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远大理想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588 2020.07.10 08:13

  事情发生之快,容不得在场之人犹豫和思考,还来不及反应之时,夏颜与慕白羽已经把事情都处置妥当了,就连道别都处理得如此简单利落。

  既然当事人都已经解决好了,旁人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场面的氛围一时尴尬到难以为继。

  目送跨着大步离开后院,前往大楼而去,直至不见身影的慕白羽,怵于原地的夏颜竟不知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何滋味,只觉得心里有些难受,但却又坚定自己并不会阻止前行的他,总之,此时的她,内心定是矛盾不已。

  而亭子内仍旧端坐于石凳之上的慕林川,他倒是不担心慕白羽的贸然离去,因为他知道等会儿他们还要一起外出,自然不会负气离开。

  出了酒楼的大门,慕白羽仰望着这屋外这空旷的蓝天白云,长舒了一口气,离开时的这种揪心之痛,算是得到了些许疏解。

  只是刚才对夏颜所说的那些话,这才出了酒楼的大门,他便后悔了,还有这从怀中掏出的,握在手里的原本属于夏颜的腰牌,如此醒目的提醒着他此刻已经发生的事实,免不了一顿长吁短叹。

  事已至此,他也无力改变什么。

  其实,他也并非有意针对夏颜,只是怒气之下,他也难以控制自己的坏脾气,再说了,这两次三番的夏颜也没给过什么好脸色。

  随后,慕白羽收好那块代表了离别的“信物”,犹如失魂落魄般毫无目的的漫游于酒楼所在的这条街上,只觉阳光过于刺眼,于是随便在路边就近找了一家显眼的面摊,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慢慢等着慕林川。

  看着桌上的那一大碗面食,便想到了夏颜做的鸡蛋面,可才尝了第一口,实在是无法入口,随即又花了钱让老板去酒楼给他买一份最畅销的吃食。

  结果老板给他端来一份夏颜特制的披萨,这是他还没试过的美食,自然得好好品尝一番。

  对于爱吃甜食的他,这款被他称为“面饼”的美食,倒是挺对他的胃口的,只是在这一份面食吃完之时,他突然又想回酒楼了。

  此时此刻,他很想回去继续品尝夏颜最新研制的新菜品,可一想到刚刚负气离开之时说的那些气话,又不想回去找不痛快,索性打消了这个念头,宁愿多花些钱让面摊的老板继续为之代劳。

  正在享受夏颜开创的这些美食的慕白羽,总忍不住去想她,想着他俩之前在清州的厨房忙碌的那个旁晚,那道关于南瓜的美食。

  不管他俩现在的关系如何,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曾经喜欢和痴迷过这位“颜姑娘”,这个令他又爱又恨的姑娘。

  印象最深的自然还是清州城外的那个下午,夕阳西下之时,躺在草地上欢声笑语的他们,时光那么美好却又如此短暂……

  突然放下手中正在食用的美食,脑海中思绪万千,竟也不知飘向了何处。

  ……

  现如今的结局,看似偶然实则又是必然,既是意料之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夏颜早就该想到的。

  一直以来,她对待身边之人虽说是待之以真诚,可也少不了多加利用之嫌,尤其是善于洞察人心的她,对待慕家两兄弟更是如此。

  以后没了这层保护,她只有更加努力,踏踏实实的活着,唯一能够仰仗的也只有自己了,还有这一身别人看不懂的赚钱本事。

  若是没了权力的加持,至少得富甲一方吧,不管怎样,既可保护自己,又能守护酒楼的“这一大家子”,这才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的责任与义务。

  既然想通了,那就赶紧收拾一下自己糟糕的心情,身后还有一帮家人与朋友,正等待她的“回归”。

  “好了,既然他要走我也没必要拦着,至于你……”

  看向身旁仍旧端坐的慕林川,夏颜又继续说道:“你若是有事,就先去忙吧!”

  “不急于一时,只是明日你的生辰……”

  慕林川言语有些疑迟,只是早晨收到从劲州传来信件,对于筹谋已久之事,他自是一刻也不能松懈。

  “没事,有此心意就够了。”

  此刻的夏颜,她虽不想与之计较什么,可免不了内心泛起多愁善感的情绪,就怕自己忧思过重。

  神情稍稍有些落寞的她又回到了刚刚的位置,至于身旁的宋漓,自然看出了她的心思,不免内心暗自感叹道:

  “你们俩这臭脾气,倒是莫名的相似,只要一生气,什么都顾不得了。”

  随着一声叹息过后,看着夏颜有些不忍心,立即安慰道:

  “要不明天我们停业一天,然后邀请陆小姐和林小姐前来,咱们好好热闹一番可好?”

  “算了,只是一个生日而已,想想以前,每年的生日我都是在办公室里度过的,那时候我们都很忙……”

  夏颜自顾自的叙述自己的曾经,竟不知自己所说之言却引来了身旁众人的一脸茫然。

  “何为办公室?”

  对于夏颜的这些新鲜的词汇,宋漓倒是已经习惯了,可莫雨却是第一次听到,免不了一顿好奇继续打探下去。

  “还有你刚刚说你们都很忙,是在清州的时候吗?”

  “呃……这些我以后再给你解释。”

  夏颜竟不知自己因为一时的恍惚,却惹来了莫雨的强烈的好奇心,瞬间转了话题道:

  “你们今天过来,不仅仅是来看我的吧,礼物呢?”

  夏颜说着话,双手摊开伸向了他们,听到礼物一词,众人都纷纷拿出准备已久的礼物。

  莫雨率先拿出她的礼物,递于夏颜手里,随即说道:

  “这个是我专门给你炼制的清心顺气丸,就你现在这般郁结于心的状态,倒可以先服用两颗。”

  “好了,你就别打趣我了,不过,还是谢谢你的礼物。”

  夏颜说着话,借了宋漓手里的一杯茶水顺势吞了两颗药丸。

  “颜公子,这是我们俩的一点心意,还请您收下。”

  此时说着话的正是嫣儿,手里恭敬的托着一张绣了一束桃花的白色手帕,而翠儿手里也拿着一个颜色鲜艳的绣花香囊。

  “你俩有心了,谢谢!只是以我现在的这身打扮,若是佩上这东西,那意思岂不是再明显不过了,莫不是想让我‘移情别恋’?”

  夏颜的玩笑之语,却惹来了众人的欢声笑语,刚刚场面的一度尴尬,终于雨过天晴了。

  随后,俞剑声亲手奉上他的珍贵之物——一把锋利的短刀,夏颜接过这把匕首,发现刀面上刻了一个慕字,不免眼神疑惑的看向了他。

  “这是王爷赏的。”俞剑声赶紧回道。

  “这个……”当夏颜疑迟之时,慕林川赶紧补充说道:

  “这是他当初在军中立了战功,我送的,既然他舍得送出,你就收下吧!”

  “恭敬不如从命,那就多谢俞侍卫割爱了。”夏颜心想,这把凶器,今后不知谁运气好,会命丧于此了。

  之前的那把自从杀了人后,沾满了那两个杀手的鲜血,于是就被她当场给扔掉了,现在正好缺一把防身的匕首。

  套上刀鞘之后,挂在腰间之上,夏颜越看越喜欢,心想众人都已经送了礼,这种事情又怎会少了慕林川,随后直接开口问道:

  “你的礼物呢?”

  “我……我没准备。”

  “呵呵,这倒是新鲜了,对我的事情,你一直都挺积极的,怎么今天如此敷衍了?”

  其实,并非是他没准备,只是刚刚见到夏颜和慕白羽的那一番争吵之势,眼看时机不对,便自主放弃送出自己准备已久的礼物。

  “你有什么心愿,我都可以为你达成。”慕林川避免自己尴尬,赶紧给出承诺。

  “嗯……我想要富甲一方。”夏颜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她的心声。

  “你的这个心愿倒是不错,只是……”

  慕林川还没说完的话,夏颜直接抢先说道:“只是不知道怎么帮我,是吧?”

  “嗯。”慕林川点头回应。

  “我的富甲一方其实很简单,我想把酒楼开到劲州去,到时候酒楼开业了,这人生地不熟的,自然少不了逸王的关照。”

  听到夏颜如此大胆的想法,一直安坐于石凳之上的宋言,神情有些激动般开始安耐不住了。

  “这个想法正和我意,眼看现在酒楼的生意这么好,这个月净赚了两千两,年底之前肯定能赚够新店所需的一切费用,只是不知这个想法你什么时候才会开始实施。”

  “哟呵……看来你早就想好了?”

  夏颜既知宋言善于商贾之事,只是不知他的野心这么大,如此一来,倒是找到了志同道合之人。

  “你们俩竟做白日梦,适可而止吧,我只愿把临州的酒楼做好就已经知足了。”

  “你就好好守着你的临州城,我们自己去劲州闯不就行了。”

  “若是失败了,回来我收留你们。”

  “得了吧,还没开始呢,你就知道泼我冷水。”

  每次夏颜有何想法之时,宋漓总是第一个出来泼冷水,还好有宋言的支持。

  “我是觉得此事值得一试,此行闲暇之时,我先去打探一下看看有没适合的店铺。”慕林川率先开口支持道。

  “不要店铺,要做就要做最大最好的,比如山庄一类的,景致必须要最上层的,若是没有,咱们就自己造。”

  夏颜的一番大胆的想象,倒是让宋言和慕林川深感佩服,随后她又继续设想未来发展的方向。

  “到时候我们可以把酒楼和客栈合并,再找一些漂亮的姑娘唱唱小曲什么的,那生意肯定好做,呵呵,未来呀,只会越想越美好!”

  “好,到时候都听你的。”

  说到做生意,最积极的自然是宋言,看到他如此激动,夏颜内心不禁感叹一句,若是当初他真的娶了林悦吟,倒是埋没了他如今的雄心壮志了。

  “呵呵,好,不过……”停顿之时,夏颜脑海中突然闪过了一个先进的词语——股份制。

  “不过什么?”一旁好奇的慕林川随之问道。

  “这桩生意你有兴趣参与吗?”

  夏颜想要邀请慕林川加入,算上她自己和宋言,正好算三股,要是赚钱了,一人按百分之二十分红,剩余的百分之四十就作为山庄的运行成本,若是如此就最好不过了。

  “我?”慕林川有些疑惑的问道。

  “嗯,我知道你没时间,也没精力去管这些琐事,不过你有钱就行。”

  “钱我可以借给你们。”慕林川倒是大方,不用多想便一口答应道。

  “不是这个意思,你听我慢慢给你分析啊,你出钱,宋言出力,我出主意。”

  夏颜说着话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随后又继续说道:

  “只要你加入,若是山庄做成了,到时候分你两层的利润,你可别小看这生意,要是做发了,今后你每个月就会有几百两的收入哦?”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这么说定了,一切你来安排就好,至于银两,需要多少到时候说声就行。”

  夏颜心想,交个有钱有势的朋友还真是省了不少事儿,既然慕林川同意了,那此事就算是定下了。

  “好,够爽快,以茶代酒敬你一杯。”众人也随着夏颜端起桌上的茶杯一饮而尽。

  放下茶杯之后,慕林川有事要先走,夏颜不也好强留,赶紧让厨房包些路上吃的点心,交于俞剑声。

  ……

  送走慕林川等人之后,夏颜也该好好筹谋一下属于她的个人产业了,目前酒楼生意虽兴隆,可毕竟还是隶属于宋言。

  想要去劲州发展,她得带几个得力助手前去帮忙,可如此一来酒楼的人手也不够,看来得让宋言再多招些新伙计了。

  目前酒楼的人手也只是紧凑罢了,若是把傅云帆、珍儿、顾云、以及厨房新来的那两位大厨小武和阿龙都调走的话,那就得找到适合之人来顶替他们的位置。

  这么说来,还得再招两个帅气的账房先生,到时候一起带走。

  至于冯叔和苏大仁他们一家,就留在宋漓身边帮忙好了,到时候她和宋言也要离开,这个酒楼就只剩下宋漓一人了,有他们帮忙看着,应该出不了什么事。

  只是留下帮忙的这些人,也没有一个可以主事的,宋漓的性子还是太温柔了点,若是有人来闹事,傅云帆又不在,得让宋言招个有些拳脚功夫之人来替代不可。

  不知怎么的,夏颜的脑子出现的第一个人选却是林府的孟禾,若是他能够顶替傅云帆的位置,那该多好啊,不过,这终归只是幻想罢了。

  ……

  午膳过后,酒楼也渐渐闲了下来,夏颜随着宋言还有傅云帆前去临州城的武馆,寻找几位武艺高强之人帮忙“看家护院”。

  走了好几条街,终于停驻前行的脚步,来到了一家名为永盛镖局的大门前,这疑惑不解的夏颜立即开口问道:

  “不是说好了带我去武馆,怎么来了镖局?”

  “他们家不光走镖,而且在行道上的人缘也不错,找他们帮忙要容易得多。”

  夏颜听从了宋言的建议,一行三人跟随着镖局的领路之人朝前走去。

  沿路,夏颜小声与宋言嘀咕道:“你与镖局的人认识?”

  “恩。”宋言只是轻声答道,并未做过多解释,倒是身后的傅云帆补充道:

  “孟师傅与老爷是故交,也是我师傅。”

  “你师父?”夏颜睁大眼睛,惊讶的看着傅云帆反问道。

  心想,傅云帆这么厉害的功夫,原来是跟这镖局的老师傅学的,这么说来他的师傅岂不更厉害了?

  正当夏颜在心里开始想象等会儿要面见之人,到底是怎样一个形象之时,只见一位衣着朴素却精神抖擞的老者,一副与世无争之态,从容自若,立于正厅门外,等着他们前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