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回 一万辆车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5055 2021.06.08 07:00

  槐轩凯冷笑道:“我能不劳而获那也是劳动所得,我为什么不能心安理得?如果你和我一样的家庭条件,你肯定会更不择手段”

  史许为见槐轩凯一反常态三番五次的顶撞,怒道:“你要造反?”

  槐轩凯捧腹大笑道:“造反?你给我多大权!就现在,就从这一分钟开始,我口头辞职,不干了,工资给不给你看着办吧”

  史许为是个文人,想动手又怕吃眼前亏,正在计较如何教训槐轩凯的时候,猛然惊觉武凡英还在一旁。

  是啊,他格局是不够广博,几十亿都扔出去了,那扔五千万给身边人又有什么不妥?

  上一阵输了,那唯一的能做的就是尽量输得光明磊落。

  史许为能有今日的成就,多半托福于先辈。如果槐轩凯二人易地而处,他绝不会寄人篱下,心甘情愿的做一个二当家。

  槐轩凯见史许为脸上阴晴不定,良久不语,陪笑道:“史总,对不起,是我见钱眼开忘恩负义,您别太往心里去。凭您的实力,还会为难我一个小司机?”

  史许为见槐轩凯以退为进,释然道:“当个司机也的确委屈了你。以后咱们就是平辈论交的朋友,有帮忙的地方记得开口。”

  槐轩凯也不见外:“好的哥,以后你回国,不论何时何地我都招待你”

  武凡英冷眼旁观着,二人先是针锋相对反目成仇,接着又冰释前嫌握手言和,到现在居然情真意切秀起了恩爱,不由认为被他俩耍了:“你们在我面前演戏可以,麻烦再来场床戏”

  史许为没有说过如此粗俗的言语,无言以对。

  槐轩凯笑了起来:“见者有份,我更喜欢三个人”

  武凡英二人跟着也笑了起来:“走吧,楼下有烧烤,去小饮一点”

  槐轩凯道:“我不是小人,我要大饮”

  史许为没有拒绝,跟着二人去小饮或是大饮。

  槐轩凯点了三十个羊肉串,二十个板筋,一盘花生米,一桶扎啤,末了又要了三串腰子。

  倒酒用的一升装的扎啤杯,三杯倒满,武凡英,槐轩凯二人一饮而尽,史许为举杯至二人又把酒倒满,才勉勉强强喝下了一少半。

  武凡英言语相激道:“曹操和刘备要青梅煮着酒才能论英雄,你到底行不行?”

  史许为解释道:“我胃不好,太凉的东西胃受不了”

  槐轩凯接口道:“不勉强,不勉强”

  武凡英打开手机,搜出了一张照片,问道:“认识他吗?”

  照片里是一个扎着辫子,浓妆艳抹,打扮妖异的青年男子,两个耳朵上镶满了五颜六色的耳环。

  槐轩凯似曾相识,估不太准,就没有开口。

  史许为道:“卜甩甩,略国人,卜莱莱的独子。不久的将来将会继承一家市值几千亿,全球销量排名第二的汽车公司。此人数次致人死伤,仗着家里的实力,迄今逍遥法外,其余作奸犯科的案件更是不计其数,却无一受到过律法的制裁”

  一个丧尽天良,臭名昭著的变态公子,一个秉性纯善,默默无闻的保安少年,二人之间,能有什么关联?

  武凡英问道:“除给槐轩凯的五千万,剩下的钱够不够买他家一万辆汽车?”

  史许为道:“绰绰有余。”

  武凡英道:“那就买一万辆”

  史许为心里咯噔一下,介绍道:“佐司旗下的车有十几款,从十万的入门级到几百万的限量版”

  武凡英打断道:“当然是花最少的钱,你俩合计一下,要用最快的速度,最好是明天就去办”

  二人应了下来,武凡英又喝了一杯扎啤,先回了酒店。

  史许为把肉串从签子上捋下来,尝了一块,咀嚼着一抬眼,对面的槐轩凯也是一脸懵懂。

  槐轩凯笑道:“公子思维在南极,办的事在北极”

  史许为皱眉道:“什么?”什么时候连槐轩凯的言语也深不可测了。

  槐轩凯道:“哪儿也不挨哪儿。”

  对于琢磨不透的事,槐轩凯从不钻牛角尖,自己为难自己。

  可史许为的求知欲远比一般人强,也导致了他总是心事重重,身体比年龄苍老的下场。

  二人聊了一个多小时,得出武凡英和卜甩甩不是有仇就是有亲的结论。

  槐轩凯坚持有仇,理由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史许为则认为是有亲,酒意翻涌,他执意要说服槐轩凯未果后,二人打了个赌。

  倘若槐轩凯赢了,史许为多给他五千万,输了,反之。

  次日一早,槐轩凯的房门被武凡英推开,他身后站着项宇。

  武凡英道:“让他跟你一起去吧,你在这人生地不熟的”

  用钱开路,还存在熟不熟?

  槐轩凯见武凡英给自己眨眼暗示,忙道:“我是个路痴,一离开我们村就转向,找个人再好不过了”

  武凡英对善解人意的槐轩凯顽皮的做了个鬼脸,回身对项宇道:“那就麻烦你了兄弟”

  项宇魂不守舍,答非所问的“啊”了一声。

  槐轩凯独来独往,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十几年,三教九流形形色色的人都接触过,无形中练就了一身察言观色,慧眼识人的能力。

  武凡英让项宇一道同去,怕自己领悟不到还给了提示,他如此安排一定含有深意,只是那是什么一时间还猜想不透。

  幸好,到对津的目的地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车程。

  一上车,项宇迫不及待的问道:“昨天在医院花了多少钱?”

  槐轩凯伸出了一根手指头:“一千来万”

  项宇喉结蠕动几下,紧张道:“那他不会,不会把剩下的家当花光了吧”

  槐轩凯见项宇仁义,宽慰道:“都是小钱,就照昨天那么花,他的钱能花个几十年”

  项宇听完,也懒得去算那是多少钱。只要武凡英为母亲的手术费远远没到倾家荡产的地步,他就可以心安,当下连上了车上的蓝牙,把声音调到最大,一路高歌,直到对津。

  对津是良国的一个大城,西邻国都,东靠博海,是国内数一数二的港口城市,进出口贸易的基地。

  佐司集团的汽车就是从对津的码头进入国内,佐司设在良国的总部也在这里。

  人生一世草木一秋,多数人终其一生所追逐的也无非是名利二字,武凡英要给项宇的就是名,名利名利,有了名也就有了利。

  找到了其中关节,事情办起来就事半功倍。槐轩凯在车上假做咳嗽一阵,不着痕迹的带上口罩,下车后顺其自然的又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墨镜,把面目遮盖了起来。

  接待大厅有十数米高,四面都是落地窗,头顶是个巨大的水晶吊灯,散发着柔和的光。

  项宇见到了地方,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四处张望。

  一位身材前凸后翘的靓丽接待微笑道:“先生,很高兴为您服务”

  项宇打量着女接待指着史许为道:“你要高兴的话去找他,我就是给他带个路,不需要服务。还有,请叫我师傅”

  女接待保持着职业风度,欠身而去。

  项宇坐了十分钟,被五六位性感迷人的女士团团簇拥着请到了贵宾室。

  贵宾室里宽阔异常,养生娱乐设施琳琅满目,精美的糖果与小吃更是林林总总,恰到好处的摆在贵宾随处可及的地方。

  好不容易把嘘寒问暖,大献殷勤的美女打发的只剩下一位,项宇长长出了口气。

  那位美女话不多,她胸牌上写着圆圆,声音清脆悦耳,一笑还有两个可爱的小酒窝,她看着有些羞涩的项宇笑道:“你还害羞了?”

  项宇道:“主要是美女一次没见过这么多”

  圆圆又是噗嗤一乐道:“看上哪个了,我给你撮合撮合”

  项宇剥开一颗花生糖放进嘴里,含糊不清道:“我看上你了,还撮合么?”

  圆圆见项宇不是油嘴滑舌的痞子,也没介意,只是没再言语,拿起一本杂志坐在了项宇身旁。

  项宇在贵宾室里转了一圈,问道:“这里面的东西是不是随便吃?”

  圆圆颔首道:“是”

  项宇有些难为情道:“那能不能打包?我想给我妈带回去点”

  圆圆秀眉微蹙,给了项宇一个精美的手提袋,并耐心的告诉他哪种糖果点心比较昂贵。

  项宇没有采用圆圆的建议,说道:“贵的不一定符合我妈的口味,还是我看着拿吧,你去休息吧,感谢啊”

  圆圆在沙发上,看着项宇悉心挑选了满满当当的一袋子,缓步上前,鼓起勇气央求道:“哥,我想麻烦你一下”

  项宇不假思索道:“那你别想了”

  圆圆失落的点点头,道:“对不起”

  项宇续道:“直接麻烦吧”

  圆圆嗔怒的瞪了项宇一眼,让项宇站在门口把风,手脚麻利的也选好了一袋子食品,塞到项宇手里:“你帮我带出去,下班了我去找你,你可不许偷吃。”说完,记下了项宇的手机号码。

  项宇不安的询问道:“拿两大袋子会不会太多了?”

  圆圆见项宇惴惴不安的样子,笑道:“你放心好了,只要你想要,他们会送你一车”

  项宇纳罕道:“就买一辆车,你们赚的了那么多?”

  圆圆见项宇不知内情,也没有明说。

  由于项宇平易近人,圆圆天真烂漫,二人相处片刻,就已聊的火热。

  将近中午,事情办完的槐轩凯依旧全副武装,和拎着两个手提袋的项宇出了大厦。

  槐轩凯上车后,摘掉眼镜口罩,问道:“饿么?饿了咱们先吃饭,不饿回去吃”

  项宇举起一个手提袋道:“给别人保管的,先找个就近的地方等着吧”

  槐轩凯点头,把车停在了附近的加油站。

  想起这次回国的经历,那真是针扎小弟弟,刺鸡(激)!

  任谁都不会相信,在短短的三两天里,他槐轩凯就挣够了一辈子也挣不到的钱。

  项宇看见圆圆骑着电车过来,打开车门上前,把袋子递给了她。

  圆圆见项宇无话可说,打破沉默问道:“你说看上我了,真的么?”

  项宇有些诧异,圆圆怎么会突然来这一句?他也没有故意掩饰自己,笑道:“是啊”

  圆圆自小家境优越,父母对她更是百般疼爱,有求必应。

  虽未造成她恃宠而骄目中无人的性格,可天生聪慧的她却由此并未体会到人生的半点艰难挫折。

  近来,家中变故迭出,她无忧无虑的日子也从天堂掉落低谷。初入社会参加工作的她,更是因为外貌出众被一些不三不四的同事领导,不轻不重的接连骚扰。

  项宇是他遇到的第一个坐怀不乱的正人君子,也是她生平第一次求的人,虽谈不上因此加以青眼,可毕竟是有好感,见他坦诚相认,垂首道:“那你可以追我试试看,说不定咱俩真的有缘”

  圆圆正值妙龄,身姿婀娜,明艳动人,充满青春朝气,而项宇年纪虽与她相若,可囿于生活,饱经沧桑,说他是保养得当的半百之人,也有人信。

  她是她,他是他,她和他不是他们。

  所谓的四大皆空其实是个玩笑,那只是想要得不到。

  要啥有啥,谁会出家?

  只有尽可能的不索要,才会感觉自己该有的都已得到。想要随时保持微笑,笑点千万不能太高。

  项宇老早就明白这个道理,抬起腿,拍打着道:“我一条腿,你两条腿,追不上,也不般配”

  圆圆见他拒绝,秋水般的眼眸略带着一丝哀婉,看着项宇,等项宇避开目光,她礼貌性的挥手告别。

  槐轩凯语重心长道:“那女孩不错”

  项宇没搭茬,吃了颗糖果。

  槐轩凯发动汽车:“我老婆是个聋子,但我们的孩子照样会说话”

  项宇大声道:“我的残疾也不是先天的,就是有了孩子也肯定和正常的孩子一样,一样健康,一样会走路”

  槐轩凯猛的一个提速,把毫无防备的项宇一头磕在靠枕上:“你没听出我这话的重点”

  项宇把糖果嚼的嘎嘣乱响,漠然道:“你的重点,跟我无关”

  槐轩凯看不出项宇对圆圆有半点奢望,要么是他太会隐藏,要么就是因为自卑不敢想。那么漂亮的女孩子,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不动心。

  感念近来苍天的眷顾,槐轩凯决定帮项宇一把道:“今天我回扣吃了三千万,分你一半”

  项宇咂摸咂摸嘴,半晌后道:“我妈心脏不好,可不敢跟她开玩笑。平时生意差不多的时候一天挣几十块钱,好的时候挣一百多块钱,特别好的时候能挣两百多块钱,你说你一下子要给我一辈子都挣不到的钱,我以后怎么办?”

  槐轩凯没想到项宇直接拒绝,干笑道:“我就是给你开个玩笑,幸亏你没有当真。窗户,墙,啥的我都不抠,我这人,就喜欢扣门”

  项宇从上到下都是名牌,只不过是高仿的,便宜且穿着很舒服:“抠门不丢人”

  槐轩凯笑道:“不丢人,主要是一家别都去抠门”

  项宇没再接话,等到了酒店楼下,武凡英和开山小怪,史许为已经候在那里。

  五人去吃了点家常便饭,项宇道:“我就先回去了,得准备准备,我妈明天手术”

  武凡英起身:“我送你”

  项宇摆摆手,拒绝道:“青山又不会改,绿水总往长流,有缘再见。”走出几步,项宇回头,有些自责的道:“看我这人,连你名字都忘了问”

  武凡英笑了起来,他本不打算介绍,可不能不答,毕竟项宇的洒脱,善良是他很赞赏的,想了想,上前一字一顿道:“小云天义”

  项宇重复着小云天义四个字,看了开山小怪一眼,拎着糖果出了包房。

  史许为忽道:“我以为,凡是离别的场面,都会很伤感,怎么也得恋恋不舍一番”

  武凡英没有接腔,惜字如金的开山小怪更是不会接茬,再说,他也根本不知所云。

  槐轩凯为了避免史许为尴尬,道:“伤感那是吃饱了没事干的文人骚客,对,就是骚客才有的特权,我爸死的时候我也才在家停了三天。主要是因为他穷,要不然我守到自己正寝寿终。伤感,伤感个蛋,他一天到晚疼的嗷嗷叫唤,走了以后,除了二十多万的外债啥都没留,唉,不提了”

  武凡英道:“你是该说的都说完了”

  槐轩凯干笑两声,道:“老板,咱接下来回国都还是?”

  他方才之所以那么说,是让武凡英和史许为知道,他家里真的很困难,不是他槐轩凯贪得无厌。不说,这笔钱他拿的不心安理得。至于那笔回扣,他也如实相告,只是武凡英坚决没要。

  武凡英沉思着道:“你们看吧,哪能让我破产去哪”

  槐轩凯怎么说也跟着史许为见过上流社会的广袤天地,钱他不多,可他知道烧钱的方式有很多。

  无论如何,他槐轩凯下辈子衣食无忧的幸福生活是武凡英给的,他把嘴捂得紧紧的,什么也不打算说。

  史许为见武凡英如此执着,且委托于己的人对武凡英的花钱方式也大致认可,抬头活动了下脖颈道:“那就去博周勇者街,那里最近有一场拍卖会,”顿了顿补充道:“就怕剩下的钱,哼哼,不够你在那里为所欲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