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火影之凡骨忍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梦影

火影之凡骨忍传 鸠鹤. 2387 2021.07.11 16:54

  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多久了呢,明明是在应该以忍者忍术为主题的世界里,却完全没有机会接触到忍术的学习系统,查克拉的应用也只有最基础自己摸索出来的程度。

  说到底,武士是什么鬼,这个世界原来还有这种职业的吗。

  黎真对不能学到忍术而是学到了剑术这一点并没有什么不满,虽然以实战角度来看剑术这边没有展现过什么优势,只不过黎真也没有挑三拣四的余地不是么。

  雪地上有双手握住短刀的不协调身影,为了轻装撤退,连祖传宝刀都遗失的三船也没有合适的教材来施教,武士生涯中从来没有教导过别人的三船实际上有着不可察的紧张与身体的僵硬。

  “因为拿着跟自己身体不一样的东西,你们觉得不可以放开,于是就会用力紧握住它。”

  一旦拿起了刀,哪怕不是常用的爱刀,三船也能摒弃一切杂念,呈现出一体的凛然架势。

  作为将一生奉献于刀的武士,一旦认真传授此道三船有着不输给任何人的觉悟。

  “那也是当然的事情,自己性命全部仰仗在手中的武器上,我们与忍者不同,一旦失去了武器便会大幅度减少攻击的手段。”

  “因此以手上拿着的那件武器斩杀对手时,会因绝不能放开的心态更加用力。”

  三船向前竖斩的一刀劈开风雪,令身前三尺在冲击下瞬间净空。

  “但是这种力量并不会被用作斩杀对手上,反而会把自己捆绑起来。”

  话语之间,三船看上去轻飘飘的使出横斩,却有破空的神速。

  以现在黎真的眼力和经验只能隐约,有种不明觉厉的既视感,心中有种抓住了什么要点又无法表达出来的烦躁感。

  并非是流露于表象的力道控制,而是三船此刻所展现的另一种东西。

  那是即便现在的三船也无法细说,将其中的道理揉烂了掰碎了再给黎真他们喂下去的东西,并非是故作高深,而是需要去自己领会才有价值,否则对黎真他们并非好事。

  要是拥有才能的话另当别论……但至少眼前的三个孩子,并没有那种天赋。

  在得到单身三十年的武士大叔倾囊相授之后,黎真三人对于剑术一途虽然还是一头雾水,但至少使用起来要流畅很多,多余的动作在三船的指导下得到了纠正,使用的力道与技巧,砍人应该砍那里才不会将刀卡住,如何造成有效的致命伤等等。

  虽然循序渐进的将力与理一起传授才是正道,但环境不允许三船做出那种慢吞吞的温和行为,因此在尽可能兼顾理的同时,出于愧疚,三船为了提升这些孩子们活下去的几率拼尽了全力。

  认真的握住刀,关于摒弃杂念将注意力集中在刀上这件事,黎真比另外两个连名字都懒得去记的孩子要困难百倍。

  黎真那并没有什么卵用的人生经历与无耐心的麻烦性格,令他安安静静去领悟什么的实在是太强人所难了,因此另外两个到现在连名字都没记过的可怜同伴就遭了殃,被强迫着与黎真进行对练。

  虽然三船是对练的最佳人选,不过那家伙的身体还未恢复,只是给黎真他们稍作演示就变的呼吸急促了起来。

  黎真……虽然这样说不太好,多数人也不愿意承认这一点,但黎真认为自己的脑袋真的没有那么聪明。三船在演示的时候黎真还在想着要是有手机在就可以全程录像起来反复观看……

  他不认为自己能记住三船所演示的一举一动,因此才找那两个倒霉蛋用身体去记忆。

  作为腐朽成年人思维僵化的灵魂事到如今也不存在孩子们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与灵性,要说领悟到什么的话,另外两个小鬼的收获远在黎真之上。

  嗯,因此那只是正常的对练,绝不是在发脾气什么的。

  “……该死。”

  收刀入鞘的黎真捧起一把雪将脸埋了进去,将烦躁与厌恶仿佛都一起冰镇了下去。

  真是难看。

  黎真这样想着。

  真是恶心。

  黎真这样想着。

  人真是麻烦的感情动物,原本并不当回事的什么孩子头头,现在反而成了黎真的枷锁。是见不得那两个孩子比自己领悟的更多,从而变得更强么,妒忌还是原本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比这些孩子要高一头,现在却要矮一头造成的不爽……

  “啧,果然一开始就不应该去管这些小鬼的死活才对……”

  与他人有了牵连就是如此麻烦的事情。

  黎真皱起了眉头,将刀抽出,看着那雪亮的刀身,那刀身,映照出持有者的心。

  技艺所能锻炼的东西已经被牧原用死之威胁强行记忆了下来,通过药物强化过的身体也到达了能够锻炼的极限,毕竟这具身体还太小了。三船压缩了一生的技巧靠着模仿与反复机械式的再现也正在逐步熟练中……

  剩下的……

  刀身尤如明镜般映照出冷彻的双眼,剩下的便是精神上的统一,将这乱七八糟的杂念……

  斩断。

  刀剑这种东西,在握住后就不由自主的被想要砍些什么心情所驾驭。

  因此砍下来了,那两个枷锁的脑袋。

  这样一来心情就舒畅了许多呢。

  黎真肆意的挥舞着刀,手中的武器仿佛失去了重量,与手掌紧密贴合,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太棒了,逐渐理解了一切!

  这风雪、大地、天空成为了黎真的台阶,心中再无杂念,唯有无限宽广的……!

  ……

  “病得不轻呢。”

  三船担忧的看着双眼紧闭呼吸急促的黎真,真广与阿勇虽然小脸上和黎真一个生产线上出来的无表情,但眼中有着明显的动摇。

  “是在下的疏忽,没有注意到他的样子不对劲……”

  直至黎真突然倒下,三人才知晓这家伙不知什么时候陷入高烧之中,一脸内疚的三船自身的情况其实是最糟的那个,只是这个将身心都献给刀的糙汉子是不可能注意到这种小事情的。

  “头头他……原来也会倒下啊……”

  真广不知何为,在看到黎真倒下的现在,反而稍微松了一口气。

  虽然这个人嘴上经常说着不会管你们的死活,可还帮他们拿到生存保证的护额,与武士交涉获得更多的口粮,制定战术减少伤亡,甚至带着他们逃跑远离战场……

  头头和他们这些会胆怯会哭泣的小鬼完全不同的存在,比他们之中任何人都强,比他们之中任何人都要来的冷酷,展现出不像个小孩子那样的明确坚定意志,即使同伴们在不断减少,只要看着这位头头还没有倒下,便会不由自主的依赖他。

  这样的人竟然也会倒下,在不安的同时,也会产生原来这个人也和他们没有什么不同,会生病、会受伤、也会感受到痛苦。

  “不妙啊,这样下去的话……没时间了,我们尽快赶路吧!”

  三船看着洞窟外停下的风雪,背起黎真便准备抓紧时间赶路,无论是村子也好都城也罢,尽快赶往有人烟,能获取药物的地方。

  他不会再让孩子们死在自己面前了。

  不会让你死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