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 风生水起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890 2020.06.20 00:20

  结束忙碌之后的夏颜,忙于安慰四肢无力的自己,还有众人……

  看来,她得想一个有效的法子来减轻大家的负担,同时又可以达到提高工作效率。

  突然灵光一现,为何不来个饥饿营销,又或者搞一个周末制度,上六天休一天,休息自然是为了更好的工作。

  在等待厨房准备晚膳之时,夏颜把她刚刚想到的计划简单跟宋言提了一下,没想到居然得到了他的赞许。

  “今后,只要是我提出的任何意见,不管是否理解或是懂得,你都会答应啊?”

  “那当然,只要是你提出来的,自然有你的道理,最主要是你做的每一个决定,也都是为了酒楼考虑,我岂有反驳之理?”

  “好吧,既然如此,我来当这个掌柜的好了,你赶紧让贤吧!”

  “好啊,求之不得,巴不得有人替我把所有的事情都给承担了,呵呵……”

  夏颜的一个玩笑话罢了,宋言居然还想当甩手掌柜了,不过,他也是信任夏颜,更相信她的能力。

  “想得美啊你,做你的白日梦去吧,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你想让我累死啊!”

  听到夏颜口中的“怜香惜玉”一词,宋言忍不住笑出了声,刚刚喝进口中的茶水差点没喷出来,相处时间的长了,他还真有些忘了她也是个姑娘家了。

  他一直都认为她很能干,而且所有的奇思妙想,整个临州城内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慢慢的也就忽略了她的性别问题。

  “你笑什么?”

  “呵呵……没什么。”

  “还笑,你还好意思笑?”

  夏颜说着话,直接对宋言动手了,一巴掌轻拍在他的身上,就怕下手重了,他可受不了。

  ……

  随后,宋言离开桌子前往柜台处而去,只剩夏颜一个趴在桌子上,静静地等着从厨房送出来饭菜,此时,肚子早就饿得咕咕直叫了。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做完这一天的收尾工作,也就夏颜一人闲着没事。

  饥饿时分,人的大脑几乎都处于休眠状态,脑能量自然不够输出,待她补充能量之后,才会盘算着接下来需要考虑的事情。

  晚膳时分,大家分了两桌吃饭,现在人多了,一桌确实是坐不下了。

  与她同桌的自然是宋家兄妹,还有冯叔父女俩,外加一个傅云帆,以及负责三楼跑堂的顾云。

  不知是他俩的脾气相投,还是名字里都有一个云字的关系,傅云帆对顾云倒是格外的关照。

  率先吃饱的夏颜,终于有了一丝活力,放下手中的碗筷,把嘴擦干净后,稍稍舒了一口气,这才缓缓开口道:

  “冯叔,今天的进账如何?”

  听到夏颜突然提问,冯叔赶紧咽下口中的食物,这才一本正经的回复道:

  “毛账整整一百五十两,只是还没来得及扣除原材料和费用,等下算好了之后再……”

  可还没等冯叔说完,却被夏颜给打断了,她自然知道打断别人说话很不礼貌,只是不知怎的,她突然没兴趣去管这些事情了。

  “不用了,以后这些事情,你还是直接跟阿言汇报好了,我就不插手了。”

  “好,我知道了。”

  冯叔稍显落寞的答道,刚刚还是一副兴致勃勃的神情,突然有些失落起来,随后又继续端起碗筷,却若有所思般对着夏颜说道:

  “不过,这是我做账房先生以来,咱们酒楼第一次收这么多的银子。”

  “真的?”

  听到冯叔这么说,夏颜的眼睛立刻又冒金光了,今天才半价就可以收到这么多,要是以后……还真不敢想象。

  “恩,以前一天好的时候,也才五十两罢了,而且还是全价。”

  “今天是开业的第一天,才会有这么多人前来,之后就未必了。”刚刚才高兴一会儿,宋漓立即给泼了一盆冷水。

  “放心吧,有我在,没意外,以后,保证带着大家吃香的喝辣的,只要我们大家一起努力。”

  这时候刚刚开始,不能被泼冷水,所以,夏颜赶紧又开始鼓吹,还胸有成竹般给众人打包票。

  “好,我们相信你,颜公子。”众人纷纷响应夏颜的鼓舞。

  饭后,众人皆散去,夏颜又让傅云帆帮忙提热水,舒舒服服的洗个热水澡,好好睡上一觉,直至天亮。

  ……

  开业当天,夏颜就已经跟宋言说过,以后的早会都让他自己去处理,她不会再插手酒楼的琐事。

  其实不是她不想管,只是起不来,一般都是七点起床的她,突然提前到六点或是六点半,自然不适应。

  关于早会,除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还要在会上解决每一天发现的具体问题,尽量事事做到完美。

  翌日,酒楼刚刚开门,就有人在门外排队等候,看来今早的热度依旧不减,这热闹的程度也不亚于昨日,应该是昨日来过之人回去之后,替酒楼做了免费的宣传。

  虽然昨日的半价活动已经结束,夏颜看到这火爆的程度,随即当场宣布,为了回馈新老顾客,从今日起,连续三日实行八折的优惠,同时又面向所有的食客们大力推广她的“会员制”消费计划。

  开业第一天,夏颜就开始尝试以及实施了会员制,还让冯叔单独准备了一个账簿,登记客户预留信息以及预留金额。

  每次消费都可以从中扣除,但必须记录清楚,比如消费日期、金额、还有消费者的具体信息,让会员在结账时“签字画押”,避免有人不认账。

  目前只实行了一个普通会员制,预留十两白银即可永久享受八折的优惠,既能解决了资金的周转问题,也能稳住固定的客流。

  这样一来,冯叔和宋漓负责的柜台事务也就随之增加,刚刚开始他俩肯定有些手忙脚乱的,可实行了一到两天的时间,他们也慢慢掌握了其中的诀窍,渐渐也就习惯了。

  每天晚上汇总的时候,看到账本上记录的数据一点点的增加,那一份激动的心情无以言表,即使再给他俩增加办事难度,估计也不会多说什么。

  三天的八折优惠活动结束后,火爆程度虽然不再持续,不过,名声大噪的和顺酒楼,也不担心没有客源,至少聚齐了一批固定的常客——酒楼的第一批会员。

  等开业活动结束后,酒楼的伙计们也迎来了一点点的空闲时间,之前已经连续了四天高强度的工作量,身体再好也吃不消。

  虽然大家伙的集体荣誉感都很强烈,可在夏颜看来,这并不是长期发展的健康趋势。

  提高月钱,这是其一,其二自然是保证大家的休息时间,看来,她之前拟定的休息计划表,可以开始实施了。

  酒楼的生意自然不能停业,所以,也只能实行二十一世纪先进的“调休制”,每人一个月休息四天,有事时也可以一次性休完。

  ……

  所有能够发生的事情,夏颜一次性全给解决了,目前酒楼的运行一切正常,没事可做的夏颜,也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

  闲时,她会独自漫游于临州城的大街小巷,到处走走停停。

  她所有的消费不必经过宋言批准,直接从账上拿,而且还算成了酒楼的正常开销,这就是夏颜所拥有的特权。

  遇到新奇的店铺,都会上门逛逛,满足一下她的好奇心,若是遇到适合的,也会带回酒楼的雅间,作为房间的装饰物。

  毫无目的乱逛,无聊之时,也会去宋漓给她推荐的那几家布庄,给自己定做几身换洗的衣服。

  除了自己的,酒楼其余之人也是一人一套,颜色还是她自己亲自搭配,做好了就让布庄的伙计送到酒楼即可。

  逛累了就顺便去品尝一下属于这个世界的美食,体验一下人们正常的生活方式。

  例如,品尝街边零食摊上的小吃食,以及路边的摆的面摊;吃着茶楼的茶点,听着说书人嘴里诉说着临州城的奇闻趣事;还有加入那些个叫不出名字的诗社,同社中之人泛舟游湖,感受一下读书人的附庸风雅……

  有时,也会被他们带去逛春风楼,原本夏颜是不打算同他们前往,可被大伙儿随口一激,拉不下面子的她,也只有乖乖跟随。

  那里的姑娘之前去过和顺酒楼,大家自然也都认识,这才是夏颜的尴尬之处,刚刚进门就被认了出来,同行之人还以为她是这里的常客。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去春风楼的事情,不知怎么就被传到了酒楼,不用想也知道,消息自然也是食客们给带来的。

  之前,夏颜在集市上当着众人的面公然“表白”宋漓,如今又被谣传逛春风楼的风流韵事,其实,这也不算是谣传,倒是不争的“事实”。

  原本人人都嘴里谈论着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颜公子”,如今,还真是坐实了“风流”一词。

  更奇怪的事情却是酒楼的食客们,居然还跑到柜台处安慰起了宋漓,只是这一通安慰,倒成为了酒楼的“家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

  晚膳时分,大家的眼睛都直愣愣的盯着夏颜而来,几乎都是一副不怀好意憋笑的样子,弄得她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还没等众人“审问”,她倒是不打自招,全盘托出。

  “好了,我就是好奇,所以就陪他们进去看看,我可没有乱来啊!”

  “我们又没说什么,只是某人最近可是出了名了。”宋漓一副等着看笑话的表情,似笑非笑的说道。

  “出名不好吗,顺便给咋们酒楼宣传造势呀?”

  夏颜放下手中的碗筷,摊开双手耸耸肩的,摆出一副“无赖”之人的面容,宋漓看到如此这般的她,都有些不屑了。

  “出名是好事,可别毁了酒楼的盛名。”

  “知道了,时刻谨记着。”

  “还有,你在外边‘沾花惹草’惹的那些‘风流债’,到时可别坏了我的名声啊?”

  “哈哈……你说的这话可真有意思,你的名声可轮不到我来负责。”

  夏颜自然是忘了那天在集市上发生的事情了,她是忘了,众人可都记着,当时与她同行的珍儿,却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提醒道:

  “颜公子你是不知道,今天还有好心人来给我们家小姐抱不平呢,啧啧,可谓是一番用心良苦的安慰呀!”

  珍儿话音未落,惹得大家一阵哄笑,夏颜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好了,你们就别取笑我了,今后,我哪儿也不去,乖乖在家守着我的宋小姐,可好?”

  “我可忙了,没时间陪你。”

  听到夏颜的“真情告白”后,宋漓赶紧逃离现场,随即前往另一桌而去。

  “好吧,既然没事可做,那就好好赚钱,这下可满意呀,我的宋小姐?”夏颜故意扯着嗓子,对着对面桌坐着的宋漓喊道。

  “颜公子是不是又有什么赚钱的好主意了,不妨说说,让我们大家也见识见识?”

  一说到赚钱,自然是冯叔最为积极,估计是天天数钱数上瘾了,还嫌赚得不够。

  “当然有了,我去春风楼……”

  一听到夏颜提到“春风楼”,还没等她把话说完,就被对面桌的宋漓强行给打断了。

  “你能不能别老是提那个地方啊,也不知道害臊,一回来就没完没了了你。”

  夏颜一头雾水,都不知道宋漓莫名其妙的生什么气呢?

  可有一点她忘了,这是传统的封建社会,作为女人的夏颜,嘴边老是挂着这么个地方,同为女人的宋漓自然不高兴了。

  “你先别急着生气啊,我不提就是了。”稍稍安慰一下宋漓,这才向众人娓娓道来:

  “我去那个地方,不单单只是为了好奇,自然是去发现商机了。”

  “什么商机?”

  听到商机一词,宋言立即抢着发言,刚刚众人说笑之时,他似乎不受影响般继续用餐。

  “我进去后,到处逛了逛,发现那儿的香料味儿特重,不管是哪个姑娘的房间都是如此。”

  “这有什么关系吗,姑娘们戴着香囊,房间里也有熏香,这些也都是常事儿。”

  之前每次一起用餐,顾云都是一言不发的,听夏颜说到香料之事,他倒来了兴致,该不会也去过春风楼?

  想到此处,夏颜倒不禁暗自发笑,可最终还是没好意思问出口。

  “所以啊,我就在想,若是可以用香薰蜡烛来代替香料,这么一来,我们赚钱的机会也就来了。”

  “可我们大家每天都是从早忙到晚,哪有时间去做这些事情?”冯叔一脸不解的反问道。

  “我们不是安排轮休嘛,休息的时候就可以做啊,如此一来,酒楼赚钱了,自然也不会亏待在座的各位。”

  在众人还在合计此事,犹豫之时,夏颜又转移了注意力,“若是你们不想赚钱,那我就另找他人合作喽!”

  “好,为了赚钱,都听你的。”

  宋言永远都是第一个支持她的那个人,其实傅云帆也是,只是他只会用行动来证明,从不会为自己辩护一句。

  “还是宋掌柜心思透彻。”

  ……

  此事既已商定,大家又开始忙碌了,不仅白天轮休之人做工,晚上睡觉前,大家都来帮忙。

  似乎赚钱已经成了他们待在酒楼唯一的目标,也是大家共同奋斗的方向。

  一次性生产一千个,暂时也只能做这么多,就怕万一卖不出去的话,只是酒楼的雅间使用,这个量已经够多的了。

  大家伙儿共同努力了一个周后,成品终于出来了,夏颜把摊子摆在了酒楼大门的旁边,所有逛街经过以及进入酒楼之人都可以随意挑选。

  酒楼一天最闲的时候就是未时,等到那时,就让珍儿和宋漓前去摆摊。

  女孩子嘛,卖香薰蜡烛自然再合适不过了,况且,她俩的推销口才那是一流,尤其是聪明伶俐的珍儿。

  她俩这么一吆喝,街上闲逛之人皆闻声而至,围观之人也随之慢慢拥入其中。

  经她俩一边解说,一边用火折子点燃蜡烛,众人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花香扑鼻而来。

  新鲜东西,自然禁不住诱惑,况且蜡烛的颜色,各色各样,什么味道也都有。

  摊子才刚刚摆出不到一个时辰,库存的这一千个香薰蜡烛就被众人哄抢而空。

  其实出现这种情况,也在夏颜的预料之内,这也很正常,因为定价并不高,而且使用还很方便,比起香囊、香料来说,选择蜡烛才是明智之举。

  蜡烛供不应求的饥饿营销手段,同时也是为了给酒楼造势,城外慕名而来之人,顺便到酒楼去用餐,这一场发现美食之旅,就此开始。

  用不了一个月的时间,放眼整个临州城,已经寻不到可以与之匹敌的竞争对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