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平歌之乾坤再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君子失时

平歌之乾坤再造 独孤宁莫 2987 2021.06.22 07:45

  赵关予想趁着这次出来,安顿好赵琴心。到十点左右,他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车子停在服务区,赵琴心去泡了两桶泡面,又去超市买了只手撕鸡。

  沿途无话,次日一早,车子到达东晚。肥东一听赵关予到来,就非要去接他。赵关予用行李不多为由拒绝了,二人坐了个摩的前往路东。

  四十分钟后,赵琴心在路东村首次看到了肥东。

  他很瘦,有点黑,高高的,和赵关予的身形差不多。穿着一个大裤衩,白背心。一双随意的拖鞋,那是博周人的标配。他很爱笑,声音也很嘹亮,一见面就给二人一个热情到喘不上气的拥抱。

  肥东绰号瘦肥龙,绰号的来由是因为一个纹身的女技师。

  那一天晚上他喝多了酒,被朋友怂恿着到一个大型的纹身馆准备去纹个过肩龙。

  按照同伴的说法,江湖中人不整点花绣,突出不了自己的身份。

  进门几人正好看见一个女的在挨揍,肥东最看不起别人打女人,再加上醉了酒,啥也没问就冲上前把那个男的打成了猪头。

  他不知道那个挨揍的男的,当晚就和他女朋友分了手。

  那女的伤心欲绝,哭的双眼红肿,她愤怒之下就给昏睡的肥东在胸口纹了个迷你小肥龙,特臃肿,特卡通。任谁一看这别出心裁的过肩龙,都要无地自容。

  第二天,肥东被几个朋友的笑声吵醒。他忍着尿意先去照了镜子,看看自己的过肩龙威不威风。一看,他直接就气的差点没翻白眼。

  他找到了经理,要个说法。

  经理知道肥东在这里的实力,也知道他的个性,不敢接这档子事,就找来了那个女技师。

  那女技师视死如归道“是我故意纹的,你打死我吧!”

  肥东一听,对经理说“你不许找她麻烦,不然我让你滚蛋。”经理一听,火没烧到自己身上,别的那还管的了那许多,当即点头保证。

  肥东对着肥龙看了又看,苦笑道“我好歹也是道上的人,这玩意这么讨人欢心,我以后还怎么赤膊上阵?能不能再搞一个给盖上,实在不行,就把这块给我用激光往死了整!哪怕搞成一块疤也行”

  女技师气鼓鼓的道“混的就了不起呀,就能随便打人吗?就可以拆散我们吗?”说着就眼泪汪汪。

  肥东一拱手,道“姑奶奶,是我的错。你要觉得男朋友对你来说不好找,我把兄弟们都叫过来,让你随便挑!这玩意我也不弄了,我这就滚蛋!”

  此后他的兄弟们一喝多,就强行扒掉他的上衣,欣赏他的龙是多么卡通。肥东郁闷的发疯,不过他说不再弄也就真的没有再弄。

  肥东经赵关予介绍,知道了他与赵琴心的关系还有他们的经历。于是,同赵琴心说话的时候,一直是面对面,得以让他看清口型。

  在超市买了三瓶饮料,接着给二人找了个旅馆,让他们先休息休息,中午一起吃饭。

  肥东把钥匙给二人后,目送他们上了楼,才对旅馆前台,一个风姿绰约红发少妇小声道“红姐,他们在这先住两天,先记我的帐!”

  红姐笑骂道“不怕你赖账,不行到时候让你房费肉偿!”

  肥东干笑道:“求之不得”说完,出去买了点早餐,给送了上去。

  赵琴心由于水土不服,有些头昏,冲过凉后,躺在床上休息。

  赵关予二人在阳台抽烟聊天。

  肥东从短裤兜里拿出几个槟榔,给赵关予。见赵关予没要,就撕开一个放在嘴里,说他还有事要处理。

  赵关予让他自便,等肥东走后,他在左近转了一圈。

  路东虽是个镇,但经济发达,百业兴旺。大厂一个挨着一个,规划的井井有条,道路宽敞,绿植茂盛。

  中午十二点,三人在一家幼儿园旁边的小菜馆吃饭。

  肥东点好了菜,看看手机,跑了出去,说马上回来。不一会,他带了一个虎头虎脑的小男孩走了进来,对小男孩道“动动,叫叔叔。”

  动动是肥东他大哥的孩子,今年有三岁多,白白胖胖,腼腆一笑,还有两个酒窝。他看着赵关予兄弟,懂事的叫了两声叔叔好。

  兄弟俩对他微微一笑,赵琴心道“动动好,来叔叔这里坐!”说完,让老板拿了几瓶果汁,又要了根烤肠。

  动动见肥东点头才从赵琴心手中接过,但是还不忘说谢谢叔叔。肥东一脸欣慰的说,孩子学习很自觉,每次都能得到小红花。而且看上去很文气,一点也不像他爸爸。

  安顿好了动动,三人才让老板上啤酒开整。到了一点,肥东起身去送动动上幼儿园。赵琴心不胜酒力,加上头晕,就先回了旅馆。赵关予点了根烟,等着肥东。

  肥东回来后,往桌上丢了两包烟,撕开一个槟榔,又点了根烟,跟赵关予碰了一瓶酒后,问起了他来东晚的原因。

  赵关予也没隐瞒,都对肥东说了。

  肥东道:“要说午门,咱的确是惹不起。午门再混蛋,我觉得也总比三狼会强。最起码,他们不收武治费。可这里,武治费和物价一样疯涨,而且手段也越来越凶残。你说,他妈的他是有多缺钱?钻钱甲啊,钻钱眼里发福出不来了?”他本来是宽慰赵关予的,不知怎么,一开口,这话就变了味。

  赵关予没有接口,看他如此愤懑,近来应该是很不顺心。

  肥东念着赵关予离开故乡,到一个新环境,难免多多少少的不适应,便连连提酒,决意陪他喝个尽兴。

  赵关予酒到杯干,越喝话越少。肥东则是越喝话越多,越喝越能说。等一筐啤酒喝完,二人的交谈完全成了他的个人表演。

  肥东道“其实我挺怀念以前的,只为自己活,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而且,你会觉得,你过得还不错。”他迷茫过后,脸上出现了无限怀缅的神色。

  赵关予见状,难以置信面前的人,就是五年前叱咤风云豪气干云的东哥!不过他没有问为什么,因为在兄弟面前,他不想去探问对方的难言之隐。

  肥东催促老板上酒,问赵关予准备找个什么工作。

  赵关予道“找个阿神也能干的,干什么都行,俩人在一起能有个照应”

  肥东知道赵关予来东晚,是奔着他而来,当下把自己的近况全盘托出,对颜面也不再顾忌。

  二人分别后,肥东顺风顺水的过了一年多。直到一个武者要来路东立威,找肥东的大哥挑战。

  俩人签下生死状,约定次日正午在荒山一决胜负。

  东哥战告诉兄弟,他这几年作威作福,这一去,虽然是输多胜少,可好歹是为国捐躯,他死而无憾。

  说的信誓旦旦,可到了决战那天,他失去了踪迹。后来被三狼会以贪生怕死,临阵脱逃的罪名,送进了大牢,处以极刑,所有资产全部充公。

  东哥走了倒好,一了百了。他的老婆,兄弟因为他的不齿行径,无颜面见路东父老,一个个争先恐后的离开。

  东哥也没什么亲戚,他老婆跑之前,把他的儿子给了肥东,要他看着办。

  肥东能怎么办?

  他不能不管,找了个保姆,带着动动换了个新的环境。可动动小小年纪就水土不服,换了几个保姆,都止不住他没日没夜的啼哭。

  没办法,肥东只好又回到这里。果然,故土止啼。动动回到路东,也能吃了,也能睡了。

  肥东本身没多少积蓄,再加上动动还在襁褓之中,吃奶粉,找保姆,租房子,这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虽然肥东也找了个工作,但是入不敷出。

  他坚持了大半年,难以为继的时候也想过把动动送人,可是这孩子就在和肥东分别的那天早上,喊了肥东一声爸爸。

  就是这两个字,把肥东叫成了孙子。

  东哥走后,开山勇接替了他的位置。没有了约束,爱财如命的开山勇比以前更变本加厉。

  他最大的惊喜,就是发现了东哥的心腹肥东,还在路东!并且老老实实的在一家电子厂打工。

  侵犯肥东的底线,肆无忌惮践踏他的尊严,成为了开山勇日复一日最大的乐趣。

  肥东没有办法,躲不开,避不掉,那就受着吧!女子本弱,为母则刚。男子本刚,为父则糠。

  赵关予对动动父亲的结局唏嘘不已,听肥东对他的描述,他不是背信弃义,贪生怕死的人。

  肥东说完,没有愤怒,没有不甘,仿佛逆来顺受习惯了。

  说这么多,他只想表明他现在的处境,不是他不关照兄弟,而是他自身难保,有心无力。

  赵关予一听开山勇成了路东的武治,就知道肥东这三年多来有多不容易。

  喝到四点多,赵关予好不容易才推开肥东付了钱。二人回到住处,发现赵琴心盖着被子蜷缩成一团。

  肥东下来去药店买了些药,又买了些水果,把东西放下后,赶回工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