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50章 护身玉符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44 2009.10.15 19:40

    晟玄渊闻言不由得哑然失笑。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还装,小丫头若是去唱戏也能混个名角儿了。他心知再说下去,这两人还是会跟他打马虎眼儿,就算磨叽到天亮也说不出个结果来。于是也不容她分辩,拱手说道:"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更何况是小姐今日的救命之恩。"又从腰间取了块玉牌来,正要递给芷兰,却被湛少枫给拦住了。

  晟玄渊的脸色又是一凛,但他这次是来向救命恩人道谢的,于是也只有深吸一口气忍了过去。只见他将那玉牌“啪”地放到了湛少枫手上,却看也不看他一眼,只对着藏在湛少枫身后那只露出半个脑袋和汪汪大眼的小丫头说道:“这是我的腰牌,今日赠予小姐。日后若是小姐有任何事需要我帮忙的,说与你哥哥便可。若是不便,就持此牌来见我吧。以此物为证,我晟玄渊必会报答小姐的恩情。”说罢便从他们身边走了出去。待芷兰再回头看时,已经不见人影了。

  芷兰这才从湛少枫身后走了出来,从他手中接过玉牌仔细端详了一番。只见那玉牌呈椭圆状,通体洁白,在月光下发出暗淡的温润光泽,上有两条头尾相接的螭龙环绕,中间却是一个“渊”字。默默抚弄着那还残余着体温的玉牌,芷兰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来。今天送进宫的药本是给父亲和哥哥预备的,不曾想到竟无意中救了这么些麻烦人物。这晟玄渊必定是知道了什么,但他又是如何获悉的呢?从今日父亲和哥哥的反应来看,消息绝不是从他们那里走漏的。撇去这个不说,单是突然被一个外人,尤其是皇室之人知晓了自己的秘密,芷兰有种突然被暴露在枪林弹雨中的感觉。

  已近寅时,夜晚愈发显得寒凉如水,芷兰却觉得手心里那块玉就像一块通红的炭团儿,再不丢掉就会把她的手烧穿个洞出来。于是芷兰下意识地将那玉牌摔到了地上。“啪”的一声,接着又是咕碌碌几声,那玉牌翻了几个滚后就不动了。芷兰怔怔看着湛少枫走过去将那玉牌捡了起来,想必明日他是要将这东西交给父亲的。不管了,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就交给他们来处理好了。于是她自顾自地大步向前,推门进了屋。

  在床上不安地扭来扭去翻了几个身之后,芷兰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晟玄渊今晚此举正是向她承诺,日后一旦有什么情况,她总归还是有这么一个靠山的,要钱要物还是要人随便她。想想看,救命之恩呢!这可是个大事啊!虽说现在自己没什么有求于人的事情,但以后会怎样谁也说不准啊。芷兰忽然感到自己相当的有眼无珠,扔掉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护身符。想到这里,她又一下子坐了起来,穿上衣服下了床,悄悄推开房门走了出去,打算找湛少枫索要那玉牌。

  为了就近保护芷兰的安全,湛少枫就住在正房西边的耳房,走两步就到了。芷兰伸了手正欲敲门,那门却自己开了,湛少枫身着白色中衣,扶着门框站在她面前,低声问道:“小姐有何事?”

  芷兰仰头看着他,微微有些发怔。她从未见过湛少枫穿过除了黑色以外的衣服,感觉竟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小姐?”

  回过神来,芷兰这才想起自己的来意,忙说道:“呃——那个玉牌,还是给我吧!”

  湛少枫闻言微微皱了一下眉,却没说什么,转身进屋拿了那玉牌出来,稳稳放在了芷兰手上。

  芷兰接过那玉牌,却是越看越顺眼,越看越欢喜——护身符哎。只见她双手捧了那玉牌,眉开眼笑地对湛少枫说道:“此事先不要告诉爹爹。等日后有用到此物之时,我再给他一个惊喜!”说罢趿拉着绣鞋吧嗒吧嗒回自己房间去了。

  湛少枫站在门口一直看着芷兰进了屋才放心,仔细想想刚刚她说的话,却是令他哭笑不得。“日后有用到此物之时”?还“惊喜”?有什么事情是她老爹办不到而非得求助于那三皇子的?恐怕不是什么好事。指望着到时拿着玉牌挟恩图报,还不如好好祈祷这辈子都不要用到这玉牌才是。

  ————————————————

  皇帝必是从太后那里问出什么来了,因此对宫内所有人都下了封口令,不许提起并谈论刺客一事。但总会有那么几个嘴上没把门儿的,坐在一起不聊聊八卦就浑身难受,更不用说这么大的事儿了。于是三两天不到的时间,此事就通过各种途径流传到了民间。那黄碧珠和家中女眷一起做针线活时,也从她奶娘口中听说了这个消息,于是不言不语回到了自己的闺房。没多会儿,她房里的丫鬟进去取针线,只听“啊”的一声尖叫,那丫鬟惊恐万状地从屋内疾奔出来。众人忙进屋查看,才发觉小姐竟用白绫将自己吊在了房梁上。大伙儿赶紧七手八脚地将她放下来,却已是断了气了。大伙正在悲痛不已时,却见一条殷红色的小蛇吐着信子从那黄碧珠口中缓缓爬了出来。众人慌不迭地逃出了小姐的闺房,有那腿软的便是连滚带爬也要出来。

  消息自然是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就传了出去,成了京城百姓最近茶余饭后的最佳谈论话题。大家都说怪不得黄家小姐从小就那样体弱多病,原来竟是体内有条蛇。还有的人却说黄家小姐是怕是让蛇精给附身了。总而言之,说什么的都有,更是令此事增添了几分神秘色彩。

  芷兰也听说了这个消息,她自然明白那黄碧珠为何自杀。定是听说了师父事败身亡之事,以为自己的病无可救药了,不如死的干脆些,也可免了毒发时的痛苦。其实,芷兰倒是知道如何解这生蛇蛊的,只是还没亲手试过。正愁没有锻炼机会的,偏偏这黄碧珠等不及自己了结了性命。芷兰为此事惋惜了好些天,而她的父亲和兄长听说了此事后,却更加信服她的医道天赋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