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机缘巧合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352 2020.07.11 07:57

  永盛镖局的正厅内,众人开始纷纷落座,镖局的弟子们也端来了茶水。

  “师傅,这是给您带的点心,颜公子最新研制的。”傅云帆说完,赶紧把放于桌上的食盒提到孟师傅的跟前。

  望着眼前的这个食盒,夏颜有些后知后觉,怪不得临走之前傅云帆非得要去厨房一趟呢,见着他一路上提着这东西,夏颜既是不懂也懒得问,现在算是明白了,只是这好人都让给她当了。

  “颜公子有心了,多谢!”孟师傅一副浅笑微微拱手向身旁的夏颜让礼。

  “孟师傅客气了,这都是傅云帆自己带来孝敬您老人家的,可与我无关啊!”夏颜连忙摆手笑道。

  “若是知道要来您这儿,我可不好意思空手而来,都怪他俩瞒着我。”夏颜说着话,眼睛瞪向左手边落座于客人位的宋言和傅云帆。

  一同而来的他们三人,就唯独夏颜被孟师傅请上了主位落座,其实,这位“颜公子”的名号他自然也听说过,就连夏颜“拜访”林府的事迹,他也知晓一二,如此一来,自然请之上坐。

  “呵~别这么盯着我,可与我无关啊!”宋言赶紧撇清关系言道,一旁的傅云帆倒成了背锅的了。

  “呵呵……”孟师傅一脸笑意的看着这三个年轻人在他面前玩笑的样子,不免神情恍惚般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那段时光。

  “你就知道撇清关系,也就傅云帆老实,若是我呀……”夏颜所说的假设还没开始描述,却被宋言给抢了去。

  “若是你,估计就要对我拳脚相加了吧?”

  “呵呵……算你识相。”

  一番嬉笑过后,宋言稍稍收敛一下过于玩笑的神情,郑重其事的说道:

  “孟师傅,我们今天前来,其实是有事来找您帮忙的。”

  “哦?说说看,需要我帮什么忙?”孟师傅饶有兴致的问道。

  “就是找几个人帮我看着酒楼。”

  “呵呵……就这事儿啊,你那个酒楼,有云儿一个人足矣!”

  夏颜看着这孟师傅一副淡然的表情,气定神闲般慢悠悠的喝着茶水的样子,倒是看得起傅云帆。

  “呵呵,能得到孟师傅的肯定,这真是傅云帆的荣幸啊,不过,酒楼的生意越来越好,我想……”

  “明白了,那颜公子什么时候要人,要多少人?”

  此事不用夏颜明说,这孟师傅自然明了,至于要什么样的,多少人,夏颜还真得好好跟他说清楚不可。

  “越快越好,至于人数嘛三五人足矣,不过,我先说说我的要求。”

  “好,说说看?”孟师傅倒是有些好奇夏颜会提什么样的要求。

  “功夫好是首要……”在夏颜停顿的那几秒,孟老头心里暗自庆幸道:镖局最不缺的就是武功高强之人,可接下来,夏颜的要求却让他傻眼了。

  “但最重要的一点,必须长得好看,身材要好,脑子也得好使,若是嘴巴能说会道,自然就最好了。”

  夏颜把自己的要求说了一遍,果真把孟师傅给说愣了。

  “这个……找些拳脚利索之人倒是不难,只是你这些要求,若想找到适合的人选,我看……难!”

  想要达到这些要求,傅云帆都不合格了,若把他和宋言合在一起倒还凑合。

  “没事,你先提供人选,我自己瞧瞧,看得顺眼的我可挑走了,到时候您老可别舍不得啊?”

  即使达不到要求也没事,倒是可以各取所长,慢慢调教即可,得先看看人选再说。

  “唉,不会,不会。”孟师傅爽快答道。

  “那就有劳孟师傅安排了。”

  “没事,举手之劳罢了,你们先坐着,我去去就回。”

  ……

  待孟师傅离开之后,夏颜让傅云帆回酒楼去取谢礼,还没一盏茶的功夫他便回来了。

  “师傅还没回来?”傅云帆放下手中的东西问道。

  “恩。”夏颜坐在屋内有些烦闷,这便独自前往院子里走走。

  院内虽空旷,可花坛里种的那几棵松柏长得倒挺不错的,还有沿着墙边的那一片绿茵茵的小竹林,夏颜不免欣慰般感叹道:

  “果然什么人种什么树。”

  在这院内闲逛一圈之后,最后直接一屁股坐在这一片竹叶的绿茵之下,躲着烈日闲坐发呆,若有风吹过,还可享受片刻的凉爽与宁静。

  闭目养神之时,远远便听到了来人密密麻麻的脚步声,夏颜心里暗自猜想,这孟师傅应该给她找了不少人,随即起身回到正厅,站在门口等着他们的到来。

  随后,孟师傅带来的这一行人于屋内站成两排,供夏颜慢慢挑选。

  经过夏颜与他们进行了简单的几句交流沟通之后,才发觉孟师傅这次帮忙找的这帮人,与她的预想差距有点大。

  帮忙看家护院倒是可以,只是这习武之人难免长得有些五大三粗的,言谈举止、形象气质稍稍逊色了些,而且性子也不够细腻,这十个人里面勉强能挑上一两个。

  就单单把傅云帆放到这堆人中这么一对比——完胜,可若是论长相的话,夏颜不禁又想起了林府的孟禾。

  说巧不巧的,就在她转身看向屋外的院子之时,远处只见那夏日般的“一股清流”正朝自己缓缓而来。

  一身清秀装扮的男子正迈着大步,迎着烈日当空,闪烁着金黄色的阳光,肆意洒在他的身上,犹如自带光芒那般耀眼,那画面如梦如幻。

  待那帅气的男子渐渐靠近,夏颜看清楚他的面容之后不禁傻眼了,当场就给愣住,若不是亲眼所见,她都不敢相信那人就是时不时浮现于她脑海中,令她久久也忘不了的孟禾。

  只是这一切都犹如梦幻般太不真实,不免在自己手臂上狠狠地掐了一把,还真是疼痛不已,看来并非是她白日做梦。

  可问题来了,他此时怎么会出现在这儿,不管是出现在林府或是州府衙门,也都不该出现在这儿。

  不过,夏颜这疑虑的表情也只是稍稍疑迟了几秒,随后看着孟禾慢慢跨过门槛,径直走来时,她的梦也醒了差不多了,一下子又被拉入了现实当中。

  距离两米的正前方,孟禾停下了前行的脚步,向孟师傅恭敬的行了晚辈礼,随即喊了一声:“父亲”。

  而后又对着夏颜行了平辈礼,称呼一声:“颜公子”,夏颜也只是微微点头致意。

  此时的她,可能是被孟禾的“美色”给迷住了,反应竟慢了半拍,好像他刚刚喊了孟师傅一声“父亲”,等等,他怎么会称孟师傅……他父亲不应该是林府孟管家吗?!

  想到此处,夏颜不禁苦笑一声,在林府之时,他们可没说过彼此之间的关系,看来是她自己又自以为是的给他们“强制关联”了。

  如此在乎细枝末节的她,这次居然没注意到此处关键,这两人都姓孟,而他却又如此似乎平常的出现在此处,她竟然没有联想过他们之间的关系?

  既然已经听到如此肯定的答案,夏颜也没什么疑问了,若真如此事情倒是好办多了,直接问孟师傅要人即可,暂且先不管他在林府任何职,谋何事。

  还没等到夏颜开口,孟禾倒是抢先一步问道:“父亲叫我过来,所为何事?”

  夏颜急切的答道:“孟师傅已经同意把你‘许’给我了,你的意思呢?”

  随后,夏颜悄悄伸手从身后轻微拉了一下孟师傅的衣角,斜着眼与之传递信息,并向他示意,她想要找的人是他。

  对于夏颜想要表达的意思,以及她所有的要求,似乎都是为了孟禾而设定的,孟师傅又岂会不知,所以,这才把他叫来。

  只是夏颜这一番大胆的说辞,还真吓到了孟禾,随即语无伦次的问道:“什么……什么叫‘把我许给了你’?”

  这种话听起来确实挺令人费解的,弄得孟禾一愣一愣的,还好孟师傅上前解释清楚。

  “其实,颜公子是想问你,是否愿意去酒楼帮忙?”

  急于知晓答案的夏颜,双拳紧握,就连站在原地的双脚都开始有些不自信的跺起脚来,似乎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就怕他会当场拒绝。

  正当孟禾犹豫之时,夏颜赶紧出言劝解道:“只要你答应,若是林老爷不肯放人,我去跟他说,绝不让你为难。”

  夏颜一副求贤若渴,极为认真且信誓旦旦的向他保证的样子,倒是惹得孟禾好一阵憋笑。

  “你笑什么,赶紧给出答案啊,不然我这心里没底啊?”只是他这一笑,夏颜这心里就更着急了。

  可孟禾似乎不急于给出答案那般,继续他看似毫无缘由的傻笑。

  因为第一次见面之时,她整治林家父子那一副“大人物”的模样,那令人印象深刻的画面,如今仍旧历历在目。

  只是当时她那一副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样子,与此刻出现在自己眼前“小心翼翼,谨小慎微”的她,倒是判若两人。

  暂且先不管她是怎样的一个人,就冲她当时为了保住酒楼、袒护宋言,而对林家父子所说的那些话,所做的那些事,他都由衷佩服,所以,对于夏颜的邀请,他没有理由不答应。

  “既然颜公子亲自上门邀请,我孟禾又岂会驳了您的面子?”

  “这么说你是答应了,真的?”

  “嗯嗯。”

  “既然答应了,可不许反悔哦?”

  对于夏颜再三发出的确认的疑问,孟禾也只好微微点头示意。

  得到对方如此肯定的答案,夏颜可谓是乐坏了,随即赶紧兑现她的承诺。

  “好,既然你已经答应了,那我马上去林府,让林一城放人。”

  这就是她想要的答案,为了此人,即使再去林府闹一次,也毫不畏惧。

  见夏颜为了留住自己,竟然这般积极表现,以她这急性子还真是什么都做得出,避免误会发生,他还是赶紧阻止为好。

  “林府就没必要去了,三年之期已到,我自然不用再回去。”

  对于孟禾所说的这些,夏颜一副不明就里的傻楞着,眼睛围着孟老头、宋言、傅云帆、还有孟禾这四个人来回打转,就是想让他们给个解释,这到底是为何?

  不过,这孟老头似乎不想掺和其中,随后就领着没被夏颜挑中的那八个人准备离开,临走之前说了句:

  “你们年轻人慢慢聊啊,我还有事就不陪你们了。”

  “孟师傅请留步。”

  夏颜赶紧上前阻止了前行的他们,转身走向了桌上,提着她特地让傅云帆折回去带来的一些“见面礼”。

  “这些是我带来的一些吃食,诸位兄弟若不嫌弃就拿去分了吧?”夏颜说着话,把手上提着这两个食盒交于那八个人的代表。

  听说是酒楼的吃食,这些人的眼睛瞬间都亮了,也只顾着高兴,连说声“谢谢”都忘了,不过接过食盒的这两个人倒是还记得说些感谢之类的话语。

  夏颜回过身又从桌上拎了一个布袋递给孟师傅。

  “这是我让傅云帆回去特地给您拿的金银花茶包,这炎炎夏日的正适合喝这个,既有清热解毒之效,又能增加食欲,您不妨留下来试试?”

  “好,那就多谢了!”

  孟老头收下这一袋花茶之后,领着众人离开了,不过,刚刚被挑中的那两人,倒是自觉的留了下来。

  ……

  “孟师傅他们也走了,你也该把自己的秘密告诉我了吧?”

  对于孟禾,夏颜本就好奇,再加上他刚刚所说的“三年之约”,就更是迷惑了。

  据孟禾所述,三年前永盛镖局接了一单从劲州运回临州的贵重物品,可到达目的地时,收货方验货却发现少了东西,对方不依不饶非得让镖局给出赔偿。

  其实,若是单纯赔钱倒也没事,大不了这单不赚钱就是了,可对方非得让镖局原物归还,不然就会把此事给抖落出去。

  可如此一来,镖局好不容易攒下的名声也就臭了,万难之下,却“有幸”得到了刚刚上任的临州州府大人林一城的帮忙调和,方才得以妥善解决。

  此事结束之后,林一城却提出了他唯一的条件,就是从镖局挑选一名功夫上层且行事稳妥之人,随身保护他,最后,林一城自己挑中了孟禾。

  说到孟禾,其实也就是一名孤儿,在他8岁那年被孟师傅收留,正好孟夫人一直也无所出,所以决定认他为子,给他取名孟禾。

  说到此处,夏颜惊奇的插了一句:“那这么说,你就是永盛镖局的少东家喽?”

  孟禾微微点头应道:“恩。”

  “这么一来,我可不敢请你了,即使你愿意,我也不好意思跟孟师傅抢人不是?”

  在没有得知具体情况之时,她倒是满怀期待的希望孟禾能够来酒楼帮忙,不过现在,她倒是有些不知所谓了。

  “不用担心我父亲这边,现在镖局有大师兄在帮忙打理,我倒是希望父亲把镖局交到大师兄手中,放我出去闯荡。”

  孟禾的性子确实些桀骜不驯,不安于现状,既然不愿在镖局当少东家,夏颜不妨“收了他”,然后带在身边让他好好历练一番。

  “既然如此,那就随我一起闯荡江湖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啊,去了酒楼,我可不管你是什么镖局的少东家。”

  夏颜只想把事情摊开来说,避免今后发生矛盾之时不好解决,其实这些事情不必明说孟禾心里也清楚,不然林府的这三年也就白待了。

  “这点我自然知道,不过,有一点我得先申明啊,酬金可不许比我傅师弟低啊?”

  听到孟禾口中所说的傅师兄,夏颜不禁失笑一声,说道:“呵呵……傅师弟?”

  “我今年23岁,比傅师弟小两岁,虽说是同年拜师,但我比他早几个月,不管怎么说,他也得叫我一声孟师兄,不是?”

  一听孟禾得意的笑着提及此事,傅云帆脸色瞬间不好了,夏颜赶紧出来帮他解围道:

  “哦,差点忘了,你刚刚提到的酬金自然不会少你一分一毫,现在每月只能给你四两,什么时候你能够独挡一面了,再给你加到六两,你觉得怎样?”

  夏颜是打算在他们走之后,孟禾的重要性也就突显出来了,如此一来,工钱自然也得涨了。

  见孟禾停止笑脸后,似乎对她所言的内容没什么反应,随后赶紧又补充道:

  “最主要的是我们的伙食不错哦,所有酒楼的菜品,你想吃什么都可以。”

  夏颜心想,对于美食,估计没人不喜欢吧,不过,他倒是个例外,从他平静如水的表情瞧去,似乎看不到一丝丝希望。

  “还有什么诱人的条件,一起说了吧!”对于夏颜刚才所说的一切,孟禾果真不为所动,不以为然。

  “有啊,若是孟师傅还没给你定亲的话,我们宋掌柜倒是可以考虑给你做媒,保证帮你找到心仪之人,你看如何?”为了留住孟禾,夏颜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只是端坐于凳椅上正在饮用茶水的宋言就有些不乐意了,一个劲儿的假装咳嗽,意在提醒夏颜不要再胡说了。

  可夏颜偏偏执意如此,故意听不见似的打趣说道:“你什么时候得了喉疾?”

  此时,旁边的那两个被选中之人,听到夏颜如此一说也跟着起哄,齐声问道:“真的吗?”

  看着他们真挚的眼神,夏颜又岂能拆自己的台,只能点头应了一声:

  “那当然了,吃住酒楼也都包了。”

  “那太好了,没想到酒楼不仅包吃、包住、还包媳妇,嘿嘿……”这两人已经高兴得合不拢嘴了。

  只是,孟禾似乎对这些条件没什么兴趣,虽然刚刚已经答应了,可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悦之感,不像身旁的那两个人,要求简单也容易满足。

  “你有什么要求直接说吧,我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夏颜也懒得去猜了,直接开门见山问道。

  “你说的这些已经足矣,我没什么要求。”

  “那你刚刚……唉!”

  见孟禾一脸无欲无求,处之泰然的样子,夏颜甚是纳闷,刚刚还以为他不满意呢,这副闷葫芦的样子倒是与傅云帆如出一辙。

  不过,今天还真是来对地方了,机缘巧合之下,轻松收获了大帅哥一枚,心里甚是激动。

  “那既然如此,收拾一下东西,晚上戌时,咱们酒楼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