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貌美无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07章 一路向东(上)

貌美无花 福双 2398 2013.11.27 19:31

    此时望月山上那位张铁也就是貌美称之为山匪甲的家伙,正愁眉苦脸,“老大!你真忍心丢下这山上近百口人?你这要是走了,我们都没个领头的了!”

  少年一听不由乐了,“我说大哥!你能不能别老大老大的叫我,不知道的人不得以为我三十好几了?就我这么**倜傥的少年郎,你也好意思老围着我叫老大?”

  张铁听这话知道自己的挽留看来是没有起到作用了,于是捅了捅身边的王山,也就是那夜大家见到的山匪乙,“我说山子,你嘴巴甜,你哄哄老大,不能让老大就这么走了!”

  王山还来不及说什么,少年马上说:“行了!你们不用浪费口舌了,什么老大老大的,本公子志不在此,难道你忍心让这么一个如花少年在这鸟不拉屎的山上当一辈子山大王?”此时夜落城也不由后悔两个月前没有听石伯的话,没事非走什么野路去见识大好河山,倒霉催的还被蛇咬了。

  也怪自己大意,当时一心想猎那头小白虎,躲在小白虎出没的地方那可真是全神贯注的盯着刚出洞的小白虎,没想到自己上山能打虎,下海能捞鲸的本领,今日竟栽在了一条五步蛇嘴里了。

  因那白虎嗅觉格外灵敏,自己身上连个防虫药都没带,这下可就让这得意的小蛇得逞了。当下也顾不得惊动小白虎,一掌劈死了那条让自己英名扫地的小蛇,运了口气便逃走了。

  路口遇上了山匪张铁,自己又不是没办法采药,可耐不过张铁的热心,见了狼狈的夜落城,便开始为其吸毒血,敷草药,还把自己背到了那个土匪窝里养身子。

  这不,一个不留神,竟让这厮成了自己的救命恩人,逢人就说“这小子是我在山路上就回来的!”

  张铁见自己这么努力的挽留都不能留住这位足智多谋,能够在小两个月里带领大家劫到上千两银子的少年,搓搓自己的大手,不好意思的问:“我说,老大,那你就这么走了,不报答我对你的救命之恩了?”

  “噗”正喝水的少年没忍住喷了张铁一脸水,大吼着“我说大哥,你有完没完!我又没叫救命,谁让你多管闲事救我的?再说,救我的人是你,本公子带你劫了不少银子了吧?这也还差不多了,难道你非得要我以身相许不可?”

  张铁愣了下,随后也满不在乎的抹了把脸,望着少年嘿嘿笑到。

  王山见叶落城去意已决,拉了拉张铁说:“铁子哥!让老大走吧,老大还那么年轻,咱不能耽误了老大!”

  张铁一听,一拍脑门:“我说呢!原来你是想要找媳妇了!早说啊,早说,昨晚就把那小姑娘给你掳上来当压寨夫人了!”

  夜落城听了张铁的话不由得一脑门的黑线,想起昨晚夜里的那个干巴巴的小姑娘,不由得佩服张铁的想象,“我将来的夫人是随便路上就能掳到么?好了!不要说了,看在我为你们折腾了这两月的分上,给我准备马匹,我打算去东岭国耍耍,咱们有缘再见!”

  张铁与王山送走了夜落城,便回了望月山的寨子里。没想到竟撞见王麻子等人正喝酒庆贺。

  王山来不及拉住张铁,张铁已经冲了上去,抓起一个酒坛子就摔了下去。庆贺的众人立马听了下来。

  王麻子喝道:“张铁!你小子想干嘛!”

  张铁愤愤的说道:“想干嘛!我还想问你想干嘛!夜兄弟,那是什么样的人,天上掉下来的帮助我们的人,你们倒好!好好的把人给气跑了!”

  王麻子不由得冷笑:“我气跑的,我怎么气他了!不说你自己,奔四十的人了,整天围着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子叫老大,也不嫌臊得慌!我不过是没按照他的安排丢了点银子罢了,他小子至于被气得跑路了么?”

  “你!~~”“唔唔~~”被王山捂嘴拖出来的张铁气愤的甩开王山,“你干嘛!他王麻子不就是想当山大王么!怕夜兄弟抢了他的人心而已!”

  “这事咱们知道就行,何必去闹呢!都是群受苦百姓,有什么大王不大王的!”

  “可不是嘛!”

  ~~~~~~

  “大伙快点!前面就是那座庙了!”眼看着乌云压顶,镖头急急的呼喊着。

  “娘!你还能走吗?”貌美扶着小曹氏担忧的问着。

  小曹氏无奈的紧了紧包袱,“能不能走也得走啊!”

  为了分担小曹氏的负担,貌美不顾小曹氏的反对,把包袱抗到了自己身上。

  大雨在大家离那座庙大约二十米的时候,倾盆而下。虽然躲避及时,可还是不免被打湿了外衣。

  陈二掌柜和镖师们还在外面的马棚里安置那些马车,貌美一家人已经先进了庙里。

  大家拍甩着身上的雨水,貌美突然发现佛相后面的角落里竟然还坐着个人。从背影看应该是个四十岁左右的老伯,穿着半新不旧的衣服。

  这面大曹氏等人正收拾空地,貌美已经朝那老伯走去。

  这才发现,这老伯真是好手艺啊!身边放着四五个细藤条编制的花篮与帽子。

  貌美见到这些漂亮手工品,竟是一时情不自禁的蹲了下来,把其中一个花篮拿在了手里,好奇的问:“大爷,你这些可以卖吗?好漂亮呀!”

  以石伯的功夫,早在众人进门前就知道有人来了,只是发现靠近自己是个没有功夫的小丫头便也就没有理会,也是怕自己的脸吓到小丫头。

  这会听小丫头居然还来和自己说话,于是毫不思索的回道:“一个铜板卖两个!”

  什么?这么便宜,貌美惊讶的抬头望向心中的艺术家,这一抬头才发现,这位“艺术家”的脸上有一刀很深的刀疤,从左边的眼角经过鼻梁一直到了右脸,十分的可怖!

  石伯在发现小丫头抬头看自己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听到尖叫声的准备了。没想到小姑娘只是狠狠的惊讶了一番,并没有表现出惊吓的反应,心里也就存了份亲近的意思,遂问道:“怎么,嫌贵了?那就一个铜板全拿走吧!”

  这下貌美更惊讶了,这五个手工品怎么也得编制一天才能编出来吧?一个铜板可是连一个肉包子都买不到啊!

  “那个!大爷啊!你真确定只要一个铜板?”

  在得到石伯肯定的答复的时候,貌美赶紧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铜板给了那位艺术家。笑话,这么便宜的东西不要白不要,看这大爷的精神状态也不像是没钱挨饿的人。

  正在貌美结账的时候,陈掌柜进来了,发现这么好的东西这么便宜,便主动过去啦生意:“这位大哥!这花篮和草帽给每样定做五百个怎么样?我给你一两银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