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一事无成的英雄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678 2021.06.22 20:10

  到了工厂,来到工作的流水线,肥东发现,自己的工作岗位已经有人替班。

  线长看肥东晕晕乎乎,东倒西歪的模样,在一旁冷冷的注视着他。

  肥东说了几次,要替工的人起开,可是那人完全没反应,只管干活。

  线上每个人都各司其职,忙的热火朝天,成了局外人的肥东一时间颇为无所适从。

  线长背着手迈着八字步来到肥东跟前,道:“既然已经旷工了,就回去接着喝吧”

  肥东满脸堆笑道:“旷工?我哪有那么豪横,我就是临时有事忘请假了。你看,我现在去替谁的班?”

  线长冷声道:“你也别跟我啰嗦,要干就记你个大过,不干,现在你就写辞职申请。”

  肥东酒意上涌,见线长要记个大过,他强忍着怒火好说歹说,到最后等于白说。

  在一个工友不合时宜的说了一句“我丢,能不能安静点,我正在上班。”后,肥东终于忍无可忍了:“一个大过能让你们高兴么?我他妈让你记一万个!”

  一干工友有的震惊,有的一脸嘲讽,有的则是抱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情。

  肥东看着一干工友道:“眼神都给老子放尊重一些,我不是你们爹,要是把事情做绝,指不定谁崩谁一身血”说完,见大家鸦雀无声,面面相觑,他扬长而去。

  回到旅店,肥东管红姐要了一瓶白酒,直接进了红姐的卧室。

  红姐有些差异,肥东不是滴酒不沾吗?今天是怎么了?

  到了五点多,她见肥东没有出来,自己骑着电瓶车把动动接回了旅馆。

  孩子写完作业,吃过饭,肥东仍旧没有出来,并且没有发出一点动静。

  红姐的心揪了起来,进了卧室,一切一如往昔,肥东并不在屋里。

  她忐忑不安的推开了卫生间的门,映入眼帘的画面,让她瞬间,觉得喉咙如同被人紧紧抓着,难过就要窒息。

  肥东坐在卫生间的地上,一动不动,双目红肿,泪流满面。

  红姐知道肥东心里委屈,故意打趣道:“一个大老爷们的哭戏,怎么比女孩子还秀气”

  肥东脸上有些挂不住,强辩道:“我不是哭,就是眼泪这玩意多了存不住。泪益自满,不排出来,对身体有害”

  红姐道:“排完了吗?”

  肥东起身,一抹脸道:“红姐,你这酒是假的吧,怎么越喝越精神啊”

  红姐递给肥东一条毛巾:“酒也是水,泪也是水,你也不看看你流了多大一堆?”

  肥东拾捯好了心情,吃了点饭,看看时间还不到八点半,找红姐借了一千块钱,又回到工厂。

  在一楼超市买了两条烟,一大兜冰镇的饮料,肥东又回到了自己工作的流水线。

  线长看见肥东归来,让所有人都把手头的工作停了下来,围拢在一起。看看他要耍什么把戏。

  肥东面色沉重,对所有人鞠躬道:“刚才我嘴贱,现在我手欠。”

  大家一听他说手欠,不少人以为他要动手逞凶,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几步。

  果不其然,肥东说完,扬起了巴掌,却是打在了自己脸上。他手下的很重,五个通红的手掌印在他黝黑的脸上,分外惹眼。

  线长嘲讽道:“自残!想讹个工伤?”

  肥东道:“不是,我刚才不是喝多了。说了些不该说的,纯粹就是赔礼道歉,不讹钱”

  线长笑道:“你说让我记你一万个大过,一万个!大过!”

  肥东握住了线长的手,把他伸出的一根手指头轻轻按了回去:“是一万个大过,是大人不记小人过!”

  线长撇了一眼肥东,这话被他说的还挺有水平,让人很是受用,他问出了自己的疑惑:“厂里,线上,都是二十岁左右,没有压力的年轻人,这工资也不多,你说你三十岁的人了,跟着掺和什么?是想泡马子,还是为了混日子?”

  肥东张口结舌,过了片刻道:“那你说我还有什么本事?”

  线长一时气结,半晌后道:“这话说的倒是耿直。”

  肥东请求道:“你可以记我一个大过,但别开除我”

  线长道:“看来你很需要这份工作,可你到底有多需要呢?”

  肥东见线长这么好奇,就说出了自己现在,到底是有多一无是处。

  没错,他二十八了,父母老迈,却因为儿子的不争气,还在田间,工地辛苦劳作。

  辛苦不说,关键肥东的婚姻大事迟迟没有着落,这让他们单调的生活没有半点期盼与安慰。

  日日看着旁人得享儿孙绕膝的天伦之乐,说不羡慕是假的,说不着急是假的,说不伤心那也是假的!

  肥东也不是个不孝顺父母的人,关键他能有什么办法?孩子照顾几年了,不找个好人家,他放心不下!

  这点工资,刚好顾住俩人的开销,至于媳妇,他哪有脸去找?再说带着的又一个男孩子。

  工作他可以换,但是来回一倒腾,那都是钱。他还想在朋友家人跟前,保留一点尊严,他不想开口借钱。

  肥东活到现在,唯一成功的就是不怕失败!

  线长叹道:“你的生活其实也不算难过,只是不太快活。我给你过,你问问他们。毕竟咱们是个团队,不能回回总被你拖累”

  肥东把烟揭开,给男工友一人发了一包,饮料给女同事一人发了一瓶,自嘲道:“我知道,我干活手头慢,返工率也高,没少耽误大家的下班时间。不过,我真的没偷懒,活到我这干不出来,我也是天天急得一裤兜汗。孩子不是快放暑假了吗,我想着干到那个时候再辞职,去找个我能干的,不连累别人的活。大家要是给我这个机会,愿意担待我,我就在这做。不愿意呢,我也无话可说。烟你们只管抽,水也只管喝,说心里话,我其实挺感谢你们的”

  一人动容道:“那就留下吧,出门在外都挺不容易,我们下班早点也没吊事,除了玩手机”

  又一人道:“其实我们谁也不比谁强,都是穿上衣服才有个人样”

  线长让大家继续工作,把肥东叫了出来。

  肥东问道:“大过你记吧,我伏法。明天能照常上班么?”

  线长反问道:“上什么班?”

  肥东急道:“你刚才不是?”

  线长微笑道:“东哥,明天星期天,休班”

  肥东刚松了口气,听见那个久违的称呼大是诧异“东哥已经死了”

  线长给肥东放进嘴里一根烟,点燃:“我叫的是你,活着的,站在我跟前的,东哥!”

  肥东有些受宠若惊:“你太客气了,叫我肥东就行”

  线长拿出手机,找出一张照片,放在肥东眼前:“那是我哥,你兄弟。当年你对他的照顾,他都记在心里。特意让我来报答你”

  肥东看着曾经邋遢的兄弟,有朝一日也整整齐齐,西装革履,不觉倍感欣慰:“你是听错话了,还是不知道什么是报答?我肯定,你是报反了”

  线长收起了冷漠道:“我是故意的。我哥听说你天天受开山勇的气,就让我挤兑你。把你整的过不下去,然后你就会联系当年那帮兄弟。你总跟他们说混的风生水起,他们也不好意思揭穿你”

  肥东想不到这里面居然另有隐情,奇道:“那你怎么突然不挤兑了?”

  线长笑道:“因为你是个男人,对生活没有失去信心的男人。你走到这一步,是你自己的选择,并不是被谁逼得。你只是穷,不是一事无成,在我哥他们心中,一直拿你当英雄”

  肥东感念昔日兄弟的情意,不由得热泪盈眶:“能被他们还看得起,是我的荣幸”

  线长问道:“东哥,我尊重你的选择。你说,你以后干活,要我照顾么?”

  肥东苦笑道:“当然了。我这人,手比脚还笨,你给我弄点脏话累活都行,老是害的大家返工,我也尴尬的蛋痛”

  线长会意,道:“那行,你回去歇着,大过是兄弟逗你玩的。”

  肥东拱手相谢,等线长进了车间,感慨道:“还是好人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