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绝对良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6章 藏匿宫中

绝对良医 霭霭停云 2199 2009.10.12 00:26

    此时在后宫小佛堂中的法事已经开始进行了,太后和皇帝分别坐在上首之处。一位专程从青海请来的喇嘛正在堂中宣讲佛学道义,其余众僧尼在下首坐着等候。只见太后听得十分专注,一脸虔诚之色,而皇帝却带了几分倦色。

  待这位喇嘛讲完,就是寒梅庵的住持无恨上场了。却见一个年轻的缁衣女尼手持佛经站了出来。太后诧异道:“原来无恨大师是这么年轻的啊?”

  那尼姑恭恭敬敬答道:“贫尼法号无嗔,是无恨大师的弟子。无恨大师方才身体不适,已提前回去了。大师临走前特意嘱咐贫尼接替她讲经,并替她向皇上及太后请个罪。”

  太后点点头,说道:“嗯,转告无恨大师不必介怀,身体要紧,日后有的是机会。无嗔大师开始讲吧。”

  “是。”无嗔便打开佛经开始宣讲起来。

  这时,刚从外边进来的卜义公公悄悄走到皇帝身边,附在他耳旁说了几句话。只见皇帝神情大变,脸色忽青忽白。出于一片孝心,皇帝不想惊动太后,低声对卜义说道:“安插几个侍卫进来密切监视这里,若有异动当场就拿下她们,若没什么情况的话,等法事做完再行事不迟。”卜义应声退下。

  结果整场法事安然无恙,顺顺当当进行了下来,皇帝早已听得不耐烦了。刚一结束,他便找了个借口扶了太后速速离去。见皇帝和太后一离开,林慕白便带众侍卫将无嗔等人抓了起来。

  那无嗔却是个临危不乱的,虽然不明白为何被抓,但却不惊不惧,只问道:“这位大人,这里边怕是有什么误会吧?”

  林慕白问道:“你们的住持呢?”

  “大人说的是无恨大师吧,早前她身体不适,已经回了寒梅庵了。”

  “胡扯!宫中几个门的侍卫都没看到有这么个人出去了。”

  无嗔闻言有些纳闷儿:“难道是在宫里迷了路?不对吧,无嗔记得她离开时,有位小公公给她带路的。”

  “是哪位公公?”

  无嗔犯了难,说道:“这……无嗔怎会知道呢?只记得这位公公大约十七八的模样。”

  “大人!”一名侍卫突然进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大人,我们刚刚在小佛堂外边的树林里发现了高全儿的尸身。伤在咽喉之处,一刀毙命。”

  高全儿正是在这边侍候的太监,看来他就是带路的那名太监。

  无嗔一听一条人命没了,便双手合十念道:“罪过,罪过。这位大人,可否让无嗔去送那位公公一程?”

  林慕白自然是拒绝了她的请求。谁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事情没查清楚,这些人他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宫里也开始了彻底的大搜查,既然这无恨没有出去,就一定还在宫中某处藏匿着。

  ————————————

  芷兰心中隐隐觉得有什么大事发生了。早上父亲和哥哥都神色有异,匆匆扒了两口饭就一起离开了。起先她觉得应该就是那个秀女被下蛊的事情,后来又想到,后宫里的事犯得着让父亲插手吗?此事或许很严重。

  芷兰在书房捧着书也看不进去,便走出了小院在府中漫无目的地瞎逛。见湛少枫一如既往地尾随身后,便说道:“枫哥哥,你天天跟着我不觉得无聊吗?”

  湛少枫答道:“这是我的职责。”

  唉,木头人说话也极是无趣。芷兰叹了口气,突然又想到湛少枫与父亲的关系很是紧密,或许他会知道些什么。于是又满怀希望地问道:“枫哥哥,你知道我父亲和哥哥今天去做什么了吗?”

  湛少枫摇了摇头。芷兰无奈地垂下了小脑袋,就知道会这样……正在沮丧之时,却听得湛少枫又说道:“不过,我猜测应该与白莲教有关。”

  “啥?”芷兰猛然抬头,以为自己听错了,“但是白莲教不是早就被灭了吗?”

  “是的,但还有教主一直没落网。”

  芷兰心中那个惊惧啊!难道那个下蛊之人是白莲教的?还是教主?这问题可就严重了啊!情急之下的她上前扯了湛少枫的袖子急问道:“那父亲和哥哥就是去找此人了?”

  湛少枫没有答话,一脸未置可否的表情。芷兰一见他这样就来气,嚷嚷道:“那你干嘛说是跟白莲教有关了?!”

  见芷兰一副怒发冲冠的模样,湛少枫没来由地感到一阵好笑,于是便松口说道:“一年前来林府查探药方的那两人,便是白莲教派来的。这是老爷亲口告诉我的,是为小姐的安全着想。至于这次小姐说的下蛊之事,我觉得和当年在西北时听说过的白莲教法术有些相似,想必老爷也是知道的。”

  芷兰心下奇怪自己又没将下蛊之事告诉他,他又是从何而知呢?湛少枫像是看出了她的疑虑,说道:“小姐不必担心,我并没有刻意偷听。只是——距离太近了。”

  芷兰这才明白,此人有内力,听觉异于常人,自己什么事情都瞒不过他的。转念又想到白莲教,她不觉有些担心父亲和兄长的安危。此人既然会用蛊毒之术,自然不会是什么好对付的一般人。

  于是她转身对湛少枫说道:“枫哥哥,我要你为我做一件事情。”二人认识这么些年,芷兰从未请求过他什么事。

  湛少枫也从未见过芷兰这样对他说话,倒有些诧异,欠了欠身答道:“小姐只管吩咐。”

  芷兰便从身上卸下了两瓶药递给了湛少枫,说道:“请你马上找到我父亲和哥哥,将这些药递与他们。”又指着瓶子补充道:“这白瓶的我爹爹用过,就是招魂散。绿瓶的是枯灵散,用于解毒的。你拿去让他们先兑一点在茶水中服用,万一那人下毒也好应对。”

  湛少枫接过了药拿在手里说道:“小姐放心,我去去就回。”说完就要离开,突然又回头神情严肃地对芷兰说道:“我不在的时候,小姐还是在房里待着罢。”

  芷兰一愣,接着没好气地说道:“晓得啦!”于是跺了跺脚,甩着胳膊回屋去了。见芷兰进了屋,湛少枫这才放心,纵身一跃,已是不见了踪影。

  芷兰扶着窗棂向外看着他离开,突然意识到这是几年来湛少枫第一次不在她身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