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古武未来 寂灭道主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揍人

寂灭道主 王风 2025 2018.11.12 09:33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混账,简直畜生不如。”王邵几乎无法接受,那么温馨和善的田园人家,转眼间竟然家破人亡,他却没有发现兰娃子踪迹。

  当他强忍不适的反胃,慢慢退出了茅屋,凝视月光中农夫的尸体,没错,所谓的圣使,那两个日月神教的弟子,就是他们祸害了蓝娃子一家人。

  “终究是相识一场,不能让你们暴尸荒野,哎。”王邵无奈地摇了摇头,找来农具要安葬他们夫妇。

  正当他要在院外刨坑,阵阵杂乱的脚步传来,一个嚣张无比的声音道:“守真,看你干的好事。”

  王邵怔了怔神,直起身子却看到个胖道士,这是道观里的守成,仗着自己是观主的人,平素欺压他最甚。

  还有几名执法弟子,他们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慢慢逼近,那笑容就像是猫捉老鼠,自己任由他们蹂躏。

  “你们竟然知道我来此处。”王邵把锄头抛下,冷冷地道:“守意师兄,二哥一家的事,想必你们知道。”

  守意是上清云霄观的执法弟子,被王邵问的怔了怔神,旋即面无表情地道:“他们生死,干我何事?”

  “守成,你是法主身边的人,想必知道点事情,是不是那几个魔门弟子?”王邵心中确定无疑,却要证明有没有上清云霄观的人参合,这点非常重要。

  胖道士笑咪咪地,小眼里迸发暧昧色彩,洋洋得意地道:“一家子不知死活,圣使看上他家娘子是他的造化,竟然敢反抗,只是可惜了娇滴滴的。。。。。。”说着话,忽然发觉王邵微微眯起的眼睛,那锐利的目光,竟然让他感觉到寒意凛然,不由地退了两步。

  果然,王邵肯定了猜测,心头点点火气腾起,全身气力自行运转,中丹田的那缕悸动逐渐形成暖流,环绕生息不停,不由地沉声道:“看来是你指引的道路。”

  胖道士嘴角抽了抽,想到前些天几个魔门的人到来,让观主也不得不低头侍候,自己根本得罪不起,只能跑前跑后巴结,生怕死对方一个不乐意杀了他。

  再想到看见李易斩杀观主血淋淋的场面,忍不住打了冷战,为了掩饰心虚,歇斯底里地喊道:“守真,你这厮仗着老法主宠着,平素里目中无人,今个竟敢趁着法主不被,偷袭害了他老人家性命,现在任谁也救不了你。”

  “果然如此,真搞不明白,你们还有没有羞耻,竟然巴结魔门中人。”王邵摇摇头,决定不能放过让这群杂碎好过,哪怕知道对方不弱,也决不后退一步。

  “废什么话,给我上。”守意大吼一声,向前扑杀过去,既然围住了王邵,就先下手为强。那戒棍当头带着澎湃的劲风扫过,向王邵的肩膀砸去,显然要打碎琵琶骨好拿人。

  “来的好。”王邵没有半点犹豫,直接退开几步,俯身拾起包裹旁的柴刀,膻中气海的那股悸动,随着他的动作竟然自动运转,动作比平时快上许多。

  “你敢还手,看我不打死你。”守意奉命捉拿王邵,却也没想直接打杀,毕竟杀了观主的大事,要把这家伙带回去受审,却没想到对方竟敢亮刀子,倒是激起了他的凶狠。

  王邵摇摇头,简单地一刀砍过去,看是笔直出刀挡住棍子,半侧身子暴露,实则角度刁钻,恰好躲开对方戒棍来路。

  “作死。”守意是上清观精英,自幼习练道家护法武技,走的真气入筋,也就是外家路子,这在道门中可是少有,正儿八经的后天境第一层修为。

  却见他的戒棍是两面铜头,全力一棍子下来,料定王邵必然是骨断筋折,倒地吐血不止。

  没想到的是,看是柴刀封住戒棍路子,明显要吃亏,却不料王邵轻轻避开戒棍,刀子到了他的面门。

  看似轻描淡写,实际上十分玄妙,身法实在是太古怪了,他急忙撤棍后退,却不防王邵刀锋劲力未过,欺身而上一拳击打在他手腕。

  这拳劲力端地不小,守意觉得这一拳,让魁梧男子后退,脸色惊疑不定,他的一条手臂发麻,竟然感觉抬不起来了,像是失去了知觉手腕麻木,连带着整个手臂酸麻,戒棍几乎把持不住,连退十余步才停下,好在王邵没有追杀过来。

  不然,恐怕他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或许真要被斩杀。

  好强悍,守真为何变得如此强悍?他突然看了眼胖道人,刺杀?按照守真刚才的身手,绝非刺杀那么简单,看来死胖子在海巡面前没有说真话,让自己吃了大亏。

  某种念头突然闪起,守真既然能杀观主,自己这几个人能不能对付得了?

  “师兄。”

  “师兄小心。”

  三名执法弟子非常惊讶,纷纷围上来护着,守意是后天境第一层的修为,执法弟子中最强悍的存在,不像他们都是普通的武者,本来认定对付王邵手到擒来,却被一招就打退,还被打的如此狼狈,显然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这些年来,任由他们欺凌的王邵,竟然超出了他们的认识,他怎么隐藏那么深啊!

  想想,自己真有些怕了,他们可没有少欺负王邵,每当高兴的时候,拿着对方戏耍,晦气恼怒的时候,拿着拳打脚踢出气,不想对方竟然那么强悍,真要杀了他们可如何是好?

  胖道士嘴角抽抽,他没看到守真斩杀观主,却见了那血淋淋的场面,知道这厮非常强,藏的也很深,却没见过那么凶悍,本能地生出不好的预感。

  “守真,我让你死。”守意里子面子都没了,一张脸涨的通红,就算心有疑惑,为了脸面也不得不拼命,运足了力气跨越而来,操棍再次向王邵扑去。

  王邵没有趁胜追击,就在于却从未想到杀他们,更重要的是膻中气海的暖流冲入经脉,缓缓汇入下丹田,浑身充满力量,让他非常的惊讶。

  怎么回事,为何还是膻中?气出中丹田,而不是下丹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