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回 神行太保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886 2021.06.14 07:00

  赵琴心对着目定口呆的武凡英拍着手掌,趾高气昂。

  武凡英看着青年,眼泪夺眶而出,他僵硬的脸挤出一抹惨笑:“华望,你得罪了义哥,就拿我来将功补过?”

  华望冰冷的脸上闪过惊讶的神色:“错都错了,补得回么?咱们兄弟这么多年了,想不到你会这样看我”

  武凡英吸了吸鼻子,大声道:“明明是他先骂的我,我是忍无可忍了你知道么?你进来不问对错,就先打我,不就因为这个傻波依是义哥的弟弟么?”

  华望的手又扬了起来:“他骂你,你可以打他。但你不能骂他,骂他就是骂义哥,你懂吗?你想想你刚才都说了啥?你要觉得委屈,我让你出气”说完,华望的巴掌再次落下。

  武凡英钉在原地,回想这么多年,的确,从没有人向赵琴心说过半个字的侮辱之言。

  不管他行事多么倒行逆施,多么天怒人怨。

  华望从厨房拿出菜刀,丢在武凡英跟前,喝道:“你不是委屈?来,我让兄弟你出出气”说完,脱下了上衣。

  武凡英额头的冷汗一颗颗的往外渗,他噗通一声跪了下来,面朝赵关予房门口,额头触地,悲痛道:“义哥,对不起”

  赵琴心站在武凡英跟前,手一挥:“平身吧,小英子”

  华望把武凡英扶了起来,告诫道:““下不为例”

  武凡英揉了揉通红的眼眶,问道:“这人都是怎么了?咱们兄弟以前不这样的”

  华望不知怎么作答,赵琴心道:“我们都有病,一种很奇怪的传染病,千万不能看医生。死都不能!”

  武凡英听了个一知半解,打开冰箱,又拿了一瓶啤酒出来。

  赵琴心跋扈之态尽去,语气平和道:“你们一口一个义哥,一口一个义哥,如果我不是赵关予的亲弟弟,咱们还能不能称兄道弟?”

  武凡英迟疑了片刻,方才点头。

  华望盯着赵琴心,语声铿锵道:“当然是兄弟。其实,我懂你”

  赵琴很聪慧,武凡英口里的倒数第一也是事实,只不过,那是赵琴心体谅哥哥交了白卷。

  他之所以行事毫无分寸,说话不经大脑,那是他刻意为之。

  至于游手好闲,吃穿用度都认牌子,也是如此!

  赵琴心顶着赵关予的光环,让人忽略了他本身就有的优点。

  不管他如何奋发努力,人们只知他是赵关予的弟弟!

  他好想跟赵关予来个不辞而别,或者割袍断义,但他总狠不下心去。

  他今年都二十五了,跟着被人奉若神明的赵关予,他做不出半点成绩!

  他不想他的一生就这么波澜不惊过去,可跟赵关予在一起,就如同蜡烛挨着太阳,没人会看到他的那点光,更没人会需要他的那点亮!

  华望说完,武凡英才发现自己对赵琴心的认知,一直很片面。

  “要去吃点东西吗?”华望道。

  赵琴心撇了二人一眼,先走了出去。

  武凡英看着肖仙余的房门,问道:“要不要叫他一起去?”

  华望道:“我没有意见,只要你够胆”

  武凡英立即放弃想法,跟着华望走了出去。

  三人来到一家小店,要了几个凉菜,一箱啤酒。

  赵琴心看着华望了无生趣的样子,直接吆喝老板,来两份炒面带走。

  武凡英看着赵琴心,缓缓道:“这么急着回去啊?”

  赵琴心指着华望道:“跟个死货在一块,喝着不痛快,”说着,起身来在华望背后道:“我没怪过你,你要活就高高兴兴的活,要死就麻麻溜溜的死。别一天到晚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像个他妈白痴”

  华望纹丝不动,眼神呆滞,似乎一句也没有听进去。

  赵琴心离开后,武凡英试着与华望搭话几次,想着劝解一番,可华望总是置若罔闻,如同行尸走肉般无知无觉。

  长叹一口气,无可奈何的武凡英自斟自饮起来,说实话,华望的遭遇的确是挺悲催的!

  华望的母亲在他四岁时病故,年幼的华望不少次在梦中重回母亲的怀抱。而每次梦醒后,眼泪都会湿透他的枕头。

  武凡英没有拥有过家人,但他心底实则是羡慕极了那些有家的同龄人。失去母亲的痛,他与华望感同身受。

  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华望在他八岁那年又毫无征兆的得了一场怪病。

  刚发病时的华望体温一直下降,就算是炎炎夏日坐在五六十度的蒸房里,也是毫无作用。问了很多医生,都查不出是何病症,更别说对症下药。

  甚至许多在医学界有权威,有造诣的专家,也是说不出准确的病因。他们的诊断前往往会坠饰可能,依我看,应该之类的言辞。

  从病发开始一个星期的时间,华望就开始间歇性昏迷,全身冰冷,各个器官开始失去生命体征。

  华望的父亲华国军是个退伍军人,也是个铁骨铮铮,从不轻言放弃的父亲。

  辗转各大医院,遍求名医无果后,他怀着最后一点希望去深山寻找一名避世多年的行脚医生。

  说希望是最后一点,不仅仅是因为华国军已经倾家荡产,更重要的是华望在一大堆病危通知书跟前,已经没有了时间。

  天可怜见,华国军在深山老林中寻觅了半天,多方打听,在精疲力尽,心力交瘁之时,终于见到了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老中医。

  那医生已经是九十多岁的高龄,却鹤发童颜道骨仙风。

  他没有出手,只是简单询问了华望的病情,就知晓了病症。

  他说,这病是万万中无一的罕见之症,说的通俗一点,就是血冷。病不是没得救,就是代价不好承受。

  华国军喜极而泣,说不论怎么样他都能承受。

  老中医连叹三口气,方悲悯道:“不是你承受,是他。此病的根由就是血冷,从而破坏了所有器官的正常功能。唯一的办法就是运动,只有通过患者本人大量的运动,才能让血液温度回升,所有的器官也得以正常使用。”

  但这运动的量老中医直言他无法想象,但有个度,就是体温恢复正常。

  只要奄奄一息的华望能够做到,就能浴火重生。说完还给了华国军一颗药,说兴许可以延缓一下病情,因为配方是祖传的,所以眼下配制根本来不及。

  华国军没有要,跪谢老者后,背着华望离去。在山脚下,他把华望放了下来。

  由于华国军是军人出身,所以他平日没少带着儿子进行体能训练。

  可当下华望已经被病痛折磨的瘦骨嶙峋,奄奄一息。

  华国军不知道他还能不能醒来,能不能坚持着活下去。

  华望听着母亲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他苏醒了。

  昏昏沉沉的他听父亲说母亲还在家里等他,挣扎着站稳身子,跟着华国军的步伐,颤颤巍巍的奔跑起来。

  华国军本来以为这是条绝路,可谁知,山重水复,竟转柳暗花明。

  许是华望命不该绝,他此后居然通过每天一次的长途奔跑,硬是在死神的如影随形下,又熬过了十几个春秋。

  虽然活了下来,可每天一次的发病,每天一次常人无法忍受的长途奔袭,每每让他痛不欲生,想结束性命。

  直到遇上了赵关予,他才相信,上天如此锤炼于他,必有大任相托。此后,他就绝了轻生的念头。

  由于华望的传奇经历,使得他在跑步这项运动里,所向披靡。虽次次都是实至名归毫无悬念的第一,可鉴于赵关予要他韬光养晦,他从未拿出过真正的实力。

  华望可以用世界冠军百米冲刺时的配速,跑下神行比赛全程五十公里。如果这个消息被公布,绝对会被誉为灵界第一大奇迹。因为,他的身体打破了人类有史以来的认知。

  他本想着在去略国参加万国神行大赛之时,全力施为,一举成为让所有人都无法仰望的传奇。

  可惜,他被终身禁赛了,还累的赵琴心双耳失聪,让他因此愧对赵关予,悔不欲生。

  略国之行,赵琴心本不想去,是华望一再坚持,他才勉为其难。

  华望的意图很简单,他想要一个亲近的人和他一起见证,见证他如何获封殊荣,傲笑未星。

  可悲,可叹,可惜呀!

  离开了跑步,华望一无是处,无所适从。

  要知道,华望以前的封号是神行太保,人中超跑。不管到哪里,他都因一技在身,自认不输任何人!

  因为跑步的原因,华望还交了很多女朋友。

  只不过他所有的女朋友到最后全都移情别恋与别人欢好,有的是分手之后另寻新欢,有的是瞒着华望献身他人。

  为了自嘲,他自封绿皇,绿帽子之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