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回 借母自赎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607 2021.06.07 12:20

  在车上,武凡英从史许为那里得知了那个女人,不,是阿姨的家庭情况。

  他刨根问底,问的很是详细,直到史许为再也吐露不出一点阿姨家的信息。

  阿姨叫杨玉珍,今年已近花甲,丈夫早丧,膝下只有一子项宇。

  项宇幼时患有小儿麻痹,一条腿残疾。

  杨玉珍靠捡破烂赚钱,项宇则是整日里开着一辆电三轮车,在集市或者商场门口给手机贴膜,顺便修锁配钥匙擦皮鞋,带买袜子,鞋垫,杂牌洗面奶。

  项宇貌似而立之年,未曾婚娶。

  母子二人虽然生活清贫,然而母慈子孝,倒也其乐融融。

  经过三个多小时的跋涉,车子开进了一个偏僻的村庄,停在了一处没有院墙的瓦房前。

  四点多,正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武凡英下了车,清凉的空气让昏昏欲睡的他瞬间清醒了许多。

  此起彼伏的犬吠声良久未止,屋里的灯亮了起来。

  武凡英上车,让槐轩凯先把车开出去,不要打扰乡亲们休息。他们则先去县里吃早餐。

  绕着县城兜兜转转一大圈,总算找到了一个门头不大,已经营业的早餐店。

  武凡英没管二人,自顾自的要了一碗馄饨,一笼包子外加俩茶叶蛋。

  史许为吃的小心翼翼,吃包子喝粥都是有些抗拒的先尝一小口,确定能吃或者合胃口,这才正常进食。

  结完账,天也亮了。武凡英让二人把自己送到村口,徒步走了过去。

  在半路上,骑着三轮车的杨玉珍从胡同里出来,向着武凡英的方向缓缓驶近。

  武凡英停下脚步,注视着对面的阿姨。

  只一眼,他就断定她能够以假乱真!

  二人擦肩而过,武凡英径直前往杨玉珍的家。

  院子里堆着不少木柴,几只公鸡正在地上啄食,中央立着一个石磙,上面铺着一块白不刺啦的地板砖。

  地板砖上放着一碗米汤,头发蓬乱的项宇坐在桌前,吃着大葱就着馒头,打量着笑吟吟注视着自己的武凡英。

  二人都没说话,项宇继续坐着吃饭,武凡英站着看他吃饭。

  等到项宇吃完,武凡英上前掏出一根烟道:“亲人,抽一根”

  项宇没有深想素未谋面的二人亲从何起,把烟接过来,任由武凡英给自己打着了火。

  角落的灶台边放着一个小板凳,武凡英提了过来,挨着项宇坐下,仍旧没有说话。

  二人静坐了两根烟的功夫,项宇道:“你赢了,咱俩从哪算的是亲人?”

  “从良国,良国是所有义族人的母亲。”武凡英说的一本正经。

  项宇找不到合适的词汇反驳,却又觉得不太妥,点点头:“说吧,有嘛事?”

  武凡英呼出一大口气,举起自己的右手道:“我给你讲个故事,事先声明,我可不是骗子。”

  项宇消瘦的脸上绽放出一朵花,笑道:“不要紧的,你就是成功行骗,我身上也就百十块钱”

  武凡英见他举止爽朗,把手放了下来,本不想用老掉牙的“从前那”开头的,可肚子里的词汇确是非常的匮乏。

  算了,就从“从前那”开始吧:“从前那,有个男孩子,不听父母的话,最后把他妈妈气死了。他就想跟他妈妈说句对不起,可他妈妈已经不在啦。”

  听着是个悲情的故事,可怎么自己就觉得可笑呢?项宇抬手给了武凡英一个脑瓜崩,喝道:“你这也叫故事?你这叫事故。”

  武凡英没有反驳。

  项宇急着出摊赚钱,可武凡英死活不放,非要把刚才那个故事捋顺,好好的讲一讲。

  项宇念着武凡英年少,也不与他计较,可等了半天,他还没组织好语言。

  最后,在项宇不厌其烦的旁敲侧击下,武凡英总算把故事说的勉强让人明白。

  这个故事是开山小怪的真人真事!

  开山小怪自小便顽劣成性,欺负同学,勒索零食零钱,烧女同学的头发,毁坏公共设施,带头逃学罢课等等恶劣行径他无师自通,乐此不疲。

  光一个小学读下来就被开除了十几次。由于恶名昭著,她母亲带着他辗转了七八个城市才勉强读完了初中。

  到高中时,开山小怪第一天就因为调戏女同学,殴打老师再次被开除。

  被殴打的老师甚至跪在开山小怪的母亲面前,痛哭流涕的恳求她,求她不要再把这个害群之马往学校送啦,不能因为一个他毁了全校学子的前途哇!

  开山小怪的母亲同意了,她不能为了儿子有个前途,而破坏干扰其他孩子们的求学之路。

  她是在一家服装批发城给人挑担送货的,因为她身形虽然娇小,可每个月挣得比别人都多,大家都称呼她拼命三娘。

  凭什么挣的比别人多?因为干的活比别人多。

  怎么就能比别人干的多?一是不怕辛劳,二是身体好。

  可拼命三娘自从那天听了老师的话,没到家就病倒了,且一病不起。平日惜钱如命的她破天荒的大方起来,把自己积攒多年的血汗钱全部交给了开山小怪。

  开山小怪当时并不知道母亲的身体早已积劳成疾,不堪重负。

  他还以为像往常生病时一样,多喝点开水,都不用吃药,睡一觉,明天准好。

  第一次拿到几万块钱的开山小怪包了个车,连夜赶往五百公里以外的步天,去找自己的第一任女友。

  他在那里天天胡吃海塞,花天酒地,仅仅十几天,就花完了身上的钱。

  就在步天,身无分文的开山小怪就要铤而走险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天大的机缘。

  为此他重返校园,洗心革面,刻苦读书,一点点的由一个无恶不作的混子变成了彬彬有礼的莘莘学子。

  到了年底的表彰大会,他更是被特意点名表扬,并上台发表演讲,还得到了三千块钱的奖学金。

  那一天,云似墨染,可他觉得阳光竟是可以这般灿烂。

  他晚上去车站坐车回家的路上,见义勇为,勇斗劫匪,最后被打伤了头部,差一点成为植物人。

  在兄弟们的悉心照料下,他奇迹般的恢复了,只不过从此不谙世事,永如孩子般单纯,稚嫩。

  就在他得奖的那天,他母亲去世了,拼命三娘常年忙于生计,连张照片都没有留下。

  最可悲的是临终前也不知道那个心心念念的孩子已经迷途知返。

  武凡英手机上的照片,是他特意到那个服装批发市场辗转三天,问了数百人无果后,在她的身份证上拍下来的。

  开山小怪临走的那个傍晚,武凡英骑着电车把他送到公交站。

  他记得很清楚,开山小怪紧攥着三千块钱满脸期待的说:“我回家要先和妈妈说一句对不起。”

  他当时很笃定母亲会原谅自己,他也幻想着,把半年来取得的成绩告诉她的那个时候,她该有多么欢喜。

  至于那三千块钱,他会给妈妈买身衣服,带她吃一顿好饭,剩下的钱都给她保管。

  开山小怪憧憬过无数次母亲见到他迷途知返后的样子,可是他回不去了,就是回去也晚了。

  他白天的时候,会很健忘,会很笨。健忘到忘记母亲和他未了的心愿,笨到别人一口一个爸,一口一个妈的叫着,完全不会联想到他为啥没有双亲。

  到了晚上,午夜梦回,他梦见妈妈的时候,总是会蜷缩着身体,像个孤苦无依的孩子,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哀哭至精疲力尽沉沉睡去。

  武凡英见过一次,那一次很多兄弟都在,大家没有哄,也没有把他叫醒,只是安安静静,或站或坐的倾听。

  那些兄弟虽人人装着一脸冷漠,可无不心如刀割。

  这感觉武凡英似曾相识,更加的感同身受。

  项宇得知了事情的原委,原来武凡英是要自己的母亲扮演一天开山小怪的母亲,了却了开山小怪的心愿。

举报

作者感言

独孤宁莫

独孤宁莫

不容易,见票了,谢谢你们!

2021-06-07 12:2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