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回 不劳而获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4120 2021.06.07 20:34

  项宇虽风尘困顿,却也是个豪迈之人,再说武凡英的请求也不过分,他答应下来,说晚上问问自己的母亲。

  武凡英也未言谢,彼此留了电话号码。帮着项宇打了一大缸水后,出了村子,坐车赶回山庄。

  三人到山庄吃了午饭,小睡一会,收拾行李,带着开山小怪再次赶往项宇的住处。

  在县城找好了住地,四人找了家拉面馆吃晚饭。

  回到房间,槐轩凯敲开了武凡英二人的房门。

  他在史许为的授意下,备了一份大礼。

  不料武凡英对此却是嗤之以鼻,他好心好意去送礼,连门都没进去。

  武凡英坐车到项宇家时,他正坐在凳子上吃面,边吃边吧嗒嘴,吃的那叫一个香:“看来你厨艺不错”

  项宇看着新闻,没有扭头,笑道:“错,我主要是饿”

  武凡英道:“生意怎么样啊今天?”

  项宇道:“还不错,轻松进账一百多。对了,你那个表你知道么,能换一辆二十万的车”

  武凡英点头:“我不缺车,阿姨同意了么?”

  项宇把碗里的一点碎鸡蛋扒进嘴里,咀嚼着道:“同意了,不过,”

  武凡英心里一紧,追问:“不过什么?”

  项宇一仰脖,捶了捶胸口道:“不过她有个条件”

  武凡英就怕没有条件,不然平白受人大恩于心何安?

  项宇等嗝打出来后道:“我妈说这个人很可怜,不能花他的钱。”

  武凡英有些惭愧,问道:“那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项宇道:“你要是个大牌歌星,演员,还能给我代个言,让我一天多挣点,可惜你嘛名都没有,你能帮我个球”

  武凡英笑道:“想多挣点不用那么麻烦,我钱多的心烦”

  项宇收起笑容,道:“要钱我自己有手,我缺条好腿你能不能给?我的路你能不能替我走?”

  武凡英想不到项宇如此好强,意识到失言,他给了自己一个耳光,歉然道:“你瘸腿,我瘸嘴,般配”

  二人相视一笑,消除了隔阂。

  项宇一瘸一拐的把自己的碗筷锅灶整理干净,去村里的小超市买了瓶酒,几包花生米,坐在门口与武凡英对饮。

  二人相见恨晚,畅所欲言,聊的甚是投机。

  被武凡英问及想不想结婚时,项宇脸上的笑容变得干涩:“别了,别连累人家了。我们娘俩也挺好的,虽然没有给乡亲们做过啥贡献,可也没给村里添过乱”

  一瓶酒喝完,项宇意犹未尽,执意要拉着武凡英去县城里,来个一醉方休。

  武凡英劝阻未果,便坐上了三轮车,刚走到门口,杨玉珍归来。

  项宇急忙下车,大献殷勤道:“妈,你回来咋这么晚那,我俩正准备去接你呢”

  杨玉珍没有说话,而是把车给了项宇后,狠狠地踹了他一脚,拉着武凡英进了屋。

  二人也没有多说什么,确定了明天九点,武凡英把开山小怪带到家里后就结束了交谈。

  项宇要送武凡英,被他拒绝。

  开山小怪清醒时忘记,入梦后想起。也不知明天过后,他会解开心结,彻底忘记,还是勾起回忆,悔恨终生。

  武凡英不知此举到底合适不合适,想了一路,也没个确切的结论。

  进屋后,他坐在开山小怪身边,忽然想起一句名言“一切成全,皆为大善”方坚定了信念,平复了心绪,洗漱后得以休息。

  开山小怪八点入睡,六点醒来,这个雷打不动的习惯他坚持了好几年。

  武凡英也起的很早,搜肠刮肚想要嘱咐开山小怪几句,又不知说啥。

  今日开山小怪与母亲再度重逢,可他隐隐约约还是有些心神不宁。

  万一开山小怪发现了母亲是假的,或者他一受刺激,恢复正常,唉!

  八点的时候,武凡英让开山小怪背起包,打量了他一番,嗯,衣着还算顺眼,当下叫上槐轩凯出发。

  项宇早就等在门前的过道里,拦住了武凡英和槐轩凯,说道:“那是我妈,不是你俩的妈,你们去干啥?缺爱呀”

  武凡英一怔,项宇已经领着开山小怪离开。

  槐轩凯觉得老大没趣,道:“那我先回去啊?”

  武凡英道:“不,你偷偷跟着他们,他们到哪消费你偷偷的把账结了”

  槐轩凯调侃道:“偷偷摸摸的不符合你的风格,直接包场不行么?”

  武凡英道:“可以啊,是你跟着,你怎么高兴怎么来”

  槐轩凯面露愁容,央求道:“别看我一天天穿的光鲜亮丽,其实我家里也很拮据,我包场的时候公饱私囊一点可不可以?”

  武凡英看着槐轩凯郑重其事道:“我只想把钱花完,具体谁花的,花多少,那我不管,你想花多少随便”

  槐轩凯由衷拜服道:“要是有钱人都像你这么和睦,谁还会仇富。你放心,我不坑你,花你多少钱我都会给你开个收据,君子爱财,取之有票。”

  武凡英道:“不用票,我又不报销”

  槐轩凯不再言语,认真思量着究竟要占武凡英多少便宜。

  不多时,开山小怪骑着三轮带着杨玉珍稳稳的出了过道,项宇和武凡英站在原地,一同注视着二人的背影。

  槐轩凯怕开着豪车尾随太过引人注目,到了县城,换了一辆人力三轮。

  自从做了史许为的助理,槐轩凯见惯了有钱人意气风发的一掷千金,不成想风水轮流转,他有生之年也能过把瘾。

  开山小怪,杨玉珍二人并没有去什么大的地方。

  中午吃饭在一个小菜馆,下午买衣服的地方是个路边摊,由于都带着水杯,二人都没有买瓶水。

  槐轩凯亲眼看着杨玉珍付账,他懒得上前包场,消费千把块钱包场实在太太掉档,整不好人家还会说你装。

  再说也没个地方,一靠近就会朝面,连个转圜的空间都没有。即便冒着被开山小怪发现的风险,自己又有多少利益可言?

  二人在一个公园的树林里,绑了个吊床,杨玉珍躺在上面休息,开山小怪站在一旁,轻轻摇晃,久久,久久,他们就那么陶醉的安享着时光。

  随着时间的推移,槐轩凯确认不会再有发笔小横财的契机,发了个消息,告诉了武凡英三人的位置。

  “你给了我挥金如土为你排忧解难的机会,我却找不到时机消费,硬生生的辜负你的栽培。眼看就要到我嘴里的鸭子也不翼而飞,你说我是倒了多大的霉?”

  武凡英看着委屈到欲哭无泪的槐轩凯,莞尔道:“你想要多少,就去找你老板拿”

  槐轩凯摇头:“没有正经八百的由头,他是不会给我的”

  武凡英见槐轩凯痛心疾首的模样,不解道:“你跟着他,还很缺钱么?”

  槐轩凯抱怨道:“你以为他花钱跟你一样伟大?我说起来是管吃管住,一个月一万五,村里人也都很羡慕。可那是在国外,洗个碗,端个盘子也有一万多块。要不是为了钱,谁会抛家弃子的跑那么远,在家十块八块的钱来碗面,它不比啥香啊?亲眼看着二十多亿从我身边歘歘歘的溜过去,你知不知道,那对一个求钱若渴的人是多大的打击?你不视金钱如粪土吗,我这颗幼小的禾苗还正成长呢,下回你可千万往我身上撒一把”

  武凡英拍拍槐轩凯的肩膀,对项宇道:“兄弟”

  项宇听了个一知半解,得出武凡英有钱,且不在乎钱的结论。他本人一不是溜须拍马之徒,二来也不是有求于人,闻言,故意黑着脸道:“叫哥,我比你大的多”

  武凡英一改平素的随和,满脸严肃的说:“叫叔可,叫爷也可,但不可能叫哥,因为哥,我只有一个”

  项宇不知犯了武凡英的什么忌讳,对于他的疾言厉色也没在意:“你接着说”

  武凡英笑道:“兄弟,你也听出来了,钱不论多少我都不在乎,你不可能没有个要用钱的处。就让我为你做点什么吧,不然,我心不安呐”

  项宇见武凡英说的挚诚,不再一口回绝他。想了一根烟的功夫,道:“你执意要表示一下的话,就请我妈做个手术吧。可你别让她知道钱是从哪来的”

  武凡英闻听,看着槐轩凯提示道:“我再给你个机会”

  槐轩凯心领神会道:“包场?”

  武凡英顿首:“对”

  槐轩凯笑逐颜开,转身飞奔而去。

  武凡英二人在长凳上坐下,无言良久。

  见杨玉珍还未睡醒,而这珍贵无比的一天就这么过去大半,武凡英于心不忍道:“阿姨平时应该是很累,你完全可以让她不用这么辛苦”

  项宇正色道:“不,不。只有享不了的福,没有吃不了的苦。只要我的婚姻大事一直没办妥,她就有心气撑着,你懂么?”

  武凡英听完这狗屁不是的逻辑,一寻思也有它的道理,苦笑道:“懂了”

  项宇联想到武凡英适才的反应道:“你哥肯定很了不起,不然也带不出你这样的兄弟”

  武凡英有些自傲,嘴角上扬道:“那肯定了,不然也不会有一帮兄弟对他死心塌地。”

  项宇闻听一帮兄弟,随口道:“那按照你的实力,在这帮人里排第几?”

  武凡英罕见的自卑起来:“第几?第几?我也不怕实话告诉你,我应该很靠近倒数第一”

  项宇不太相信,但也没有表现出来。

  武凡英收到槐轩凯事情办妥的信息,道:“你去县医院给阿姨挂个号吧,只要今天能挂上号,看什么病都不用你花一毛”

  项宇本欲前往,见到母亲醒来,立定等待。

  杨玉珍似乎在嘱咐开山小怪什么,开山小怪跪在地上,靠着她连连点头。话说完,她拉起开山小怪,摸摸他的头,走向项宇。

  开山小怪撵出一步,又生生止住,想要挽留母亲的手悬在半空,看起来竟是那么无助,孤苦。

  武凡英赶上前,对迎面而来的杨玉珍躬身道:“阿姨,我代表我自己,万分的感谢你”

  杨玉珍握住了武凡英的手,满面慈和的托付道:“替我照顾好他,他有事了,缺钱了,就给项宇打电话。”说完,抽回了手。

  武凡英看着手里杨玉珍留下的那三千块钱,五味杂陈。

  这是开山小怪的奖学金,他舍不得花,却也给不了想给的人,只能好好的妥善保存。

  开山小怪泪流满面,身躯止不住的颤抖,双手紧紧抓着衣角没让自己哭出来声。

  武凡英擦去开山小怪的鼻涕,一言不发,站在他身边陪着。

  开山小怪猝不及防的破涕为笑:“我会好好听话,等我长大了,你还领着我来看妈妈”

  长大?你是长不大了。

  武凡英抱着将近一米九的开山小怪,没有接茬。

  打车来到酒店楼下,他打电话让史许为下来付了车费。

  史许为面有愠色“十块钱的车费至于让我跑一趟么?”

  武凡英丢下一句:“只要公款没花完,就不该我花钱”后,任由史许为站在垃圾桶旁边凌乱。

  公款?

  公谁的款?

  那可都是你长辈留给你的财产!

  晚饭后,武凡英躺在椅子上给开山小怪读故事书,开山小怪则坐在地上给他修脚。

  不管以后开山小怪会不会记得杨玉珍答应他的话,也不管开山小怪能不能再见到她,武凡英觉得,开山小怪的一生如果浓缩成一天,那么就是今天。

  其实,这都是武凡英擅作主张所找的借口,没人可以商量,进退对错之间他有些彷徨。

  不止一次,在一起的兄弟说他遇事优柔寡断,当时他不以为然。遇上事情,武凡英才由衷信服旁观者清。

  夜里十二点多,刚刚睡着的武凡英被急促的门铃声惊醒。

  他穿上裤子开了门,见史许为和槐轩凯站在门口。他轻轻带上门,微怒道:“有事不能明天说嘛”

  史许为摇头:“不行,事情比较严重。槐轩凯找我要包医院的钱,他居然多报了五千万,还大言不惭的说是你要他这么做的”

  武凡英见史许为的反应这么激烈,笑道:“对啊,怎么了?哦,你是嫉妒了,那我给你双倍”

  史许为大义凛然道:“这钱我们谁都不能要”

  槐轩凯厉声反驳道:“那是你不能要,我凭什么不能要?大哥给我,我接着,天经地义,合法合理”

  史许为按住槐轩凯的肩膀,意味深长道:“年轻人不要总想着不劳而获,那样你不会心安理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