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恰似重生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326 2020.05.30 16:11

  拖着箱子才走了几步,夏颜却停下前行的脚步,两手叉腰长吁短叹的站立于原地,欲言又止而又若有所思的来回踱步。

  跟在后面的宋漓和傅云帆见状,甚是不解,也不知发生了什么,就只有疑惑的直视着来回转圈的夏颜发呆。

  “阿漓,这就是你们两个的,交通工具?你们俩刚才来时,坐的就是这个?”说话的同时,夏颜看了一眼马车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他们,食指有些疑惑的指向了前面的那辆马车。

  在宋漓的眼里,这一切看似再正常不过了,无奈之下也只好默默点头,应了一声:“恩”。

  两匹马带动的马车,马力好的话,一天的行驶量最多也就200公里,也就相当于高速上行驶的一个小时。

  可眼前的这一匹马一辆车,这又是什么,呵呵,“还真传说中的宝马啊!”夏颜不禁失声冷笑道。

  可笑完后冷静下来的她,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在脑海中简单的过了一遍,一个大胆的想法便从中产生,若此事发生于古代,宋漓和傅云帆的这一切行为也就可以理解了。

  先不说他们的这一身打扮,就单说他们刚刚开始看到手机时,奇怪的表情,就像从来就没见过似的,还有握手时,稍稍疑迟且不解的本能反应,还有被误会的“轻薄”之意……

  难道真是遇到了两个“老古董”,那……另一层意思不言而喻——“穿越”?!

  只是这滑稽的“穿越方式”也太随便了点吧,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这儿,不知如何而来,自然也不知该如何回去了。

  以前看过的所有穿越剧几乎都是什么跳楼撞车的神场面,然后还经过什么时空的穿梭,可如今的自己,呵呵~这又是怎么回事。

  “谁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歇斯底里吼完这一句,她整个人简直虚脱到无力支撑她站立的身体。

  一想到这一层,夏颜再也憋不住放声大笑,可这看似爽朗的笑声中,又参和了太多的无助与无奈,甚至是绝望之感。

  可这一连串的笑声几乎穿透了整个云雾缭绕的森林,笑到躬身弯腰,直至蹲下,刚刚可笑的眼泪,最后却变成了迷茫无助的泪水。

  原本就有些疑惑的宋漓和傅云帆,看到夏颜如此荒诞的行为,相视一看自然不解到底为何,甚至觉得有些莫名其妙,都怀疑是否遇到了一个疯子。

  宋漓本想上前询问一下,奈何不了解情况的她,又不知该如何安慰为好,暂且保持原态,慢慢的看着大笑、苦笑、哭笑的夏颜,这一切的变化全都看在眼里,却无所适从。

  稍稍调整一下刚刚有些且举动失常荒诞不经的神情,夏颜这才起身走到宋漓的跟前,毕竟也只是她的“自我猜测”,先听听看他们怎么说?

  “阿漓,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

  听夏颜这么一问,把宋漓都给问懵了,难道眼前的她和她们不一样,还真不是宣国之人?

  也是,夏颜那一身穿着打扮她没见过,随行物品更是没见过,还有她的言行举止,也不像个正常姑娘家该有的样子……

  “这是清州境内。”还没等宋漓开口,傅云帆抢先一步答道。

  “清州”一词从傅云帆口中一出,都给夏颜听懵了,小声的问了句:“清州又是哪里?”

  在夏颜的脑海中,中国的所有城市当中,实在是无法搜索到任何关于清州的信息,韩国倒是有一个清州,可此清州非彼清州……

  “清州,是宣国较为富裕的一个州。”

  见夏颜仍旧没有反应,傅云帆只好再次说道:“往前再赶一个时辰的车,就到石头镇了,请问小姐是否一同前往?”

  眼看天色渐晚,得抓紧时间赶路才是,不然等下天黑了还到不了石头镇,他可不能因为眼前的这位女子而误了时辰。

  可夏颜似乎并没心思再去理睬傅云帆后面的话,却不紧不慢的问了句:“宣国又是什么地方?”

  在夏颜所学的历史知识中,好像并无宣国这么一个国家。

  “呃……”就夏颜这一连串奇怪的问题,傅云帆都不知该如何回答了,不禁心里疑虑道:这人到底从何而来?

  “好了,就不为难你了。”

  看着一脸茫然的傅云帆,夏颜也不想再去追问什么,眼看这么一本正经之人,想必也不会说谎,而且也没必要骗她。

  转身看着眼前的那一辆马车,马儿原地踏步了这么久,都有些不耐烦的看向了她,似乎在说:“你到底走不走啊?”

  眼前的黑色马匹,它是那般无辜且又无奈的表情,越看越觉得滑稽,却惹得夏颜“扑哧”一笑,而又哭笑不得。

  只是,作为一个以历史专业毕业的学生来说,中国历史上的朝代自然再清楚不过了,即使是南北朝又或是五代十国的混乱时期,也都没有宣国这么一个国家啊?

  这么看来,夏颜此行不止是穿越,而且还是穿到了一个她并不知晓的平行时空。

  唉……若是提前得知自己要穿越,为何不穿到历史课本上的任何一个朝代呢,至少也知道一星半点的,现如今,前路尽是未知。

  似乎这学了四年的“历史专业”在此也无用武之地,也许,冥冥之中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吧!

  一想到“穿越”这词,夏颜越想越觉得诡异,这次的玩笑开大了,脑洞也玩大了,只是更令人无法想象的,就是这种电视剧的老套戏码居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除了叹气,也只剩下挠头傻笑了,这次远行,还真是走出了自己的认知能力,来到了另一个完全陌生的“原始森林”。

  明明只想体验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明明只想寻一个陌生的城市,游山玩水,走走停停,现在可倒好,直接游到了另一个世界,这种事情说出去谁会相信,首先她自己都不信。

  在来到此地之前,她并未想过有一天她会离开那个生活了三十年先进的文明世界,此行也只是寄情于山水,游完了还是要回去的。

  她还期待着满血复活,然后回去工作,可没想过一直流浪在外,在夏颜的世界里,工作似乎已成了她的全世界,即使离婚,也不至于就此逃避,对于内心如此强大的她来说,离个婚又算啥?

  唉……“既来之则安之”,长呼了一口,这下舒服多了,且当做是另一层释然吧!

  就在夏颜想刚刚做决定之时,急于赶路的傅云帆上前又催促道:

  “前面就是石头镇了,请问小姐是否一同前往?”

  “好啊!”

  夏颜倒是爽快的答应了,不过,现实也不容她拒绝,如今自己孤身一人,有人邀约同行自然再好不过了。

  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夏颜还真不知该往何处去,至于从何而来,既说不清也道不明。

  看着眼前的此二人,对她倒也没什么恶意,尤其是阿漓。

  等会儿先问问看,如果他们同意,暂且就先跟着他们,等以后,也不知道这以后又是怎样一番光景……总之,以后的事儿以后再说吧!

  “走吧,我们先上车。”

  说着话的同时,宋漓前行主动去牵夏颜的手,两人一同走向马车,她这人倒是心实,完全不担心眼前行为如此怪异之人是个坏人。

  “好。”面对眼前这心思单纯的这姑娘——宋漓,夏颜是真心喜欢。

  在现代社会的社交圈里,对于关系维护这一块儿,她可以做到得心应手,但并非她所愿。

  随后,傅云帆帮忙把这个奇异的箱子搬到车上,再从车厢后边拿出木质的马凳,扶着宋漓上车,轮到夏颜之时,她却声称自己可以。

  天色已渐渐暗了下来,刚刚因为夏颜莫名其妙的举动又给耽搁了赶路的时间,此时,傅云帆也只能加快了速度,几鞭子下去,马儿直奔下一个落脚点——石头镇。

  马车的车厢内,宋漓倒是习以为常,可夏颜何曾“享受”过如此这般颠簸的“待遇”,手足无措不知该如何应对的她,只好紧抓着车窗的位置保持不动。

  看着神情有些紧张过度的夏颜,宋漓不但没安慰她,却还笑着询问道:

  “你没坐过马车?”

  “恩恩……”夏颜一副惊恐的频频点头,在她的世界里到是有一辆宝马,可此马非彼马。

  “不坐马车,那出行怎么办?”一脸好奇的宋漓,盯着马车上表情有些可怜的夏颜问道。

  “这个……我一时半也会说不清楚,有时间再跟你解释。”

  对于另一个未知的世界,即使她想好好解释一番,他们也未必听得懂,难道要她直接跟他们说“我来自未来”,呵呵,如此诡异之事,他们还以为“见鬼”了呢!

  “好吧……”

  宋漓神情显然有些失落,满足不了的好奇心也只好作罢,虽有不甘,可既然对方不想说,出于礼节也只好保持沉默。

  ……

  对于夏颜来说,眼前的这个宣国也好,清州也罢,她倒是没什么可好奇的,不就是穿越嘛,她一个来自于未来的现代人,在古代难道还混不下去,那岂不是很尴尬?

  心里居然还暗自窃喜,既然来了,那就得好好玩一遭,也不至于白跑一趟,一想到这儿立刻来劲了,心里有些安耐不住的小激动,看来大展拳脚的时候到了。

  在现代社会,生活如此自律的她,一直都活得很刻板,自从大学毕业后工作的这几年,几乎每天都是在重复着朝九晚五的生活。

  既知今日亦知明日,这日子一眼就可以望到头,虽然是习惯了,可也厌烦了,特别是婚后,一直吵闹且被催生的日子,更是令她感到失望,甚至是绝望。

  忍着、憋着、压抑的活着,让她特别想以另一种方式来喘口气,可除了去健身房待个一时半刻的,什么也改变不了。

  想清楚自己的来意之后,夏颜所有的担心和顾虑都放下了,深深呼了口气,前尘往事儿算是彻底给放下了,恰好机会来时,就得抓住,现在的她只想好好的活着,踏踏实实的活着,随性而为。

  即使不知前路如何,一切都是个未知数,她也无所畏惧,这样的日子有点儿意思,有挑战的生活才有乐趣。

  ……

  经过了一番思想斗争之后,仍旧颠簸无阻的马车内,两人就这么“僵持”下去也不好,总得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尴尬的气氛。

  可夏颜还真没什么想问的,倒是宋漓,从上车开始,眼睛就一直盯着夏颜,从头到脚仔细打量着,一寸都没放过。

  从她第一眼见到夏颜开始,好奇之心就从没停止过,只是碍于面子也没个适合的机会开口,只好作罢。

  对于一切看似了如指掌的夏颜,寻思着眼前这丫头像是没经历过多少世事,自然显得有些羞涩与生疏,对于她好奇想知道的事情,却不好意思开口。

  如此这般,夏颜也只能只有进行“自我坦白”来满足她的好奇心,闲聊一番,至少也可以缓解一下车内的尴尬,以及克服眼下的恐惧。

  “阿漓?”

  “恩?”

  自从遇见开始,夏颜就一直这么顺口的唤她一声“阿漓”,她这心里一下就软了下来,一股暖意涌上心头。

  “叫你阿漓,你不介意吧?”

  “不会,你唤我一声阿漓,反而让我觉得很亲切,除了家人,你是第一个这样叫我的人。”

  说到家人,夏颜这心里一下落空了,她是独生子女,父母又在她婚后的这几年内相继离世,那段难过的日子,还好有顾忆尘陪着她一起度过。

  原以为顾忆尘会是她这一辈子值得依靠的家人,可如今……

  不管是几个小时之前所在之地,还是如今的这个陌生的世界,“家人”对她而言已经不存在了,突然被人提到家人一词,内心不免有些感慨。

  “家人?”

  “恩。”宋漓点头回道。

  “那你家里,还有哪些亲人?”

  “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父亲,三年前也病逝了,现在就只有哥哥一个亲人了,不过他对我很好。”

  原本,夏颜以为问起了宋漓的伤心事儿,心里还挺自责的,可她倒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在讲述着别人的故事那般轻松自然。

  也许,对于那段失去亲人的经历,她早已释然,又或者藏得更深,可依着她的性格又不像城府深沉之人。

  “不好意思提到了你的伤心事。”

  “无妨,我现在过得挺好的,虽说爹娘不在了,可我还有哥哥呀,而且还有冯叔他们,我们在一起就像一家人一样。”

  听她说话的语气中带着满足的笑意,以及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看来是真的过得很好,这样心思单纯的姑娘值得夏颜与之相处,甚至深交。

  本想打算来一段“自我独白”的,可到最后,夏颜却变成了一名合格的听客,认认真真的听着宋漓“和盘托出”她宋家的老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