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初涉清州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756 2020.05.31 12:18

  在即将到达目的地时,傅云帆把车停了下来。

  见车子突然停下,夏颜还以为到了,有些小激动般立刻掀开车窗的帘子,可眼看这四下荒芜。

  “怎么停下了?”还没等夏颜开口,宋漓却抢先问道。

  “这马上就到镇上了,还是让这位夏小姐先换身衣服吧?”

  虽说傅云帆是个大男人,可他倒是个细心且做事谨慎之人,总是这般事事考虑周全。

  他是担心等会儿下车,就夏颜这一身奇特的打扮,还不知会引来怎样的麻烦,毕竟,并不是每个人都像他和宋漓这般了解“内情”。

  “好,我马上找身衣服给她换上,稍等片刻。”

  经傅云帆这么一讲,宋漓立刻心领神会,自然知道他话中之意,只有夏颜还没想到这个层面,一脸茫然的问了句:

  “为什么要换衣服?”

  “还是赶紧换身衣服吧,你这样子下车,别人会怎么看你,难道你要每个人都去解释吗?”

  宋漓话说得这么透彻,夏颜即使反应再迟钝,自然也知道她想表达之意,频频点头应道:

  “恩~确实也是。”

  稍后,宋漓从包袱里边找出一身宽松点的衣物递给夏颜。

  因为170cm的夏颜看起来个头较高,身材自然也比她壮实些,简单交代一下衣服如何穿戴之后,便主动下车去等待。

  待宋漓离开,夏颜独自一人待在车里,慢慢研究这一整套被宋漓留下来的衣服,她是怎样都没有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还要穿戴这看起来较为复杂的服饰,而且还不知具体的穿衣顺序,想想都觉得可笑,宋漓虽已说过,可也只是粗略一提。

  此时天已经快黑,只是还没黑到看不见前行之路的境地,在她拉上车帘和关上车门后,车内一片漆黑,此时犹如废铁一般的手机倒是发挥了它极大的作用。

  夏颜打开手电筒,瞬间照亮了车厢内不足两平米的狭小空间,心情复杂的换下穿了她身上的纯白色休闲衬衣,印花短袖T恤,还有浅蓝色的牛仔裤。

  对于这一身衣物,即使有诸多的不舍,可此刻身处异世的她也无可奈何。

  倒不是她挑剔宋漓送她的这身衣服,只是她还不习惯,甚至手足无措,尤其是手里拿着的传统绣花“内衣”,对其久久发呆,这种过于精简的款式,她实在是下不了手,更是不想往自己身上套。

  既然无感,索性还是放弃了,随即打开行李箱找了身衣服给自己换上,此刻,夏颜还真感觉随身携带之物带少了,若是能够预知,巴不得把自己的家整个搬过来得了,只是这一切并不在她自己的可控范围内。

  简单收拾一番之后,夏颜从背包里拿出镜子,举起手机的手电筒隔远照了照,感觉应该还行,只是这披头散发的样子,和这身着的衣服一点也不搭。

  想想这古代的女子发式……实在没则也只能喊宋漓上车帮忙了。

  当听到夏颜在车上叫唤自己之时,在傅云帆的搀扶之下,宋漓立即上了马车,可就在她打开车门的那一瞬间,几乎都快笑喷了。

  此刻明亮的车厢内,透着手机发出的亮光,把夏颜整个人给照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如此,更是加剧了宋漓一股莫名而来的笑意。

  身旁的傅云帆平时也都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可当他看到眼前的夏颜,瞬间一声“噗嗤”响亮的脱口而出。

  虽说只是瞥了一眼,可就是这一眼足矣让他忍不住偷笑的了,心里随之感叹一句:“果真‘外来之人’。”

  原本宋漓以为自己已经把穿衣细节说得够清楚的了,可夏颜的穿着一塌糊涂,眼前的她即使穿错了也不以为然且不自知的样子,还真是令人大开眼界。

  “你还笑,赶紧过来帮忙啊?”

  夏颜也不知道宋漓和傅云帆在门外边儿为何发笑,只是看着他们脸上的表情,根本不像会有什么好事发生的样子,随即制止了笑得最厉害的宋漓,看她那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夏颜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竟能引她如此捧腹大笑。

  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就让他们笑去吧,若是能博得他们一笑,那也是一种能耐,尤其是一直绷着脸的傅云帆。

  现在的夏颜,只求赶紧到所谓的达目的地,可以下车去吃点东西,这时候的她已经饿得不行了,肚子自觉的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刚才的那两颗巧克力都不够她塞牙缝。

  从早上开始就只喝了点粥,高铁上虽买了盒饭,却也没吃几口,还好刚刚在树林吃了点面包。

  经宋漓一番简单的梳理之后,夏颜的装扮总算是回归了正常,趁宋漓给她梳头之时,夏颜忍不住瞟了一眼自己身上稍带仙气的服饰,甚是满意。

  这会儿她总算是明白了那两人刚刚为何突然发笑了,原来是衣服的顺序被她给弄错了,不光是外面两层的顺序弄错,甚至还把绸缎上衣(里衣)给外穿了,这才是最离谱的,估计也是“引人注目”之所在。

  其实正确的穿衣顺序应该是内里除了一件“古代内衣”之外,还配了件稍软的绸缎上衣,下身一条同样材质的裤子,中间再穿一件深色长衣,衣身下沿至足,最后外搭一件浅色外衣,腰间系一条浅紫色的丝质腰带,这就是她第一身正经的古装形象。

  每年春分之后,天气开始有所回温,况且行至三月中旬天气并不算冷,虽说这身衣服较为轻薄,透气性能也挺好,可一下子穿这么多件衣服,夏颜还真有些不习惯,如此,也只能舍去一件短上衣,还是觉得穿自己带来的衣服更为舒服,尤其是贴身之物。

  最后,她还是为自己保留了那双舍不得脱下的球鞋,因为宋漓的脚比她的小太多,自然没有适合的鞋子给她替换。

  穿好了衣服还差个发型,可这古代的发髻夏颜却不知从何下手,还好认识了一个心灵手巧的古代姑娘——宋漓。

  在她的帮忙之下,借着手机发出的耀眼光芒,拿着镜子仔细观看宋漓给自己盘发的整个过程:

  只见她先把头发分为上下两部分,取一部分头发于头顶处盘成环形状,用浅色的发带固定缠绕且扎好,其余头发任它们自然散落,瞬间让她略显英气的面容藏有一丝温柔。

  发式虽简单,可对于平时披头散发,或是随便扎个马尾,又或是只梳个马尾辫的夏颜来说,这些她接触不到的古代发髻还是麻烦了些。

  稍稍整理一下了这一身“古装”,夏颜再次仔细端看了一下镜子里已经变样的自己,还真有了一丝古代人的气息,闭口不言的时候就更像了。

  此时手机里还亮着光,梳好发髻之后的宋漓,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于此,对于这多功能转变的奇怪之物,这好奇程度似乎已经达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

  待车内的夏颜更换好衣物后,傅云帆又开始了他的工作——赶车。

  这次,夏颜感觉马车没之前那般颠簸,可能是慢慢习惯了,又或是目的地快要到了,心情渐渐开始平复。

  当她再次拉开车窗帘子,认真瞧了一眼外边的环境,这时天色只剩下最后一丝浅黄,隐约看见了马车经过一块刻有“石头镇”这三个字的石碑,想必过了这块石碑,也就到了石头镇的地界。

  踏入同行之人的“目的地”,她也算是真正的融入了这个陌生而又充满挑战的新世界,心里忍不住默念一句:

  “我叫夏颜,我来了。”

  ……

  随着一句急促“刹车”的叫喊声——“吁”,马车慢慢停了下来,此时,坐于车头的傅云帆转头朝着车厢内说了声“到了”,随后独自跳下马车,又从车后拿出马凳,准备迎接着车里的那两位“小姐”缓缓而下。

  这一系列动作如此熟练,本身就是做惯了的,这毕竟是做了多年的活儿积累下的经验。

  已经与傅云帆同行三次的宋漓,对这趟行程自然再熟悉不过了,即便是听到了傅云帆的下车前说的那句习以为常的“到了”,表情也无动于衷,就如家常便饭般再正常不过之事儿。

  听到傅云帆的一句“到了”,夏颜立即拉开帘子探出头去,眼前已不再是一片漆黑,虽不像现代社会街上那般犹如白昼的“灯火通明”,但也稀稀疏疏的闪耀着稀有而独特的光芒,照亮了整个客栈的“面容”。

  这都饿了一天了,夏颜早就有些迫不及待,顺手拎了背包准备下车,却被车外的傅云帆给挡住了。

  “小姐还是独身下车为好,这些行李交给我便是。”

  傅云帆如此说,只是不想夏颜把她的背包带入众人的眼中,免得引来不必要的围观。

  可夏颜并没想到这一层,还以为这只是他的“工作范围”之事,便也不再坚持,随后转身把包放到车上,拉着宋漓一起走出车厢。

  原本傅云帆又准备上来搀扶一下,却被夏颜给拒绝了,这些她可以搞定的小事自然不会麻烦别人。

  最后下车的宋漓,带着夏颜走进黑夜中的客栈,在热情接待的店小二的张罗下找了张桌子,还点了些酒菜。

  酒是夏颜自己点的,来到这儿的第一餐她想喝点酒,最好是喝醉,那样夜间就更好入眠了,不然在这没有网络的世界,晚上这大把的时间又该如何消耗?

  在小二上菜之前,傅云帆就已经定好了房间,并把行李全都搬了上去,转而来到桌前坐到了夏颜的对面。

  还没坐一会儿,小二就把刚刚点好的酒菜端上了桌,待小二离开,傅云帆盯着桌上放着的酒瓶子看了一眼宋漓,转而又看了一眼夏颜,眼神询问的意思不明而喻,就差问一句“是谁点的酒”了。

  看见傅云帆稍显严肃的眼神,夏颜就像个犯了错的小孩子那般,立即解释道:

  “初入此地,我想喝点小酒。”

  “小姐,还是等会儿回房间再喝吧!”

  在傅云帆说这话之时,夏颜很是不解,难道喝点小酒都不行吗,不过,看到傅云帆一脸严肃的样子并非跟她开玩笑,她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可能是她忘了自己此时此刻正穿了一身清雅的女装,一副稍显淑女的装扮,况且这儿是宣国的石头镇,贸然在大堂喝酒,好像有那么一点不妥,万一酒后胡言乱语的……一想到这儿,夏颜自然也明白了傅云帆的深意,暂且先忍着。

  “等会儿去房间里,我陪你喝两杯。”

  “好。”在宋漓的一番劝解之下,夏颜也没什么好说的。

  “那就先吃饭吧,刚刚不是说饿了吗?”

  “好。”

  说到吃饭,夏颜确实是饿得不行了,饭前先喝碗汤,暖暖胃,桌上的菜看起来还挺可口,可一口下去,五味杂陈……并非是自己想象的味道。

  只因实在是饿坏了,勉强把碗里的饭吃完,稍微填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再说,今晚的晚餐也只能这般草率的结束了。

  饭后回到房间,小二按照吩咐端来了热水,夏颜简单梳洗一下,衣服也不脱,也不顾任何形象瘫在了床上,想想今天这一遭,真够累的,简直身心疲惫。

  翻身环顾一下四周,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床,这么说来,今晚要和宋漓一起睡了,若就这样子把床给霸占了也不好,看着坐在桌旁用手撑着腮帮子发呆的宋漓,立即起身走了过去。

  “想什么呢?”

  “呃……没什么。”

  面对突如其来的问候,宋漓下意识抬头迎着前来的夏颜,拉着她的手认真的盯着她的眼睛,说道:

  “你先坐下,我们聊会儿。”

  这是夏颜第一次看到宋漓如此正式的表情,看得她内心都有些小紧张了。

  “好啊,说吧,什么事?”

  “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刚才……”

  这才一开口,夏颜便知宋漓要说什么了,不就是制止她喝酒的事儿嘛,宋漓心思细腻自然怕她多想,随即安慰道:

  “没事儿,多大点事儿啊?”

  宋漓当然知道夏颜不会跟她计较,只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还是决定跟她解释清楚,也避免以后此类事情再次发生。

  经宋漓这么一解释,刚刚的事情夏颜自然了然于心。

  即使宋漓不说,她也知道生在这个时代女子的诸多不易,只是初涉其中,难免还来不及适应罢了。

  话说清楚后,宋漓这心里的疙瘩自然也就解除了,她是个心实的姑娘,心里藏不住事儿。

  既然心里的疙瘩解开了,宋漓想着不如让小二上些酒菜,然后叫上傅云帆一起,陪着夏颜好好喝两杯。

  可建议刚刚脱口而出,却被夏颜一口给回绝了,一想到刚刚的饭菜,她便没了心思,这时倒是庆幸自己出门时带了两盒泡面,就放在行李箱中,正好解了此时的饥饿。

  随后,让小二给她们提来了一壶开水,夏颜便开始了她迟来的晚餐,身旁满脸好奇的宋漓,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的盯着夏颜手上的一切动作:

  拆开包装,然后开盒准备调味料,再就是往里倒入适量的开水,最后盖上盖子,慢慢的等待着这美食的泡发,香味也随之散发开来。

  在等待的过程中,宋漓好几次忍不住还是掀开了盖子,闻着这个奇特且浓郁的味道,激动了好一会儿,巴不得立马食用。

  看着手腕上的手表,整好过了一刻钟的时间,随着夏颜的一句“好了”,宋漓立马打开盖子,用着小二提供的筷子开始大口大口的“品尝”着美食。

  “恩~太好吃了,这碗面食比刚刚的那块糖(巧克力)好吃多了。”

  “好不好吃,也就只有这一碗了,吃完以后都没有了。”

  “你会做吗?”

  “这个……我可做不出来。”

  夏颜从自己的世界带过来的“好东西”正在一点一点的消耗减少,今后还得慢慢适应这里的生活啊。

  一想到这儿,又是一股莫名的心塞。

  食用完这迟来的“晚餐”过后,她俩又推心置腹的聊了好一会儿,随后,夏颜点上了自己每次出远门都会随身携带的香薰蜡烛,让这熟悉的味道伴她入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