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互赠礼物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438 2020.06.12 09:06

  “终于结束了……”

  夏颜长呼一口气,刚刚心里紧绷的那根弦,终于可以松懈下来,所谓的“身份认定”已然尘埃落定。

  过程虽然惊险刺激,可结果还算是令人满意,几乎可以说是完美的解决了问题。

  既然身份已经搞定,接下来就可以直接去找清州的州府大人解决一下“户籍”的问题喽!

  想想还蛮兴奋的,只是这身份又莫名其妙的连升了好几个级别,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不管在这个世界的身份如何“尊贵”,她始终还是夏颜——那个拥有二十一世纪先进文明头脑之人。

  之前与宋漓以姐妹相称,让夏颜享受了宋府小姐般的待遇,可如今又攀上了顺王府的这棵高枝,不知被众人伺候的感觉,这种体验又是各种感受?

  想象总是那般梦幻且美好。

  既然事情圆满结束,再怎么说也得感谢一下帮忙之人,总不能过河拆桥。

  夏颜慢悠悠的踱步走近慕白羽,向他简单的道了一声感谢:

  “多谢刚刚的鼎力相助,至于其他就不必多说了,你知我知。”夏颜说完,立即抬起右手,示意慕白羽与她击掌。

  这回慕白羽不再迟疑,顺利与她击掌,并共同庆祝一下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成功,还有保守彼此唯一的秘密。

  随后,夏颜一把拉住了慕白羽的手臂,并贴在他的耳边说了句只属于他俩的悄悄话:

  “顺便提醒一下,此事天知地知,记得保守秘密,恩?”

  “知道了,不过,你也要遵守你所做出的承诺。”

  夏颜轻声爽快应了一句“好”,稍稍退后几步,一副傻笑的样子继续问了句:

  “小侯爷,您现在要吃什么,我马上去给您做。”

  “我现在,我哪还吃得下啊,明天吧,明天你想做什么我吃什么。”

  “好,随时待命,呵呵……”夏颜说完,又是一副嬉皮笑脸傻笑的样子。

  他俩倒是“心知肚明”的相视一笑,可一旁的宋漓却被蒙在鼓里,弄得她云里雾里的。

  立于一旁的她,只能静静地看着他俩有说有笑的,自己也插不上话,索性坐下来继续品尝饭后的甜点。

  对于他俩的这番默契更是疑惑不解,心想此事必有蹊跷,可也不好直接当面询问慕白羽,也只能私下再去问夏颜好了。

  ……

  一刻钟后,王妃身边的一位老妇人来到膳厅,对着慕白羽、夏颜、宋漓一通行礼之后,缓缓说道:

  “王妃请各位前往寝殿,有事吩咐,请各位随老奴前往。”

  “黄嬷嬷,请问什么事?”慕白羽随口问道。

  “王妃没说。”

  黄嬷嬷说完话,转身径直朝前走去,压根不给被通知之人一丝丝反应的机会。

  随着黄嬷嬷离开膳厅,行至长廊处时,夏颜心想,王妃既然叫他们前往,那就是去陪她聊天喽,既是聊天,又怎能不饮水喝茶?

  如此一想,夏颜赶紧借故上茅厕,她这才前行几步,慕白羽居然从后边跟了上来。

  他俩这种即是朋友也是家人的亲密关系,夏颜倒是顺其自然,可对于慕白羽来说,却是一种难得的体验,又或是他早就陷入他俩的这段看似和谐的“姐弟”关系当中。

  两人一同前往茶室,亲自泡了一壶水果花茶,前往王妃的卧房走去。

  推门而入之时,王爷、王妃、还有宋漓三人围着一张长方形的矮桌席地而坐,随后他俩也加入其中。

  众人席地而坐谈天说地的,一壶茶水,倒也其乐融融……

  如此和谐的画面,却惹来身旁几位家奴们的欣慰一笑,也许,他们是好久都没见过这家人如此欢乐的景象了。

  王府的这两位主人虽说收了夏颜做义女,不过,对于她的身世却是一概不知,不管这“内情”如何,可作为“父母”,他们有权知道。

  这次,夏颜也不必让宋漓给她做“掩护”,她想亲自交代清楚关于自己的“来处”。

  只是在她讲述这段“黑历史”之前,还需屏退左右,自然不希望更多的无关之人知晓她的底细。

  这次,她所讲诉的具体内容仍旧没变,还是之前与宋漓傅云帆讲诉的那段一模一样。

  如此一来,这慕家三口也算是加入了保守夏颜“秘密”的队伍当中,自然也明白了夏颜为何总与他们有所不同,不光是行为举止,更多的是一种想法和感觉。

  ……

  一番了解之后,王妃终于安耐不住了,起身去往梳妆台那儿,精挑细选了半天,最后拿了个首饰盒前来,放于夏颜的面前,说是给她的见面礼。

  好奇的夏颜当着众人的面立即打开,只是这首饰盒里面躺着的那根珠钗过于贵重,她自觉受之有愧,又把它给退了回去。

  “这个礼物过于贵重了,我是万万不能收的,况且我这一身打扮,也用不着。”

  “你这孩子,你总不能一直这副打扮吧,终归还是要嫁人的。”

  “呃,这个……嫁人的事情咱们以后再说,至于这一身打扮,我喜欢这样子。”

  “总之,您现在给我也是浪费,倒不如留给将来的儿媳?”

  夏颜说话之余,眼睛的余光瞟了宋漓一眼,羞得她都不敢抬头与之对视,之后,王妃又是一番好说歹说,夏颜就是不愿收下。

  不过,王爷给她的礼物——顺王府的金镶玉腰牌,对于这礼物她倒是高兴得很,自然不会借故推托。

  正睛一看,只见腰牌上刻了一个“顺”字,而且还配有特殊的花纹,犹如桃花的形状那般自然舒展开来,夏颜心里明白,这腰牌就是身份的象征,也是她活在这个世界最不可或缺的东西。

  待夏颜收下了王爷送她的腰牌,又接受着“老父亲”般的嘱咐,她自然知道他们对于她的关心。

  从送出腰牌的那一刻开始,夏颜也意识到了,他们已经把她当成了一家人。

  ……

  之后又是闲聊一番,只是久坐于屋内,夏颜觉得眼睛被呛得有些受不了,甚至觉得身旁有股浓密的烟味儿正在四处弥漫,于是起身朝屋内四下寻找,这才从室内卧榻旁的矮桌上发现了散发香味且冒着缕缕白烟的香炉。

  她坐的位置离这香炉最近,自然觉得熏眼,只是,这里制作熏香的技术还这么落后吗,竟还夹杂着一股浓烈的“白烟萦绕”?而且这味道也过于辛烈了些,不适合放置于屋内。

  她自己倒是带得有香薰蜡烛,只是现在也没带在身边,想着以前也做过DIY的香薰蜡烛,要不就在这儿做些试试,若是可以的话,说不定还可以卖钱……

  一想到这儿,夏颜就忍不住自个儿激动了起来,无意间又浮现另一个赚钱的点子,呵呵,“商机”来了。

  只是,她这莫名其妙的傻笑,看得身旁之人自是一愣一愣的,不明就里的宋漓随手一拉,又把她给拽到原来的位置上,再次席地而坐。

  “刚刚又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呢,看你高兴的那个样子,估计又有新的发现了?”

  “还是你了解我呀!”

  说完,夏颜又把自己在室内发现那个香炉之事与大伙儿说了一番,同时也说了她自己的一些改良的想法,还附带承诺,明早一定会给他们一个全新的熏香样品。

  说明此事之后,宋漓与慕白羽都说要去给夏颜帮忙,随后,这三人给王爷王妃行礼后,便朝着厨房走去。

  制作之前,得先把厨房的油灯再加上几盏,不然没法做事。

  最终在慕白羽的帮助下,找来了上等的白色蜡烛的原材料,棉线,晒干的小个竹筒,必不可缺的一部分自然是鲜花汁液,还有点睛之笔——精油。

  说到精油,夏颜不免有些失落,她并没带在身边,可如果少了又它,这个实验她也没自信能够做成。

  实在没办法,也只能请傅云帆帮忙回去拿箱子了,她也知道如果她开口,他肯定不会拒绝。

  半个时辰后,夏颜带领着厨房的帮工们将各种材料和工具都准备齐全,这时傅云帆也按时到达,正提着行李箱来到了厨房,加入鲜花研磨榨汁的环节。

  接下来,就是制作的整个过程:

  首先,将找来的蜡烛原材料放入多个小铁盆中,然后置于大铁锅中隔水加热,使其融化。

  把鲜花研磨出来的汁液,加入各个小铁盆中,与白色蜡烛混为一体,既可以添加鲜艳的颜色,又可以提升香味。

  其次,把棉线剪成固定的长度,用来做灯蕊,固定于小竹筒底部。

  然后,将溶化后的蜜蜡,任选一种颜色,缓缓倒入小竹筒中,等到竹筒周围渐渐变成浅浅的一层基本色时,再加入几滴精油。

  最后,等到蜜蜡完全凝固且温度变凉,也不用取出做好的蜡烛,就让它静静地待在雕刻花纹的小竹筒里边儿,再把小竹筒染上与蜡烛一样的颜色,并把灯蕊减成适当长度,制作过程算是完成了。

  至于效果,她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材料有限啊,所带的精油不多,还得节约着用,还好参入了鲜花汁液,只是不知道这成品和她以前用的是否相同。

  制作结束后,也只能等蜡烛最后全部冷却,先把它们搬到王府给夏颜准备的房间中存放,等明早起来再看看效果如何。

  ……

  这次,夏颜终于可以待在只有她一个人的房间里了,与宋漓住一起也并没有不好,只是她一个人可能会方便许多,即使自言自语、胡言乱语也没关系。

  房间里的大木桶里早就放好了热水,而且还有傅云帆单独给她带过来的大箱子,这份舒适给她带来的满足,不亚于晚上餐桌上的美食。

  洗完澡后,待服侍她的下人们做完事情也全都退出了房间,夏颜这才换回属于她一个人的舒适睡衣,肆意的躺在宽敞的大床上,毫无阻碍的来回翻滚,夏颜心里乐滋滋的别提有多爽了。

  这种毫无压力的活着,不用顾及所谓的未来,每一天都充满了新鲜与刺激,似乎又让她找到了活着的意义,犹如泉源喷发而出的鲜活生命力那般生生不息。

  可当她安逸躺在床上,一闭上眼睛,那一声悠扬的萧声不经意间又乱入她的脑海,挥之不去。

  翻来覆去的姿势不断重复,却总是睡不着,夏颜心想难道是“认床”,可这也不可能啊,自从来到这儿的每一天,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全新的,之前都能睡得着,今晚怎么……

  不免得出了一个结论,看来她是离不开宋漓了,非得有她在旁才能入眠,随后,夏颜也只好让服侍她的下人们去把宋漓寻来。

  “刚刚成为王府的义女,这就开始吩咐起人来了?”

  宋漓这般酸溜溜的话语,夏颜都不知她这股劲儿来自何处,不管如何,她也只想与之玩笑一番。

  “不管我变成了谁,都是你的颜公子,放心啊,别人抢不走的。”

  “呵呵……美得你了!”

  “好了,我睡不着,就想找你聊聊。”

  “聊天可以,若是……”话说到此处,宋漓有些欲言又止,见夏颜睁大了眼睛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内容,这才勉为其难的诉说她的无奈之举:

  “说实话,我是真不想再和你睡了。”

  “为何,真嫌弃我了?”宋漓此言还真惊到了夏颜。

  “呵呵,你都不知我为何嫌弃你?”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就你那霸道的睡姿,整张床都被你占据了,这样,这样……我还怎么睡啊?”

  “哈哈……”见宋漓指手画脚的在她面前比划的动作,夏颜可谓是笑破了肚皮。

  此事若是宋漓不说,她还真忘了这档子事儿了,不过她也不是第一个这么说她的人,以前大学的时候,宿舍的同学也取笑过她。

  一番爽朗的大笑过后,夏颜竟有些饿了,随即穿好衣服又跑到了厨房,此时的房门已经被下人们上了锁,想吃宵夜都没可能了。

  无奈之下也只好返回自己的房间,见她垂头丧气的模样,宋漓凑上前去,关切的问道:

  “怎么了,不是说饿了嘛,这么快就赶回来了?”

  “别提了,房门上锁了我又没钥匙,眼下只能饿肚子了,呜呜……”夏颜假装哭腔的说着话,夏颜整个人瘫倒在床上,抱着被子一通翻滚。

  这时候的她看起来就像个小孩子那般无理取闹的模样,宋漓看着忍不住笑出了声,随后走出房间,让下人们去把慕白羽找来,之后的事情也都迎刃而解。

  一碗热腾腾的面条过后,三人又聊了一会儿,慕白羽便独自离去,这回夏颜终于满足的躺下了,睡前点了个刚刚做好的香薰蜡烛,想试一下效果如何。

  有了宋漓的陪伴,还真不费吹灰之力,没一会儿功夫夏颜便沉沉睡去,直至第二天早上闹钟响起方才醒来。

  她这个手机,一直都是处于待机状态自然不费电,而且她此次出行还带了充电宝,若是一直处于待机状态,暂且可以拖延个十天半个月的,应该没什么问题。

  只是,这电再怎么经用,终究也有用完的一天,还有她的那些所带之物……唉,每每一想到这些,就忍不住一顿长吁短叹。

  起来后,夏颜迫不及待的赶紧检查了一下昨晚点的香薰蜡烛,点上的那一段全都燃尽,此时的屋内还残留一丝淡淡的花香,想必效果应该不错,昨晚入睡前也没闻到特别异样的味道,如此说来还算成功。

  这下终于放心了,简单洗漱一下。

  这次她不用宋漓帮忙,夏颜自己一个人也可以完成繁复的穿衣束发等事项,她这方面的能力倒是有所提升。

  一番打扮后,赶紧端着她做好的特别款“香薰蜡烛”,与宋漓一起,朝着王妃卧房的方向前去请安。

  此时,王爷照着旧例早起于院中锻炼身体——练功,王妃也已起身,洗漱后端坐于梳妆台前,贴身侍女烟儿正在给她梳妆打扮。

  门虽然开着,可出于礼貌,夏颜还是先敲门,得到回应后方才进入。

  她与宋漓两人简单行礼后,这才把端着的香薰蜡烛放于梳妆台的一旁,花花绿绿的各种颜色,鲜艳夺目,简直美极了。

  宋漓拿了火折子把其中一个蜡烛点上,待蜡烛慢慢燃烧,淡淡的花香四下蔓延,这其中还参杂了精油,随之也散发出独特的香味。

  夏颜瞧着王妃喜爱的表情,看来她的努力没有白费,对于他们给予她的接纳以及爱,她也在用自己的方式进行回报。

  “这款蜡烛味道清新淡雅,颜色鲜艳,而且又起到了凝神静气的效果,也有助于睡眠,母……亲,可以试试?”

  夏颜虽喊不习惯喊“母亲”这两个字,可昨晚都已经……一切都已成定局,以后还得努力习惯才好。

  说话之时,夏颜把点燃的蜡烛递给王妃,她自是爱不释手,更是连连称赞,喜爱之意溢于言表。

  “你弄的这新鲜玩意儿,倒还挺有趣的,我很喜欢,颜儿有心了。”

  “没事儿,这又不费事儿,下次给您多做些,家里的各个角落也都能用得上,若用不完,也可送给别人,多有面子啊,您说是吧?”

  “这个点子好,等下你送几个去州府大人那儿,让他帮忙把你的户籍给办了。”

  王妃说着话,把手里的香薰蜡烛放于桌上,安安静静的等着烟儿给她整理发饰。

  “呃……”夏颜压根没想到王妃会主动跟她提这件事情,而且她自己也没想到要送这个玩意儿。

  “昨晚羽儿都和我们说了,你父亲已经写好书信,等会儿早饭过后,羽儿陪你一起,把信件给州府大人带过去,此事就算了结了。”

  王妃谆谆教诲般把事情认真的给夏颜说清楚,还真是“为人父母”事事上心,面面俱到啊!

  只是这一番用心良苦的言语,夏颜刷的一下鼻子酸酸的,无论她如何极力控制,泪水也忍不住夺眶而出。

  那个房间,她也不敢继续再待下去,就怕等会儿眼泪决堤可怎么办,她不想自己心软的那一面立刻显现无疑。

  “知道了,颜儿告退。”简短的几个字,恭敬行礼后,夏颜便退出了房间。

  感谢地话语她不想多说,此时任何语言也略显苍白无力,所有的感动都用行动和时间去证明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