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途中遇刺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935 2020.06.14 10:10

  慕白羽的突然加入,让原本并不不宽敞的车厢变得拥挤起来。

  一路同行,夏颜多番借故离开车内,想着多留些空间与时间,让宋漓单独与她的小侯爷好好相处,可这一片好心却付出东流。

  坐于傅云帆身旁的夏颜,全神贯注的侧耳倾听车内的情况,丝毫没有动静……

  好奇的她立即打开车门,掀开帘子,往车内瞟了一眼,眼前的所见令她难以置信,那两人互相客气般端坐于车内,不言不语,一片沉寂,看来这彼此的关系,毫无进展可言。

  除了叹气,夏颜都不知该干嘛了,看来她这个“月老”做得有些牵强。

  宋漓不会来事儿也就算了,至于慕白羽,按照他的性格应该不会啊?

  如此想来,夏颜算是看明白了,慕白羽对宋漓压根没那意思,最多也只是朋友间的客客气气罢了。

  那之前每年宋漓一回来,慕白羽都会前来与之相伴,还有宋漓那些个羞涩的表情……难道这些都是夏颜自己一个人会错意,还是说她被易山给误导了?

  唉,算了……既然他没有这个心思,那就随他们去吧,还是不要乱点鸳鸯谱为好。

  至于宋漓,看来还得趁早劝她放弃得了,世上好男人千千万,何必吊死在这棵树上,不过这棵金贵的树确实长得挺好的。

  道理虽如此,若是宋漓非得坚持不懈,那这事就有些麻烦了。

  感情之事是最难说得清楚的,尤其是这种只求默默关注的“暗恋”型。

  ……

  一番稍显尴尬的感慨之后,夏颜又回到了她那一副观景品帅哥的状态。

  “老傅?”

  夏颜双手扶额,两眼放光般盯着傅云帆直勾勾的看去,见他没有反应,又继续说道:

  “喊你,你怎么都没反应呢?”

  “我在等你说下面的话。”

  傅云帆一本正经的答道,他压根不知道自己的沉默却引来夏颜的不满。

  “唉……看来,我们俩的交流不在同一个语境,算了,你还是赶车吧!”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傅云帆有何反应,只是乖乖听话般继续“赶车”,夏颜还真是无语透了,心想,他这个木头人,真是够楞的。

  罢了,懒得与他计较,也许,这是性格使然,又或许是他常年如一日的生活规律,早已形成了他的一种习惯。

  ……

  此行一晃,夏颜等人已在路上行走了七天,好不容易坚持这么久的颠簸以及无聊的日子,对于她来说,真挺不容易的。

  关于时间的精准计算,全赖于她手上所带的那块手表,时间、日期、星期标得清清楚楚,即使她想要忘记某一天的存在,这块手表都会时时刻刻提醒着她。

  从误入密林深处的那天开始,她来到这儿已经整整十一天,这段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还好在这段时间里,她接受了自己穿越的事实,也接受了这里的一切,渐渐也适应了这里的生活方式,以及生存环境。

  虽说她没得选,可毕竟这里对她而言,因为陌生,反而存在更多可能。

  与其说是被封建社会的礼教思想给束缚,倒不如利用其来达到自己目的,又或是取悦自己这段漫长的“旅程”,比如肆无忌惮的逗趣身旁的傅云帆。

  ……

  这次为了节省时间,傅云帆赶车的速度明显比之前来时快了许多,而且中途又换了新的马匹,若是这般继续下去,之前的半个月估计得缩短为十来天左右也就到了。

  可世事难料,第八天一早,众人照常出行,马车才刚刚出了客栈不久,行于一块荒芜之地时,不巧就遇到了一帮神秘的“蒙面杀手”。

  在这个冷兵器时代,夏颜算是遇上了一场真正的搏杀,此事不光是震惊了她,更是把身旁的宋漓吓出一身冷汗。

  宋漓和傅云帆在这条路上一起来来回回的前两年,也没遇到过像今天这样的情况,这次倒是让她给赶上了。

  夏颜自然是相信傅云帆的能力,而且还有慕白羽的相助,可奈何人数悬殊太大,明眼一瞧,一行十几个人,那可都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特殊人群。

  见他们来势汹汹,傅云帆与慕白羽两人相视一眼,立即拔出手中的剑跳下马车,冲向一片黑压压的人群,展开了一场关于生死的搏杀。

  车内的宋漓早就吓傻了,夏颜虽说也害怕,但还是不停地安慰着身旁担惊受怕的妹妹,还时不时掀开帘子的一个角,看看外面的情况到底如何,心里的恐惧,焦急,以及担心,已经超额影响了她遇事时成熟冷静的心智。

  此时,耳朵里听到的全都是外面冷兵器激烈碰撞时发出刺耳的声音,还有就是人们在厮杀时致命般的叫喊声,这一切在夏颜看来犹如电影画面般精彩,却又真实残忍的出现在她的世界,并且还亲身体验了一把。

  虽说场面足够刺激,但是伤害值太高,若是没有强大的心里素质,夏颜压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应对接下来即将发生的一切……

  她俩于车内一直安安静静的待着,不管外面的战斗如何“精彩绝伦”,夏颜也不敢再去观战,她害怕一个不小心就把自己给暴露了,在这危急关头,可不能给前方用生命在搏斗的那两个人拖后腿。

  越不想发生的事情最终还是发生了,她也不知这些杀手是怎么发现了车里的她们。

  夏颜从车门帘子那儿定睛瞟了一眼,远处的10米外正有一黑衣人提着刀,缓缓靠近车身,一身杀气朝着她俩而来。

  眼看情况不妙,夏颜赶紧从箱子里抽出一把先前准备好的匕首,这也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以防万一的随身携带之物,却没曾想此刻还真派上了用场。

  随后安慰好惊慌失措的宋漓,与她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夏颜开始慢慢挪动躲到车门的角落处,等待杀手慢慢靠近,准备伺机而动。

  她不能就这么被动的待在车里,万一被当成人质,以此要挟在前方厮杀的傅云帆和慕白羽,那么这场战役他们所有人必败无疑。

  常年待在健身房练习拳击的夏颜,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自是没得说,可她并不懂得利用这一招半式与人应战,而且在这命悬一线的危急关头,更是不知如何施展身手,曾经的拳击也只是为了强身健体罢了。

  若是以后有机会,得好好跟着傅云帆学一些“杀人”的速成招式不可,不求以一敌百,至少可以应对例如当下的混乱场面。

  ……

  还好前来的这杀手受了些轻伤,体力也稍有不支,当他斜着身体靠近车门外时,握着大刀的右手猛的一把挑开了帘子,发现车里只有宋漓一个小姑娘,而且还是一副表情惊恐不堪的样子,杀手这才稍稍放松警惕,意识也跟着涣散。

  可他万万没想到,还有一个夏颜正躲在被他的大刀挑开的帘子后面。

  在他准备提步上车之时,夏颜心想机会来了,趁来人不备,左手用尽全身力气,控制住他拿着刀的右手手腕,一个擒拿的动作,对方脸上扭曲的表情,估计苦不堪言,此时自是无力回击。

  “哐当。”

  果不其然,杀手右手中的大刀掉在了马车的木板上,趁此机会,夏颜握着匕首的右手用力往前,一刀捅在了杀手的心脏部位。

  握着刀的右手,用尽全身余力来回搅动刀柄,直至对方面目狰狞,身体倒地,呼吸衰竭……

  这场属于她夏颜一个人的“战斗”,终于结束了。

  ……

  曾经,夏颜没机会见过,更没经历过这种用生命作为赌注的现实版的搏杀现场,今天第一次遇见,免不了心虚。

  刚刚捅刀子的时候,心跳加快的速度早已达到了极限,就差蹦出了胸口,可她毫无退路,也只能用尽全身力气赌一次,博一次。

  当她在杀人的那一瞬间,一刹那,自然无法顾及是否已经构成杀人犯罪的事实,危急关头,所有的行为也只是一个正常的应激反应。

  完事后,夏颜仍旧傻楞立于车门边上,待宋漓稍稍挪动位置,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角,这才反应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定神一看,原来右手早已沾满了被杀之人的鲜血,转瞬间一股恶心的冲动直上胸口,就差直接吐出来了,她这才意识到那人死了,而且是被她给捅死的。

  长呼一口气,正准备倦身缩回车里时,不料又来了一个,只见那杀手轻身一跃,便立于马车之上,这一连串的动作,不仅把夏颜给吓傻了,还惊了马匹,整个车身随之振动摇晃。

  可本能反应的她想都不用想,直接一脚踢了出去,正好踢在来人裤裆的要害之处,对方痛得直哆嗦。

  夏颜心想,机会又来了,趁对方倦着身子之时,一刀稳准狠直接插在杀手脖子的大动脉处,拔刀之时,鲜血如水龙头般随之喷射而出,来不及躲避的夏颜,衣服全都被鲜血浸红了。

  可对方居然不受控制般直接扑向了夏颜,吓得她直接跳下马车,转移杀手的注意,避免车上的宋漓受到伤害。

  跳下马车后的夏颜,一点优势都没有,没有过任何实战经验的她,能够依仗的也只有自己的胆识与临场的应变能力。

  还好杀手已经被她伤到两处要害,坚持不了多久,与对方交手,她丝毫不惧。

  双手紧紧的攥着唯一的武器——匕首,稍稍退后几步,假虎假威的样子,似乎早已做好了应战的准备。

  原来扑向她的那杀手,由于流血过多,最终还是倒下了,重重的摔下了马车,看对方如此虚弱,且毫无战斗力可言,如此一来,威胁也就不存在了,夏颜也没必要趁人之危。

  在杀手倒地的那一刻,夏颜所有紧绷的神经几乎衰竭般瞬间松垮,整个人就如缺氧般跪坐在地,眼神空洞的看向紧握着匕首的双手,鲜血淋淋,似乎已没了知觉,大脑一片空白,身体更是空虚无力。

  她这疲惫不堪的样子,并非打斗之后的后遗症,完全是精力过度消耗给造成的。

  ……

  夏颜瘫坐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当她稍稍恢复体力之时,前方的战斗已经结束,迷糊之间,斜眼看到了朝她而来的傅云帆和慕白羽,手里正提着沾满鲜血的长剑,帅气而归。

  慕白羽倒也还好,只是傅云帆的左手臂上被砍了一刀,鲜血早已浸透黑色的衣服。

  见状如此,精神疲惫的夏颜,缓慢的扔下手中的匕首,用自己的衣服随便擦了一下手上的鲜血,极为难受的爬上车去,从原本打开的行李箱中拿出医药包,又艰难的跳下了马车,简单的给他包扎一下伤口。

  两人原地蹲下,夏颜手执剪刀,有些颤抖的给傅云帆剪开手臂上的衣服,用医用棉花把伤口擦拭干净后,再往伤口上倒了一些酒精消毒,又把慕白羽递过来的金疮药给用上,裹了几层纱布,这才算完事。

  包扎的整个过程中,压根没听见傅云帆哼过一句,即使往伤口上倒入酒精消毒,也没见他皱一下眉头,对她而言甚是佩服,可对他而言只是家常便饭。

  弄完这一切,夏颜一屁股直接坐到了地上,看着前面东倒西歪的杀手们,不禁后背一阵冷汗不寒而栗。

  若不是亲身经历,她又怎会相信自己有一天也有遇上如此情境,如此惊心动魄的场面,远远胜过电影里面任何精彩片段。

  此时,看着夏颜于原地发呆,且毫无起身的知觉,宋漓只好走到她身旁,轻声轻语的唤了一声“夏颜”,她才缓缓抬头看向身旁之人,目光呆滞,眼神涣散,也许是刚刚用力过猛,此时早已虚脱。

  “起身洗把脸换身衣服吧,一会儿我们还得赶路呢!”

  夏颜双眼无神的盯着宋漓看去,眼前之人刚刚还一副惊恐万分的状态,此时倒是平静如水,心想她这转变还挺快的。

  随着她的话语,夏颜这才正眼瞧了一下身上的衣服,早就被鲜血给染红了。

  看着这鲜艳的颜色,浸在她白色的衣服上,心里甚是难受,瞬间暴起,赶紧脱掉身上的衣服,一整套全都扔掉,看着都恶心,只是可惜了那一身花了钱量身定做的衣服。

  可就在此时,她居然忘了自己女儿家的身份,以及忘了身处于礼教森严的封建社会,竟然当着慕白羽和傅云帆的面脱衣服,她到是无所谓,可他们,早就羞得转身回避,所谓的“男女授受不亲”直戳内心。

  还好她里边穿了自己的贴身的打底衣,并不是全部都脱掉,不过,她也懒得注意这些细枝末节。

  随后,宋漓用水袋帮她倒水洗手,顺便还洗了一把冷水脸,整个人瞬间清醒些许,神情也开始恢复正常。

  接过宋漓给她准备好的衣服,往身上一套,好似刚刚杀人的事情就像没发生过似的,于她身上毫无痕迹可寻。

  ……

  收拾一番之后,众人若无其事般继续前行。

  夏颜打算换慕白羽赶车的,可傅云帆非得“坚守岗位”,生怕自己的工作被人给抢了似的,宁死不听劝。还好他伤的不是右手,倔强如他,夏颜也不再坚持,随他去吧!

  马车的车厢内,经过一场身体与精神的搏斗过后的夏颜是有些累了,顿时困意来袭,侧身靠着宋漓死死睡去,可这一睡直到天黑时分,马车停下了方才醒来。

  客栈内,还好是宋漓亲自下厨,这饭菜方可入口,不然累了一天还没一顿好吃的,身体自然吃不消。

  晚上,宋漓为了平息一下众人一整天稍显不安的心情,尤其是她与夏颜,所以特地去客栈的后厨准备了些酒菜,又把隔壁的那两位喊到房间来,四人围着方桌慢慢喝起了小酒,聊着白天发生的事情。

  ……

  夜宵的过程中,众人讲诉着自己眼里所经历的一切,可谓是精彩万分。

  可故事里扮演坏人的那一帮黑衣人的突然出现,深度引起了众人的关注与疑虑,听慕白羽的意思,这些人像是冲他来,至于目的为何,他并未明说。

  夏颜叹了一口气,心里暗自嘀咕:“也是,若不是他,有谁会高价雇杀手去害宋漓他们这样的平常老百姓呢,这也说不通啊?”

  其实此次前往劲州,慕白羽是在替他的王兄慕林川办事,隐约能感知到此行并不安稳,这才选择与宋漓他们一路,只要有傅云帆在,他的安全便有了保障。

  至于傅云帆为何会受伤,夏颜也是一副好奇的表情,不是说武功超凡嘛,此次战斗,就连慕白羽都没受伤,他怎么就……

  后边慢慢听慕白羽讲诉他们战斗的过程,这才得知受伤的缘由,原来傅云帆担心车里的她们,并不能安心应战,屡屡回头之下,又看到杀手逼近车身,待他转身想要往回赶时,不小心被杀手所伤。

  这么一说,夏颜还有些愧疚,若不是她们拖了后腿,他也不会受伤,还好伤得不重,不然她这心里的自责之感,也不知何时才消。

  看来回去后,这武功不练是不行了,不可能每次都等着别人来救援,在这个冷兵器时代,靠的全是肉搏,以命换命,功夫自是首当其冲。

  在夏颜独自喝着酒,暗自揣测并胡思乱想之时,宋漓所有的好奇顷刻之间脱口而出:

  “面对那两个杀手,我看你临危不乱的,当时的情况,难道不害怕吗?”

  此事恐怕除了宋漓,其余二人更想知道答案,只是借她之口问出罢了。

  “怕啊,怎么可能不怕啊,不过,我若不杀他们,估计我们两人就没命了,我这也只是正当防卫罢了。”

  “正当防卫……什么意思??”宋漓又是一副疑惑不解的表情茫然的盯着夏颜。

  “呃……没什么,总之,我也不想杀人,只是形势所逼。”

  夏颜不想解释那么多,只怕越是解释,就越说不清楚。

  “看你下手时,心狠手辣的样子,有做杀手的条件。”慕白羽一副嬉笑的状态调侃道。

  “死亡面前,少不了一番厮杀,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面对这些杀手,你难道会束手就擒?”夏颜的一句反问堵了慕白羽的一个哑口无言。

  他只是想不到她一个姑娘家,在讲诉与杀手搏命的过程之时,眼神里边透露出来的毅力,居然如此坚定,勇敢果断,这是他所认识之人中少有的。

  还有她帮傅云帆包扎伤口时,动作娴熟,就像是经过训练似的,行动利落,不急不躁,不慌不忙的,钦佩之感油然而生……

  不过,他这心里越是佩服,嘴上非得与之玩笑一番。

  “唉,你这人不只是嘴巴厉害,心里果然够狠,看看人家宋小姐,这才是正常女子应有的反应状态。”

  “呵呵……是吗?”夏颜不以为然的扯过一抹微笑,又立即转换严肃的语境对其说道:

  “若是我们乖乖待在车里等着你们赶来,估计此刻的相聚就得改到阎王爷那儿喽!”

  “呵呵……你看你……唉,我都不知该如何接话了!”

  慕白羽淡淡一笑,却不停的摇头,暗自叹了口气,手里的一杯酒一饮而尽。

  “如此说来,还好我换了一身男装,不然,定被人说成母老虎喽!”

  “呵呵……我可不敢这么说。”

  一阵玩笑过后,众人也不再接话,屋内又是一片沉默,各怀心事般继续喝着杯中酒。

  其实,夏颜自己几斤几两她心知肚明,今天此战,也只是运气好罢了,若是让她置身于正常的战斗中,她估计一招也接不住。

  经过此次突如其来的“战役”,夏颜以此发誓,今后定要好好习武,既是为了保护自己,也是为了保护身边之人,比如宋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