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冰释前嫌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706 2020.07.28 12:34

  在嫣儿与翠儿的陪同之下,芩蔓与身后的侍女,就这么突然出现在夏颜的小院。

  即使没人带路,以她的性子,估计也会自主找来。

  “远远就闻到了一大股浓烈的药味儿,你们谁生病了?”

  芩蔓踏入院门,正好看到夏颜低着头作出喝东西的动作,貌似关心那般扬声道:

  “莫非是颜公子生病了,这可了不得了,得了何病,莫医师可有对症下药?”

  当自己的身后传来这么一个“喧宾夺主”的声音,夏颜不用回头便也知晓来人是谁。就她这极具辨识度的“小仙女”,认识之人当中,除了芩蔓,确实也没谁了。

  明面上,夏颜始终还是位“公子”,她的住所就这样被芩蔓毫无顾忌的自由来访,随意出入,这人“不拘小节”的性格,还真挺让人佩服的。

  对于芩蔓所问之事,夏颜并未直接答复,而是镇定自若的反问了一句:“芩小姐怎么来了?”

  “来看你啊,顺便给你带了一些宫里赏的桂花糕,给你尝尝鲜。”

  夏颜看着芩蔓身后的侍女提着一个食盒,轻轻放于石桌之上,见她揭开盖子之时,所谓的点心便完整无余的呈现出它该有的面貌。

  虽说是宫里的东西,看似高贵,实则与之前在顺王府、林府见到的几乎是一个样式,估计味道也好不到哪儿去,如此这般,夏颜便没心思再去试吃了,立即委婉拒绝道:

  “芩小姐有心了,只是我近期都在喝着莫雨给我配的药,不便吃甜食,所以不好意思了。”

  夏颜只是临时起意,随意说说,没想到却得到了莫雨的点头默认。

  其实,关于夏颜的大致喜好,莫雨是知道的,毕竟两人也相处了一段时间,对于“敷衍”芩蔓之事,能帮则帮。

  “是吗?可是,这个是我专门留给你的,别人可都没这待遇呢,你好歹也尝尝嘛,看看味道如何,与你们酒楼的糕点有何区别?”

  无论芩蔓如何强调这糕点的珍贵与“来之不易”,夏颜愣是不领情。对方越是劝说,她就越是抗拒,心想,什么好吃的没吃过,非得馋这一口?

  “多谢芩小姐的好意了,要不,下次吧?”

  既然夏颜态度如此坚决,芩蔓也只好作罢,她虽是好意,可奈何夏颜并不领情。

  “好吧……那就等你病好了,有机会我再给你带些过来?”

  “好。”

  夏颜暂且先应下再说,毕竟人家也是一番心意,不过一想到这人无事献殷勤,看来是有事相求吧?只是这位芩大小姐今日特地拎着食盒过来找她,到底想干嘛?

  夏颜不想猜测这“无关之人”的心理活动,此刻的她,全神贯注的盯着自己眼前的深色药碗,心里十分抗拒。

  碍于莫雨一直都站在身旁监督着自己,看来是逃不过,无奈之下也只能闭着眼睛闷头一口干了。

  待夏颜喝完碗里的药后,莫雨立即拿了石桌上的茶杯,给她倒了一杯温茶水漱口。

  “真的是太苦了,麻烦你下次熬药的时候还是加点糖吧,这样比较容易入口。”

  “不行,那样会影响药效。”对于夏颜的建议性意见,莫雨仍旧一口回绝。

  “你这……唉,我还真够凄惨的,那要不给我准备一些蜜饯,这总该可以了吧?”

  “好吧……”见她一脸苦苦哀求的样子,莫雨只好勉强答道。

  只是她这建议却是一个很明显的“自我矛盾”,刚刚才拒绝芩蔓的“甜食”,现在却……

  好在此刻的芩蔓,完全沉浸于她自己的世界当中,并没有注意到夏颜与莫雨的谈话。

  夏颜药也喝了,口也漱了,待在原地无事可做的莫雨,赶紧端着药碗与托盘离开。

  ……

  此时,院内一片寂静,夏颜百般无奈之下,只好喝起了茶。只是一杯茶水都喝完了,也不见芩蔓冒个泡,心想,这姑娘咋了,以她平时的性格与脾气,不可能沉默这么长的时间啊?

  原本,夏颜是想等着芩蔓自己开口,可莫雨都走了好一会儿了,瞧她这过分安静反应,还真挺令人意外的。

  “你今天怎么了,有心事?”

  见芩蔓仍旧没有反应,夏颜又接着问了一句:“难道你的心事与我有关,让你难以启齿?”

  夏颜的随意一问,还真是道出了芩蔓的心声。

  “是,也不是,昨日,我听人说……”芩蔓吞吞吐吐的半天,都没办法把话说清楚。

  “听说什么了?”

  “就是谣传……哎呀,我也说不好。”

  见状,夏颜自然明白了芩蔓所犹豫之事到底为何,既已提到谣言一事,无非就是前天她与慕林川牵手逛街之事,被人在背后添油加醋的疯狂传播了呗!

  只是能够让芩蔓这么一个活泼之人如此失魂落魄,无精打采的,看来此事于她来说,打击不小啊!

  “他们都说他,他喜欢男……”

  “噗嗤……”夏颜一口茶水喷了出来,差点还呛到了,最终还是忍不住一顿大笑。

  “人家都郁闷死了,你居然还笑我?”

  “不是,我,呵呵……”

  夏颜用力掐了一把自己的手臂,这才稍稍憋住了笑意。

  “我并非有意发笑,只是关于此事,何不亲自去问问你亲爱的表哥,自然也就心知肚明了,又何必在此自寻烦恼?”

  对于夏颜给出解决此事最直接的建议,芩蔓突然轻声细语的回了句:“可我不敢。”

  听到芩蔓的一句“不敢”,夏颜一副立现一副吃瓜群众的瞠目结舌之态。哎哟喂~难得见到她的这一副羞涩之态呀,居然还有她不敢之事,呵呵!

  不过想想也是,毕竟面对自己喜欢之人,越是容易紧张,此事就越不好意思开口了。

  只是见到她一副纠结而又不甘心的样子,夏颜索性把所谓的“事实”,直接告诉她。

  “好吧,那我不妨告诉你实情,其实,那天与慕林川手牵手一起逛街的人是我。”

  至于她与慕林川的关系,让这位“表妹”早点知晓也无可厚非,不过,夏颜倒是忘了自己此时于芩蔓而言,只是“颜公子”。

  “我也想过那人会不会是你,可我也不敢肯定……如今听到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呵呵……”

  只是芩蔓这一副天真烂漫的样子,若是哪天得知夏颜的真实身份,还有她与慕林川的关系,非得气得上蹿下跳不可,也许杀了她的心都有了。

  不过,夏颜并不在乎这些,因为她知道解决此事的关键在于慕林川,而非自己。

  夏颜的答案暂时消除了芩蔓的胡思乱想,不过,接下来的好奇与疑问环环紧扣,气口过密,简直令人窒息。

  “哦,对了颜公子,我很好奇你和王爷,你俩是怎么认识的?是在清州还是临州?认识多久了?还有郊区这座院子,该不会也是他送给你的吧?……我看他对你这么好,看来你们的关系匪浅?这么说来,他的心思以及喜欢的姑娘,你都知道喽?那你能不能跟我说说,王爷会喜欢我吗?……”

  “呃……这个,你问的这些问题,还是留着去问你的王爷吧,在下还有事,恕不奉陪,告辞!”

  夏颜抬起双手意思性行礼,立即起身离开,丝毫都不敢犹豫,此时此刻,她只想赶紧逃离这个“灾难现场”。

  从今以后,只要是有这位芩小姐在的地方,于她而言,简直就是“灾难降临”。

  ……

  夏颜一路小跑,前往厨房的方向赶去,因为与莫雨合作的药膳已经开始进行研制。

  好不容易躲过了难缠的芩蔓,没想到却在途中遇上了前不久被她划入“黑名单”的慕白羽。

  两人远远的就看见了对方,随之也停住了渐渐靠近的脚步,彼此之间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几乎没有发生平移。

  夏颜从未想过她与慕白羽再次相遇,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更没想到见面的场景,竟被老天爷安排在自己新开的酒楼?

  然而此次见面,让夏更为意外的,居然是她自己不经意间的脱口而出的一句问候:“你怎么来了?”

  其实,她这个不经意的问候,潜藏于心,不表于情。

  她以为自己不会再跟他多说一句,甚至以为自己转身就走,可是内心深处柔软的表现只是本能反应。

  经尽管两人之前闹得很厉害,可当他们见面的那一刻,她还是心软了,终究还是只“纸老虎”。

  慕白羽得知了夏颜的到来,就迫不及待的前来找她“求和”,更何况对方都主动开口了,他又岂能继续端着他“小侯爷”的架势?

  其实,他是没想到夏颜会主动开口,以她的性格可能会死犟下去,结果还挺让他意外的。

  “我听说你在这儿,所以特意过来看看……”

  慕白羽一边说着话,一边缓慢朝着夏颜走去,最终停在了距离她两米的位置。

  这么久没见,夏颜好似已经忘记了之前发生的不愉快,只记得他是她在这个世界“名义上”的弟弟,她的朋友,还有那个笑容犹如阳光般灿烂的少年。

  如此一来,这两人的相处方式与之前一样,怎样愉快怎样来,不过,主导话题之人仍旧是夏颜。

  “看你匆匆而来的态势,以及前往的方向,该不会是专门来过来找我的吧?”

  “原本让宋言带路的,可他在忙,所以只能独自前往了。”

  “道歉这种事情还得自己面对,又何须别人代劳呢,是吧?”

  夏颜的一句“道歉”令慕白羽有些心虚,略显苍白的反驳道:“谁,谁说我是来道歉了?”

  明明已经此地无银三百两的事态,他居然还在做无力的挣扎。

  在夏颜面前,他一直都被吃得死死的,所有小心思,好似都逃不过她的眼睛。

  “那不然呢,难道是来酒楼蹭饭的吗,不巧,刚过饭点。”

  一听到“蹭饭”一词,这个敏感的词汇,便戳到了慕白羽的心窝。不禁让他想到了他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那个“似曾相识”的场面,不免败下阵来,直接“求饶”。

  “好吧,我此次前来,就是来找你道歉的,希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小弟这一次,我保证今后不会再有下次了。”

  慕白羽一边说着话,一边对着夏颜鞠躬行礼,言语之诚恳,夏颜深受感触,立即行礼回应道:

  “此事我也有错,姐姐在此给你赔礼道歉了。”

  一番客气之后,两人相视一笑,冰释前嫌。

  夏颜举起右手,手掌面向慕白羽,正等待着对方的默契一拍,属于两个人的“经典”动作,一蹴而就,心里的疙瘩算是彻底解开了。

  如此一来,有些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了,慕白羽从怀里掏出一物放于夏颜手中。

  “这个你还是好好收着吧,我的姐姐。”

  慕白羽的这一句“姐姐”所包含的分量,夏颜虽不知,可对于他来说,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放下自己曾经的“执念”。

  其实在他来之前,慕林川已告诉了他,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还让他把夏颜当成未来的“嫂子”来待之,如此明显的事实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让他不得不放弃。

  况且他与夏颜,他从未有过任何表示,也从未有过努力,没更机会与之好好相处……

  所以,这段关系没有开始,自然也就没有结果,他也只能接受了如今的这个结局。

  其实,能以家人和朋友的身份,与之相处,又或是陪在她身边,慕白羽便足矣!

  ……

  夏颜盯着这块曾经视若珍宝的顺王府之信物,如今却是这般轻松的回到了自己的手中,可谓是“失而复得”。

  既然她与慕白羽已经冰释前嫌,且以姐弟相称,若是不收下手中的这块带有特殊意义的腰牌,反倒显得她自己矫情了。

  “好,我会好好收着,定不会让有心之人夺了去。”

  “我怎么就成‘有心之人’了,当初可是你自己‘拱手相让’的好吧,可不是我主动抢夺,如今倒成了我的不是了,唉!”

  “我说是,那就是。”

  “好吧……”

  随后,两人一起并肩前行,一路欢声笑语,就如初识那般,好似之前从未有过不愉快之事的发生。

  当他们经过酒楼的大堂之时,韩玉犹如一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那般,一头雾水的盯着夏颜与慕白羽离去的背影直直的看去,忍不住动手拍了拍身旁的宋言。

  “你不是说,他俩闹矛盾了嘛,那刚刚经过时的‘和颜悦色’,又是怎么回事?”

  “估计是和好了呗,还能是什么?”

  “小侯爷不是才刚到嘛,这么快就和好了?”

  “干活吧,话别那么多,难道你又忘记了颜公子前两天对你的‘教诲’了?”

  “不敢,不敢,咱们酒楼的这位“老大”可真难伺候,性子变化莫测,让人难以揣摩。”

  韩玉的这一通自言自语的感叹与“牢骚”,宋言懒得理会,不过,他倒是说了句实话。

  夏颜这人看似很容易与之相处,可她的心思让人难以琢磨,而且她那奇奇怪怪的“脑洞”,并不是人人都能懂得,即使自称很了解她的自己,也未必做得到。

  ……

  厨房的院子内,夏颜、慕白羽、莫雨他们三人在厨房的院内单独搭建灶台,用来研制夏颜的新菜品“药膳”。

  而且院子的环境空旷,空气清新,也利于扩散灶里的烟味以及灶上食物散发的各位味道。

  莫雨忙里偷闲的瞧着夏颜与慕白羽相处和谐,看到他们关系恢复如初,这才稍稍放心些许,好似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想想当初他俩因为她与俞剑声争吵不休的那般画面,那番恐怖的程度,简直不堪回首。

  而此刻,他们三人和睦相处的氛围,莫雨还挺欣慰的,至少夏颜与慕白羽不再因为她的存在,让场面变得尴尬。

  随后,莫雨一边按着自己的医理,给各种食材都搭配了一些适当的药材,夏颜按照她自己的烹饪方法进行制作,慕白羽就做那只免费试吃的“小白鼠”。

  “酒楼开业的时间确定了吗?”慕白羽一边尝着夏颜刚刚熬好的乌鸡汤,一边满怀期待的问道。

  “还没呢,目前的一切都还没准备好,等过几天再看看吧!”

  夏颜心想,若是陆玉华能够提前把客房收拾出来,就再好不过了,目前,除了她那块没着落之外,再就是酒楼的菜品,这也是个大麻烦啊!

  “设计菜品,这不是你的得意之作嘛,而今又有何惧?”

  “我能设计,也得有人能够接得住不是,阿龙毕竟不是大仁哥。”

  “你可不要这样说,阿龙与阿武此二人师从何人,你可知道?”

  “这个……确实不知,再说了,他们是慕林川找来的,我又怎会知道,关于这些我从未过问。”

  “既然是王兄找来的,那你还担心什么?抛开你的疑虑,把你的想法与要求一一说出来,彼此推心置腹,假以时日,我想他会成为第二个苏大仁。”

  “话虽这么说,可我这心里仍旧没底……哎,你别打岔,你刚刚说他师承何人?”

  “他的师傅曾是宫里的御厨,现在应该已经告老还乡了吧!”

  “呵~拜了那么个厉害的师傅,那我呢,在他们眼里岂不成了笑话?”

  “你想多了,他们是怎么对你的,你难道不知?”

  夏颜的这几个“徒弟”,这一声“师傅”倒是喊得殷勤,可她能够教给他们的东西少之又少,对于这一点她也心知肚明,还真配不上这一声“师傅”,心里的愧疚之感油然而生。

  其实,她不该怀疑阿龙的实力,想想她自己也没花多少心思在他身上,倒是慕白羽一语点破梦中人。

  “好吧,疑人不用,用人不疑,那就这么办吧!”

  夏颜心想,若是自己多花些心思,时间与精力,多给他一些鼓励与信任,相信他应该可以胜任,毕竟阿龙也在临州的酒楼干了好几个月,其中的套路也都知晓。

  之后,厨房内院的三人组又继续相互配合着,配料、制作、试吃……此时已经快被喂饱的慕白羽却突然冒出一个提议:

  “等你这里安顿得差不多了,我想邀请姐姐们来你这儿聚一下,不知你是否同意?”

  “姐姐,是谁家……”

  夏颜准备想说是谁家姐姐,不过,转念一想,还好自己还没脱口而出,不然还真的要被骂成“白眼狼”了。

  慕白羽口里提到的姐姐,除了顺王府的“姐姐们”,还能有谁?

  “好啊,不过,到时候还得需要弟弟给我引荐一下,毕竟我还没见过她们,不知道好不好相处,一想到相聚,心里莫名有些紧张了。”

  “啧啧啧,我们的颜公子也会紧张,难得啊,呵呵……”

  “若是姐姐们都和你一样,我又何必紧张在意?”

  “我哪样啊,你倒是说说看?”

  “当我没说啊!”

  “你倒是给我说清楚啊?”

  “那个莫雨啊,你帮我看一下火啊,让锅里的老鸭汤再多熬一会儿,我先去找宋言问点事情。”

  夏颜寻着借口,立马出逃,身后的慕白羽貌似较真的模样,追逐着夏颜跑出了院子,还非得让她给自己个说法。

  “姐弟俩”一前一后,一路上嬉戏打闹,不亦乐乎!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