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姑娘心事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686 2020.07.15 08:44

  经过热水的浸泡之后,夏颜洗掉了一身的汗味与污垢,丢弃了刚刚与孟禾一起赏月时的心事,独自安眠。

  可是夜里翻来覆去辗转难眠,来到酒楼的这段日子,她很少出现这种情况,如今倒是例外了。

  今夜她还喝了不少酒,按理说应该更容易入睡才对,可事实并非如此,躺在床上挣扎了一会儿,最后还是索性起身,前往隔壁宋漓的房间。

  见着房间里的油灯还没熄灭,夏颜这才试着敲了几下门,便听到珍儿的声音从房间里传来。

  “谁呀?”

  自从酒楼第一次招新人开始,珍儿就搬到了宋漓的房间,并睡在卧室的外间。

  “珍儿,是我,麻烦起身给我开下门。”

  听到夏颜的说话声,珍儿立即起身穿了衣服,回应道:

  “哦,马上就来。”

  这也是珍儿搬来后,夏颜第一次进入隔壁的房间来找宋漓,平时没事的时候,她大多都是自己一个人待在屋内发呆,又或是写字作画来打发时间。

  待珍儿把门打开,宋漓也披了件衣服靠在床边,莞尔一笑说道:

  “大晚上的你怎么不睡啊,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事了。”进门后,夏颜一副嬉笑的朝着里屋走去。

  “什么事啊这么急,非得在深夜里说?”听夏颜说有事,宋漓赶紧起身下床,立刻穿上鞋子朝前而来。

  “就是想你了,想与你同床共枕啊!”夏颜笑意盈盈的说着话,牵起了宋漓的手,转身朝着床边走去。

  “只是你的这一句‘同床共枕’我可消受不起,就你那奇特的睡姿,无论谁与你一起,都是折磨。”

  想想宋漓所说之言,夏颜也无力反驳,因为事实确实如此,之前在清州的那段“同床共枕”的时光,宋漓确实“受够了”,只是不得已罢了。

  “咦,这就你的不对了,哪有人会这么说自己未来‘夫君’的?”

  “唉……还真把自己当成‘颜公子’了,我都不敢想象你以后嫁人会是怎样一副模样。”

  宋漓很是无语夏颜的这一副貌似“公子”的做派,虽然自己已经习惯了,可她这心里还是免不了替夏颜一顿操心。

  “我呀,得把你和珍儿都嫁出去了,然后再帮宋言和傅云帆娶一房媳妇,至于我自己,以后再说吧!”

  “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我们的家长了,真是瞎操心,别到时候都成老姑娘,谁还愿意娶你?”

  “嫁不掉,那就赖着你啊!”

  这时刚刚合上房门,并上了插销的珍儿,转身看到夏颜一副腻歪的拉着宋漓的手,忍不住“咦”了一声,鸡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实在受不了她们两个在自己面前“秀恩爱”的这般模样,越看越想笑,便径直走向了自己的床边,玩笑般说了句:

  “夜深了,请颜公子和小姐赶紧歇息吧,奴婢在外间替你们守着。”

  “呀,有人吃醋了,呵呵……”夏颜说着话来到外间,拉着坐在床边的珍儿往里屋而去。

  “忘了谁也不能忘了你这个小美人呀是吧,今夜若只有我们俩,岂不是太无趣了?”

  言语之间,夏颜免不了又是一副稍显轻佻的身体动作,趁机调戏珍儿的模样,真真忘了自己“女儿家”的身份。

  “你少在我们面前胡说这些瞎话,别把我们珍儿给带坏了。”

  听着宋漓一副妥妥的老实人模样,夏颜忍不住憋笑道:

  “珍儿倒是有点儿希望,尚可调教一番,至于你就算了吧,呵呵……让你跟小羽表白,都不知说了多少次了,昨天就这样把人给放走了。”

  “昨日,也不知是谁把他撵走的,现在可有后悔啊?”

  宋漓说着话,放下披在肩上的衣服,挂到衣架子上面,顺手掀开一层薄薄的被子,爬上了床铺。

  “昨日……唉,算了,过去就不要再说了,睡进去点,不然我和珍儿睡哪啊?”

  随后,这三人并排躺在了一起,夏颜率先胡扯了一句关于珍儿的八卦。

  “最近见你和顾云走得挺近的,好好与我们俩说说,你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珍儿?”

  原本她只是随口一问,可没想到却真的被夏颜给说中了,侧身瞧着一脸娇羞样儿的珍儿,抿着嘴呢喃细语的说了句:

  “你这不是明知故问嘛!”

  见状,夏颜越发好奇了,穷追不舍的接着发问:

  “哟呵,看来确有其事喽?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快点说来听听?”

  “我是觉得他人挺好的,自从我们两一起负责三楼雅间的所有一切事务,好多事情都是他帮着我做的……”

  珍儿一股脑的就把她的心事,她的兴奋,还有她们两人结缘的各种细节,全都与她们二人分享。

  “呵呵,瞧你那高兴的样子,看来是真的喜欢人家顾云了,是不是迫不及待的想嫁人了呀?”

  “颜公子欺负人。”

  “呵呵,就欺负你怎么了?”

  “我……”

  对于夏颜突然而来的玩笑,珍儿羞得一脸红晕,年轻人恋爱的那股劲,看得夏颜心里暖洋洋的,不禁感叹一句:

  “唉,年轻真好!”

  此话刚刚说出口,立马就被一旁安静的宋漓吐槽一番:

  “这一句酸溜溜的,是说给谁听呢?刚刚不是已经决定孤独终老了吗,还充当起我们的‘家长’,怎么,现在反悔了?”

  “唉,你不懂。”

  说这句话之时,夏颜突然想到了《他不懂》里面的一句歌词,于是,随口哼唱了一句:

  他不懂你的心

  他把回忆留给你

  ……

  听到夏颜这段莫名其妙的旋律,也听不懂她自己在唱什么,宋漓随即又发问道:

  “你刚刚唱的什么?”

  “没什么,我的事,你不懂……”

  对于这个带有叹息的回答,宋漓无力反驳,夏颜的一切她确实不懂,相识这么久以来,她从没有深入的了解过……

  刚刚活跃的聊天氛围,一度陷入了沉默的尴尬之中,可夏颜这么一个随时可以带动聊天气氛之人,怎么可能让场面一直安静下去。

  随着她的一声叹息之后,又开始了第二次的话题“轰炸”。

  “唉……这珍儿与顾云的日久生情,着实让人羡慕啊,也不知我们的阿漓与她的小侯爷什么时候有进展呐,真叫人担心。”

  夏颜说着话,又扭头朝里继续问道:“阿漓,你是怎么想的?”

  “我不打算坚持了。”宋漓一副漫不经心的表情,看似心灰意冷到极致。

  夏颜确实很不解宋漓为何会有如此想法,况且这也不像她一贯的行事风格啊?

  此时有些心慌慌的夏颜,急切的起身坐在床上,直面平躺着的宋漓。

  “为何啊,这么些年一直喜欢的这么一个人,就这么放弃了?”

  “不是我想放弃,而是不得不放弃。”

  “难道你不喜欢他了?”

  “都不是,我和他,一直都是我自己的一厢情愿罢了,我想,他喜欢的人应该是你这样的。”

  “呵~你这是什么理由?”

  “这就是我放弃的理由。”

  看到宋漓一副失落的样子,夏颜忙着解释道:

  “你知道的,之前我只是把他当做我的弟弟,至于现在什么都不是了,难道你还担心我和你抢不成?”

  “说什么呢你,即使没有你,我和他也成不了,这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

  “确定想清楚了吗?”

  对于夏颜的再次试探,宋漓微微闭眼点头回应。

  “好吧,只要你将来不后悔就行。”

  既然宋漓已经想清楚,夏颜也没什么好劝说的,又暗自叹了口气,随后再次躺下。

  ……

  沉默了许久,夏颜又开始了她那无边的脑洞。

  既然小羽不适合她,那孟禾呢,若是自己和宋言前往劲州,这里能够帮她之人也就只剩下孟禾了,没准他们还真可以走到一起也不是没可能?

  一想到这儿,夏颜的八卦状态瞬间满血复活,立即扭头对着宋漓脱口而出:

  “那个……你觉得孟禾这人怎样?”

  “你这人还真能操心啊,是怕我嫁不出去呢,还是怎么着啊?”

  刚刚聊到了慕白羽,宋漓一脸的无奈的样子,现在看到她释怀般呵呵直笑,夏颜也稍稍安心些许。

  “这个倒不是,只是你这么好的姑娘,我自然得像个‘老母亲’那般为你寻觅‘良婿’不是?”

  “你还是先解决你自己的问题再说,整天一副颜公子的做派,估计早就忘了自己女儿家的身份了。”

  自从第一次遇见开始,直到现在,夏颜几乎都是在帮着宋家两兄妹做这做那儿的,宋漓似乎都没听她说过关于今后的打算,就更别提儿女私情了。

  “我,我不急,刚刚进门时不是已经说了嘛,我要把你们全都安顿好了,然后再努力赚钱保护你们,其他的别无他求。”

  听到夏颜如此一说,宋漓内心一阵暖意涌上心头,只是她事事为他们思虑周全,不免为夏颜问了一句:

  “你当真不想嫁人了吗?”

  夏颜指着自己的鼻子疑问道:“我?”见宋漓极力点头回应,她不禁冷笑一声:

  “呵呵……我就算了吧?”

  对于总是一副无所谓的夏颜,宋漓有些好奇想探知她的想法,稍显急迫的问了句:

  “那我哥呢,你的人选里边,有他吗?”宋漓这话还真够虎的,直接挑明了宋言与夏颜之间的关系。

  反倒是夏颜有些心虚了,对于宋言,她知道他对自己的心思与想法,只是目前的她,还没有这方面的打算。

  “你这是干嘛呢,为了拴住我,还是为了解决你哥的终身大事呢?”

  “两件事同时进行。”

  “呃……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你哥是个好人,他值得拥有更好的姑娘,而我只想做我的颜公子。”

  夏颜不想顾左右而言其他,既然被问及此事,那就直面问题,毫不犹豫的给出自己最真实的答案。

  在这个世界里,她的感情世界似乎无欲无求,无所期盼,也就无所依赖。

  虽然也遇到了那么几个符合她的审美标准之人:

  事事以她为主、十分迁就她的傅云帆;性格合拍,阳光明媚的慕白羽;还有成熟稳重、体贴入微、善解人意的宋言;最有实力的一个则是有权有势、暗恋她已久且早已向她表明心意的慕林川;最后还漏了一个帅气逼人,可与她分享彼此心意的知己孟禾。

  以上的他们,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可对于他们还真没别的想法,若非得找出那么一丁点的依据,最多也只是朋友之间的欣赏而已。

  对于他们,她只有自己的一点私心,她想凑合陆玉华与傅云帆,还有宋漓与孟禾。

  至于慕白羽自然不由她操心,只是宋言,她深知他的心意,可最终也只是知晓罢了。

  还有最为难缠的就是慕林川,他是所有人选当中条件最好的,可每每一靠近之时,她却忍不住想要远离……

  在夏颜陷入沉思之时,宋漓又追问了一句:“那逸王呢,你不会也没看上他吧?”

  “你怎么会突然提到他?”

  对于宋漓的突然提问,夏颜还蛮意外的,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这件事情,又或者只是她的猜测,随口一问?

  “我感觉他喜欢你,只是感觉……”

  “是吗?”夏颜弱弱的反问了一句,女人的直觉啊,这才是真正最可怕的感官系统。

  “就是从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开始,我不知道那天你们在屋内发生了什么,可在你走了之后,我看得出,他整个人心不在焉的。”

  “还有那天在后院,与莫雨闲聊之时,她随口提了两句你生病的事情,这才得知了逸王守了你一个晚上的事情。”

  “你是不知,逸王这人从不近女色,却唯独对你这般,所以……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宋漓这般分析得头头是道的总结之言,夏颜却突然想笑场,只因那一句“不近女色”。

  “哈哈……不近女色,他把我当成颜公子不就得了?”

  “你别敷衍了事啊,问你话呢?”

  夏颜对待此事稍显玩笑的态度,宋漓倒有些心急的想要知道此时此刻她内心真实的想法。

  “好,我实话告诉你,对于慕林川,我真是害怕见到他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

  宋漓听到夏颜提到逸王,居然用了害怕一词,不禁好奇的问道:“这又从何说起?”

  “呃……也就是每每与之对视之时,我都能感觉到自己瞬间就会被他给看穿似的,就像是时时刻刻都有人窥探自己内心的秘密那般令人产生恐惧,我的这种感受,你能明白吗?”

  “似懂非懂……”

  见宋漓极力的摇头回应,夏颜又扭头对着珍儿问道:

  “那珍儿呢,你能明白吗?”

  夏颜在询问珍儿的想法,可她却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

  “原来这就是你故意疏远逸王的原因?”

  “恩,算是吧……咦,我问你话呢,怎么变成你反问我了?”

  珍儿似乎没注意夏颜说什么似的,却一个劲儿的在回忆自己脑海中的画面:

  “上次他们在一号雅间用餐,多次让我邀请你上楼,你倒是拒绝了,我可就惨了,见我独自一人开门进入屋,他们脸上失望的表情,以及当场的那个气氛凝重的氛围,弄得我站立不安的,都不知该如何面对了。”

  “不好意思啊,让你……”夏颜觉得有些愧疚,可又不知该说些什么,还好珍儿注意的点并不在此。

  “直到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你为何敢于回避逸王的原因了,只是想不到竟是这个令人匪夷所思的理由?”

  平躺着的珍儿,轻轻吐出一口胸腔中的浊气,一切终于了然于心般明朗。

  随后,躺在床上的她们又开始了另一番八卦,犹如聊一些关于珍儿与顾云他们之间相处的细节,还有此事冯叔是否知晓,以及这两个人的未来又该如何安排,又或是向珍儿打探顾云的家事……等等诸如此类之事。

  直至夜里子时,夏颜、宋漓、还有珍儿三人还粘在一起,挤在一张床上躺着,嬉嬉闹闹,谈天说地的胡扯一通,甚是欢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