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花样桃花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002 2020.06.26 11:49

  说曹操曹操到,翌日巳时,曹石赶着拉货的马车缓缓而来。

  然而马车上犹如“珍宝”的货物,被酒楼里几个年轻力壮的大帅哥们三下两下就给搞定了,整整齐齐的摆放于后院的水井旁,众人也都围了上来,只为了一睹清州桃花的“芳容”。

  几个大布袋,满满当当装着的,全是晒干的各个颜色的桃花,有深红、绯红、纯白及红白混色,甚是鲜艳夺目,夏颜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最重要的还有她一直心心念念的血红色的杜鹃花,看来,曹家一家三口还真是费心了。

  为了报答他们一家,夏颜让曹石自己提个要求,没想到平时一副腼腆害羞的他,居然让夏颜给他做媒,还得亲自写一封信,让他带回顺王府。

  听着曹石一本正经的诉说着他的请求,夏颜还真挺意外的,不禁笑出了声。

  心里暗自感叹道,这小子终于开窍了,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这股冲劲很令人动容。

  之前,曹大娘给他说了好几个姑娘,他都不愿意,原来“心有所属”,只是时机未到。

  不过,曹石的意中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妃身边的丫头——烟儿。

  这姑娘夏颜虽未曾深交,但至少也见过,倒是个老老实实的本分人,过日子还挺适合的,而且两人现在都在王府,方方面面还挺般配的。

  既然如此,夏颜又岂能拒绝一桩美事呢,赶紧提笔写了一封“家书”,跟“家里”说明情况。

  另外,还从酒楼账房处领了一百两,让曹石带回去,曹石自然百般拒绝,可他拧不过夏颜,最终还是收下了这份厚重的“礼物”。

  对于夏颜而言,现在的她也算是有能力可以做些事情了,能帮就多帮点,不管是办喜酒也好送彩礼也罢,手里至少得阔气些。

  在他走之前,夏颜还给他拿了一张做鲜花酒的秘方,让他带回去,做个几坛子给王爷和王妃尝尝。

  既然不能陪在身边,至少也得让他们感受到她的一些些心意,虽没什么血缘关系,可毕竟还是“认了亲”的,而且对她挺不错。

  曹石成亲,夏颜比他这个当事人还要高兴,相爱容易结婚难,至少到目前,她是这么认为的。

  况且这还是她来到这里遇到的第一桩好事,更何况是力所能及之事,若真能够帮忙到别人,何乐而不为?

  ……

  第二天一早,和顺酒楼的大门口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夏颜终于感受到了送走“家人”的那般不舍的心情。

  上次清州一别,她是远赴目的地,奔着“远大理想”而去,自然无心去体会离别的滋味,虽然理解王妃“万般不舍”的心情,但无法感同身受,今天稍稍体会了些许。

  “定好了日子就给我们来信,若是怕这路上耽搁时间太长,就请王爷帮忙利用信鸽传信,总之,我一定到场喝你的喜酒。”

  夏颜就像一个亲人、朋友般千叮咛万嘱咐。

  “多谢颜公子,你如此帮我,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了你。”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感动的力度还未到,夏颜给曹石的感觉就像是家人,甚至是一个大姐姐般的存在,这点很令他感动。

  虽然宋家对他们一家有恩,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主仆之分,身份之别,所以,做事也好做人也罢,都不似与夏颜相处那般自如。

  在这点上夏颜和他们完全不同,因为她不在乎这些,这也是他喜欢并且钦佩她的一点。

  “好了,感谢的话就免了吧,回去好好生活,好好对人家姑娘,有事记得给我们写信。”

  “嗯嗯。”

  这次,她不再因为别人的眼光而拒绝给出她的拥抱,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都无所谓。

  即使众目睽睽之下,她也要拥抱曹石,不管是安慰对方也好,安慰自己也罢,千言万语也都不如一个拥抱来得实在。

  随着一声“驾……”,马车又开始缓缓前行,直至看不到曹石的身影,夏颜才舍得结束这一段送别。

  “好了,别伤感了,又不是以后都见不着了,收收心,赶紧回去教我们如何做桃花酒、桃花糕、桃花羹、还有你说的那个桃花面膜。”

  一番安慰之后,宋漓挽着夏颜朝着酒楼走去,只是她嘴里提到的这些东西,夏颜还得好好研究一番才能确定到底要如何开始。

  酒楼的运行一切正常,大家手头上都有着忙不完的活儿,可也得趁着下午不忙的时候聚在一起,好好研究这些新鲜玩意儿。

  ……

  桃花酒,原本是要准备新鲜的桃花,配上上等的白酒一起泡制而成,可如今桃花已经晒干,思来想去,也只能把它拿来泡水,再进行酿制了。

  把倒入水中的桃花捞出沥水,放入洗干净的酒缸中,加入适量的糖和蜂蜜,最后倒入半缸上等白酒浸泡,封缸存放一个月即可饮用。

  如此方法再弄个四五缸子,存放于后院一楼的置物间,到时候准够喝了。

  盛夏更适合酿鲜花酒了,利于发酵,还可缩短酿制时间。

  在这炎炎夏日若是喝上这一口微甜的桃花酒,不仅爽口,还可以美容养颜,想想都挺美的。

  随后,夏颜又让蓉姐和珍儿去集市买了些新鲜的水果,与桃花一起泡制,她还亲自调制了一坛桃花果子酒,就是用桃花和桃子一起酿制而成。

  最后,多买的这些新鲜水果,正好可以单独用来做纯正的果子酒,例如:青苹果酒、青梅酒、桃子酒、樱桃酒等等,不过,这些果子酒还得加上适量的糖和蜂蜜,最后还需加入烈酒与之一起浸泡一个月,方可饮用。

  正如宋漓所说,不光只是做桃花酒,夏颜还想做桃花养颜茶,以及桃花面膜。

  而这些都得针对特殊人群——少女、少妇,或是年纪稍长的贵妇,为了安全起见,得先找人做试验,比如酒楼里的宋漓、珍儿、蓉姐,她们就挺适合的。

  至于桃花养颜茶,这个简单,就是挑选适量的桃花、蜂蜜、放于茶壶中,最后用沸水冲泡即可。

  桃花面膜,把晒干的桃花、红花、冬瓜子、白芷研为细末,用牛奶调成煳状制成面膜涂于面部,每日一次,长期涂抹,可使皮肤红里透白,且对雀斑、黄褐斑也有一定疗效。

  如此一来,先调好宋漓她们三个人的用量,试验个三五天的,若是没什么特殊情况,就可以开始售卖了。

  众人刚刚弄完桃花酒,闲坐于水井旁看着夏颜正在给珍儿她们做真人试验,全都好奇的围了上来。

  就这三个从没做过面膜,且对皮肤也没什么保护意识之人,突然被夏颜这么一弄,试验的结果却是意想不到的好,皮肤光泽水润还保湿。

  “被我这么一抹一涂的,若是能够长期坚持下去,估计春风楼的花魁们全都被你们比下去了喽!”

  “呵~不敢与她们一较高下。”宋漓一脸的不屑,刚刚擦脸的的毛巾朝着夏颜用力一扔,立即转身朝前走去。

  “这,不是,我,唉……”

  夏颜语无伦次的也不知自己要说什么,为何要解释,无奈的两手叉着腰,目送宋漓的离开,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原本夏颜也只是想突出自己手艺之厉害,没想到无意中又提到了宋漓所忌讳的“春风楼”,而且还把她们与之相提并论……

  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以后可得长点心吧!

  “呵呵……颜公子可别觉得冤枉,这回可是你自找的。”珍儿一副看戏的心态,傻笑着站于一旁。

  “是是是……我错了行了吧?”夏颜双手合十,规规矩矩的向珍儿低头,躬身行礼。

  “你现在道歉小姐可听不到。”

  “那就请珍儿代为转达吧,我这里可忙着呢!”

  说着话,夏颜又走向那一堆需要研磨的药材旁,继续她还未完成的活儿。

  “有什么好处呀?”珍儿一脸俏皮的伸手朝着夏颜走来。

  “嘿~你这没良心的小丫头片子,敢情刚刚用在你脸上的药材白白浪费了呀,那好,今后也没你的份了。”

  “瞧您这说的,珍儿可不敢得罪您嘞,立马就走,呵呵……”

  夏颜以此要挟,珍儿立即就范,不免暗自嘀咕一句:“小样,跟我斗,还太稚嫩了些。”

  珍儿走后不久,蓉姐留下来陪着夏颜一起接着做完剩余的活儿,突然停下手中干活的动作,侧着头瞧了一眼夏颜,若有所思般说道:

  “若颜公子真是男儿身,和我们家小姐还挺配的,只可惜……”

  看着蓉姐一脸的惋惜,夏颜也只是淡淡一笑对应。

  “只可惜,你们家小姐心里有人了,那个人可不是我。”

  一想到宋漓每次见到慕白羽的表情,就忍不住傻笑,暗恋虽然酸涩,可内心欣喜若狂的幸福感,也只有暗恋之人自己才会知晓。

  随后,她们继续手上的动作,经过在蓉姐他们脸上这么一试验,效果还挺不错,这么一来完全不用担心如何打开市场的问题了。

  ……

  众人听从夏颜安排,把研为细末的桃花、红花、冬瓜子、白芷,按一次用量的比例用纸包装好,十小包为一盒,先弄个一千盒试一下水,看看反响如何再说。

  若要售卖,地点还是要选在酒楼的大门口,临街行人也多,就像上次那般,还得宋漓和珍儿这两个“售货员”的完美配合。

  这次要当街找出皮肤不够好的姑娘,或是大龄妇女来做试验,众目睽睽之下更利于产品的宣传,效果如何当场就可以直观的感受得到。

  把即将要售卖的一包包桃花面膜粉末,用牛奶调成煳状,涂于试验者的面部。

  等脸部完全吸收了水分,用准备好的温水盆让她们当场清洗,皮肤湿润,且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花香。

  围观的好奇之人亲自上手一摸,手感自然也不同,再经过珍儿的一番吹嘘,销量就更不用愁了。

  在众人哄抢面膜粉之时,顺便把桃花养颜茶一起推销出去,一举两得,而且两者配合着使用,效果更佳。

  产品的畅销也只是暂时的,因后继供给不足,很难持久销售,所以盈利也只是暂时的,它不像香薰蜡烛那般,每个季节都有可以补给的花朵。

  桃花面膜粉一经问世,一售而空,还好留了些,足够酒楼的女性朋友们使用了。

  之所以非得要选清州的桃花来做主料,那是因为那儿的桃花在宣国那是出了名的,百姓自然也知晓,也省了宣传的力度。

  可如今,也只能等待来年,让曹石他们多准备几马车的量才够用了。

  后面的供给虽然不足,不过,这也只是一种宣传手段,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酒楼造势。

  不断推陈出新也好,引人注目也罢,其实所做的这一切早就达到了宣传的目的。

  之后,夏颜又推出了各个季节都可以饮用的花茶包,来延续这波热度,如此一来,也算是平了追捧者们“怨愤”。趁此机会,又赶紧把酒楼里赶制出来的各种花茶包一起售卖。

  ……

  在桃花面膜售罄的第二天未时,陆玉华带了礼物突然来访,算是来解了上次的“误会”吧!

  随后又与夏颜于后院水井亭里喝茶聊天,一起制作杜鹃花茶包。

  她们两人相处的现场氛围平和融洽,相聊甚欢,毕竟脾性相投。

  不过,夏颜自从来到这儿,就没有和谁聊不来的,对于她来说,一切都只是好奇与相互打探的过程。

  随后,两人聊聊彼此初次见面时,对方在自己心里的印象,少不了还会聊到彼此的过往,只是夏颜的过往皆是寥寥数语带过,而陆玉华的过往却是精彩绝伦般细腻倾诉。

  夏颜喜欢与陆玉华交谈,除了性格相投以外,还因她略通武艺,聊着聊着两人居然放下手中的活儿,于院内直接开打,既然相互切磋,自当点到为止。

  自从上次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搏杀,回来后的每天辰时,她都与傅云帆练习半个时辰,夏颜原本底子就不错,经此一练,几个壮汉应该不在话下。

  一番搏斗后,陆玉华体力不支,随后渐渐落了下风,只是为了不让她失了面子,夏颜也只好配合继续演下去。

  不过,闷热的天气里,避免一身大汗淋漓,两人也只好作罢。

  比划结束后,两人又开始歪坐在亭子里边儿的石凳上,平息急促的呼吸,而后相视一看,爽朗一笑,继续喝着准备好的凉茶。

  休息了半刻,陆玉华犹豫了好一会儿,表情虽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问出了此次出门的“任务”,夏颜不用想自然也知道这是替她母亲所问。

  “颜公子,昨日热销的桃花面膜粉……还有吗?”

  当时好多人当时都没有抢到货,毕竟数量有限,所以私下也不乏询问之人,不过,结果都是一样——没有。

  “不好意思啊……真的没有了,不过,花茶倒是挺多了,我可以专门给你配制。”

  “好,那就麻烦了!”

  “举手之劳而已,不必客气。若是陆夫人服用,就给她多拿些杜鹃花吧,至于你……我另外给你配,弄好了再让人送到你府上,如何?”

  “多谢颜公子。”

  杜鹃花有和血、调经、祛风湿,还有清热解毒的功效,正适合年龄较长的女性朋友服用,而陆玉华,夏颜还在考虑……

  俗话说“小暑接大暑,热得无处躲”,大暑过后,天气真正到了炎热时分,同时已进入暴雨雷鸣最多的季节。

  凉爽的亭子里边,一阵沉默持续,不料天色渐变,貌似疾风骤雨即将来袭,夏颜赶紧给陆玉华包了些花茶,这就匆忙送她出门。

  这前脚才刚刚踏出酒楼大门,陆玉华突然停下了脚步,心里的所思所想直接脱口而出。

  “可否让傅云帆送我一程?”

  “呃……”夏颜愣了半晌,突然反应过来她是什么意思,“呵呵,当然可以了,你等会儿啊,我去叫他。”

  就在转身的一刹那,夏颜立马从大堂内把傅云帆揪出,只要是她交代的任务,他都会乖乖执行。

  一阵寒暄过后,夏颜目送他们离开。

  若要探寻他俩的情缘,还得从第一次见面开始的那一脚——傅云帆踹林域那帅气的一脚,估计也就是那个时候,陆玉华就被他硬朗的身姿给迷住了。

  怪不得刚刚她俩交谈时,陆玉华好多话题都是向夏颜打听有关傅云帆的有用信息,这姑娘的性子也够直接,准是看上傅云帆这根帅气的“楞木头”了。

  夏颜心里隐隐窃喜,傅云帆的春天来了。

  夏颜一脸淡然的看着他俩毫无交流且并肩而行的背影,却有一种莫名的和谐感。

  心想,终于把老傅给“嫁出去”了,况且陆玉华这姑娘不错,就看傅云帆是否开窍了,想想还挺欣慰的。

  傅云帆此人什么都好,就是话太少了,如今遇到一个直接爽朗的姑娘,就不知他有没有这个福气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