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场 看见爱情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218 2021.06.28 09:09

  几人散席后,肥东接到红姐的电话,说是有事情要和他商量。

  肥东隐隐约约猜到了一丝端倪,但不敢确定,也不能不去。

  到了旅店,红姐穿着清爽的吊带裙正在借酒浇愁。

  肥东把动动领到红姐的房间,给他打开了电视。

  红姐从冷柜拿出一瓶啤酒递给肥东,整了一下肩带,自嘲道:“看来我真是老了,对男人没有一点吸引力了”

  肥东咬掉瓶盖,咕咚了一大口,笑道:“那倒不是,主要该看的,能看的,我都看了多少遍了。估计你的三围,我都能说个八九不离十”

  红姐瞪了肥东一眼,两颊酡红。

  这个风情万种的少妇,此时如同熟透葡萄,看着那么娇艳,那么让人垂涎。

  肥东被红姐看的难为情,支吾道:“告诉你啊,我这人是纯阳之身,可经不起勾引”

  红姐桃眼一转,道“你是嫌弃我?”

  肥东见她语气严肃,心事满怀,沉声道:“红姐,有什么话你直说,咱俩你还藏着掖着么?”

  红姐问肥东要了根烟,深吸一口,呛的眼泪直流,好半晌才道:“我家里又逼婚了。父亲的病越来越重,我想趁着他还清醒,找个老公回去让他高兴高兴。我看你就行!”

  肥东沉思着道:“请几天假,陪你回去安慰一下老人,演场戏也不是不可以。只要你不怕吃亏,假戏真做我也愿意奉陪”

  红姐托起肥东的下巴,直视着他的眼睛,斩钉截铁的道:“你知道我喜欢你,但我猜不透你的心意。要是你心里有我,你就说,要是没有我,我就不等了。再等,我这朵花就不是风景而是大煞风景了”

  肥东把酒瓶往地上一摔,退后两步,吼道:“来,你给老子出来!”

  红姐也不惧怕,风情款款的出了前台。

  她忽然间有些后悔,早知道是这个结局,她不如把一切藏在心里,给彼此留下一个还算凑合的回忆。

  肥东见红姐来到跟前,一把抓住她的衣领,恶狠狠的盯着她。

  红姐凄然道:“动手吧,不然以后再恨我,就够不着了”

  肥东猛的把红姐抱在怀里,照着她那摄人心魄的红唇就吻了下去。

  红姐洁白纤细的双臂紧紧的抱着肥东,眼泪汹涌,热烈回应。

  肥东推开热情似火的红姐,喘息道:“不行不行,喘不上气了,先歇会,歇会”

  二人坐在沙发上,红姐靠着肥东的肩膀,总算看见了幸福的模样。

  肥东道:“我现在这个熊样,这个经济状况,你家里能同意么?”

  红姐一脸甜蜜道:“能,他们不是嫌贫爱富的人。咱俩把生米煮成熟饭,他不答应也得答应”

  肥东笑道道:“生米煮成熟饭,哪有那么简单!没有钱,拿什么下饭?”

  红姐道:“这些年,我攒了点钱,不多,也够咱们结婚的了。”

  肥东体谅红姐已经三十一了,迫切的想要一个孩子的心情,询问道:“咱俩要是结婚了,你回老家行吗?”

  红姐道:“为什么?”

  肥东颓废多年的面目,此刻一如当年那般意气风发,无所畏惧,浅笑道:“我不想让我的女人看见,他的男人活的窝窝囊囊没有一点尊严。我就是离开路东,也得站起来走出去。”

  红姐不安道:“你打算干什么?”

  肥东道:“你知道我大哥那天为什么没去么?”

  红姐听到的讯息是东哥贪生怕死,但她不忍让肥东伤心,摇头假做不知。

  肥东道:“他不是贪生怕死,懦弱避战。只是大嫂的预产期提前了,好巧不巧的就在东哥和别人决战的那天。东哥只是看了一眼他的孩子,去晚了。东哥说,看一眼孩子,怎么死都值。所以,他一个字都没有解释。”

  看一眼孩子,怎么死都值!

  这如山的父爱让红姐为之动容,肃然起敬。

  肥东擦去红姐的眼泪,道:“我跟你说这个,其实想表达的是,一个男人一旦成了家,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老老实实,平平安安的活下去”

  红姐此时与肥东心意相通,伏在他胸口小鸟依人道:“咱们回家以后,我就在家等你”

  肥东起身道:“那你早点休息。孩子玩了一天,也累了。对了,你明天准备点钱,我请兄弟好好吃顿饭”

  红姐颔首,肥东领着动动离去。

  次日十一点,肥东带着动动来到旅馆。

  动动上楼去找赵关予兄弟,肥东来到前台,伸出了手。

  红姐从抽屉拿出一万块钱放在肥东手里,道:“你们三个大男人带个孩子,也吃不痛快。要不把动动放我这吧。”

  肥东疑惑道:“放你这?谁看?”

  红姐理所当然道:“还不放心我啊?”

  肥东恍然,催促道:“你也得去,我兄弟大老远过来的,不看看嫂子能行么?”

  红姐婉拒道:“我就不去了吧,我怕”

  肥东一手拍在红姐的屁股上“赶紧换衣服去,青天白日的别找非礼”

  红姐不再推脱,肥东来到路旁拦了辆出租车。

  进了包房,点好了菜,肥东握着红姐的手道:“兄弟,这是红姐。离过一次婚,现在是我娘们”

  赵关予起身,与红姐握手道:“嫂子好”

  赵琴心跟着起身问候。

  红姐听肥东把她离异的事说了出来,顿感局促不安。

  赵关予兄弟神色如常,目光没有一丝异样。

  肥东察觉,亲了她一口,道:“红姐,咱俩光明正大,你离过婚又不犯法。我要是瞒着我兄弟,那才是做贼心虚。”

  红姐解开心锁,落落大方的与赵关予聊天,

  敬酒。

  肥东忽的想起一事,道:“关予,你的绰号叫云天义。那个车填海小云天义是不是你兄弟?”

  赵关予点头,并解下了自己的手表,递给肥东。

  肥东一看,立刻联想到用表换车的事,由衷道:“也只有你,能带出这样的兄弟”

  红姐闻言,举杯起身道:“我代表身边受惠的亲友,敬这位小侠一杯”

  赵关予兄弟起身陪了一杯。

  都说好汉重好汉,英雄惜英雄。肥东问道:“你有这位兄弟的照片吗?”

  赵关予侧头凝思,赵琴心打开手机,找出武凡英的照片,递给肥东。

  武凡英稚气未脱,肥东却是一脸尊敬:“真是有志不在年少!我决定,我要追星”

  赵关予叹道:“凡英也是个苦命孩子,自小就被父母遗弃,流落街头”

  如果是遗弃,可他父母为什么宁愿补偿凡英一大笔钱,也不和他相认?甚至都不愿见他一面!

  红姐见酒宴陷入僵局,带头换了个轻松的话题。

  赵关予放的下拿的起,也就不再纠结于一个想不到答案的问题。

  几人吃完饭,又去看了部电影,才回旅馆休息不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