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重生后,我成了暴君的黑莲花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来到码头

  “辛苦公公跑这一趟。”

  陈德挥了挥手:“不辛苦,能为四皇子办事,是奴才的荣幸。”

  四皇子从袖口拿出钱袋,塞到陈德手里,用两人听的见的声音说道:“以后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公公帮忙。”

  陈德颠了颠手里的钱袋:“好说,好说,以后四皇子有什么事,尽管吩咐。”

  两人心照不宣互相看着对方,露出笑容。

  目送陈德离开后,四皇子脸色唰的一下沉下来,父皇的身子越来越不好,现在每天强撑着上早朝,他要早日登上皇位,既然南府这么不识抬举,到时候别怪他不客气。

  他甩了甩袖子,往内殿走,经过滕鸿羽身边时:“你先回去,有事我让宫人来唤你。”

  滕鸿羽行完礼,退出大殿,看着四皇子离去的背影,心底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

  天微微亮,为了出门方便,南风换上男装。

  黑色的头发高高竖起,一身黑色的劲装充斥着英气,额间的抹额衬的五官越发精致。

  看的一旁的嬷嬷微愣,没想到大小姐穿上男装,这么英气逼人。

  “大小姐,怎么穿上男装。”

  “出门在外,比较方便,这样别人就不会因为我是个女人就指指点点。”,说着,南风提着衣摆坐在凳子上:“浩然呢?还没起床。”

  嬷嬷还没来的及回话。

  南浩然的身影飞奔了进来:“阿姐,我已经起床了,刚刚在梳洗。”

  南风抱住南浩然:“好,吃完早饭,阿姐送你去学堂。”

  “好。”,南浩然应了声,疑惑的看着穿男装的南风:“阿姐,今天你为什么要穿男装,不过你穿男装还挺好看的。”

  “阿姐有事要出去一段时间,你这段时间住到将军府。”

  南浩然点了点头:“出门的时候,记得带上府里的护卫,这样比较安全。”

  看到南浩然眼底的担忧,南风摸了摸他的脑袋,:“好,吃早饭了吗?”

  “没有,特意赶过来和阿姐一起吃。”

  南风拿起碗里的汤勺,轻轻搅动还有些烫的牛乳,凉了些,递给南浩然。

  等着南浩然吃饱喝足,送他到书院,又返回南府。

  坐在大堂的南青看到南风松了口气:“姐姐,早上你去哪了,我以为你撇下我独自一人离开。”

  南风意味深长的说了句:“不会。”

  随后,吩咐丫鬟把行李搬到马车上。

  南青看着下人搬着箱子进进出出,想问问里面装的是不是银子,又不敢开口直接问,转了转眼睛:“姐姐,去离镇怎么带这么多衣服。”

  看到南青眼底的好奇和贪婪,她的小心思一览无余:“不只有衣服,还有别的东西。”

  听南风回答的这么敷衍,南青收起脸上的笑意:“既然你不愿意告诉我就算了。”

  南风没有理会,行李全部打包好,她走上马车。

  南青紧随其后。

  天气还有些寒凉,丫鬟在马车里烧了红木炭,舒适的暖意,让南风昏昏欲睡。

  丫鬟拿出毛毯,盖在南风身上。

  南青掀开帘子,看着外面繁华的街道:“这不是去离镇的路。”

  马车里没有人理会南青。

  南青气结,扯了扯南风的衣摆:“我跟你说话,你有没有听见,这不是去离镇的路。”

  南风被吵的脑仁疼,睁开锐利的双眼,声音夹杂着几分怒火:“我知道,这是去大运河的路,我们乘船去离镇。”

  “离镇不是很远,我们坐马车就可以,为什么要乘船去。”

  “因为,我还要去买砂石。”,说完,不在理会南青,闭上眼睛,继续假寐。

  南青见她爱答不理,不在说话,看向窗户外。

  渐渐人变的稀少,两边的树越来越多,隐隐约约传来呦呵声。

  元华架着马车,停在河边,掀开帘子,看着正在睡觉的南风:“小姐,到了。”

  南风睁开双眼,掀开薄毯,走下马车。

  看到不少货船停靠在岸边,穿着单薄的搬运工身上冒着汗,来来回回不停的搬货。

  南青嫌弃的捂着鼻子,跟在南风身后。

  刻意和搬运工保持距离。

  码头的管事,看到南风,放下手头的活,笑容满面迎上来:“大小姐,您怎么过来了。”

  “我要去买砂石,你让工人腾两艘船出来。”

  “您来的正是时候,正好回来两艘货船,刚卸完货。”

  南风扫了眼码头上的工人:“柳安呢?他没来上工。”

  管事笑着点了点头:“来了,来了,一大早就来了码头,我让他去仓库登记货物,这小伙子不错,嘴巴甜,干活又利索。”

  “你多费点神,教教他。”

  管事拍了拍胸脯:“您放心,保证教会。”

  南风看时间不早了,没和管事继续聊下去,领着丫鬟和护卫走上货船。

  丫鬟搬着行李进入仓房,开始收拾行李。

  仓房面积不大,里面摆了几张床,脏乱的被子发出阵阵臭味,差点没让南青吐出来,她放下手中的行李,跑出仓房。

  指着里面的丫鬟:“你们先别收拾行李,快点收拾下仓房。”

  她早上起的太早,现在有些犯困。

  南风站在船头,看着来来往往的船只,微风吹的她黑色的头发张扬着,身姿清瘦挺拔,说不出的气质出尘。

  护卫扬起船上的帆,船哐当一声,慢慢开始启动,水面溅起阵阵浪花。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