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回 小题大做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989 2021.06.10 21:15

  武凡英洗完澡,躺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找了个新闻。

  没几分钟,王师傅敲开屋门,面带忐忑道:“小伙子,董事长要见你。”

  武凡英道:“那让他过来吧”

  本来王师傅是来叫武凡英去见董事长,可武凡英顺其自然的一句话实在是接不住,无奈,转身去回复董事长。

  轩辕君馆有数千间房屋,每扇屋门都是现代化的合金大门,但却有一扇门例外。

  那是一扇级别至少达到执行董事才够资格知道的木门。

  门后是一个五十平米的书房,可大小就是这么微不足道的一个小房间,它的造价却达到了整栋大厦的一半。

  屋门三尺宽宽窄,七尺高下。门上精心雕着十二生肖的木刻。图案栩栩如生,中间的空隙处用古纂刻满了良国自天地初开后历代君王的名讳。

  一个英姿飒爽,精气勃发的青年听完王师傅的转述,眉头微皱,打开了身背后酒店里最为宏伟昂贵的电子大门,原来里面别有洞天。

  门的两边如同两个世界,这边代表着科技与现在,另一侧象征着原始与过去。

  青年穿过造型古朴宏伟的石廊,在尽头处推开木门进了屋内。

  古色古香的室内正中,摆着一张价值不菲,用整块玉石做成的茶桌,茶桌呈大鹏展翅之状。

  四周的木墙上挂满了字画。木架木桌上,都是些陶瓷的瓶瓶罐罐,年代久远,纸张泛黄的文本。

  整间屋子的事物都很古旧,透发出一抹浓淡相宜的香气。

  茶桌边摆着两张金丝楠木做成的椅子,史许为此刻就在其上端坐,他的对面是一个满面慈和,丰神如玉的中年人,那人他还有过一面之缘,名叫钟玉东。

  青年叫兰凤还,与钟玉东是半主半仆的关系。

  他对钟玉东的话言听计从叫半主,钟玉东对他的需求有求必应谓半仆。

  兰凤还看出钟玉东神色一个不易察觉的变化,止话不言,静候一旁。

  钟玉东给史许为续了杯茶,道:“那个好心人不是你”

  史许为语气神态很是谦和,问道:“为什么不是我?我花不起那些钱么?”

  钟玉东面上一直带着些许的笑意,声音也依然亲切醇厚,语调虽不着力,却让人无法质疑:“不,是格局和胸怀的问题,你一直循规蹈矩,并非性情中人。当然,我也不是。”

  史许为恭敬道:何为性情中人,还请东郎告知?

  钟玉东呷了口茶,直接绕过这个话题,语重心长道:“许为,我建议你趁早不要再和他们厮混,你们不是一路人”

  史许为见钟玉东说的诚恳,起身鞠了个躬:“谢谢东郎。我近几日已经想通了,几十年都放不下的执念,转瞬便似云烟过眼。放下所有不甘,其实最适合我的是平凡。”

  钟玉东不曾想史许为竟已堪破心魔,微带惊讶道:“这样最好。凤还,他”

  兰凤还有些无奈,面上挂着一丝苦笑道:“他要你过去”

  钟玉东也未吃惊,举止自然的自嘲道:“是我不自量力了,执行董事来了吗?”

  兰凤还嗯了一声回应。

  钟玉东邀请史许为一起过去,被史许为婉拒。他也没有强求,与兰凤还一道,出了石廊,带着门外满头大汗,提心吊胆的执行董事前去拜访武凡英。

  按响门铃,等了半分钟,武凡英拎着瓶啤酒开了门。

  钟玉东见武凡英也不邀请他们三人进门,自行走了进去。

  武凡英道:“啤酒冰箱里有,”见三人都不去拿,轻笑一声背过身:“既然不喝酒,那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

  执行董事看不见钟玉东的眼色,也得不到指令,为了三人不被扫地出门,接下来能够交谈,他怀着七上八下的心情打开冰箱,拎出一瓶啤酒。

  武凡英见状对三人道:“坐吧,来者是客,我敬你。”说完,仰头一饮而尽。

  执行董事尴尬的看着手里的啤酒,啤酒他倒是可以随便来,关键是现在,他打不开瓶盖。

  武凡英见执行董事犯难,问道:“你可不可以用手指头打开瓶盖?”

  执行董事摇头,面有难色:“我手受过伤,没那么大的力气”

  武凡英看着钟玉东:“你手受过伤吗,没有,那你可不可以用手打开瓶盖?”

  钟玉东不答,看着执行董事。

  执行董事面如土色道:“董事长也没那么大的力气。”

  他内心都要抓狂了,这是什么狗屁问题,董事长以万金之躯于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到这来,就是为了和你研究一个瓶盖能不能用手打开?

  武凡英放低嗓门,用气声故作神秘道:“那你为什么不在房间里放个开瓶器?我就享受个用牙咬的待遇?”

  执行董事被武凡英冷嘲热讽到无言以对,又不能道歉说是疏忽,毕竟他当初跟钟玉东保证说,轩辕君馆能给每一位顾客最顶级,最无微不至的服务。

  钟玉东打破僵局道:“你把酒拿回家喝吧,好不好喝,记得告诉我”

  执行董事没有犹豫,拿着啤酒,一脸揣揣的离去。

  这份工作来之不易,他尽心竭力,倍感珍惜,可钟玉东却有着随时罢黜自己的权力。况且,此次兰凤还说钟玉东很不满意。

  钟玉东询问道:“听说你对酒店的设计有些不满意”

  武凡英高声道:“不是有些,是非常。如果是崇洋媚外就直接一点,我也不会因为名字过来浪费钱。挂羊头,卖狗肉,是不是有点不要脸?”

  钟玉东喜怒不形于色,继续问道:“可不可以说的具体一点?”

  酒店不是没有伺候过脾气刁钻的客人,但他们大都属于无理取闹,可武凡英说的那叫头头是道。

  武凡英也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个中年人比史许为还要在上,可他跟义哥时间一长,就有了一个优点叫做不卑不亢:“我都没有走出国门,凭什么要我去看外文?有钱人凭什么就得吃那些乱七八糟的料理,谁规定的面条不高级?还有酒水,为啥一瓶都不符合咱自己的口味?”

  钟玉东连点了三下头,见武凡英打了个哈欠,起身道:“明天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打扰了”

  送走二人,武凡英倒在沙发上没多久便沉沉睡去。

  次日一大早,没有丝毫睡意的武凡英想去楼顶看日出,顺便活动一下身体。

  打开门,一张脸差点与他迎面相撞,一声惊呼,退后半步,原来那人是昨晚的执行董事。

  执行董事穿着服务员的衣服,非常礼貌的报了名姓。

  他叫夏互农,此时的他双目都是血丝,目视前方,双腿并拢,两手交叉放在腹前,身子微微前倾道:“经过您和董事长的提点,我反复思考,再三斟酌了一个晚上,做出以下决定。一,酒店现在起开始停业整顿,二,酒店内的所有文字一律采用良国文字。三,酒店所有设施,服务,餐饮的标准,都参照国人。四,由于给您带来不愉快的体验,董事长决定,只要是他名下的酒店,都将对您终身免单。不知道您对我们的解决方案满意吗?或者有什么要补充的?”

  武凡英受宠若惊道:“你们太小题大做了吧?我还真算盘菜呀?还解决方案,我又没有打算投诉你们”

  夏互农谦逊的纠正道:“董事长说,不能让每一位顾客感觉宾至如归,那就是我们的不对。虽然您是大度之人,可我们的态度必须要诚恳”

  武凡英顺着夏互农先前的说法道:“让国人宾至如归,那肯定不符合国外人的口味。宾至如归,你到时候再让别人回去睡?”

  夏互农配合着武凡英,也笑了起来:“做人做事都要专一纯粹,以后轩辕君馆将只对国人开放”

  武凡英见他们把服务几乎做到低三下四的地步,那肯定是棉衣套棉裤,必定有缘故。只是未必能问的出,可还是试了试:“你们是看了谁的面子?或是受了谁的指示?”

  夏互农理所当然道:“当然是顾客的面子”

  武凡英不再纠缠,也没刁难夏互农,道:“我很满意。”说完,让夏互农带路,上了楼顶。

  一缕阳光穿过云层的空隙落在武凡英的身旁,他伸手感知着清冷空气里唯一的温度。那是一抹让人欲罢不能,淡淡的暖,可以让人在指掌中把玩。

  由于拍卖会的时间就在上午十点,且路程也有些远,武凡英并未在楼顶逗留太多的时间。

  如果能如愿以偿的花完这笔钱,今天,他就会带着开山小怪和外面喧嚣繁华,又陌生如梦的世界说再见,回到家乡步天。

  他是个孤儿,只不过不知道是从他生下来第几天开始。

  有了这笔钱,他的身份从孤儿变成了弃婴。

  孤儿,弃婴,哪一个都有够绝情,让人心冷!

  武凡英可以肯定,如果不是有血缘关系,没有人会送这么多钱给自己。

  十几年的时光,他们托人想用钱来补偿,纯属是痴心妄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