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回 毕业典礼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731 2021.06.15 20:41

  前方传来阵阵欢呼,几人闻声上前,原来是几个同学配合着开山小怪在玩砸沙包。

  砸沙包的的游戏想必大家都玩过,但你肯定没见过像他们这样玩的。

  他们不是一次一个的砸,而是一次五个的砸。

  开山小怪站在中间从容不迫的左避右闪,两侧的人动作越来越快,神情也越来越亢奋。他们不相信,一次也砸不住他。凡事一较真,也就有了胜负之心。

  开山小怪经赵关予开导,进入华旭。他本人迷途知返改邪归正,却又遭逢巨变变得憨憨傻傻,华旭他到底该不该来,兄弟们谁也说不明白!

  眼下看他玩的不亦乐乎,柯许默不禁心生羡慕,真是傻人有傻福。还别说,开山小怪学习一塌糊涂,却很有运动天赋。羽毛球,乒乓球,不管是什么运动项目,他只要一上手,要不了多久,就会玩的出神入化。

  一个念头从柯许默脑海闪过,仿佛一个溺水的人抓到了一捆救命稻草,他快步上前道:“大家先停一下”

  一干人见喊话的是柯许默,停了下来。

  他们有的人家境贫寒,没少受到柯许默的资助。即使家境富裕的人,也在吃穿上得过他不少好处。

  柯许默冲开山小怪道:“他们砸你的时候,你不要躲,你接,接”

  开山小怪挠头,似有不解。

  柯许默扔掉拐杖,两手不停比划,语声温柔的有些发嗲:“咱们不躲,接,接,懂么?”

  乔回圣隐隐约约知道了柯许默的用意,喜不自胜的道:“天才啊!”

  柯许默正要对几个同学发号施令,看见满头白发,精神矍铄的师人表走来,忙单腿跳着迎了上去。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对于一个诲人不倦,无私奉献的师长,这些学子们不忍有丝毫的怠慢。

  师人表在大家的簇拥下,拉住开山小怪的手:“怎么样?锄禾会背了吗”

  开山小怪自傲的一点头,俯身抱住师人表:“校长老师,我好想你”

  师人表给开山小怪擦擦汗,看了一眼周围的同学们,带着他们走进食堂。

  说是毕业典礼,食堂也只是打扫了一遍卫生,并没有刻意装饰。物事,布局一如往昔。

  华旭学校一共两栋楼,都是三层。教学楼单独一栋,食堂与宿舍楼合用一栋。

  两栋楼当年只是主体完工,师人表接手后,只是简单的做了一下装修,条件极其简陋。

  每个房间都没有安装门窗,地面也是坑洼不平,楼梯扶手是同学们自己用木头制作的。宿舍里不能洗澡,不能方便,总之是一切从简,这样的环境对于不少锦衣玉食的同学,倒不失为一种磨炼。那些家境一般,吃粗茶淡饭长大的学子更是习以为常,随遇而安。

  食堂四面透风,没有冷气。头顶上几个吊扇带转不带转的,也济不了什么事。

  许多人由于闷热难当都脱下了上衣,见到师人表到来,纷纷起身穿衣,鼓掌致意!

  师人表张开手,压下掌声,语声轻颤道:“我宣布,华旭第二届毕业典礼现在开始!好啦,好啦,大家还是先把力气省下,等会送给我的学生们,好吗?”

  人群不约而同的大喝道:“好”

  师人表道:“咱们一起有请,第一位同学上台,做毕业陈述”

  在掌声雷动中,一个敦实的青年迈着矫健的步伐上台。

  他先谢过了师人表,转身对着台下数百人,抱拳道:“我叫铁顾征,现在二十岁。以前,谁见了我都会骂,骂老天爷不开眼,一道天雷就那么抠索,留着我我一直在他们身边作恶。我在华旭学会了做人,也学会了一门电焊的手艺。我保证,以后好好干活,好好做人。现在,我向老师请求毕业”

  师人表点头,欣慰道:“恭喜你毕业”

  铁顾征跪在师人表跟前,眼眶湿润。他曾经自己都放弃了自己,要不是华旭,他的人生,恐怕难以见到光明。

  柯许默随着大家一起鼓掌,他见华望无动于衷,用手肘在华望胸口重重一击,怒道:“有今天都不容易,你就不打算高抬贵手,不鼓励鼓励?”

  华望纹魂不守舍,纹丝不动。

  武凡英推了一把还要继续逞凶的柯许默,把禁武令放在华望手中:“这东西,义哥早晚用的上。你是神行太保,东西你收好,要是有人抢,你就跑,往死里跑”

  华望紧紧抓着禁武令,没有吭声。

  台上此时上去了一个中年人,正在跟铁顾征签订劳务合同。

  中年人搂着铁顾征,看着台下得意洋洋道:“不好意思啊各位仁兄,谁能想到被我捷足先登。哈哈,哈哈!”

  台下发出阵阵嘘声。

  中年人拿起合同,毕恭毕敬的递给师人表:“请您老过目”,旋即对着台下道:“五险一金,节假日双休,各位同仁请开金口,就说我给老铁一个月一万一,这工资低是不低?”

  大家鸦雀无声,平心而论,这个价位,合情合理。

  第二位上台的同学是个精壮男子,他名叫褚艺经。

  拎着菜刀上台后,他给众人表演了一段神乎其技的刀法,而后叩谢了师人表,对着台下鞠躬道:“郭总,我以前答应过你,毕业了就去你那工作。但是,今天,我褚艺经要跟你说句对不起,因为我们的老师,我们的校长年纪大了,我决定留在华旭,当个厨师。对不住了,郭总”

  一个身材微胖的男子应声而起道:“你不用跟我说对不起,你这事办的仗义!郭总支持你,来吧,咱们一起给这个可爱的孩子一个么么哒”

  台下的人基本都是性格粗豪的大老爷们,还么么哒,“么你大爷”

  郭总本就是缓解一下褚艺经的不安,见目的达到,笑着落座。

  良国,最缺的是人才,最不缺的也是人才。

  第三位同学是个养猪的,叫穆胥生。他也没有离开有再造之恩的华旭,而是和几个志同道合的同学,在柯许默的赞助下,准备在华旭左近开办一个小型的养殖场。

  第四个同学是柯许默,他拄着拐杖上台后,垂首站在师人表跟前,哀求道:“老师,我不想毕业,我可不可以再蹲一届?”

  师人表垂询道:“原因呢?”

  柯许默道:“我输给略国的场子还没有,没有找回来”

  师人表道:“体育竞技,胜负是常有的事”

  柯许默咬牙道:“我可以输给朋友,可是略国跟咱们祖祖辈辈都有大仇。为了华望,为了阿神,还有凡英的车填海,我一定要把场子找回来”

  师人表看了一眼柯许默的拐杖,嘱咐道:“准了。只是,以后不准再意气用事”

  如果是家境贫寒的学子,一毕业就该工作赚钱,为家庭分忧解难。

  柯许默家里殷富,倒不差这点钱,况且他知荣守辱,训练刻苦,与角球一道也颇有天赋。若日后他能振兴良国角球,也不枉了国内亿万球迷对角球的痴迷。

  柯许默见师人表恩准,鞠躬后感激涕零:“谢谢老师”

  接下来是开山小怪。

  师人表看着他认认真真,流利准确的背诵完锄禾,拿出只为他一人准备的结业荣誉证书,紧紧的把他抱在怀里。

  对于开山小怪,师人表始终怀着愧疚之心。虽然他的转变让人欢喜,可他后来的遭遇也着实让人唏嘘。师人表始终未能释怀。

  其它的同学有的学缝纫,有的学驾驶,有的是建筑,有的是农耕。

  或许他们有的人限于天资,技艺不够精湛。可他们的德行,却无半分缺短。

  前来招生的老板由于此前对学生,对华旭有一定的了解,所以此行的目的,除了先前约定好的是奔着招聘而来,其它的都是前来捧场。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一个人要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有多不易,他们知道。

  同时也敬佩这些孩子的毅力,他们能赶来见证,一是代表社会对孩子们的接纳和肯定。二是向初来乍到,深感自卑的孩子表明,只要真心实意的痛改前非,就还会赢得别人的尊重与包容。

  毕业典礼完满结束后,所有毕业的同学和自己的家长一起上台,合照留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