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回 有教无类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200 2021.06.14 20:29

  武凡英不知怎么安慰华望,思索再三,把自己的心事说了出来:“其实,我不是石头里蹦出来的。他们给了我一大笔钱,可能是想弥补一下对我十八年的亏欠。我都准备原谅他们了,你猜怎么着?”

  华望从烟盒里掏出烟,在自己嘴里点燃,递给武凡英:“你说,我听着呢”

  武凡英如同说着别人的故事,不悲不喜道:“我想看看他们的照片,结果他们不愿意。”

  “然后呢”听武凡英找到父母,华望由衷希望他们可以尽早团圆。

  “然后我就和他们断绝了关系。这么多年我都能挺过来,到现在,那爹了娘了我更不稀罕依赖”

  华望觉得如果他和武凡英互换身份,对于抛弃自己的父母,他肯定会做的更狠更毒。

  所以,他没有劝武凡英大度,只是紧紧握着武凡英的手,说了句谢谢。

  武凡英道:“谢我什么?你手怎么这么凉啊!”

  华望看武凡英大惊失色的样子,忙抽回手道:“小云天义!谢谢你替我出了口气”

  武凡英摆手道:“不值一提,况且也没替你出彻底。你这几天是不是没跑步?”

  华望还不会撒谎,干脆不回应。

  武凡英见自己一语中的,大惊失色下,拿出手机道:“你是真不想活啦,我现在就给义哥打电话”

  华望一个箭步冲上去,强夺手机。

  武凡英并未和华望争持,直接松手:“手机多了去了,不止我这一个”

  华望去柜台拿了一瓶白酒,把瓶口在桌上磕破,仰头灌了大半瓶,眼神由死寂冰凉变得炙热:“你听我说”

  武凡英拿起一瓶啤酒当头倒在头上,一手揉搓着左右耳朵。

  华望和进入皇家队的柯许默,一直自认是赵关予的左膀右臂。

  二人也引以为傲,暗自积蓄实力。只待日后赵关予一朝乘风而起,能够成为他的一大助力。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

  生在战火纷飞年代的男儿可以驰骋疆场,杀敌建功,告慰平生。

  生在百家争鸣岁月的文人可以吟诗作赋,著书立作,青史留名。

  这是一个不甘平庸的人,一辈子应当展现的价值。

  没有几个人情愿默默无闻一辈子。除了拉,就是吃!

  武凡英,华望,柯许默等和赵关予交好的人,要么是生性狂傲,目中无人之辈,要么就是身怀绝技,彬彬有礼一类。

  可他们却唯独全对义哥俯首帖耳,心悦诚服。对他的崇拜有着超越宗教的狂热。

  那赵关予绰号云天义,很多人在心里就以小云天义自居。

  厚颜无耻公开说自己叫小云天义的,武凡英是头一个,为此他没少受到兄弟们的冷嘲热讽。

  别人不说,是他们觉得,即使加个小字他们也不够资格,德不配位。

  直到车填海的事情一出,一干兄弟才信服,才同意,武凡英当得起小云天义!

  很多人都说赵关予是钟灵毓秀,完美无缺,独得上天厚爱之人。

  那些功成名就之人,都不止一次断言,赵关予乃人中龙凤,物非池中,早早晚晚必建立伟业丰功。

  华望一干兄弟都深信不疑,都期待着有朝一日在赵关予手下效力。

  然而有些气量狭小的人却说云天义除了仪表堂堂,丰姿英伟之外,也没什么了不起,被人们如此吹捧忒也过誉。

  有时候别人说云天义一没能力成家,二没本事立业,何德何能得以安受这等追捧?

  每当此时华望想要反驳,却找不到有力的佐证!

  的确,义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装卸工,这个工种基本上没有机会大富,更不可能大贵。

  然而所有熟识他的人无不折服于他那宠辱不惊,心怀天下的气度,打心底里相信他能干出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

  可现在义哥已经二十五了,以后往哪走却还没有一点头绪。他也从未在兄弟们跟前畅谈过理想抱负。

  他每天过的充实悠然,可手下一帮摩拳擦掌的兄弟早已迫不及待,望眼欲穿。

  如果不是尊敬义哥,如果不是一门心思的要跟随他的脚步,武凡英难保不会坐拥巨富,一生荒度。

  华望曾是大有可为之躯,可眼下,被迫离开他最擅长的领域。

  最让他无法释怀的是,他还未展示过真正实力,又连累了赵琴心。

  归国后,他本就郁郁寡欢,当他知道小云天义车填海的事后,更是备受打击生无可恋。

  此前,武凡英只是赵关予身边最不起眼的一个小兄弟,当他宣布他是小云天义时,华望还曾嗤之以鼻。

  他本想,本想在略国一战封神后,公告天下,哈哈,哈哈!

  武凡英听完,心里百感交集,默默的抽了一根烟,举手盟誓道:“这个称号我暂时不用啦,胜之不武。我等着你做出一件牛叉哄哄的事出来,跟车填海一较高下”

  华望把剩下的白酒慢慢喝完,呢喃着“一较高下?”他摇摇头,把兜里的一团钞票掏出来,摇摇晃晃的走了出去,悲呼:“我不配呀”

  武凡英结了账,扶着摇摇欲坠,已经神智不清的华望,在最近的一家旅馆开了间房。

  华望酒量远在武凡英之上,想不到,区区一瓶酒,就让他,就让他人事不知。

  也难怪,借酒浇愁愁更愁啊!

  兄弟们之前都是和和气气,无忧无虑,可现在这都是怎么了?

  难道说,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华望不知多久没有运动,体温很低。

  武凡英虽然疲倦,却不敢睡。他怕华望就此不醒,把空调由制冷调成了暖风,硬是咬牙坚持着守了他一夜。

  次日一早,五人汇合,前往华旭参加第二届毕业典礼。

  赵琴心拿着唢呐,代表名誉校长赵关予。华望作为第一届学长,武凡英的身份是嘉宾。至于柯许默和开山小怪,他俩今天毕业。

  提起华旭,就不得不说一下它的创始人,有着悲天悯人,普度众生情怀的师人表。

  师人表是个不世出的全才,诸子百家,子书经史无不了然于胸。农田水利,社会上的各行各业亦都熟极而流。

  他曾是良国十大学府的名誉校长,也曾择优而教,培养了数以千计的国之栋梁。

  在师人表功成名就,年近花甲之时,他告老还乡,回到了故园步天。意欲含饴弄孙,颐养天年。

  不知何故,他归家一个月不到,就租下了步天城外的一处烂尾楼,秉承着有教无类的宗旨,开办了华旭学院。并在电视台打了广告,面向整个良国招收生员。

  华旭学院招生没有标准,不收学费,不包分配,也没有强大的师资,整个学校的师资只有师人表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