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分道扬镳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189 2020.07.09 11:16

  关于慕林川的事情,夏颜在自己心里反复琢磨了好久,也有设想过可能会出现的情况,比如宫斗剧里各种精彩的桥段……

  总之在没得到正解之前,那些所谓的设想也只是她一个人的猜测,所以,这才迫不及待的向慕白羽打听道:

  “慕林川10岁以前的事情,你知道多少?”夏颜不想拐弯抹角的套话,直接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呃……不是,你,你问这个干嘛?”夏颜突然转了话题,慕白羽反应停滞了会儿。

  “好奇。”

  心想她这好奇心也太广泛了吧,随即赶紧理清楚自己的头绪,方才答道:

  “这个问题……你还是亲自去问王兄好了。”

  并非不是慕白羽不愿说,当时他也只是一个七岁的孩子,又能懂得多少,况且,慕林川此次的来信也提过此事,现在看来倒是有先见之明了。

  夏颜虽看到慕白羽有意回避此事,可她又岂会放弃如此的大好机会,绝不会善罢甘休,随后又继续追问道:

  “你要怎样才肯跟我说,条件随便开?”

  “你就别逼我了,我的姐姐,这事儿不行,没得商量。”慕白羽直摇头忙着摆手拒绝道。

  见状如此,夏颜也只能无奈的叹气沉默,心里虽不爽,可又不能冲着他发火,这种憋屈的感觉实在不好受,然而这一切也只能怪自己太过好奇。

  两人稍稍有些冷场,可也抵不住夏颜随口而出的一句让人心寒的话语。

  “你走吧,今天又不是我的生辰,明日再来。”

  由于自己心里的好奇得不到不满足的情绪,全都体现在她的言语之间,此时的自我修养全然不顾。

  对于被归置为“家人”的慕白羽,夏颜的话语尽显无理取闹之态,可就是因为这个不够稳妥的言语,引来了不必要的误会。

  话已至此,慕白羽自然知道她这是在下逐客令,不禁反问道:

  “为了你的一封信,我从大老远的劲州赶来,你就这样待我?”

  “我怎么待你,取决于你的答案,你既然不愿说,我也不强求。”

  夏颜仍旧一副满不在乎,完全不想搭理慕白羽的态度。

  虽然慕林川的事情对夏颜来说并非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可谁让她偏偏就是这执拗的性格,八卦之心过度作祟,内心的疑问得不到解答,转而变成了不满与泄愤。

  “哪有你这样当姐姐的,也太没良心了你……不过,我就不走了,看你能把我怎么着?”

  慕白羽一副耍赖的样子,想着两人彼此互犟几句嘴应该没事,可谁知后果,并没朝着他想要的方向发展。

  “好吧,既然如此,你不走,我走。”

  话音未落,夏颜起身就离开了摇椅,言语淡然,看似一副无所谓之态,其实内心早已烦躁到了极点,只是一直压着没有爆发出来罢了。

  自从来到了这里,她这暴脾气倒是被自己完全给释放了出来,可能是之前太过于规整与克制,以及做了太多的隐忍之事,反而来到这个无人认识的陌生之地,自然也就无所顾忌了。

  “你去哪儿,等等我?”见夏颜起身离开,慕白羽紧随其后。

  两人还没走出雅间,一番激烈的争吵即将开始。

  “你不是要保护他的秘密吗,回逸王府去啊,别跟着我。”夏颜不再强压着她心中莫名其妙的怒气,直接转身对着慕白羽大声吼道。

  “你有病啊你,冲我发什么火啊,别以为人人都护着你,我可不会。”

  在这儿的所有人几乎都是顺着夏颜的,除了宋漓偶尔也会与她有些争执,但那都是少之又少,如今慕白羽的表现,倒真心想与她对着干的架势。

  对于他来说,从小就是被惯着长大的,哪里受得了夏颜的这些坏脾气?

  人在生气之时,很容易翻旧账,慕白羽心里一想起上一次见面之事,正好“新账旧账”一起算。

  “上次见面时,你莫名其妙的生气也就算了,这次又是怎么回事,难道我大老远跑过来,就是为了让你给我气受的吗,简直不可理喻!”

  连着被回击了两次的夏颜,又岂可忍得下去,直接伸手就想用拳头来解决问题了,只恨自己并非慕白羽的对手,这才忍着没动手罢了。

  “我有病,我得了神经病,行了吧,我就是莫名其妙,我就是不可理喻,你想怎么着,不是想走吗,那就走啊,没人拦着你。”

  夏颜泼妇骂街那般,发泄了她刚刚强压于内心的怒气撒开了似的,对慕白羽好一阵嘶吼。

  “我看你真是病得不轻啊,让宋言给你找个大夫好好瞧瞧。”

  不管夏颜如何撒泼,慕白羽心中始终记得一句“好男不跟女斗”,见她来势汹汹,便懒得理睬,顺势拂袖而去。

  “是,我是生病了,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慕白羽都已经放弃了争吵,可夏颜却还在挣扎。

  “懒得理你,哼!”

  慕白羽手里拿着的那柄折扇,“嗒”的一声响,猛然合上,负气离去。

  见慕白羽忍着怒火绕开她夺门而去的背影,夏颜自己都心烦气躁的,更不会挽留,也只好任他前行。

  靠在围廊边上,夏颜仔细回想刚才吵架的事情,以及争执不休的缘由,越想越头疼,最后直接放弃。

  原本,她是想借这次见面的机会,与慕白羽好好解释一下上次不欢而散之事,可她也不知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稍有不快就瞬间爆发,甚至炸裂。

  不知是不是前段时间过于劳累,精力过度消耗的原因,又或是怪这盛夏炎热的天气,让她变得这般喜怒无常,焦躁不安。

  不管有意还是无意,现在都于事无补了,既然解释不清那就懒得解释,懂也好不懂也罢,都随便好了,她也不必纠结于这些令人烦心之事。

  ……

  此时,刚刚经过屋外的宋言,正好听到屋内夏颜和慕白羽大声说话的声音,这便停在门外仔细倾听,即便里边的争吵声再大,他也只能遵守自己的本分,不能在没有得到准许之前破门而入。

  也就一门之隔,哪有什么隔音效果,所以,对于屋内发生的事情宋言也了解了大概。

  正当为里边的两人担心着急之时,只见慕白羽怒气冲冲的破门而出,宋言也只好跟在后边,小心翼翼的喊道:

  “小侯爷,小侯爷……”

  “你别跟着我了,快进去看看她怎么回事吧?”

  慕白羽虽生气,可更多的还是关心和担忧身后的夏颜,宋言自然知道他的言语之意,只好停下随行的脚步,转身往回走去。

  围廊上,随着慕白羽的负气离开,坐在摇椅之上的夏颜,内心稍稍有些愧疚,自然不能安坐,随即起身双手撑在木质栏杆上边,俯视街景,却见到了逸王府的马车正缓缓而来,直至停下。

  此刻认真注视着街边的那辆马车的她,很快就忘了刚刚与慕白羽的争吵不休。

  宋言进屋后看见夏颜的情绪已经稳定,这才朝着围廊走去,于她身后说道:

  “在看什么呢?”

  “哎哟……”夏颜被吓得双手一哆嗦直捂着胸口处,连着轻拍了好几下,这才回过头看着宋言。

  “你走路怎么都没声啊?”

  由于她的注意力都在楼下的夏颜,自然无暇顾及此时身后渐渐靠近之人。

  宋言没想到自己一个稀松平常的举动却把她给吓得不轻,走近后轻轻扶着她,顺带着轻拍了几下她的肩膀,安慰着说道:

  “不好意思,我下次一定注意,只是你这心不在焉的,看什么呢?”

  夏颜并没回答他的问题,只是转眼劲直往楼下看去,宋言顺着她的眼神,正好见到楼下的逸王一行人走向酒楼大门,与刚刚被夏颜气得冲出大门的慕白羽撞了个正着。

  “咦,逸王怎么来了?”稍稍疑迟的宋言,还没来得及跟夏颜多说几句,一溜烟又跑了。

  待宋言离开后,独留夏颜一人继续围观慕林川两兄弟于酒楼门前的“叙旧”,与其说是叙旧,倒不如说是慕白羽一个人的诉苦时间。

  随后不久,宋言也加入其中,直至迎着慕家兄弟,以及随行的众人一同往大堂内走去,消失于她的视线之中。

  鉴于刚才的无理取闹,此时仍旧心存一丝愧疚,可又拉不下面子进退两难的夏颜,心烦意乱的一屁股又坐会摇椅之上,直至珍儿前来,才姗姗随之下楼。

  ……

  后院,众人围着水井坐于亭内,夏颜远远就瞧见了慕林川身后站着的随行之人,这次倒是整整齐齐的全都来了,除了随身伺候的俞剑声,自然还有莫雨、嫣儿和翠儿。

  “今天又不是我的生辰,你们怎么不约而同般前来给我庆祝了?”与珍儿走出通往后院的大门,夏颜言语有些酸溜溜的说道。

  闻见此声,众人的视线全都转向了她,尤为激动的就是嫣儿翠儿,两人赶紧上前行礼问安道:

  “见过颜公子。”

  “好了,这么久不见又忘了我给你们定的规矩了?”夏颜的规矩,自然就是没有规矩。

  “一高兴就忘了,呵呵!”每次的问话,自是嫣儿代为回答。

  “你们难得来一次,等会儿想吃什么跟我说,我亲自下厨。”

  “不了,等会儿王爷还有事,所以,这才提前过来的,我们得知消息后求了莫医师,这才得以随行,明天估计就不能过来了。”

  “他有什么急事啊?”

  此言一出,夏颜也发觉自己所问非人,慕林川的事情,这两个小丫头又岂会知晓?

  待她渐渐走近,见石桌子上早就摆满了各类吃食,却未见有人动手,夏颜只好随意挑选几样,塞入嫣儿和翠儿的手中,让她们俩前去藤蔓架子下边慢慢享用。

  “你怎么才来啊?”宋漓抬头看着夏颜开口问道。

  “我晚点过来,不就是想着多留点时间让你与某人好好叙叙旧嘛,我这完全是在为你着想呢,你却不领情?”每次只要一提到此事,宋漓就乖乖闭嘴。

  夏颜意有所指的说着话,眼睛却在宋漓和慕白羽之间来回瞟。

  ……

  巳时,酒楼的生意还不算忙碌,所以,宋家两兄妹才会这般闲情雅致的陪着慕家这两位上宾闲坐于此。

  只是看着慕林川身后仍旧站着的莫雨和俞剑声,夏颜不免有些多管闲事般轻声问道:

  “你们俩站着不累吗,这是酒楼又不是王府,赶紧过来坐着吃点东西吧?”

  对于夏颜的邀请,他俩并未做答,慕林川还未发话,自然不会轻易移动位置,即使夏颜可以对这些规矩之事视若无睹,可他们不能目中无主。

  还没等到慕林川发话,对面坐着的慕白羽倒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延续刚才争执不休的那番状态。

  夏颜瞧着他一副慢悠悠的样子,轻轻抿了一口茶水,随意放下手中的茶杯,垂眸冷笑着说道:

  “有的人,就是喜欢做些不守规矩以及越俎代庖之事儿。”

  只是此话一出,宋言这心里的担心不免又随之而来,身旁所有人的这忐忑不安的心里,也都隐约感知得到场面微妙的紧张感,可又不知该如何处理。

  “行了,你少说两句吧!”

  这张桌子上能开口劝阻他的也就慕林川了,随后又示意让身后的莫雨和俞剑声于身后坐下。

  “我只是看不惯她那盛气凌人,指手画脚的模样。”慕白羽一副不服气的样子回道。

  原本夏颜心里还存留些许歉意,可听到慕白羽故意与她斗气的话语,刚刚熄灭的怒气再次复燃。

  “是啊,我就是爱多管闲事怎么了,这是酒楼,不是你们的王府,你不高兴可以出去,我保证不拦着。”

  此时,坐在身后的莫雨和俞剑声,见到慕白羽和夏颜为了他们却闹得这般不愉快,倒是一副坐立不安的样子,甚是揪心。

  “好了,刚刚已经闹过了,消停会儿行吗?”

  宋漓试图说服夏颜放弃与慕白羽的争吵,可此时被夏颜激怒的慕白羽,却从石凳上直接跳了起来,扬声回道:

  “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

  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却被身旁端坐的慕林川伸手一拉,又把他给踹了回来。

  立于原地拧不过的慕白羽,在他回过头的那一瞬,却抬起了右手,指着夏颜的鼻子,表情有些难过,甚至含恨般继续说道:

  “现在见到你这副德行,想想当初的认亲一事,还真后悔帮了你,害得母亲在家担心记挂,还有父亲为你所筹谋的一切……你不配。”

  慕白羽这一连串的数落,一气呵成,唯独最后的一句“你不配”,这三个字缓缓而出,尤其刺耳,更是刺痛人心窝。

  “小侯爷……”

  见慕白羽指着夏颜骂道,宋漓出言喊了一句,可并没达到阻止的效果,也只好拉着身旁的夏颜,还真怕她怒气上头,直接扑过去。

  “去把小侯爷拉出亭子。”

  慕林川淡淡的说了句,俞剑声赶紧起身出来阻止,在场之人都深知这两位的脾性,还真怕慕白羽和夏颜真的打起来,此时至少先拉住一人。

  可慕白羽一副咬牙切齿、痛心不已的神情,看得夏颜更是愧疚不已,这次还真是给了她重重的一击,一言道破了她的软肋,那颗脆弱的玻璃心瞬间就被击溃,破碎的程度直至毫无反驳之力。

  原本以为慕白羽会就此罢休,可他却在俞剑声的控制之下意味深长的补了一句:

  “我跟你说,你不配……”

  不管夏颜刚才如何凶狠,平时如何装腔作势,可内心终究还是留有一丝柔软之地,只因心里有在乎的人和事。

  既然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众人也不知该如何劝阻,夏颜更不想再多说什么,用力挣脱宋漓的拉扯,立即上了二楼。

  此时此刻,她也顾不得身后一直跟着的宋言嘴里到底在念叨些什么,也只管径直走向房间,取来顺王府的腰牌,转身又冲下楼去,双手奉上,主动交于慕白羽手中,沉下了所有复杂的情绪,缓缓说道:

  “此物,请小侯爷代为转交顺王爷,如此贵重之物,在下不配拥有,从此以后,我也不欠您什么了。”

  夏颜交出手中如视珍宝的腰牌,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对于这块被赋予了至高权力的腰牌,她并没有不舍,反而因此内心如释重负般踏实了,本来就不属于她的东西,又何必占为己有?

  随后,又恭恭敬敬的向慕白羽行礼道:

  “感谢小侯爷一直以来的帮助,今后愿您和您的家人,一切安好。”

  这还是夏颜来到这儿第一次如此认真的向别人行礼,只是如此一来,既是言谢也是拜别,不管今后如何,此刻她这心里免不了有些难受。

  这样淡淡的一两句拜别之语,慕白羽倒有些意外,刚刚的满怀怒火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做到这般毫无留恋,果断的放弃了与顺王府的这段“亲情”。

  既然如此,慕白羽也没什么好顾虑与犹豫的,收下了腰牌,立即揣回怀中放好,随即回礼道:

  “今后……保重。”

  原本他是想说一番祝福的话语,可话到嘴边却又忍住了,随后,抛下后院的众人,独自一人跨着大步径直离去。

  连着赶了差不多三天三夜的路,早已是精疲力尽之态,满怀欣喜的来陪夏颜过生日,可谁又想到此次见面,竟成了他俩的断交之日?

  所有的顾念也好,不舍也罢,留待日后慢慢化解吧,眼下正处怒气之下的他们,又岂会想到这些?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