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收留夏末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960 2020.07.24 10:05

  马车行至城东主干道,接近街尾的拐角处,傅云帆的一个突然“刹车”,却把睡梦中的夏颜给惊醒了,身体随着马车的惯性向前扑去,差点摔在了车厢的木板上,还好被宋言一把给拉住了。

  还没坐直身子,便气急败坏的喊了一句:“老傅,你干嘛呢?”

  此时的车外传来了一片混乱的嘈杂声,对于还没睡醒的夏颜来说,简直就是噪音,心情更是烦躁不堪。

  车厢外边的傅云帆紧紧的勒住缰绳,带有一丝歉意回道:“回颜公子,前面的路被人群给围住了,我们的马车过不去。”

  “那你赶紧上前去看看啊,不能过就绕行。”

  此时刚刚被惊扰到的夏颜,有些心不在焉,以她这个暴脾气,自然没什么好言好语。

  若是搁在平时,喜欢凑热闹的她,早就跳下马车,亲自前去探究一番,又岂会吩咐傅云帆前去探路?

  “是。”傅云帆跳下马车,径直而去,借着夏颜喝水的一会儿功夫,他便带着答案立即返回。

  “前面发生了何事?”

  “瓷器铺的丫头犯了错,那女掌柜正想着把她卖掉。”

  “买卖人口?……走,我们下车去瞧瞧?”

  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关于贩卖人口的事件,夏颜还是头一次遇到,不管是出于什么心理,她都不能放过这么个机会,必须亲自去瞧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这种事情发生在封建社会,都不是什么奇闻异事,所以,车上的韩玉与宋言明显没什么反应,平静待之,好似此事与他们无关。

  反倒是夏颜的一个好奇,这两人还得陪着她一同前往,至于跟在后边的陆玉华等人乘坐的另一辆马车,众人皆是忙着去干活,也只能绕路而行。

  ……

  大概二十米宽的街道,愣是被路边的行人团团围住,人群紧凑,水泄不通,不免加深了夏颜对前面正在发生之事的好奇感。

  这好不容易挤进人群的夏颜,顺势挤到了“事发现场”的内圈,宋言与韩玉紧随其后,深怕把她给弄丢了,傅云帆则留在马车上等候。

  三人于事发之地待了不到一刻钟的时间,早已把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给弄清楚了。

  听着这家店铺男主人的“诉苦”与狡辩,还有街坊邻居各种版本的议论,大致的意思就是店铺跟前跪着的那丫头恬不知耻,妄想“飞上枝头变凤凰”。

  更难听的话语也就是那丫头趁自己年轻貌美勾引自家男主人,借机上位,享受荣华富贵等等。

  然而在夏颜看来,无非就是这店铺的女主人见不得家里的丫头长得水灵,一来嫉妒,二来担心未来有一天真的上位成功,荣升“小三”,威胁了她的权利与地位,这才出此下策。

  正好可以利用路人“泛滥成灾”的同情心,为自己“伸张正义”,保护自己的虚伪与不安,不惜当街毁掉人家姑娘的清誉。

  面对这种“指鹿为马”的名场面,所谓的“事实”全凭拥有话语权的一方说了算,她一个小丫头又该如何反抗,又有何能耐反抗?

  此刻当街跪地的小丫头,嘴里除了重复一句苍白无力,且毫无威慑力的“我没有,我没有”,她没能力为自己辩解。

  “你还敢狡辩,看我不撕烂你这小嘴。”

  正当这一脸扭曲的店铺女主人,准备把手伸向那位小丫头“泄恨”之时,不巧却被爱管闲事的夏颜给拦了下来。

  如此身世可怜之人,夏颜自当不忍心看着她被人欺负,也绝不允许这种事情在她眼前发生,这便出手相助,正好也印证了那句话“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顺便当了一次可以保护别人的“女侠”,没曾想却被误认为“英雄救美”。

  “这位公子,这是作甚?我处置自家丫头关你什么事,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哪儿凉快哪待着去!”

  “你既已无心留她,倒不如卖给我,由我来替你管教,如何?”

  “公子此话当真?”

  “你这牌子上不是写了嘛,怎么,反悔了?”

  “没有,公子请出价?”

  “我出……”还没等夏颜说完,身后的韩玉抢先回道:“既是你家抛弃的丫头,良心价,四两。”

  其实,对于这个价格夏颜自己也不清楚其中的行道,韩玉说多少那便是多少。

  “对,四两。”

  “太低了,公子多少再加点,毕竟这丫头在我们店里也养了几年,本都没够呢,况且她长得水灵水灵的……”

  “既然这么好,你就留着自己用好了。”

  “别呀,要不公子稍等片刻,可否容我先去跟我家相公商量一下?”

  “好,赶紧的,本公子可没什么耐心。”

  “是是是……”

  在那女主人犹豫该如何抬高价格之时,夏颜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丫头的样子:

  身材偏瘦,身体被一身朴素无华的旧衣服包裹着,笔直的跪在青石板上,不过,她的打扮丝毫掩盖不住她漂亮的脸蛋,五官精致,皮肤白皙,若是给她好好收拾一下,定不输富贵人家的小姐们。

  留着这么个漂亮的丫头在身边,也怪不得这女掌柜的心慌,家里的男主人不打这丫头的主意才怪。

  不管事实如何,那丫头的样貌确实不错,年纪嘛大概也就十七八岁左右,简直就是位妙龄女子呀,若是把她买下来,与珍儿做个伴也挺不错,也算是帮助这丫头脱离苦海吧!

  ……

  过了会儿,那女主人这才姗姗向着夏颜走来,稍稍清了一下嗓子,“公子可想好了,确定要买这小丫头?”

  “少废话,商量出结果了没,赶紧给个价。”

  “不多不少,正好十两银子,这已经是最低价了,公子可不能让我们赔本不是?”

  “……”

  夏颜有所犹豫,并不是她不想买这个丫头,也不是出不起这个价钱,只是在她心里始终认为,“人人平等,生而无价”。

  可这女主人见夏颜一身锦衣华服的打扮,有点儿坐地起价的意思,这便沉默不语了。

  此时,身后一直在暗中观察的韩玉在她耳边又补了句:“四两足矣,不能再加了”,然而对方开口就是十两,这个数目已经超出了韩玉所给出的市场价太多,这时候必须转换对策了。

  “这样吧,这丫头的事情先放一放,我们来做一笔交易怎么样?”

  “什么意思啊,敢情公子是来砸场子的?”

  “非也,非也,这大早上的,我自然是来给你们送钱的了,刚才我大致看了一下你们店里的器具,配套设施齐全,质量观感都还不错,所以,决定与你们合作。”

  “请问公子尊姓大名,府上何处?”

  夏颜就猜到对方会这么问,立刻搬出慕林川给她“作保”,“你看到前面的那辆马车了吗?”

  随着夏颜手里握着的那把折扇指向了侧前方,在场的所有人很配合的看了过去。

  甚至还有人走到了马车身旁,见着一身寒气逼人,左手握着剑的傅云帆坐镇,这才不敢过于靠近,只能在外围左右打探。

  众人盯着那宽敞奢华的马车,其中有识字之人立即念出了“逸王府”这三个字,因为马车上挂着一个刻着“逸王府”这三个字的牌子。

  围观的群众中,不断有人附和道:“这是逸王府的马车……”

  从大众口中听到了“逸王府”这么一个高大上的名称,还有韩玉手里及时亮出了自己的腰牌,此事无需怀疑,这精明的女掌柜又岂会不心动?

  与王府做生意,那是她的荣幸,况且,她若是有机会攀上金字塔尖上之人,又何愁没有生意可做?

  随即恭敬行礼道:“参见王爷,小人竟不知……”

  只是她却认错了人,竟把夏颜认成了慕林川,也许这些平民百姓没机会见到“逸王”这样的大人物吧!

  只是夏颜却没有“将计就计”,任意冒充慕林川,而是急忙上前打断对方,并认真解释道:

  “停……停下,我不是逸王,我只是逸王府上的客人,我叫夏颜,来自临州的和顺酒楼。”

  只是这一段简单顺口的“自我介绍”,倒是引起了不小轰动,围观之人当中居然有人认出了她。

  “你就是临州城的‘颜公子’?”

  夏颜心里暗爽:原来在劲州城也有自己的“粉丝”,嘻嘻……心里的激动劲儿更是安耐不住,还好她自己的表情管理还算过关。

  不管内心如何狂喜,她仍旧需要保持一副镇定自若的姿态,手上的扇子“唰”一下子打开,于胸前处微微扇了几下,浅浅一笑:“正式在下。”

  夏颜既已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在场的“粉丝们”就更是激动不已。

  “原来真是颜公子呀,之前只是听说,没曾想居然在这城内见到了真人……”

  “感谢各位对在下的厚爱。”夏颜微微点头回应众人投来倾慕之眼神。

  刚刚首先发现夏颜的那一位中年男子,再次问道:“您是打算来劲州开酒楼了吗?”

  “对,今后还得仰仗各位的支持。”

  “诶,颜公子客气了,您来了,我们就有口福了呀,大伙儿说对不对啊?”

  “是是是……”围观之人附和道。

  “好,等酒楼开业的当天,店里所有的菜品与酒水,皆以半价来回报大家。”

  “那敢情好啊,酒楼何时开业,地址又是何处?”

  “是啊,何时开业啊?”心急的粉丝们纷纷发问,似乎都已经迫不及待了。

  夏颜心想,自己都还不知这酒楼开在何处呢,又该如何向众人答复,关于开业时间就更是没底了。

  “这个……到时候在下会以自己的方式通知大家的,请各位耐心等待便是。”

  “好,那我们就静候佳音。”

  夏颜原本是要经过此地,前往酒楼“视察工作”的,却不曾想到会在此处遇到了人口买卖的“直播现场”,歪打正着还谈了一桩买卖,以及临时搞了一个令人激动的小型“粉丝见面会”,还借着聚众围观之力,给自己还没开业的酒楼造势……

  这一切的发生,完全在她的意料之外,然而事情发展的速度快到令人措不及防,却又无比的顺利,简直就像是得到了老天爷的眷顾那般,有如神助。

  ……

  一片热闹的“粉丝见面会”接近尾声,店铺的女主人这才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立即插话道:

  “原来是颜公子呀,久仰久仰。”

  其实,她是不知夏颜为何许人也,也顾不得对方姓氏名谁,此时最重要的自然是自己的生意,况且此人还自称是逸王府的客人,想必身份不凡,暂且先寒暄几句再说,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煮熟的鸭子给飞了吧?

  “只是您刚刚提到的合作,不知公子要小店如何配合您呢?”

  “这个问题……还是交给我们的宋掌柜亲自处理比较稳妥。”

  夏颜说着话,转身把身后一直默默站着的宋言拉了出来,“这位是我们酒楼的宋掌柜。”

  这女掌柜堆砌了一脸的笑容,客客气气向宋言行礼道:“见过宋掌柜,今后还请多多关照。”

  “店家客气了。”突然被夏颜推出来的宋言,虽有些茫然,可勉强能够淡然处之。

  所有的事情皆已谈妥,那接下来也该办正事了,夏颜一把拉起地上仍旧跪着的小丫头,并扶着腿脚酥麻的她。

  “既然如此,那这丫头……又该如何处理啊?”

  “哎呀……您瞧我这记性,您不说我都给忘了,若您不嫌弃,让她留在您身边服侍您好了。”

  “掌柜的这是何意?”

  夏颜自然知道对方的言中之意,这本来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只是顺着对方的话语,让这女掌柜自己说出来罢了。

  “一点小小心意罢了,承蒙颜公子看得起这丫头,那是她的福气,今后咱们的这个小店,还得仰仗颜公子多多关照才是。”

  女掌柜转身从身旁的伙计处接过一张泛黄的折叠纸张,双手奉上递给了夏颜,“这是这丫头的卖身契。”

  所谓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况且这还不是她的孩子,只是她巴不得舍弃的小丫头,离别时还不忘卖个好人设,“好言”嘱咐被夏颜一直扶着的丫头道:

  “能够遇到颜公子,那是你八辈子修来的福气,今后要好好的服侍公子,知道没?”

  丫头诺诺的回了一句:“奴婢明白,今后奴婢生是公子的人了,死……”

  “好了,别说了。”这些人也真是的,动不动生啊死的,还够瘆人的。

  随后“咦~”的一声,夏颜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怎么感觉这丫头说话怪怪的,不过,自己还得做做样子,显示她的“绅士风度”。

  “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感谢割爱!”

  语闭,夏颜继续扶着这丫头穿过人群,在傅云帆的帮助之下,上了马车。

  ……

  待人潮散去,马车缓缓前行,所有的事情终于告一段落,虽然耽搁了一些时间,可终究还是做了一桩好事,还算欣慰。

  车上稍稍有些坐立不安的小姑娘,“咯噔”一声,双脚跪在车厢的木板上,猛然给夏颜磕头。

  “多谢公子出手相救。”

  “你这是干嘛呢,赶紧起来,仅此一次啊,以后不许在我面前磕头跪拜了啊,会折寿的,知道了吗?”

  “啊?奴婢不知,请公子恕罪。”小丫头紧接着又磕了好几个头,请求饶恕。

  “唉,又来……”瞧着她一身奴性,夏颜很是无奈,看来真得花心思好好调教一番了。

  “是不是奴婢又惹公子心烦了,请公子……”这小丫头说着话,头却一直低埋着,不敢直视夏颜。

  “停,打住……”夏颜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可把木板上跪着这丫头吓得不轻。

  面对这丫头啰里啰嗦的歉意,夏颜虽有些烦躁,可见着这丫头一副谨小慎微,惴惴不安的样子,还真无法想象她之前在瓷器铺子的生活是如何度过的?

  想到此处,夏颜立即扶着这丫头起身,坐在自己的身旁,眼神充满了怜悯之心,语重心长的看着她说道:

  “你以前是怎么过的,我不知道,可从今以后,酒楼就是你的家,你和我们这车上的每一个人一样,不要再自称奴婢,你不是谁的奴婢,你是我夏颜的妹妹,听懂了吗?”

  “嗯……豆丫明白,多谢颜公子相救。”

  “豆……豆芽,这算什么名字,谁给你取的?”

  “我也不知是谁给取,被卖到瓷器铺之前,我就叫豆丫了。”

  “唉……”听到这丫头寥寥数语讲诉着自己的悲惨经历,夏颜忍不住长叹一声,暗自感叹一句“命苦的娃呀”!

  “既然认了你这妹妹,以后就跟着我姓吧,至于名字……我姓夏,此时又正好赶上了这夏天的尾巴,你就叫夏末好了。”

  “夏末……名字不错,念着挺顺口的。”宋言忍不住发表评论,只是他接下来所陈诉的事实,倒是惊到了夏末。

  “你这辈子能够遇见你这了不得的‘姐姐’,还真是三生有幸啊!”

  夏末目瞪口呆的盯着夏颜,“姐姐?!……您不是颜公子吗?”

  “我这一身打扮,也只是为了行走方便罢了,不过说实话,我还蛮喜欢的,所以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叫我一声颜公子。”

  “原来如此……夏末在此多谢姐姐赐名。”

  “不过,你还是和大家一样叫我一声颜公子吧,避免……”

  “恩,我明白,请颜公子放心,我会替您保密的。”

  夏颜看着这懂事的“妹妹”,心里还挺欣慰的,刚刚开始还是一副唯唯诺诺之态,这才经过自己三言两语的“肯定”,感觉瞬间换了个人格似的。

  不过,她这机灵劲与珍儿不相上下,只是目前还不够自信罢了,只要稍加调教,将来必定会是一个好帮手。

  “这是你的卖身契,我现在交给你了,你自行处理。”

  “这个……颜公子不要奴婢了吗?”

  “你……你怎么又来了,以后说话就说话,不要一口一个奴婢,感情我刚才苦口婆心的跟你说那么多,都白说了,你再这样,我真生气了啊?”

  夏颜一脸恼怒的样子,这胆小的夏末,立即又变回原来唯唯诺诺的小丫头。

  “是,夏末知道错了,以后保证不会了。”

  “唉……”夏颜又是一顿长吁短叹。

  此时,场面稍稍有些尴尬,宋言立即出言缓和道:

  “慢慢来吧,我们适应你都得花上一两个月的时间,又何况是她?”

  “好吧……倒是我心急了。”

  夏颜一脸严肃的看着手上拿着的卖身契,“既然你不知该如何处理,我帮你撕了吧,今后你自由了,未来的某一天,你若是想离开,随时都可以。”

  “夏末不会离开,这辈子只会誓死追随颜公子,哪儿也不去。”

  “好,那就留在酒楼帮忙,以后……”

  夏颜是想说以后到了适婚年龄,就让宋言帮忙找户好人家嫁了,可想到这是劲州,不在宋言的能力范围内,这才忍住不提。

  “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这个,我也不知道……”

  “怎么会不知道呢?”

  话刚刚说完夏颜就后悔了,心想,确实也是,本身就是被人来回转手买卖,不知道也正常,倒是她自己言语不谨慎了。

  看着夏末脸上一筹莫展的表情,夏颜拉着她的手,再次语重心长的对着她说道:

  “算了,不知道也没关系,今天既然认了你这个妹妹,那我就擅自做主好了。今后每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生日,至于年龄嘛,今日回去,咱们一起吃个“团圆饭”,就当是给你过生日了,过了今日你就满十八岁了,如何?”

  “一切全凭颜公子做主。”

  只是夏颜不曾想过,自己与眼前如此乖巧懂事之人,在未来的某一天,“农夫与蛇”的故事,居然会发生在她们的身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