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幸得收留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397 2020.05.30 21:11

  马车内,宋漓把她家里以及酒楼的情况全都给介绍了,就像是配合夏颜在做人事工作那般,认真的进行着详细的背景调查,只差再补上一张简历留底了。

  从宋漓的介绍中,夏颜得知了她的家庭背景,还有她口中提及的“冯叔他们”的具体情况。

  原来宋漓是个“官二代”,她父亲宋文冶在世时,是临州的州府大人(大概相当于现代的市长),富裕的临州城内,一家人过着其乐融融的日子。

  可好景不长,自从三年前她父亲病逝,一切全都变了,哥哥宋言独自撑起了一个家,走投无路之下只好变卖了所有家产,带领他们这“一大家子”开了一家酒楼——和顺酒楼,从此也就走上了一条“弃文从商”之路,“一家人”相依为命,依赖酒楼为生,互相照顾,彼此陪伴。

  ……

  宋言,27岁,宋家的大少爷,和顺酒楼的掌柜。

  之所以选择“弃文从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他自己喜欢,还有另一个不得已的理由,就是每三年一次的放榜之日,次次榜上无名,看来他还真不适合走他父亲的“成功之路”。

  不过,反倒是如今的选择,既圆了他的商贾之梦,也解决了这“一大家子”的生计问题,倒算是一个明智之举。

  在封建社会,一个27岁且还没有成家的男子,还真到达了“黄金剩男”的巅峰。

  孩童时期,他父母就给他定了一桩门当户对的娃娃亲,长大后他们彼此也见过,双方都还算满意,因此商定了婚期,待宋言考取功名之日就给他俩完婚,可问题就出在此处,宋言每次赴考结果都一样,以失败而告终。

  屡屡落败之后,这门婚事也就一拖再拖,直至三年前又再次被提及,这也算是最后一次,不管宋言是否能够考得上,都要把婚礼给办了。

  在一切看似准备妥当之时,宋文冶突然病逝,宋家也随之败落,对方父母自当反悔,不愿再将女儿下嫁于他。

  再加上他还有三年的守孝之期在身,这婚事也就这样被耽搁了,最终不了了之。

  自从“被退婚”之后的他,一门心思全都扑在了研究商贾之道上边,再无别的心思。

  ……

  宋漓,20岁,宋家二小姐,现在负责酒楼的采购业务,忙时还要兼顾大堂跑堂的活儿,闲时跟冯叔学习如何管账。

  宋漓确实是一个聪明伶俐、精明能干,同时又是一副天真浪漫的性子,只因被家人以及大她七岁的哥哥保护得太好了。

  冯叔,50岁,原为宋府管家,现在是酒楼的账房先生,育有一女,名为冯珍儿,今年18岁。

  冯珍儿,明为宋漓的丫头,实则是宋漓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犹如姐妹一般亲近,现在也在酒楼大堂打杂,平时配合宋漓,负责一些采购的相关事宜。

  苏大娘,48岁,宋家奶娘兼保姆,如今在酒楼后厨做帮厨,育有一子,名为苏大仁,今年30岁。

  苏大仁,酒楼的掌厨之人。为了提升自己的厨艺,还特地拜师学艺,终学得一技之长回归酒楼,如今一门心思全都投在了研究菜品之上,为人忠厚老实,家庭幸福圆满。

  蓉姐,32岁,苏大仁之发妻,温厚纯良,任劳任怨,并与苏大仁育有一女,名为莲儿,今年6岁,之前在家带孩子,现于酒楼后厨打杂。

  傅云帆,25岁,曾为宋言书童,现任酒楼跑堂,此人性子淡然,沉默寡言,唯独痴迷于武学,因此还特地拜师学艺,最终练就了一身本领,可谓武艺超群。

  说到他的职务,倒是身兼数职,包揽书童、保镖、车夫、酒楼跑堂于一身,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宋漓,他便是宋言最信任之人,没有之一。

  每年一次的远行——“清明祭礼”,宋漓身旁有了他的保护,宋言便放心了。

  ……

  经过宋漓一番再详细不过的介绍之后,夏颜对酒楼的这个“家人式”团队越发的感兴趣了。

  之前,她也只是打算暂时先跟着他们一段时间,待她熟悉环境后在做他想。

  可现在,突然想加入这个温暖的大家庭,以她这个专业的“经理人”视角以及经验,保证会让这个团队更加强大,甚至还可以让和顺酒楼的名声“享誉九州”。

  “夏颜,夏颜……”正当夏颜幻想未来一片光明之时,宋漓打断了她的臆想。

  “呃?”夏颜犹如突然惊醒那般,赶紧从自己的臆想中抽离出来。

  “除了你的名字之外,我还不知道关于你的……方便向我透露一二吗?”

  宋漓终于鼓起勇气问出了她的疑虑,说话之时,右手食指稍稍弯曲,有些疑迟且小心翼翼般上下移动的指向了夏颜身上的衣物。

  “呵呵,你是说我的身份,还是指我的这身打扮呢?”

  夏颜的一切对于宋漓来说,犹如一个谜底般存在,现在终于可以揭秘了,即使夏颜愿意坦白,只怕身旁的宋漓一下子也接受不了,又或是一时间反应不过来。

  “都有,比如还有这个长脚的箱子……”

  “呵呵,好,都满足你。”

  若是夏颜此时就把这个箱子给打开,对于宋漓来说,那岂不是只有“琳琅满目”方可形容,里面的东西全都是她没见过的。

  此时,车厢外边正在赶车的傅云帆,听到夏颜提到揭秘一事,也开始竖起耳朵认真听着,他也很想知道眼前之人到底来自何方,为何如此这般与众不同?

  ……

  “我来自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那个地方,不管是从时间还是空间来说,与现在不能相提并论,甚至是相差甚远,总之,说了你们也不会明白。”

  “至于我的这一身打扮,在我们那儿都是这么穿的,我的背包还有我的箱子,也都是我们平常出门时的随行之物。”

  “我现在一时半会儿也回不去,也不知道怎样回去,至于我怎么来到这儿的,我自己也不知。”

  “我唯一知道的是,我一觉醒来就看到了你们,在与你们交谈的过程中我才发现,原来自己莫名其妙的就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

  “现如今,我唯一认识的也就只有你们二人,对于这个世界,我一无所知……”

  夏颜说完,免不了一脸沉思,一顿感慨,一声叹息,她也知道自己的这番认真且深刻的阐述,他们并不一定能够理解或是相信,可除此之外,她也不知道该如何向他们解释了。

  听了夏颜的这一番看似简单却又荒诞的“自我介绍”,宋漓先是好奇,转而变为惊讶,最后又有些心疼,可她在乎的却不是信息的真伪,而是替她担心回家的问题。

  “那,你的家人呢,你回不了家,不怕他们担心吗?”

  “家人……我已经没有家人了,父母几年前就去世了,也没有兄弟姐妹,所以现在,不管我去到哪儿,都是我一个人,所以,突然来到这儿……”

  夏颜说到此处,忍不住停顿了一会儿,并非心情沉重,反而觉得很平常,随后,她又接着补充道:“总之,既来之则安之。”

  关于这一点,夏颜倒没必要隐藏,况且这也是事实,如今的她,倒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

  听夏颜讲到家人时,不免引发了宋漓的一阵感伤,原来眼前的她也和自己一样,说一样其实也有所不同,至少自己还有一个哥哥,以及酒楼的“一大家子”。

  “不好意思,我不知你也……”

  “好了,别自责,我一个人习惯了。”

  “可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了,你还有我呢,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做你的家人,如何?”

  从见面开始,宋漓就觉得眼前之人有种莫名的亲切感,再到夏颜喊了第一声“阿漓”之后,对她的好感也是莫名倍增,殊不知这会儿倒是真正的“亲切”了。

  “怎会嫌弃,高兴都来不及。”

  “我今年20岁,你呢?”

  “我……”听到宋漓问她年龄之事,夏颜愣了一下,她总不能直告诉宋漓,自己今年30岁,还离过婚的事实。

  还好,在她稍稍迟疑之时,宋漓率先擅自做主了,还真是谢谢她的主动,只是突然听到有人把自己给说得这么年轻,夏颜还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

  “依我看,你比我大不了多少,最多也就大个两三岁的样子,做我姐姐如何?”

  “有你这样的好妹妹,我没理由拒绝。”

  “我有姐姐了,呵呵,真好。以前,我总羡慕别人有姐姐,现如今倒是让我如愿以偿了。”

  “我也很庆幸,能够认识你这个妹妹。”夏颜此句倒是发至真心。

  此时此刻,宋漓忍不住感叹道:“原来,缘分如此之奇妙。”

  看着宋漓一脸欢喜的样子,夏颜很是欣慰,瞬间觉得心里暖暖的,突然来到这么个陌生的地方,遇到了像宋漓这么可爱的“妹妹”,还真是赚到了。

  不过,反观自己,虽然保养得还算可以,但也不至于一下子突然年轻十来岁吧?被宋漓这么一说,内心忍不住狂喜了一阵。

  只是,若要真的以一个二十一二岁的女子身份生活的话,那还真有些困难,不管从生理年龄还是心理年龄来说,这一切都不匹配。

  “以后,你有什么打算吗?”

  还没等夏颜反应过来如何回答之时,宋漓立即补上一句:

  “如果暂时没有的话,跟我们一起回临州吧?”

  “临州?”

  夏颜心想,临州不就是她们家酒楼所在之地嘛,既然如此,那就跟她回去体验一下,顺便也给自己谋一份工作。

  “恩,我们这次回来,最多也就待个几天的时间,等事情办完后就立即动身,赶回临州。”

  “好。”对于宋漓十分恳切的邀请,夏颜爽快的答应了。

  刚刚上车那会儿,车厢内,夏颜和宋漓各坐一边,这会儿认了“姐妹”之后,自然比刚才亲近了不少。

  能够在车厢内“行动自如”的宋漓,一不留神就坐到了夏颜的身旁,挽着她的手臂,不自觉的充当了“家人”的角色安慰道:

  “今后,你不再是一个人,你不光有我这个妹妹,你还有一个哥哥。”

  “呃?”夏颜心想,这才刚刚认了个妹妹,怎么还多了个哥哥呢,哪来的哥哥?只是,她还没想到宋漓说的竟是宋言。

  “我哥哥当然也是你哥哥了,还有我们那‘一大家子’呢!”

  宋漓是真心把她当成了家人,在她的眼里,“家人”也是可以分享的,这么说来,这个世界对待夏颜还真够友好的。

  只是,就夏颜这年龄,若是让她叫宋言一声“哥哥”,还真是无法想象,不免对这位宋漓口中一直提及的,还未及见面的“哥哥”有了一丝好奇之感,甚至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见上一面了。

  ……

  车内的颠簸反反复复,夏颜的饥饿程度也在持续升级中,不料独自不争气的发出了“咕噜咕噜”的叫喊声。

  此时,她只好从背包里拿出唯一剩下的吃食——巧克力,与宋漓分享,自然少不了正在赶车的傅云帆。

  见到夏颜的亲身示范之后,他俩也开始品尝这“异界的美食”,可能是吃不习惯的原因,见他们食用后,一脸的扭曲,简直苦不堪言。

  不过,傅云帆与宋漓还是把一整块巧克力给吐了下去,挺够意思的。

  车厢内的这两个姑娘,待她俩足够亲近之后,宋漓自然也没之前那般生疏,心里的所思所想也全都表现在脸上。

  唯一的好奇就是探知夏颜,以及她的随身携带之物,第一件物品,自然也就是她第一眼所见之物——手机。

  还没见面之前,手机里传来的声音就引起了她的注意,即使是见面之后,也很是好奇这东西究竟为何物,声音为何从这么小的东西里边儿传出来……等等。

  因为在她既有的认知里,任何乐器都需要人来操作(吹啦弹),才会发出声音,可这小东西,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直接传出声音。

  就单单是手机这么一件小玩意儿,足矣让她问个不停的了。

  可一下子就这么多的问题,夏颜也不知该怎样跟她解释,干脆把手机打开,直接递给她慢慢观赏,任她细细研究,若是喜欢,直接送给她也无妨。

  在这个没有网络的世界,留着这东西也没什么用,再过几天电也没了,它也就如同一块废铁一般。

  这手机的魔力就是这么强大,车厢内所有赶路的时间,都被宋漓用来研究它了。

  开始的时候还会被手机的拍照功能吓到,可当她知道那是眼前所见之物,被这个“怪东西”(她给手机取的新名字)照见之后,定格而成的图像,自然就不会再害怕了。

  不过,最好奇的还是声音功能,只是音乐这东西没法解释也没法分享,时代不同,审美角度、欣赏水平、鉴赏能力自然也不同。

  这最后的录音功能倒是被她给玩坏了,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句,还乐此不疲。

  “我叫阿漓,她是我的姐姐夏颜……哈哈!”

  也许,也就是所谓的“简单的快乐之阀门”——容易满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