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6章 玉镯之争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70 2009.08.27 21:45

    这一系列动作干脆利落一气呵成,众人都没回过神来,包括被打的芷兰在内。

  “小贱种,敢抢我的嫁妆!”小女孩咬牙切齿地指着芷兰骂道。

  “放肆!不得口出秽言!”韩夫人首先反应过来,阴沉着脸喝道:“柳倩娘,你教养的好闺女。把我韩家的脸都丢尽了!”

  那柳倩娘闻言,立马从座上起身对女孩说道:“沁儿,快给祖母跪下!”然后自己也对着韩夫人跪了下来,柔声说道:“婆婆说的是,倩娘教养孩子不力。还望婆婆看在沁儿年小不懂事的份上,饶了沁儿吧!”柳倩娘一直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的脸色。

  韩沁儿勉勉强强地跪了下来,倔强地偏着头,毫不掩饰一脸愤恨的表情。

  韩夫人紧紧扶着座椅两旁的扶手,低声喝道:“小小年纪竟有如此行径!”

  林夫人对母亲淡淡说道:“母亲,看在今天是父亲的寿辰,就放过这一次吧。沁儿不过是年小不懂事,教训几句也就罢了。”

  韩夫人仍是痛心疾首地说:“唉,也是我的错,平日里只觉女孩儿乖巧可爱,不想竟宠得她无法无天了!无论如何,这次一定要她罚跪祠堂三日。”

  柳倩娘忙急切道:“婆婆,沁儿年小体弱,罚跪三日未免太重了呀!”说罢看了一眼林夫人,像是要她代为求情。

  于是林夫人劝道:“母亲,莫为此气坏了身子。不过三日对一个小姑娘来说确实过重了,一日就足以惩戒了。”

  柳倩娘听到后倏地抬头,狠狠瞪了林夫人一眼。

  林夫人并不知道柳倩娘的反应,但是芷兰看到了。莫名奇妙挨了一巴掌的那口气还憋着没出呢,现在又看到柳倩娘这样的举动。于是芷兰深吸了一口气,扯着奶声奶气的嗓子喊道:“五日!五日!”

  “对,就要五日,三日哪里够!”被怒火烧红了眼的观云这才反应过来,连声附和妹妹。

  众人都被这个还在吃奶的孩子吓了一跳,随即笑了起来:“这位林家二小姐倒是有趣得紧,小小年纪就知道有仇必报呢……”厅里的气氛经她这么一搅和,反而轻快了许多。

  跪在地上的沁儿却是忍不住了。她本就心高气傲,向来府里人人都宠她一个,现在却听得这小毛丫头居然在此叫嚣着要罚自己五日,她禁不住再次破口大骂:"小贱种!这里轮不到你说话!"此言一出,不只韩夫人,连林夫人的脸也阴了下来。这下本来可以商酌的惩罚就真的变成了五日。无人再敢求情,柳倩娘频频使眼色,林夫人状若无视。

  芷兰不明白,为一个镯子至于这样吗?如果可以不挨那巴掌的话,她宁可不要这镯子。她所不知道的是,此物乃先皇御赐。虽说以韩家的圣眷,御赐之物不在少数。但这只镯子取材所用的翡翠出自南海蛮夷之地,山高路远,举凡天下,只此一块翡翠。一部分用来打造了这只镯子,另一部分打造了一块玉佩,仍在皇宫中为皇室所用。任谁能得了这只镯子,都是莫大的荣耀。现在一个一岁大的黄毛丫头轻轻松松得到了它,这让一向唯我独尊的沁儿如何能咽下这口气呢!

  寿宴前的这段小插曲很快就过去了,大家也都没太当回事。只是一大一小两个丫头心中倒是种下了根苗,结下了梁子。

  在寿宴过程中,芷兰并未见到外祖父,男女客分室而居,她们这一厅自然是韩老夫人主持的。寿宴如同前世那些社交场合一样,无趣而乏味,除了柳倩娘时不时飘过来的怨恨眼神让人玩味。直到酒过三巡之后,观云实在不耐烦在厅里呆下去了,央着林夫人准许他带着妹妹去院中玩耍。禁不住观云苦苦哀求,林夫人让两个侍女抱了芷兰跟着前去。

  从那乏闷的寿宴上出来,兄妹两个不约而同松了口气。芷兰对侍女说道:“下来,下来。”侍女便放下她,兄妹两个手牵了手在园中小径上慢慢踱步,比着看谁踢的石子更远。没走几步,便看到在不远处,他们的爹爹林慕白同一个白发老者相对而立,远远的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什么。

  观云到底年幼,看见爹爹兴奋无比,快步向林慕白奔过去,边跑边叫道:“爹爹!爹爹!”本想偷听点什么的芷兰也只好慢吞吞跟在后面过来了。老者闻声转身回头,瞧见了这两个小家伙,便说道:“云儿来了。那个小的就是兰儿吧?”林慕白在旁点了点头。

  芷兰想,这位应该就是他们的外祖父,前朝镇国大将军韩祖峰。

  见到他们,韩祖峰微微弯下了身子,刀刻一样的苍老面庞像朵***似的舒展了开来。他一手牵了观云,一手抱起芷兰逗弄道:“你是谁啊?”

  芷兰答道:“兰儿。”装嫩谁不会啊。

  “那我是谁呢?”

  “你是,我娘娘,的爹爹。”

  “哈哈哈……”韩祖峰爽朗地大笑起来,“这小娃儿有趣,有趣……”

  一旁的林慕白却像是有心事般表情凝重,笑不起来。见他这样,韩祖峰叹了一口气说道:“慕白,不必为此太挂心。事已如此,想办法补救就是。”

  林慕白点头说道:“今日回去我就拟一封折子上奏皇上。”

  “不可,此事干系重大,你还是明日面见圣上密谈更为妥当。”韩祖峰提醒道。

  林慕白忙道:“还是岳父想得周全,慕白一时情急疏忽了。”

  韩祖峰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咱们翁婿两个逃席够久了,该回去了。”说罢放下芷兰,对随行侍女说道:“玩一会儿带他们回去吧,不可走丢了。”两侍女连连称是,再抬头时,那二人已踱步而去了。

  而后芷兰和观云两个又回到了那乏味的宴席上,所幸已接近尾声了。

  当一家人要踏上回家的马车时,一直没精打采的芷兰再次精神高涨,从车窗里看到的那一路世俗风情令她念念不忘。

  这一路所见直接促成了她一个新的人生目标的形成:她要做一名济世悬壶的大夫。

  原因A:救死扶伤。

  原因B:受人尊重。

  原因C:这样可以名正言顺地出门溜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