忙招呼着救人,房内众人都被惊动了起来。

  待大家赶到外边时,湛少枫已将人捞了上来,二人俱是湿淋淋的。由于刚落水便被救了上来,所以小娥只呛了几口水而已。清醒过来后,见惊动了这么多人出来,她蜷缩着身子又羞又愧,恨不能马上消失在空气里。

  男人们为了避嫌都散去了。林夫人命阿紫等人带了衣服给她披上,带她回自己房中擦干身子,又热了姜茶给她喝。到这时惠娘才知道女儿跳河了,碍于许多人在场,也不好说什么,只对着林夫人千恩万谢了半天。

  林夫人本就已经对她们不耐烦了,偏又半夜生出这些事来,见小娥已无性命之忧,于是只略坐了一下便带人离开了。待众人都离去了,惠娘这才又低声骂了起来:“瞧你那点儿出息!说两句都不让说了?我告诉你,你的命是我给的,想死还得经过老娘我同意!”

  见女儿似有羞愧之意,惠娘便不再骂了,生怕她又想不开轻生了。随即又问道:“谁把你捞上来的?”

  小娥一听脸又红了,低了头不说话。

  惠娘见她这样,不由得惊喜道:“难不成是那大公子跳下去救的你?”

  小娥摇了摇头,蚊子哼哼般小声说道:“是个侍卫……眼睛还是蓝的……”

  惠娘兴奋地拍了一下大腿,又问道:“就是他们家小姐身边那个?”见小娥点头默认,惠娘一把拍了女儿的肩头说道:“哎呀呀!闺女,你可真是有福!那少年可是他们中间最俊的一个呀!既是个贴身侍卫那月例银子肯定少不了!哎呀,这回可得抓住机会了!”说罢又急忙冲出了房门,留下小娥在床上愣愣的没反应过来。

  此时,正陪着芷兰回房的湛少枫没来由地突然打了个喷嚏。芷兰忙回头看他,只见湛少枫虽然已换了衣服,但头发还未擦干。水珠子沿着他的发梢一滴滴落下来,肩上已经又湿了一大块儿。于是芷兰对他说道:“枫哥哥,你快回房吧!刚刚落了水,当心着凉。”自从上了船后,她便觉得湛少枫不似从前那般讨厌了。

  “无妨。小姐先进了屋我再回去。”

  突然,后边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二人都忍不住回头看过去,却原来是那小娥的母亲惠娘。

  只见她气喘吁吁一路跑过来,在湛少枫面前站定了,说道:“是你把我们家小娥从水里抱出来的吧?”

  芷兰一听这话便觉不妙,忙拽了湛少枫的衣角示意他不要说话。自己从后边走出来说道:“这位大娘,您刚刚没瞧见吗?是那位大叔救的人!”说罢小手一伸,手指头直指向不远处一个人。

  惠娘定睛一看,那人却是一个干活的船工,她的脸上顿时青红不定。但她很快就看出了端倪,那船工衣服头发俱是干的,而眼前这少年头发却还是湿的,一看就是刚从水里出来的。她以为是小丫头在恶作剧,也没理会芷兰,只板了脸对湛少枫说道:“这位小哥,从来男女授受不亲。如今我们家闺女清清白白的身子让你给碰了,你说你是不是得负点儿什么责任?”

  那湛少枫原是在西北长大的,那里民风彪悍,哪里听说过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再加上他书读得不多,在林家呆的这么些年,老爷夫人都是些开明之人,小姐更是天真烂漫受不得规矩约束的人,连带着他也受了不少影响。所以惠娘最后的暗示,湛少枫竟没能明白过来,还很认真地问道:“什么责任?”

  惠娘听了差点没背过气去。这还用她点破吗?这人是傻的吗?长这么俊的,太可惜了……接着她转念又一想,不对,这人肯定是看不上她们家闺女,想逃避责任来着。惠娘在心中冷笑道:以为女人家脸皮薄不好讲出来你就能蒙混过关吗?哼!我倒要让你见识见识!于是惠娘也装作耐心地跟他解释:“你抱了我们家小娥,那就是有肌肤之亲了,她以后就不能嫁人了,除非你娶她。否则……”

  芷兰此时已对这老虔婆恶心到了极点,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头疼,恨不能一脚把她踢飞到天外去。又听她越说越过分,芷兰便往袖里摸了摸,看有什么药可以让她立即闭嘴。这时,却听湛少枫突然打断她的话说道:“我已经抱过别人了。”

  “啥?”听到这话,芷兰和惠娘同时一愣。

  还是那惠娘反应得快,立即又说道:“那没关系啊!我家小娥可以先进门做个平妻服侍你……”正喋喋不休说得眉飞色舞时,却见那小姐一脸不怀好意的表情走到她面前,说道:“请说‘啊’——”

  惠娘有些莫名其妙,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由自主张嘴问道:“啊?”

  刚一张开嘴,那小姐就突然上来倒了不知什么东西在她口中,又黏又滑又苦又涩。还没她反应过来,下巴又被人猛地一抬,“咕嘟”一声,那奇怪的东西就都滑进了喉咙里。

  惠娘被呛得连咳了几声,正想问这是怎么回事时,张了张嘴,却发现嗓子里怎么也发不出声音来。

  只见那小姐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小瓶子对那少年说道:“看来这几种水草配在一起效果不错,以后叫人多给我揪点儿。”

  少年点了点头说道:“明天就去办。”

  惠娘按着咽喉惴惴不安地看着这可怕的小女孩慢慢走近,只见她笑眯眯对自己说道:“你看看,风大闪了舌头了吧?”

  ————————————

  见书评区很热闹啊!各位亲的评论很是可爱~~呵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