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回 不依不饶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826 2021.06.13 20:32

  三人下了楼,帐已被老三结了。

  武凡英道:“你准备回华旭还是?”

  柯许默高声道:“还是什么?我俩回你的宿舍,你去阿神那凑合一宿。明天是华旭的毕业典礼,早上我俩来叫你

  ”

  武凡英不悦道:“还是你去吧,说实话,我害怕”

  柯许默斥道:“毛都长齐了,你还怕什么?你是一只小小鸟哇”

  武凡英回怼道:“那倒是你去呀”

  柯许默咧嘴一笑:“关键我比你更害怕”

  武凡英见他服软,自忖在鬼门关上走了一圈,胆略怎么也比往日更胜一筹,道:“去就去,怕什么?我就不相信,他还能吃了我?”

  柯许默附和道:“对,就是那位爷要怎么着你,阿神还能不搭不理”

  武凡英想起那位爷,就有一种身在地狱的感觉,忙错开了话题:“你给我打那么多电话干什么?”

  柯许默晃动拐杖道:“我残了,不得找人照顾吗”

  武凡英没再说话,给二人拦了一辆三轮车,而后自己也坐了辆摩的,赶往阿神住处。

  阿神本名叫赵琴心,绰号凡乐神。他是义哥异父异母的弟弟。

  前段时间,跟着华望去略国参加长跑比赛。不知怎的,与卜甩甩一众人发生械斗,华望并未大碍,只是惨遭终身禁赛。

  赵琴心被棒球棍打中头部,从此失聪。虽然还可言语,却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

  他们口里的那位爷,名叫肖仙余,是义哥一次外出归来,带回来的人。

  肖仙余个子不高,身材瘦小,周身裹着一件宽大的黑袍,遮住了容貌,看不出年龄大小。

  肖仙余在义哥的住处呆了好几年,可从未有人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

  几年里,他从未外出,个头也没长高一丁点,大家一起认定,肖仙余是个侏儒,外加哑巴。

  武凡英和柯许默对肖仙余的抵触,惧怕,倒不是拿他开涮。

  肖仙余此人,不管是谁,在哪里,只要一靠近他周围三丈,就会毛骨悚然,浑身发凉。仿佛他吸收了所有的光。

  其它人倒还好,接触的时间有限,再怎么不自在咬牙忍忍就过去了。

  可赵琴心不同,他和义哥住在一起。与肖仙余即使不在一个房间,不朝面,他依然觉得心惊胆寒,食不知味,夜不能寐。

  赵琴心三天两头的无理取闹,不愿和肖仙余同处一个屋檐。到后来,甚至以死相逼。

  义哥最后连劝带哄,只说找肖仙余回来是为了省钱。

  赵琴心反驳,那肖仙余个子虽只有一米一左右,可饭量与饭桶持平,顿顿无肉不欢。天天窝在房间里不出一点动静,他有什么用?

  制冷!

  赵琴心无言以对,这个人形空调是制冷。甚至有的时候他还要开暖风!

  武凡英来到义哥三人居住的小区门口,付了车钱徒步进入。

  小区的公园里,还有不少人贪图室外的凉爽没有回家。

  他们有的人在玩手机,有的人也在玩手机,剩下没有手机的小孩子,跃跃欲试的看着他们玩手机。

  手机,把天涯变为咫尺,又把咫尺化作天涯。

  有意思吧?

  武凡英来到虚掩的房门前,里面灯还亮着。

  他放下裤管,缓缓推门而入。

  身材肥胖的赵琴心正坐在客厅,对着门口擦拭着他的乐器。有二胡,唢呐,笛子,口琴,铙,鼓。

  武凡英看了一眼肖仙余居住的房间,房门照旧禁闭漆黑一片。他心下稍安,来在赵琴心身边,把背包轻轻放在一旁。

  赵琴心心无旁骛,好一会才发现武凡英。他指指冰箱道:“里面有啤酒”

  武凡英拿了两瓶,打开后,赵琴心也停下了手里的活。

  二人相对无言,武凡英从兜里掏出钟玉东的那块手表,递给赵琴心道:“送给你”

  赵琴心一把将手表打飞,字正腔圆道:“你他妈的是傻波依”

  武凡英念着赵琴心失聪,没有发作,把手表捡起来后又递在赵琴心跟前,心平气和的解释道:“阿神,我没有骂你”

  赵琴心一口老痰吐在武凡英手里:“你他妈的是傻波依”

  武凡英看着手里的表,热血上涌,要知道,这块表他连柯许默都没舍得送!

  他不知为何赵琴心对他再三侮辱,盛怒之下,武凡英紧紧的攥着手表,一声大喝把手表摔在地上。

  赵琴心我行我素,接着又骂了一句。

  武凡英把啤酒喝干,右手拿着瓶子指着赵琴心,左手伸出了一根手指“一”

  赵琴心视若等闲,骂的更不堪入耳。

  “二!”

  赵琴心起身把头伸给了武凡英,继续辱骂。

  武凡英已经是骑虎难下,他心一横,眼一闭,照着赵琴心白花花的大脸就吻了下去。

  赵琴心有些呆怔,完全想不到武凡英会来一泼如此风骚的操作。

  武凡英哀求道:“大佬,我哪得罪你了,你直说好不好?”

  他并不是没有动手的胆子,惧怕了身大力不亏的赵琴心。只是义哥不在这里,他出手后不论胜负,都会显得不仁义。

  赵琴心回过神,抹了一把脸,继续骂。他的表情略带一丝嘲讽,语速不疾不徐,每个字都分外清晰。

  武凡英忍无可忍,叫道:“忍一时啥也不是,退一步得寸进尺。君子动口不动手,君子动口,动口”

  对呀!我可以动口!

  他想到这,随即与赵琴心对骂起来。

  赵琴心才思敏捷,口齿伶俐,污言秽语如同连珠箭一样从他嘴里迸射而出。

  武凡英还要选择性的挑选词语,根本跟不上赵琴心的速度,而且中气也不是很足。

  他与赵琴心对骂毫无优势可言,一是他心存顾忌,赵琴心则是信口开河,肆无忌惮。

  二来武凡英嗓门,语速都落后于赵琴心。

  三是赵琴心双耳失聪,旁人跟他说话,必须得放慢速度,他才能看清口型。武凡英速度一快,骂的什么他根本看不出来,得以心无旁骛。

  没多久,武凡英喉咙干涩,再加上词穷,登时落在下风。

  歇息好一会,武凡英见赵琴心喋喋不休,不死不休的架势,崩溃的大吼一声。撕了点纸揉成小团,塞住耳朵。

  “你有什么牛逼?你就是个垃圾中的垃圾,如果你不是义哥的弟弟,谁会鸟你?你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不是义哥惯着你,你都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头七!不识好歹,不识抬举,上回人家怎么就把你只给打的失聪?最轻,最轻那也应该得把你打到失声,失明。义哥辛辛苦苦的挣钱,不舍得吃,不舍得穿,供你个白痴读书,你倒真有实力,真有运气,每次都能得个倒数第一。我要是你,早就坐上二踢脚飞上太空,你死都是侮辱未星的土地。你说说你,站那一大个,蹲那一大坨,你凭什么不挣钱干活?一个脑残白痴还讲究档次,用要牌子,穿要牌子,你怎么不去死?要是你被我带,我绝对把你送给卜甩甩填海”

  喘息了一会,武凡英看着桌上的乐器,又叫道“你会吹个破乐器就好好吹呀,你倒能耐,在人家的丧事上吹喜歌,在人家的婚事上吹哀乐,你就是作孽!还自称凡乐神,我丢不死你,你个没羞没臊的烂人,过个鸟生日还让你义哥给你买钢琴,我看应该给你买个不锈钢棺材,省得让老天爷给你劈坏”

  扯着大嗓门一口气吼了这么久,武凡英的嗓子已然沙哑,见赵琴心兀自中气十足的喝骂,一拱手,甘拜下风!

  他做出了停战的手势,点了根烟。

  赵琴心骂发了性,却不肯停,来在武凡英跟前,对着他的脸战火依旧。

  武凡英递给赵琴心一瓶啤酒。

  二人相视一笑,碰杯对饮,一笑泯恩仇。

  啤酒喝完,赵琴心起身,居然继续辱骂。

  武凡英捂着耳朵,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他。不过杀人不过头点地,三番五次的接连挑衅,就有点欺人太甚啦!

  泥人还有三分土性,何况武凡英本来就不是省油的灯!

  见他不依不饶,武凡英渐渐失控,烟头用手指捻灭后,猛然间想到赵琴心听不到声音,顿时心生一计。

  武凡英起身拧眉瞪眼,张开口装作歇斯底里的模样,却是不发出半点声音,重又加入战团。

  到后来,武凡英彻底失去理智,口不择言起来。

  他以为赵琴心心里有火,才配合着他以武会友,谁能想到,他居然要同归于尽,破釜沉舟。

  门轻轻被推开,一个生无可恋的青年走了进来。

  武凡英面有喜色,正要招呼青年过来评评理,却见青年径直来到近前,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