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暂且停留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89 2020.06.29 10:55

  夏颜随着俞剑声一路径直往前,于偏殿的院子远远看去,从会客厅打开的各扇门外就能看清屋内的大致情况。

  主位那儿坐着的慕林川,正侧身放下手中的茶杯,看来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转眼寻着主人位左边的客坐看去,傅云帆正端坐在凳椅上,脚边好像还摆着她再熟悉不过的行李箱和背包,这下还真疾步向前,朝着偏殿的会客厅飞速而去。

  屋内,夏颜见到眼前如此熟悉且生活中缺一不可的行李之时,惊奇的急问一句:

  “老傅,你不是要来接我回去的吗,怎么把我的行李全都搬过来了?”

  见到刚刚跨入大门的夏颜,傅云帆立即起身行礼回道:

  “不是,我怕颜公子在这儿住得不习惯。”

  话刚刚说完,这才意识到自己言语的不妥之处,赶紧又补了一句:“我不是说王府不好,我只是……”

  这下还真是说多错多,越想解释就更是说不清楚了,他的词不达意,夏颜岂会不懂?

  “好了,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我没打算长住啊?”

  “掌柜的想让颜公子在此借宿一些时日,所以命我前来……”

  “什么意思啊,为什么要让我在此借宿,难道不想我回家了,还是说酒楼如今正常运作了,不再需要我了?”

  被夏颜突然这么一说,傅云帆赶紧慌乱的摆手解释道:

  “不是,不是的……颜公子先别急,掌柜的不是想着前段时间你太过于操劳,趁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况且,此举也得到了王爷的同意。”

  宋言的意思,夏颜自然懂得,只是看着傅云帆老实巴交的样子,她又想逗逗他了。

  “呵呵,同意?你们征求我的意见了吗,就敢擅自替我做决定?”

  “不是的,我,我们……”

  见着一副紧张到站立不安的傅云帆,夏颜忍不住笑出了声:

  “逗你玩的,看你那副认真的劲儿,特有意思。”夏颜免不了又是一阵大笑,而一旁的傅云帆也跟着傻笑。

  “我还以为又惹你生气了。”见到她如此高兴,即使知道是故意的,他也不会与之计较。

  “掌柜的已经在信上把此事与逸王详细说明。”

  傅云帆说着话,侧头看向了正端坐着喝茶的慕林川,停顿几秒后,又继续说道:

  “颜公子就安心在此住下吧,什么时候想回去了,我来接你。”

  说到回去,若是隔得近倒也没什么,想走随时都可以,只是这不是短途步行。

  早上听到服侍她的那两个丫头所说,这王府在城东,酒楼在城西,中间隔着的这段距离虽说不算太远,可若是让她慢慢走回去,差不多也得走一两个时辰,马车也得半个时辰。

  “可是……”

  夏颜其实是想跟傅云帆说,她想回酒楼,可看到傅云帆一副真诚的样子,话到嘴边又给憋了回去。

  突然被安排在王府“度假”,夏颜还真有些意外,不忍冷笑一声,对于这个安排还真是无奈至极。

  一直端坐并不想发声的慕林川,听到夏颜嘴里的“可是”一词后,立即放下茶杯起身前来。

  “这是宋言写的,你可以打开看看。”

  慕林川说着话,赶紧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夏颜,接着补充道:

  “颜公子在这儿若是闲来无事,还劳烦帮忙调教一下府内的厨子。”

  夏颜一边打开信封,一边漫不经心的回道:“调教可不敢当……”

  其实她是想说,只想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可话还说出口,却被慕林川怼了回来。

  “暂且在府上做几天的闲散之人难道不好吗,非得把自己逼成昨夜之境况才甘心?”

  听到慕林川提到“昨夜”一词,又瞧着夏颜的脸色有些难堪,好似有事隐瞒,傅云帆免不了担心的问道:“昨夜怎么了?”

  “没,没什么,”夏颜自然不想让傅云帆知道自己故意“逃跑”之事,寥寥数语敷衍而过,赶紧岔开话题,“行礼都收拾好了吗?”

  “恩,所有物品我没让珍儿与蓉姐经手,全都是小姐亲自整理,还有你的保温杯,我也带来了。”

  夏颜没想到傅云帆心思如此细腻,时时刻刻都记得她的生活习惯,这番心意又让她内心涌起一股暖流——感动。

  “谢谢你,老傅。”

  说着话,夏颜朝他走去轻轻与之相拥,与上次拥抱慕白羽的欣喜之情自是不同,这次是真的深受感动。

  毕竟,在这个世界真心待她之人不多,而傅云帆就是这般不可替代的存在,既像朋友,更加家人,甚至就像是她的“死忠粉”那般支持她,陪伴她。

  两人就这么“明目张胆”的当着慕林川的面自然的拥着,完全当他不存在,继续着他们的接下来的谈话。

  一旁稍显尴尬的他,也只能回到座位上,借着喝茶打发稍显尴尬的时间。

  傅云帆已经习惯了夏颜的不同寻常,所以并没有被她突然的行动给吓到,反而轻松的拍了几下夏颜的肩膀处缓缓说道:

  “与我不用言谢。”

  “我知道。”

  一番感激的言语之后,这个拥抱又坚持了几秒,这两人才分开抱着的双手。

  “刚才想必慕王爷误会了吧,我只是想说,调教不敢当,互相切磋一下倒也无妨,就当是抵了王府这几日的饭钱吧!”

  “哦,是吗,看来倒是我心急了,呵呵……不过,我可不敢收你饭钱,若有照顾不周之处,还请悉数告知。”语闭,夏颜把看完的信又塞给慕林川。

  既然这是宋言的安排,那就趁此机会好好享受一下生活,而且慕林川言语如此坚持,夏颜还真有些“盛情难却”了,若是拒绝,倒显得自己过于矫情了,还不如欣然接受。

  至于研究新菜,那也得过段时间了,先等酒楼的食客们慢慢把这阵子的新花样“消化”完再说。

  “接下来的这几天……打扰了。”

  随着夏颜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傅云帆向她行了礼,说了一句“我走了”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傅云帆离开的背影,视线慢慢拉长,直至身影渐渐消失,她仍旧立于原地静默许久。

  ……

  待俞剑声帮着夏颜把行李搬回房间之时,一位穿着不凡的中年男子前来禀报:

  “禀王爷,膳厅一切都已安排妥当,邢嬷嬷请王爷与颜公子一同前去。”

  “好,有劳王总管了。”慕林川对待他府上的家丁们皆以礼相待。

  随后,夏颜跟着慕林川前往膳厅,下人们已经按照要求,把火锅架了起来,就只等着人员到齐后动筷子了。

  才刚刚到达厅内,还没来得及坐下,却听见了一众下人恭敬且齐声喊了句“邢嬷嬷”,一位精神状态极好的妇人正朝着餐桌缓缓走来。

  看着她的年纪,应该50岁左右,脸上微微一笑带动的纹路,深深浅浅的,像是浅藏着被生活布满的痕迹,眉目虽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可完全遮不住她骨子里稍显严肃的“独特气质”。

  众人虽称她一声“嬷嬷”,可看着她那以长辈自居的架势,倒像是逸王府的女主人似的,在慕林川的面前,气势丝毫不逊色。

  对方虽“来势汹汹”,可夏颜却是一副无所畏惧的表情,漫不经心的坐在餐桌上,丝毫也不示弱。

  倒是这位邢嬷嬷稍稍屈膝行礼唤了一声“王爷”,慕林川这才说了句:“嬷嬷来了,坐吧!”

  缓缓坐下的邢嬷嬷,侧头微微斜着眼睛看了一下一副淡然处之的夏颜,见她不紧不慢的涮着火锅里的肉片,慕林川还没发话,她都已经开吃了。

  这一副稍显傲慢无礼的装腔作势,邢嬷嬷开始有些不爽了,可身旁的慕林川并未介意,她也只好作罢。

  “他们人呢?”夏颜嘴里一边嚼着肉片,一边转头向慕林川询问莫雨和俞剑声的去向。

  “莫雨和俞剑声不在这儿用餐。”慕林川放下手中的筷子说道。

  “这么一大锅,三个人吃着太没趣了,把他们叫过来一起吧?”

  夏颜自然知道下人们是没有资格与主人一起同桌用膳的,可她就是有意而为之。

  “与下人同桌的规矩,我们王府从没有过这样的先例。”

  邢嬷嬷言语冷冰冰的回道,似乎只要有她在,就不准任何人藐视王府的规矩,可夏颜就如闲得发慌似的,非得挑衅她至高无上的权威。

  此时的她,也不知哪来的勇气非得挑事,尤其在邢嬷嬷的面前,她就是要挑战这无聊的先例。

  也不知道她是谁借给她的胆量非得要这么做,就好像是生活太无趣了,非得找些事情来闹一番,只是觉得故意与眼前的这位邢嬷嬷作对,似乎还蛮有意思的。

  “是吗,这么说来,我一个酒楼跑堂的,也不配与您坐在这儿了?”

  此话一出,桌面的气氛就更加微妙了,尤其是被这两个厉害之人夹在中间的慕林川,进退两难,好似处理“婆媳关系”那般矛盾。

  夏颜说着话,立刻放下手中的碗筷,准备起身之时,又接着说道:

  “我不懂得什么王府的规矩,别等下得罪谁都不好说,要不你们慢慢吃,我去找他们。”

  说话之时,故意把“慢慢吃”这个三个字拖长,话音未落,这就转身离开了餐桌。

  可还没等她走出膳厅,就听到了身后的慕林川的妥协,正在吩咐下人们道:“去传莫医师和俞侍卫前来。”

  “是。”身旁伺候的下人一声干脆利落的应到,赶紧绕过夏颜身旁出了膳厅的大门,一路疾步前去。

  见状,夏颜小碎步回到原来的座位上乖乖坐好,一脸嬉笑的状态对着慕林川说了声“谢谢”。

  看着对面的邢嬷嬷立刻挂了一张黑脸,夏颜倒是无所谓,她可以不在乎,可慕林川夹在中间就不好做人了,无奈之下,也只能淡淡说一句:

  “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当然,我可忙得很,没空陪你吃饭,若是有那般闲工夫,也应该多陪陪顺王爷与王妃,岂会轮到你?况且,你这王府的饭,能比我们酒楼的还好吃吗?”

  简单的几句话,直接怼得慕林川无言以对,只是在一旁心情一直不是很美好的邢嬷嬷,还真得重新开始认识一下眼前的夏颜了。

  慕林川倒是与她提过夏颜如今身为顺王府“义女”的身份,可她甚是怀疑这认亲的全过程,以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可在她还没调查清楚之前,还是把如今自己亲眼所见的夏颜,这么一个目中无人且伶牙俐齿的夏颜,定义为心机深重的不轨之人,也许“认亲”只是蓄谋已久,奈何她疼爱的小王爷不听劝。

  不免暗自感叹一句“儿大不由娘”,况且她还只是一个嬷嬷。

  只因慕林川是她自己从小亲自带到大,并用命保护的这层关系,这才稍微亲近些,可她曾经听话的小王爷如今长大了,有了实权更有了自己的主意,她的话自然不再受到重视,不禁暗自伤神。

  ……

  在这样行动、言语同时受限的王府,严肃的生活环境比慕白羽家还恐怖,夏颜可待不下去。

  之后,餐桌的氛围又陷入了一阵沉默,即使莫雨和俞剑声来了,也改变不了这尴尬的场面,反而因为他们的存在而加剧了。

  尤其是后来之人,强行让他们加入其中,感受这种坐立不安的滋味,夏颜倒有些愧疚,若知道场面如此这般难堪,她也没必要非得拉上莫雨他俩了。

  原本对这个看似彬彬有礼的“绅士”逸王,夏颜就不怎么喜欢,现在又多了位刻板的邢嬷嬷,她这心里想想都难受,若是长期待在一起,日子只怕更是煎熬。

  ……

  午后,夏颜拉着莫雨的手朝着王府的药房走去,只是这个简单的拉手动作,又被莫雨给拒绝了,此举倒是把夏颜逗得哈哈大笑。

  虽然莫雨知道夏颜的具体情况,可为了所谓的“避嫌”之说,不得不与夏颜保持距离。

  一番忍俊不禁以后,夏颜心里开始盘算着接下来的事情,她是想在酒楼尝试做些药膳,可又不懂医理,所以趁此机会,好好跟莫雨学学。

  在去往药房的途中,夏颜向莫雨打听了慕白羽的去向,上次“不欢而散”的晚餐之后,她再也没见到过他。

  由于夏颜莫名其妙且过于敏感的情绪,还有她天生多愁善感的性子,坏了她与慕白羽的那次难得的相聚,还好亲自下厨做了一餐美食作为补偿,不然她这心里还真有些愧疚与不安。

  此事,毕竟是她一人引起的,还坏了大家用餐的心情,虽说不是有意,可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侯爷……他回劲州了,自从上次从酒楼回来,就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说话之时,莫雨不经意间眼眸低垂,看似有些感伤之意。

  夏颜心里自然知道慕白羽为何闷闷不乐,只是现在也没什么补救的机会,也只能等到下次见面再说吧!

  见夏颜沉默无言,莫雨又接着说道:

  “小侯爷走后,芩小姐也随着离开了,还是王爷亲自护送回去的,这趟去了差不多有半个月的日子,直到昨夜才赶回。”

  夏颜对于莫雨的这番话毫无兴趣,所以也只是淡淡的一个回了一个“哦”字足矣概括。

  “这一路回来,王爷连着赶了几天的路,昨晚又守在您的床边,直至深夜……”

  对于莫雨所说的这一切,夏颜岂能不知,只是她对慕林川存了“既有印象”,尤其是第一次见面时,看向她那双清澈明朗且带有“窥视”之意的眼睛,夏颜每每回想都有些颤栗,所以,宁愿这般视若无睹。

  停顿了会,莫雨若有所思的又接着说道:

  “请恕莫雨直言,我看颜公子对王爷似乎有些误解?”

  莫雨的言辞有些不确定的试探,却被夏颜矢口否认了。

  “没有,我并不了解你家王爷,况且,我和他总共才见过两次面,何来误解之说?”

  听到夏颜如此肯定的答案,莫雨也不好再继续追问下去,她们之间的谈话也就这般不了了之。

  原本莫雨是打算带着夏颜前往药房的,可又担心她种植的那些药材,经过昨夜的那一场暴雨,如今也不知怎样了?

  早上手头又有忙碌之事,还没来得及去看一眼,此时更是心急如焚,眼下也只能带着夏颜前往逸王府的湖边花园,那有一片空闲之地,也被莫雨用来种植药材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