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九章 中秋之夜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632 2020.08.03 09:15

  离开了南北茶楼,夏颜等人又开始了“举步维艰”的街道漫步。

  “颜公子好手段,刚刚又给咱们酒楼扬名了。”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我那叫用心经营,不曾耍过什么手段啊?”

  “呵呵……”珍儿一脸憋笑的表情,虽极力忍着,可最终还是释放了她欢乐的本性。

  “师傅,我们现在去哪儿?”身旁的陆玉华上前问道。

  “我想先回去了,这里太热闹了,人群嘈杂声太甚,吵得我头疼。”

  夏颜对这种人山人海的现场,感觉有些透不过气,她此刻的状态就像一个喜欢安静的老人家,估计还带有轻微的密集恐惧症。

  可是身旁的这些正处于青春年华的年轻人,他们的心思她又岂会不懂?自然看得出他们此刻心里的所思所想,尤其是珍儿与陆玉华,正好顾云与傅云帆都在,夏颜就更不可能留下来做他们的电灯泡了。

  “你们去玩吧,你们四个正好有伴,可以好好逛逛,看看这街边漂亮的花灯。”

  夏颜抬手指向了街道两旁摊上摆着的各色各样的花灯,看得人眼花缭乱,心花怒放的。

  “听说晚上有放河灯的活动是吧?”夏颜引导式发问道。

  “嗯嗯。”珍儿极力的点头回应,随后开始幻想般继续道:

  “我想把心里的愿望写在纸上,放在河灯里面,没准就会达成所愿。”

  “听起来挺不错的,只是你的愿望此刻就在身旁,还用去求吗?”夏颜故意打趣道。

  眼看珍儿与顾云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脱离团体了,只是陆玉华免不了有些不放心。

  “师傅,你一个人回去,可以吗?”

  “没事,我可是颜公子,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你和老傅两个人好好去玩啊?”

  夏颜的好意,陆玉华当然明白,可是傅云帆却不领情。

  “陆小姐与珍儿他们去吧,我还是护送颜公子回去好了,她一个人我不放心。”

  只是他这话一说出口,陆玉华这心里瞬间就不是滋味了,避免场面氛围过于尴尬,夏颜赶紧拒绝道:

  “不用不用,我一个人可以……”

  “算了,他不去,我一个人逛又有什么意思,我跟着你们回去吧!”

  陆玉华此刻脸上的表情可谓是一言难尽,傅云帆倒是一脸无所谓,可此刻的夏颜却里外不是人。

  “我,唉……”除了叹气,夏颜也想多说什么,有些事情毕竟不是她能决定的,还得当事人自己解决。

  此刻场面的气氛有些微妙,珍儿与顾云也只好先行离开,这便开始了他们两人的夜月赏灯之旅。

  临走之前,夏颜还不忘嘱咐一句“注意安全,早点回来”,不过,想到顾云的性格与能力,这倒不用担心。

  至于自己莫名其妙的成为了傅云帆与陆玉华两人之间的阻隔,夏颜很是意外,唯一能够“赎罪”的也只有给他俩做一餐晚饭了,不然她这心里还真膈应得很。

  “他们走了,我们也回去吧,晚上想吃什么,我给你们做?”

  “要不师傅给我们露一手你的拿手菜吧?”

  “拿手菜?”夏颜心想,她可没什么拿手菜,大多都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说白了就是看心情。

  “是啊,想必师傅还有蛮多的绝活,还没给我们展示吧?”

  “我倒是也想啊,可是……”

  有些东西,并不是夏颜不想显露出来,只是这里的条件不允许,食材的选用,调料的缺乏,炊具的不完善等等原因。

  “我们先回去吧,看看厨房还有些什么新鲜食材再说。”

  酒楼还没开业,所以每天的食材采购都是宋言与阿龙自行决定。

  一般常用的食材都会贮存在厨房,也有一些干货存放在库房,至于容易变质之物就会存放在冰窖。

  这就是一个万全的庭院,几乎什么功能都具备了,正好适合夏颜用来开酒楼,怪不得当初慕林川一眼便看中了这里。

  ……

  离开了密集的区域,夏颜等人来到了郊区的一片荒芜之地,之前的稻田早已被收割殆尽,只留下了被镰刀割掉的稻草余留在稻田里的根部。

  秋收农忙时节一结束,正好赶上祭月节,干农活的庄稼人也可以稍作休息一下,并以此节来庆祝今年的大丰收。

  申时过后,太阳的炽烈虽已过去,可是余温还在,刚刚经过人潮拥挤的街道,夏颜早就闷出了一身汗,此刻站在路边梯田的高处,等风来的兴致更加浓烈。

  此刻,荒芜的田地旁,只有夏颜与陆玉华两人,傅云帆已经被夏颜支开,让他先回去生火烧水,等下有用。

  两人静坐了许久,夏颜主动开口道:“刚刚扫了你游街的兴致,我也只能说一句抱歉!”

  “师傅莫要这么说,这样只会让我更加的无地自容。”

  陆玉华看似心事重重的样子,眼神游离的飘向了远方,这是她在夏颜的面前,第一次表现出躲避的状态。

  “也许,云帆说得对,万一师傅要出什么事,我们酒楼可咋办?”

  “好了,你就别再为他的不解风情找理由替他开脱了,没准是他还不知道你的心思吧?”

  “他并非不知,只是不想面对与接受罢了。”

  对于陆玉华所说之事,夏颜自己也心知肚明,傅云帆心思之细腻,她又岂会不知。

  也许,他早就明白了陆玉华对他有意思,只是不知如何表明自己的心意吧!

  “那你是怎么想的?”

  对于夏颜的突然一问,陆玉华随之长叹一声,“我也不知道……”

  在感情面前,不管她平时的性格如何开朗活泼,终有犹豫不决的那一刻,感情往往说不清也道不明。

  “其实,越是不知所措之时,越要勇敢面对,选择最为简单的方式,直接了当的解决问题,不管结果如何,至少不必像现在这般纠结,难受。”

  “简单的方式?……”对于夏颜给出的建议,陆玉华一脸茫然,迫切等待答案的表情盯着夏颜看去。

  “呵呵,不懂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时间,慢慢领悟。走吧,我们回去吧?”

  对于夏颜的邀约,陆玉华稍有不甘的随之起身,朝着酒楼而去。

  ……

  回到酒楼的庭院内,宋言已经回来了,与他一起回来的还有俞剑声,以及好久不见的易山。

  当这三人见到一身女装的夏颜时,眼神也是一愣,不过也不至于认不出来,只是觉得她盛装打扮的样子很好看,不免多看了几眼,甚至有些发愣的站在原地。

  然而对于夏颜来说,最为惊喜的就是易山的出现,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时,因为一些小小的误会,从而展开了他俩的交集。

  他们之前有聊到过关于“感情之事”的看法,他对于自己的未来,想法与态度很是平和,甚至并无过多的期待。

  当时夏颜不是很能理解,然而随着来到这儿待了一段时间,她便慢慢能够理解以及接受了他所说的那些话背后的深意。

  对于易山这人,夏颜喜欢他的心思单纯的小机灵,以及知足常乐的大智慧。

  这些在旁人的眼里,也许会被看成是胸无大志,随遇而安,可夏颜恰恰看中了他的不争不抢,不急不躁,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难得看到了“老熟人”,夏颜激动的向前走去,展开她的一通“指责”。

  “你来了也不说一声,昨天怎么不跟着小羽他们一起过来玩,若是我今天回来晚了,是不是就见不到你了?”

  对于夏颜过分激动的心情,易山明白,也很想用夏颜喜欢的方式与她打招呼,可他又不得不先向她行礼问好。

  “见过颜……”话还没说完,却被夏颜打断了。

  “是不是又忘了?”

  “不敢忘,只是……”

  “这里又没有外人,所以不必在意这些虚礼。今天难得来一次,要不留下来吃晚饭吧,等下我亲自下厨,给你们露一手。”

  此刻的夏颜,估计早就忘了自己身穿一身女装了,抬手直接搭在了易山的肩膀上,只因这两人的身高差不多,若是身旁身姿挺拔的俞剑声,估计就够不上了。

  “俞侍卫也别走了啊,留下来我们一起吃个‘团圆饭’。”

  “可王府那边还有事情……”

  “早上韩玉不是已经回去了嘛,而且王总管与邢嬷嬷也在,你的事情自然有人帮你做。再说了,你看我这院子空荡荡的,你可忍心离开?”

  “那好,那我先传个消息回去。”

  “好,你去吧!”

  俞剑声所说的“传消息”,无非就是慕林川让人养在酒楼的信鸽,这也是她自己四下乱逛发现之后,韩玉不得已才告诉她的。

  ……

  俞剑声离开后,夏颜与易山还有宋言一同去往厨房的方向,宋言独自先行,夏颜与易山在后边慢慢叙旧。

  “你昨天怎么不同王妃他们一起过来?”夏颜对于这个问题,仍旧揪着易山不放。

  “我们前两日刚到,再加上王府的事情较多,我没时间出门。”

  “王府?!是逸王府吗?”

  夏颜心想,逸王府不是有那么多管事之人嘛,哪还轮得到他呀,却不知易山口中所说的却是顺王府。

  “不是,王爷王妃此行过来,肯定得回自己家呀!”

  夏颜一脸惊愕的表情,念出了心中的答案,“顺王府?”

  “嗯嗯。”易山点头回应道,得到易山肯定的回复,夏颜这才缓过神来。

  怪不得昨日王妃说了一句,“不忙的时候,就同羽儿一起回家休息几天”,原来她所说的家指的是顺王府,也算是夏颜的半个“娘家”。

  如此说来也合理,慕林川在这儿都有自己的王府,更何况是顺王?奉诏回都,自然都有御赐的府邸。

  只是,她这礼数就有些做得不到位了,往几个姐姐家里送月饼,却唯独忘了“自己家”,也不知王妃会作何感想了。

  之前她还以为慕白羽住在了那五个姐姐的其中一家呢,怎么就忘了问一句呢?

  唉……还真是犯了重大失误了,若是现在补救应该还来得及,至少晚膳还没开始。

  不过,此刻人潮拥挤的街道,车马行不通,只靠脚力也赶不上,唯一可行的就只有请俞剑声代劳了。

  心里盘算好补救措施之后,夏颜终于可以安心了,等下到厨房把早上余留的月饼装进食盒,然后交给俞剑声即可,接着又与易山聊了起来。

  “那你今天怎么有空出来找我了?”

  “事情做完了呀,不过还真赶巧了,早上在郡主府上遇到宋掌柜,我这才有机会与之前行。可来到酒楼,才发现一个人都没有,原本想想着搬完东西就回去的,可没想到你回来了。”

  “这不就见到了嘛,不过,你刚刚说的搬东西,搬的什么东西啊?”

  “这个我也不知,你得问问宋掌柜。”

  “好吧!那你们此次过来要住多久?”

  “这个我也不知,不过,从王府的布置来看,应该会住上一段时间。”

  “好,到时候你若是没事,可得多往我这里跑啊?若是小羽不带你来,我去跟他说。”

  “嗯嗯,多谢颜公子想着我。”

  “那是自然,呵呵!”

  酒楼现在可谓是人手充足,有了宋言、韩玉、陆玉华这三个管事之人,至于珍儿与顾云等人皆可独挡一面,所以,夏颜也就放心了。

  等到开业之后,酒楼的一切运行正常,若是没有大事发生,她也可以四下游荡,过上一个人的悠闲自在的日子,同时也有时间陪陪这些不常见的“熟人们”。

  “你们都来了,那曹石的婚事又该如何进行?”

  “此次烟儿也跟着一起过来了,随身伺候王妃的起居,他们的婚事不得不延期,至于延期的时间,还没确定。”

  夏颜之前早就拜托过慕林川,借他的信鸽替自己传一封书信给曹石,向他禀明自己不能亲自前去参加他们婚礼的原因,因为前往进劲州的计划提前了,所以时间上有冲突,只能希望他能够理解吧!

  如今倒好,他的婚礼延期了,等到酒楼正式开业之后,若是没有大事,没准她还有机会前往。

  “昨天听王妃提及前往皇宫赴宴之事,你和俞侍卫怎么不随之前去?”

  “宫里派人亲自接送,所以我们就随着宋掌柜过来喽!”

  夏颜小声嘀咕道:“哦~怪不得。”

  易山没有跟去还可以解释得过去,只是俞剑声与慕林川,这两人平时都是形影不离的,怎么今天一个人出现在酒楼了?

  不过这也挺好的,有他俩的陪伴,今晚的“团圆饭”才叫热闹。不管是家人还是朋友,过节总归不能太过于冷清。

  相较于宋言、俞剑声这几个人,易山话稍稍多些,也接得住夏颜的冷笑话,也不至于让这餐“团圆饭”太过无趣。

  ……

  随后,夏颜与易山两人勾肩搭背的前往厨房而去,此时,傅云帆已经把夏颜提前让他准备的食材都准备好了,还烧好了热水。

  为了干活方便,夏颜不得不先换下陆玉华借给她的这身女装,顺道利用烧好的热水,随意冲了个热水澡,换上自己的衣服,又穿回了她喜欢的男装。

  今晚,夏颜想弄两个硬菜给自己解解馋,一个脆皮鸡,一个果酒鸭。

  至于这果酒鸭,原本就是从啤酒鸭衍生而来的,只因这里没有啤酒,不得已也只能用果酒来代替。不过,这也相当于做了一个新的尝试,就不知做出来的成果如何了。

  只要夏颜扎根于厨房,不待个一两个时辰那都不叫做饭。

  只是一个转身的时间,直接从白天忙到了黑夜,直至戌时末,这餐迟来的晚膳才算正式开始。

  除了刚刚的那两个硬菜,夏颜还炖了个排骨汤,炒了几个蔬菜,保持营养搭配,同时还让傅云帆准备了几坛子果酒。

  今夜在座的各位皆不是扭捏之人,而且大家都是“老熟人”,不用顾及身份之别,以及男女之分,只需畅所欲言即可。

  就夏颜与陆玉华这豪爽的性格,有可能还比在场的宋言、傅云帆、俞剑声、还有易山还要爽快。

  不过,今夜注定是个吃喝玩乐之夜,至于是否推心置腹,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有的人借酒壮胆,一吐衷肠,可有的人却故意闪躲,害怕祸从口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