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重新启程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573 2020.06.13 13:21

  端往王妃卧房的一整盘香薰蜡烛,那都是夏颜精心制作,这其中还加入了少许精油,更是难得可贵,自然舍不得拿它充当礼物送给别人,无奈之下也只能重做了。

  刚刚跨出王妃房间的大门,夏颜便急匆匆一路小跑赶往厨房。

  此时的厨房,下人们都在忙碌着准备早膳,夏颜立即让他们停下手中的活儿赶紧前来帮忙。

  待他们为她寻来所需的所有原材料,凑齐后便手忙脚乱般继续昨晚那一系列熟悉的制作过程。

  还好昨晚参与制作之人,也简单的了解了制作方法,她不放心又重复了一遍大致流程,这才放心前去安排她的早膳。

  从昨晚称呼王妃一声“母亲”开始,王府的下人们对她的态度也都随之改变,如此一来,做事情也方便了些许。

  其实,在这儿干活还有一个好处,凡事都不用她亲自动手,现场指挥即可。

  既然慕白羽把昨天早上的那一顿早膳夸得神乎其神,那就给他们再做一餐“鸡蛋面”好了。

  立即吩咐专门负责揉面之人,在面粉里边倒入打好的鸡蛋,加入少许食盐,最后再加入适量的水,顺着一个方向慢慢的揉面,直至面团的韧劲够足了,这才停手。

  之后,又在面团外围抹了一层油,过会儿时间到了,把面团弄成长条的形状,切块,最后成拉条。

  另一边命人烧了一大锅水,准备调料,还好昨晚早已安排,一大早就有人提前把骨头汤给熬好了。

  一切准备就绪就可以下面条了,接着捞面条盛于大碗中,再加入各种调料,简单的鸡蛋面这便做好了。

  接下来,就是下人们一碗接着一碗的往膳厅端去,剩余的他们自己留着在厨房慢慢享用。

  此间,夏颜还要前去陪着王府的主人们用膳,至于这香薰蜡烛之事,她是完全可以放心。

  忙碌终于告了一段落,可新的问题也就随之而来,白天的温度较高,不利于蜡烛的冷却。

  无奈之下,也只能把这些做好的竹筒搬到王府的池塘边上,一个个放于水池边,借着池水的冰凉,让竹筒内的蜜蜡慢慢冷却。

  交代完这些事情,夏颜又得疾步赶往膳厅,虽不用她亲自动手,总归也是忙前忙后的,累得不行。

  ……

  早膳过后,傅云帆居然主动要求留下来,陪同夏颜还有慕白羽一起前去清州府衙,拜访州府大人。

  而宋漓在曹家三口的陪同之下回去收拾东西,只因明天就要启程——前往临州,她也该回去准备一下。

  之前承蒙宋漓收留,这次夏颜也要一同前行,见面第一天早已说好,她也没什么可犹豫的。

  况且,她这一身厨艺,若不去寻找一个适合的领域,一展身手,岂不浪费了现成的资源?

  话虽如此,可她终归还是有些不舍她刚刚才认的这对“新父母”,这才相处了两三天的时间,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做就要离开了,对此心怀愧疚。

  所以从清州府衙回来,夏颜赶紧把她会的,目前能够做的一切,全都做一遍,就怕自己走了,没留下什么东西给他们。

  除了制作多余的香薰蜡烛,她还亲自配了一些花茶包,让伺候王妃的下人们贮存好,并且教会他们泡制花茶的先后顺序,还有熬制水果茶的制作过程。

  同时还吩咐厨房多做些餐后小甜点,除了“雪梨银耳南瓜羹”,还教了他们如何制作“莲子红枣小米粥”,并嘱咐他们,夏天天气渐渐闷热,多煮一些消暑解渴的乌梅汤、三豆汤、百合银耳汤、山楂橘子汤……

  总之,事无巨细,她都要安排妥当,就如曾经打理公司事务那般尽心尽力。

  夏颜这人,不想做之事任谁也劝不动,可若是她自己想做的事情,必定事事亲力亲为,一切安排妥当,甚至让人找不出任何破绽。

  可除了这些,她总觉得还没一件像样的礼物送给王爷和王妃,但是她的箱子,除了自己的日用品,也没什么东西可以当做礼物送给他们的。

  既然没有,那就现造。

  还好夏颜兴趣广泛,除了会写一手好字之外,她还学过画画,尤其是素描和水墨画较为突出,这么一来,事情就好办多了。

  她只要画一些所需之物的图纸,拿给负责制作的工匠师傅,一切也就迎刃而解了。

  随后,夏颜凭借记忆画了一张木质的折叠摇椅,古代时期,摇椅应该会有,可若要做到折叠的级别,估计设计者还没想到那么多。

  况且在王府的这些天,她也不曾见到过摇椅的影子,说明这个好东西在他们这儿还没来得及开发与普及。

  这两位老人平时牵手散步倒是常有之事,若是两人并肩而坐,倚靠在摇椅上慢慢感受暖阳的普照,享受时间的流逝,岂不是一件美事?

  图纸画好之后,夏颜叫上慕白羽还有傅云帆,一行三人又跑回街上解决此事,临走时又交代店家,做好后直接送去顺王府即可。

  终于完事了。

  回来的路上,夏颜顺便去把前两天定做的衣服、鞋子、还有折扇全都“领了”回来。

  一切准备就绪,只待明天宋漓前来汇合,然后,一起启程。

  新的征程已在脚下,正等着夏颜奋力前往,不管前路如何,她也只想无所畏惧般勇往直前。

  ……

  离别总是这般措不及防,还好夏颜早已习惯,王爷倒也还好,只是王妃有些舍不得,免不了又是一番不放心的告诫和叮嘱,搞得像是“嫁女儿”那般夸张的场面。

  其实,王妃说了那么多关切的言语,都不如王爷的一句顶用,只是关心的点不同,自然方向也有所不同。

  “我已写信通知你那五个姐姐,还有川儿,不管是临州,还是都城——劲州,只要有事,可凭借顺王府的腰牌,前去找他们帮忙。”

  “即使官府之人,也会敬你三分,所以,在外遇事别害怕,也别担心,自会有人帮你解决。”

  夏颜还没出远门,她的这位“老父亲”早就为她打点好一切,似乎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她只身步入“江湖”。

  既然路都已经铺好了,她又岂能辜负这份心意?

  拜别“父母”的心情,这个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夏颜,早已体会过那一刻的深刻感受,那一别即是往生……

  而此刻的这一别,也不知何时才能再见,所以,还是好好与他们道个别吧,即是将来不再见面也不会让自己留有遗憾。

  ……

  前行的马车上,傅云帆又坚守了属于他的岗位——赶车,车内的夏颜与宋漓,却是异常的安静,而这份不同寻常的沉默,在如此狭小的空间里,这种低气压的氛围,让她感觉有些压抑。

  从一上车开始,宋漓的情绪就有些莫名其妙的低落,而这种变化是从夏颜“认亲”的当晚开始,直到现在,她的心事仍旧闷在心里,并未开口向夏颜提及。

  善于发现“细枝末节”的夏颜,对于宋漓的变化自然逃不过她的“火眼金睛”,只是之前在王府,一直忙前忙后的也就忽略了这点,因此一直心怀愧疚。

  “阿漓,想什么呢?”夏颜心知肚明般主动问了句。

  “呃……没,没什么。”

  处于发呆入迷状态的宋漓,思绪早就不知去向,对于夏颜的突然问候,自然还没反应过来。

  “你有什么想问的直接问吧,我自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夏颜摆出一副敞开心扉的状态,似乎早已准备好接受宋漓的“拷问”。

  其实,这件事宋漓早就想问了,只是苦于寻不到适合的机会罢了,既然夏颜主动提出,她也没什么好顾虑的,自当开门见山问出她想知道的答案。

  “认亲的那件事儿,是你和小侯爷一起合谋的吧?”

  “呃……呵呵,是啊,还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

  夏颜也没想到宋漓会这般直接,既然如此,她没必要闪烁其词,反而爽快的给出答案。

  “这种事情,你为什么不提前跟我说一声,你都不知道我……”

  听到夏颜的回答,宋漓情绪有些激动,不免说话声音有些急促,甚至是无法控制般就要宣泄而出,还好被夏颜给打断了,并安慰道: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了,我知道你为我担心受怕,怕我一不小心又惹事,只是,这件事情我也是临时起意,还没来得及……不过结果还算圆满。”

  当对方情绪激动时,夏颜要做的不是与其争执不休,而是想办法稳住对方,安慰也好,抚慰也罢,然后再将整件事情用平和的语气与之娓娓道来,对方慢慢的也就能够接受了。

  “我只是没想到你胆子也太大了,连王爷和王妃你也敢算计?”

  宋漓自然知道夏颜那荒诞不经的行为举止,还有她脑子里想的东西也无法用常理来解释,只是,她居然……

  唉,这般无所顾忌且胆大妄为的行为,若是让她宋漓来做,自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也不能说是算计了,总之,我需要这个身份,这一点你也是知道的。”

  夏颜心想,谁会没事总找事呢,这还不是被逼无奈嘛,她要生存啊!

  不管在哪儿,想要得到就得付出行动,而且还得努力去争取,不顾一切,即使花点小心思,耍些小手段也无所谓,只要不触碰她的底线,不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就行。

  “我自然明白,以后,不管你要做什么事情,我都不会阻拦,只是有一点,你得提前跟我说一声,万一出了事,我也可以替你分担一些。”

  夏颜就知道宋漓并非真的生气,反而事事都替她着想,对于这点,就很令她感动。

  “好,保证做到,嘿嘿……这下不生我气了吧?”

  夏颜也只是口头答应而已,她这想一出是一出的性子,怎么可能事事都向她汇报呢,就当是安慰安慰她罢了。

  “我才不敢跟你生气,以你现在的身份,我可高攀不起。”

  “哟……怎么,心理不平衡了,要不要我帮你嫁入王府,做我的弟媳呀,恩?”

  “你又来,一天就知道欺负我。”

  “呵呵,瞧你那害羞的样子,算了,不逗你了。至于我现在这个身份,对你来说只会有好处,至于其中深意,你慢慢去琢磨。”

  夏颜心里跟明镜似的,她只是不想说破罢了,至于宋漓心里怎么想的,她也不想细究。

  只是,慕白羽这人做兄弟就好,夏颜对他并无其他想法,至于是否给他造成了什么误解,那就不得而知了。以后,还得尽量避免此类事情的发生吧,毕竟,这是个“男女授受不亲”的封建社会,而她又是他的义姐,也省去了闲言碎语的衍生。

  ……

  经过这一番敞开心扉,车内又是一片寂静,之前听宋漓说过,这一路若是慢的话,估计得半个月才能到达。

  一想到这儿,夏颜整个人都不好了,车内昏睡也只是一副闭目养神之态,这次不知为何突然睡不着了,还真是难得。

  百无聊奈之下,又掀开车门的帘子,起身走出车厢,坐于傅云帆身旁。

  有时傻傻发呆,有时看看沿路风景,又或者扭过头看看身旁的他,一副欣赏“艺术品”般,静心静气的仔细检查他脸上的每一处轮廓,每一个毛孔……

  这般闲情逸致,岂不乐哉?

  趁天黑前,又得极速赶往下一个目的地,还是傅云帆他们以前住过的固定客栈。

  饭食还是那个饭食,宋漓和傅云帆倒是可以将就,只是夏颜有些不习惯,甚至难以下咽。

  无奈之下,也只能给掌柜的多付些银子,前往厨房寻找食材,夏颜亲自下厨。

  待小二帮忙把她炒好的菜端出,盘子还没落于桌面,熟悉之人又是那般潇洒的出现了。

  “哟,来早不如来巧,如此美味岂能少了美酒?”

  说着话,慕白羽很自然的坐于桌前,待小二摆好盘子,又吩咐他前去拿壶好酒过来。

  “小羽……你怎么在这儿?”

  这时,从厨房出来正准备落座的夏颜,瞧见桌旁坐着的慕白羽,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她自己的眼睛了。

  明明早上辞别的时候,问他是否一同前往,他还说有事得过段时间再说呢,怎么,这才过了多久啊,又遇上了?

  夏颜心想,估计是跟了一路吧,不过倒也还好,终于有人解闷了。

  “我有事需要前往劲州一趟,正好顺路,一起结伴同行,如何?”

  “好啊,估计有的人已经乐不思蜀了,是吧,阿漓?”

  夏颜时时刻刻都不忘此事,既是逗乐,也是一种潜移默化的提醒,让他俩也早点习惯一下,没准哪天这情意就互通了呢?

  “你就别打趣人家宋小姐了,吃饭吧,我早就饿了。”

  接下来,众人也开始动筷子,至于小二拿来的那两瓶土罐装的“陈酿”,就让它静静地待着吧!

  在这过程中,夏颜以为易山前去搬运行礼或是安排住处了呢,吃着碗里的饭,等啊等,最终也没等到他的出现。

  按理说,主人去哪儿侍从一般都会跟随,怎么这次就他独自一人出远门了,夏颜心想,难道是想好了尾随他们一同前行不成?

  “这次出行,易山怎么没同你一起?”

  “没让他随行。”

  “那,你一个人出门能行吗?”

  “怎么不行了,我这又不是第一次,咦,听你这话的意思……”还没等慕白羽讲完,就被夏颜给打断了。

  “没什么意思,赶紧吃饭吧!”

  夏颜自然知道他要说什么,只是懒得与他纠缠不休,话音未落,赶紧又给他碗里夹菜,分散他的注意力。

  不过,堂堂小侯爷独自出远门,之前倒是有些小瞧了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