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回 并派结盟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3391 2021.06.19 07:00

  华望临走前,把半块禁武令放到了赵关予手中。

  赵关予随手放入衣兜,走向皇冠。

  皇冠正门口,站着数百严阵以待的门徒。日午堂的身着红衣,夜午堂的身穿黑衣。黑红各自一个阵营,泾渭分明。

  魏星语站在当中,看见朝思暮想的檀郎来归,也不在乎旁人的目光,上前挽住了赵关予的手臂。

  平心而论,二人郎才女貌,珠圆玉润,当真是天作之合。可是,那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都不这么认为。

  在他们看来,二人是女强男弱,阴盛阳衰。赵关予则是一个只会用甜言蜜语,讨女人欢心的酒囊饭袋。

  进入电梯,魏星语帮赵关予擦了擦汗,仔细的打量了他一番,说道:“你瘦了”

  赵关予没有说话。

  电梯到了顶层第九十四层,赵关予迈步而出。

  魏星语道:“等你事情忙完啦,记得来月神宫陪我说会话”

  赵关予道:“好”说着,把魏星语头上的玉簪扶正。

  左手过道两侧都站着人,赵关予顺着站岗的门徒往前走了两三分钟,来到他该去的地方。

  那是一个挑高的大厅,四周依旧站了不少门徒。前方的长长台阶上方有几张木椅,坐着三个人,也站着三个人。

  站着的三个人一个是夜午堂堂主九头虎,一个是日午堂堂主百里不负,一个是兰凤还。

  九头虎见赵关予面无惧色的站在台阶下,喝道:“见了午帝,还不跪下?”

  坐着的三人里有一个是位少年,叫年愿新。他是个不一般的厨师,绰号非君子。意思取自君子动口不动手。

  年愿新做的饭不但很值钱,而且妙不可言。让人在即将迷失自我,心神俱醉之际却保留一丝清明,那感觉玄之又玄,直欲让人飘飘欲仙,欲罢不能。

  品尝他的厨艺,是对人意志力一种极大的考验。

  如果食客是个清心寡欲的随和之人,那么他就能够在上瘾之前悬崖勒马。

  反之,食客若是个贪得无厌的偏执之人,那么他一定会高看自己,一直吃下去,直到彻底迷失,倾家荡产,一生吃别的东西都食不知味。

  年愿新翘着二郎腿,玩味的看着主位上的中年人笑道:“果真是人多力量大啊!可真有你的”

  中年人是午门的午帝,叫午夜神。听年愿新讥讽午门以多欺少,摆手让九头虎退了下去。

  年愿新看着午夜神座椅下的虎皮,起身,一脚踩在椅子上,叫道:“给我拿个虎皮以外的东西垫上,我怕凉”

  百里不负和兰凤还对视一眼,都强忍着笑意。午夜神起身,邀请年愿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年愿新故作矜持道:“这不太好吧,我可不是主人那”说着,一屁股坐了上去。

  午夜神道:“去把下面的兄弟请上来”

  赵关予听见午夜神发话,没等请,跨上台阶。

  年愿新打量了一下赵关予,起身道:“兄弟,我做饭去了,顺便给你让个座。”

  午夜神见年愿新离开,点了根雪茄,回到主位对身侧的钟玉东道“钟兄,老哥我是个粗人,不喜欢拐弯抹角,有话我可就直说啦”见钟玉东点头,又道“这次请你来,就是想问问,对道王并派一事钟兄你怎么看?”

  钟玉东想了想,道“老哥是够直接的。星汉来风,云动天穹。道王风云动横空出世,能与世界第二大帮派农门火并数次而安然无恙,这实力和背景是毋庸置疑的。”

  午夜神附和道:“我也这么认为”

  钟玉东沉声道“恐怕他还有所保留。”

  闵竹音惊道:“难道和农门火并他还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

  钟玉东缓缓点头,道“不然他凭借什么与世界五大帮派成功结盟,把并派一事敲定。老哥对此事这么上心,莫非是有什么高见?”

  闵竹音把烟按熄,自嘲道“我能有什么高见?只是感觉,天下大大小小的帮派何止千万,道王他要把这千千万万的帮派全部合并,难道不是痴心妄想?就不怕贻笑大方?我怀疑他纯属脑子不正常,不然是个人都不会这么猖狂”

  百里不负听午夜神说的话有失水准,轻叹了一声,当作提醒。

  不过午夜神恍若未觉。

  钟玉东手指轻叩着额头,犹疑道“这件古往今来,都可称作逆天的事的确是匪夷所思。据传闻说,光是打造一面扶仙旗就聚集了数千能工巧匠,如此兴师动众,恐怕合并一说未必是空穴来风!如果没有把握,我想他这么惊才绝艳,名动天下的人,不会大放厥词,自取其辱。可要说他胜券在握,也不见得。此事变数太多,太多”

  午夜神双眼此时隐然生光,霸气外漏道“我堂堂良国,大帮众多。如辛疆疆神的辛门,甘苏晴海两省甘青王的青湖帮,溪藏老佛的济世阁,韵南云皇的紫云宫,和南中叔的华联帮,山冬东王兄弟你的蓬莱阁,冬北道爷的大义帮,博周三郎的三狼会,还有你老哥我的午门。以上九大帮派,随便拉出去哪两个,都不见得弱于农门。只不过咱们平时互有摩擦,人心不齐罢了。咱们的实力大都相当,没有哪个帮派有压倒性的优势,我们分散开来代表良国出战,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但九个帮派要是能合在一起,那一定可以成为世界第一,让劳心劳力的风云动为我良国徒做嫁衣。也可以让我良国手足不论走到哪里,都能扬眉吐气,不用仰人鼻息”

  钟玉东道“道王说的是一个国家,只能有一个最强大的帮派代国参战。弃权的就是自认本国没有帮会,成为粘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我良国虽地大物博,但帮派人员良莠不齐,所倚仗者,也只是人数众多。老哥适才所说的九大帮派有的是故老相传,有的是新近创立。虽同属良国,可平时各安一隅,势同水火,互不牵扯。如果强行合并在一起,用哪个帮派的名字命名,又由谁来带领,可是个急切间解决不了的事情。就怕届时谁也不服谁,万一再算起旧账,先平白无故的送掉了许多兄弟的性命。”

  闵竹音早就想好了这个重中之重的关节,当即笑道“要是走到这一步,那就简单了。到时候我们九家各派出一个人抓阄,就看运气,不看实力,这多公平。”言语中很是自得,接着又道“如果咱们两家私下结盟,到合并之时说出的话我想没有人敢不听。到时候就算以武力解决,我想还是咱们的赢面多些。钟兄,你以为呢?”

  钟玉东点点头,看似赞许,实则不然,心道“你说的冠冕堂皇,不还是不愿意放弃祖上几代人的心血。打着国家的旗号,其实是为了一己之私。如此想来,就算大家迫于大势愿意合并,但如果领头人薄才寡德不足以服众,肯定会祸起萧墙。抓阄的办法断然不行,事关民族气运,可不是儿戏。你找我结盟,必是因为我实力最弱,倘若到时我真助你成了盟主,保不齐你会杀鸡儆猴,转头第一个对付我。就知道你花几个亿请我品尝非君子的手艺,不可能单单只是一叙挈阔,原来是另有深意”

  看清了午夜神的本意,钟玉东就开始询问他家人的近况。等午夜神接过话头,他便不再开口。

  兰凤还对午夜神也没有好感。你说谈事就好好的谈事吧,还叫那么多人站在眼皮底下。是想来个下马威呀,还是显摆你人多?

  你是一帮之主,钟玉东也是一帮之主,你找钟玉东谈事的同时,把赵关予叫来是几个意思?是显你日理万机,还是想表达你对我蓬莱阁的不重视?

  午夜神看出钟玉东对于两家结盟的事,有些抵触。他本人也清楚,这么大的事情,一次两次肯定谈不成,也就没有再继续那个话题。

  对于赵关予,午夜神开门见山道:“关于你兄弟的事,我给你两条路走。一,加入午门,对于自家人,他犯得过错我可以既往不咎。”

  第二条路他没说,因为午夜神觉得,赵关予只有加入午门这一个选择。

  赵关予直接了当道:“第二条路呢?”

  午夜神一惊,提醒道:“第二条路是下下策,你确定,要听?”

  赵关予点头。

  午夜神见赵关予拒绝加入午门,这让他恼羞成怒。

  因为赵关予无疑是在跟钟玉东表明,午夜神管理下的午门,是有多不得人心,是有多让人看不上眼!

  而且,钟玉东还知道,赵关予的弟弟不但打了午帝的脸,还欠了皇冠三十个亿!即使午帝表明加入午门后既往不咎,可人家就是不同意!

  兰凤还看着临危不惧,铁骨铮铮的赵关予,起了惺惺相惜之意。看了百里不负一眼,发现他也有同感!

  午夜神冷冷道:“第二条路,先付清三十亿。如果没钱的话,可以拿东西抵押”

  侮辱皇冠要以命相抵的事,他没好意思提。毕竟当着钟玉东的面,跟一个孩子胡搅蛮缠显得太心胸狭隘。

  钟玉东听完午夜神的话,心念一动,心想:“强取豪夺还要躲躲藏藏,没有一点君子之象。午门由你统领,覆灭早晚水到渠成”

  赵关予摸出了禁武令,问道:“你说的,是这个吗?”

  午夜神见目的被戳破,也就默认了。

  九头虎心领神会的把禁武令收了下来。

  钟玉东拱手贺喜。

  午夜神得意的客套了两句,只说:“运气,运气”

  年愿新带着一个服务员走了过来。

  服务员端着一个托盘,小心翼翼的放在桌上。

  三菜一汤,钟玉东和午夜神面色凝重的吃了半个钟头。

  每吃一口,便要品味良久。看表情,回味无穷。

  钟玉东吃了八口,闽竹音吃了三口。

  年愿新把玩着一把小匕首,讥笑道“十一口,一口将近五千万。你要这次不吃完,估计你这辈子,都不会再舍得吃这么贵的饭。你不敢下口,是管不住自己的欲望横流。你吃的虽少,可你的野心却是一点也不小”

  午夜神被年愿新三番五次抢白,但也无可争辩,就干脆无视于他,自与钟玉东说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