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4章 父子相认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438 2009.10.30 19:54

    此时,湛少枫正站在湛园的观景阁里向下眺望。只见那西湖水面波平如镜,在夕阳映衬下被染上了大片的暖黄色。湖上十分安静,偶有小船从湖心划过,便在那湖面上带出了一道道波纹,粼粼的闪出点点金光来。他又望向湖对面,只见那苏堤上杨柳成排,却早已凋落了叶子,只剩得光秃秃的枝条垂落下来,透出些深秋的萧瑟之意。只是这点儿秋寒对于在西北长大的湛少枫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蓦地,他感到背后有一道目光盯了上来,于是便迅速转过头去,正撞上湛文炳热切的目光。见他回头,湛文炳慌忙收回了视线,转头与客人们聊天说笑起来。湛少枫默默看了他一眼便又转过头来,手扶栏杆望着外边的西湖,陷入了一片沉思当中。

  早在十几天以前,他将芷兰送进书院后,在回齐府的路上经过一家名为“三希堂”的瓷器店,忽听得里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咆哮声:“湛文炳!你他妈也忒狠了!老子不过就在宝封堂入了一股而已,你至于这么往死里挤兑我吗!”

  “湛文炳”,这几个字就像惊雷一样在湛少枫耳边炸了开来,他连忙在店外停了下来。

  是的,他知道他父亲的名字。他那不识得几个汉字的母亲,却将这几个字写得娴熟无比,还为他起了一个汉人名字。母亲告诉他,他的父亲是个做生意的商人,终有一天会来接他们母子两个去中原过上好日子。年幼的他便天天盼着父亲的到来,无事便偷偷溜去市集上,一见有中原打扮的男子就上前去打听姓名,但每次都是失望而归。随着他们的生活每况愈下,母亲的身体也一天天地衰弱下去。小小年纪的他不得不早早承担起养家的责任,每天起早贪黑地外出给人卖力干活,只为赚来一点药钱以维持母亲的性命。就这样拖了几年,母亲终于还是离他而去了。那是一个寒冷的冬夜,年仅八岁的他扑在母亲身上嚎啕大哭,却怎么也唤不醒那早已冰冷的身躯。

  从那之后,这个八岁孩童的生活里便是无止无尽的苦难和流浪。他再也不提父亲这个词了,“湛文炳”这个名字也被他尘封在了记忆当中。

  他以为自己早已忘记这个名字了,想不到许多年后再次从别人口中听到这几个字,依然像铁槌一般一下一下地重重敲在他的心上。

  兴许,这只是个同名同姓的巧合吧。

  湛少枫探头向店内望去,只见一个身着灰绸长袍的中年男人背着手从柜台里走了出来,一脸气定神闲地对另一人说道:“做瓷器这一行的,哪个不知道那宝封堂是我这三希堂的眼中钉,你既然有这个胆量在我眼皮子底下入他们的股,相信你也有这个气量承担这份损失。”

  “你!”那人险些气绝。

  湛少枫记得母亲也说过父亲是做瓷器生意的。听到这里,他不由得心中一动,便想要进去多打听一些信息。但他转念一想,又忆起了母亲生前盼着父亲到来时那望眼欲穿的神情,以及她临终前那湛蓝眸子里透出来的伤心和绝望,湛少枫的心便又是一缩,一下子就打消了那个念头。

  不管这人是谁,于他都是没有关系的。在他十六年的生命里,从来不曾有过父亲这个角色。过去和现在没有,将来也不会有。

  于是他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那家店,走得平静又坚定。

  那日在书院门前又遇到此人,才知原来他还有个十岁的女儿。见他定定看着自己,湛少枫心中却十分坦然。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个中原因。

  偏偏这几日,小姐和老爷都试探性地问了一些与他身世有关的问题,他选择了避而不答。今天,又跟着林家人被邀到了这湛园。这一切的迹象都让他不得不考虑那个回避不了的问题:这个湛文炳是否就是他的父亲?

  这时,只听林慕白在他身后说道:“少枫,我们刚刚说到西域的风俗人情。我记得你母亲就是西域人吧?”

  湛少枫转过身来,见一桌人都正好奇地看着他。

  “是。”他答道。

  湛文炳心里一热,一下子脱口而出问道:“西域人的名字都很是动听,不知你的母亲……叫什么名字?”说罢紧张地看着湛少枫,等待着他的答案。

  听到这话,湛少枫便转头看向那个一脸殷切的男人,定定看了他半响,才淡淡地答道:“帕里黛。”

  湛文炳噌地一下从椅上站了起来,众人都被他吓了一跳,不知他要做什么。只见湛文炳急切地绕过桌子走到湛少枫面前,扶了他的肩膀,眼中已是蓄了满眶的泪水。

  “儿子……你是我的儿子啊!”湛文炳已经哽咽得不能自持,一把将湛少枫抱了个满怀。

  此语一出,满座皆惊。

  虽然湛少枫也曾想到过这种可能,但当这个时刻真的来临时,他竟不知该如何应对了。只见他尴尬地被湛文炳抱着,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林慕白向桌上众人使了个眼色,大家便会意悄悄离开了,只留下他们父子两个在阁子里相认。

  临走前,芷兰还回头担忧地看了一眼湛少枫,说不出心中什么滋味。

  在观景阁下的月门外,几个小姐妹正漫无目的地沿着湖边溜达。齐萱还沉浸在刚刚那突如其来的认亲场面中,呆呆的没有反应过来。湛青青却拍着手咯咯笑得开心:“哎呀呀,原本以为没了弟弟,想不到竟收获了一个哥哥!嘿嘿嘿——这可比弟弟好多啦!”

  芷兰却只是低着头,默不作声地踢着路上的小石子。这下看来湛少枫确实是湛家的儿子无疑。能找到失散已久的亲人,她还是很为湛少枫高兴的。但是,这也意味着他将认祖归宗,不再是她的贴身侍卫了。一想到这一点,芷兰心里便涩涩的不大舒服。就算这人再怎么讨厌,好歹也相处了三四年了。这一下子要离开了,她只觉得心里空空落落的,还带着点儿冷飕飕的不安感。

  小姐妹几个各怀心思,糊涂糊涂地竟已沿着湖畔走了老远。

  正当芷兰垂着脑袋郁郁不乐时,湛青青突然在一旁笑跳着叫道:“兰儿兰儿!我哥哥来啦!”

  芷兰忙抬头一看,只见湛少枫远远地从月门那边快步走了过来。

  几个小姑娘便在湖畔站定了,心中各自猜测着他的来意。湛青青一边偷笑一边想着他定是来认妹妹的,忙整了整自己的小辫儿。齐萱却在想这个侍卫总算翻身做了湛家大少爷了,前两天自己好像为了什么事儿白了他一眼,别是来找她算账的吧?芷兰却忧伤地想着,他定是来道别的。

  眼见湛少枫越走越近,三个小姑娘呆呆看着他那绷得紧紧的俊脸,却听他开口说道:“小姐,老爷早吩咐过你不可单独走远的。”

  “咹?”芷兰愣了一下,怔怔看着他反问道:“你不是都已经……”

  芷兰话还没问完,湛少枫就冷冰冰说道:“无论如何,我还是小姐的侍卫。”

  这话听得芷兰好不诧异,难道刚刚是认错亲了?

  一旁的湛青青一听却急眼了:“难道我的哥哥又没了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