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欣然入住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5283 2020.07.19 00:01

  两人经过了一番深刻的心意沟通之后,莫雨领着夏颜从庭院开始,绕至整个院落的每一处,经过前院、正房、后院、东西厢房等处,通通转了一圈。

  这院子里所有房间的装饰及摆设一应俱全,而最为吸引人眼球的自然是正房屋内最里间的卧房。

  房间内所有的陈设之物,皆为少女闺房所用,尤其是屋内铺了一地精致印花图案的地毯,极尽奢华。

  纱幔低垂,营造出朦朦胧胧的气氛,精雕细琢的镶玉牙床,锦被绣衾,帘钩上还挂着小小的香囊,散着淡淡的幽香。

  双层床帐,外层绸绫,里层薄纱,天气闷热或者感觉帐内空气不流通之时,还可以卷起外层。

  帘垂四面,帘将广阔的天地与狭小的空间,柔软地隔开。

  面对如此奢华且有内涵的装修风格,内心早已欣喜若狂的夏颜,却开始了“鸡蛋里挑骨头”。

  “莫雨,等会儿麻烦你找人把屋内所有的香囊都给取了,这香气四溢的,免得晚上睡不着。”

  随着嘴上的一声“好”,莫雨独自走出了房间,立刻前去找人来干活。

  “赏景”正浓的夏颜,自然没注意到莫雨的离开,因为她的眼睛早就被眼前的那一张摆满首饰以及“化妆品”的梳妆台吸引了。

  眼睛直愣愣的盯着这张古朴典雅的镜台,台面上竖着镜架,镜架中间装了一块铜镜,镜台面下又设有数个小抽屉。

  镜台上陈列了各式头饰和一些基本的梳妆工具,例如簪子、金钗、木梳等物,以及一些叫不出名的摆设。

  还有一些修饰面容的化妆品,如面花、贴花,后来听莫雨介绍方知,这是贴在眉间和脸上的一种小装饰。

  至于傅粉、额黄、画眉、口脂为何物,即使莫雨有意介绍,夏颜不会用心倾听,只因她早已习惯了这一身男子的装扮,对于这些“麻烦”之物,更是不感兴趣。

  手里的木梳随手一扔,不禁小声嘀咕一句:“这不是多此一举吗,如今这身,用得着搞这些?”

  莫雨带着夏颜参观以及游玩了另一个别样的“临月阁”后,又陪着她在房中休息,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直至嫣儿前来叫唤方才苏醒。

  醒来时已是黄昏,屋内也开始点上了蜡烛又或是油灯,待所有的灯全都亮起来之时,把整个房间照得十分敞亮。

  两人起来后稍稍洗漱一下,换了一身衣服,就随着嫣儿前往膳厅用膳,还好在她俩休息之时,繁重的行李,已经被嫣儿与翠儿安置妥当。

  在她们离开前,莫雨命下人们把屋内的灯火给灭了,这才放心前往膳厅。

  ……

  刚刚跨入膳厅的门槛,便看到了众人围着圆桌坐着闲聊,桌上摆了一些瓜果茶水点心,正好可以边吃边聊。

  正当兴致浓烈之时,听到屋内站立的下人扬声一句:“见过颜公子”,闲聊突然戛然而止,紧接着韩玉的一句“传膳”,下人们又开始忙碌了起来。

  正当夏颜落座用餐之时,刚刚闲聊的众人纷纷起身移步到了另外一桌,主桌上就只留下了她自己、韩玉、宋言、还有陆玉华这四人。

  夏颜自然知道是什么意思,只因这里终究还是逸王府,而并非临州的酒楼,既然如此,她也不好“擅自做主”。

  只是眼看着这一大桌的山珍海味,突然有种熟悉之感,仔细一瞧,这不就是酒楼菜谱上的那几个样式吗?

  夏颜忍不住猛然笑道:“堂堂逸王府邸,这就有点儿太小气了吧?”

  “颜公子何出此言?”

  就只是这一句“小气”,却把韩玉吓得一愣一愣的,原本这一切都是按照他们家王爷的要求精心准备的,难道是有什么问题不成?

  “我原本是想尝一下劲州城的独特菜肴,结果还是没离开临州呀!”

  此话虽说是夏颜的吐槽之言,却惹来了众人的一阵哄笑,这时,邻桌的阿龙转身回头解释道:

  “我这也是受韩总管的邀约,特地做了这一桌子,还烦请师傅尝一下味道如何,与大师兄的比起来有何差距,如果有差别,还请师傅多多指教。”

  夏颜虽早已说过不让他们叫她师傅,可这四人不愿改口,她也没则,那就只好随他们好了。

  “好,就当检验一下你这几个月以来的成效吧!”

  夏颜随手拿起手中的筷子,一边品尝美食,一边还要附和着:“感谢韩总管的用心安排。”

  “我可担待不起颜公子的这一句‘感谢’,其实,这府里的一切王爷早就安排妥当。”

  听到韩玉突然提到慕林川,夏颜这才惊觉般发现他本人并没在场,扭头四下张望的问一句:

  “你们家王爷还没回来吗?”

  刚刚准备伸手接触桌面上放置碗筷的韩玉,听到夏颜问到“王爷”的去向,表情立马严肃起来,赶紧缩回伸出去的双手,恭敬回道:

  “刚刚俞侍卫让人捎话回来,今晚王爷有事就不回来了,让我代他照顾诸位远道而来贵客。”

  “是吗,难道我们的到来,都不值得他抽出一丁点时间,回来见个面,还让你代为照顾,竟然这般敷衍?”

  与夏颜坐在同一张桌子上用餐的韩玉,刚刚开始就已经被夏颜的一个“小气”给惊到了,现在又要接受开始夏颜第二轮的“刁难”。

  此刻的他还真有些吃不消,心里反复嘀咕一句:这位“主子”也太难对付了,若不是王爷千丁玲万嘱咐,他还真不乐意伺候。

  “王爷诸事缠身,还望颜公子谅解。”韩玉小心翼翼的回道。

  他这面部表情,在开始之初就有些不自然了,现在又被夏颜这么紧迫的一再追问,紧张之感也随之而来。

  一声叹息过后,却听到了夏颜难得的“噗嗤”一笑,还真是一头雾水了,不免反问自己一句:“现在是什么情况?”

  “跟你开玩笑的,我才懒得跟慕林川计较,巴不得他不在,这样我们也可以住得自在些。”

  “不过,刚刚看你紧张的样子,我还真想笑,还好你不是我们酒楼的伙计,不然天天跟我相处,时时刻刻都得绷紧神经,日子可不轻松呀!”

  “所以呀,在下也只适合留在王府,做些分内之事。”

  韩玉话虽这么说,可若是真的被慕林川调到酒楼去帮忙,他也实在没辙,况且,这事之前就有跟他提过,唉,既然躲不掉那就……

  可一瞧见身旁之人大大咧咧之态,他这心里终究留有余悸。

  夏颜是喜欢捉弄人,可这第一次见面就那韩玉开刀,瞬间觉得自己有点儿过分了,随即赶紧道歉:

  “抱歉,我这人喜欢开玩笑,希望韩总管见谅。”

  “岂敢,岂敢……”

  嘴里虽说不敢,心里早就想骂人了,对于这种快节奏的玩笑,他可适应不来,心跳加速的感觉一点都不好玩。

  “好吧,既然慕林川不回来,那一切就有劳韩总管了。”

  “颜公子客气了。”

  夏颜嘴里虽左一句韩总管右一句韩总管的喊着,可这微微上扬的嘴角,早就憋不住来自内心深处的笑意,只因她想到了“太监总管”一词。

  安坐与身旁的夏颜,总忍不住斜眼细细探究一番,这韩玉果真人如其名,老天爷给了他一副好皮囊。

  高挑秀雅的身材,洁净而明朗的白色锦服,内松外紧十分合身,一头乌黑的发丝,被这上好的无暇玉冠了起来,这哪里像一个下人的打扮,倒像是富家公子的样子,果然是慕林川的手下,“配置”如此不凡。

  感叹一番之后,夏颜又盯着他那好看的面容而去,一双漂亮的丹凤眼,鼻若悬梁,唇若涂丹,尤为突出的是他肌肤,肤如凝脂,令夏颜印象深刻的自然是他清亮的声线,说话的状态也是轻声细语,就不知他……

  想到此处,夏颜直接忍不住喷饭。

  没想到此举瞬间引来了同桌之人的注意,尤其是坐在身旁小心“伺候”的韩总管。

  夏颜立即从怀里掏出手帕,简单的收拾一番之后,赶紧回道:

  “不好意思啊,当着大伙儿面失仪了。”

  “颜公子说哪儿的话,是不是饭菜不和您的胃口?”

  “没事,没事,是我自己的问题,韩总管不必惊慌,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

  只是接着又是叫了一声“韩总管”,这刚刚止住的笑意再次爆发,看来这个称呼真得改一改了,不然早晚有一天都会被自己给笑死,而别人又不懂自己的梗在哪儿。

  “那个……我还是叫你韩玉好了,每次叫你韩总管,总是忍不住发笑。”

  “您想怎样称呼都行。”韩玉倒是不介意,可一旁安坐的宋言好奇的问了句:

  “你为何发笑?”

  “没什么,说了你也不懂。”

  至于笑点在哪儿,众人自然无从知晓,夏颜也不想解释,就怕解释清楚之后,韩玉就要尴尬了!

  ……

  接下来又是一阵沉默,各自解决碗里的饭菜,一番“战斗”之后,众人终于放下手中的碗筷。

  待桌上收拾干净后,丫头们又端来了茶水,大家又聚到了一起谈天说地的,而这一大桌子当中,夏颜不了解之人也就只有韩玉一人,随即开始了她的“探秘之旅”。

  “韩玉,你是怎么来到逸王府的?”听到夏颜的问话,韩玉皆如实以告。

  “我与逸王、俞侍卫、还有小侯爷,我们是同门师兄弟,师从清州于道长,如今在逸府上谋一份闲差。”

  “这样啊,原来你们还有这么一段关系,那你们当中谁的武功最厉害?”

  “这个……不好说。逸王轻功最为厉害,俞侍卫的刀法与身法了得,我就没法与他俩比拟了,只是略通一些奇门遁甲之术罢了,至于小侯爷……”

  “小羽怎么了?”

  轮到慕白羽之时,韩玉的介绍却突然停了下来,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宋言随即补充道:

  “他打小就喜欢研究一些独门暗器,可最终什么都没学成。”

  “那功夫呢?”

  面对夏颜的再三追问,韩玉没有回答,倒是宋言还真是“直言不讳”,直接补了一句:“平平无奇。”

  听了宋言这一番关于慕白羽的详细介绍,之前所有的疑虑也不足为奇了,估计是被顺王府的那对父母给宠坏了。

  习武之人,各有所长,夏颜只是没想到,他们这几人几乎全占了。

  如今见着韩玉一副行事稳重的样子,应该与慕林川的年纪差不多,夏颜忍不住又问了句:

  “你们当中谁最大?”

  “小侯爷是我们当中最小的,我与俞侍卫同龄,今年23岁,逸王年长我们两岁。”

  “你成家了没?”

  “呃……”

  夏颜话题突转,韩玉有些不适应,他还没反应过来,她又自问自答的接着说道:

  “那就是还没有喽?你看看这桌子上的你们,尽是一帮优秀的青年,居然都还没成家,还真是难得啊,要是搁在我们那儿,估计早就成了姑娘们疯抢的紧俏货了。”

  韩玉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样子,傻愣着问道:

  “你们那儿,不就是清州嘛?”因为在他熟悉的清州,姑娘们可没不似她嘴里说的这般疯狂。

  “不是,清州只是户籍上的地址,我来自遥远的远方,以后相处的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

  这一刻不知怎的,夏颜突然不想瞒着他了,关于这一点,酒楼的家人们,刚刚开始也都认为她来自清州的顺王府,可之后也全都知道了,也许,对于熟悉她之人来说,这不再是她唯一的秘密。

  ……

  戌时刚过,临月阁的房间内,莫雨给夏颜准备好了药浴,赶了四天的路,这身体早已疲惫不堪,正需要好好调理一番。

  可这夏日的三伏天,也是一年中最热的时节,泡在热水里的她就更受不了了,即使莫雨只要求泡一盏茶的时间,她也做不到。

  这才坚持了一刻钟的时间,便独自出了浴桶,随便拿了件衣服披在身上,离开了摆着木桶冒着热气的房间,径直走向了宽阔的院子。

  室外即使闷热,可偶尔还能遇上自然风经过,总比待在封闭的室内要好得多。

  按理说,古人沐浴不是应该是在汤池温泉之类的地方进行的吗?

  可自从来到这个世界这么久了,也都没听到有人提过泡澡的澡堂,即使老百姓们无法享受汤泉的待遇,慕林川此等贵族应该有吧?

  若是有,此刻泡在里边,那感觉别提多舒服了,一番畅想之后,夏颜开口向身后跟来的莫雨打听。

  “王府有温泉吗?”夏颜担心自己表达不够清楚,随即又带着比划补充道:

  “大概就是汤池,汤泉,浴池这一类泡澡的地方,室外室内都可以,请问有吗?”

  “有,东院就有个汤馆,不过……”说到此处,莫雨停顿了一下,夏颜见状,自然明白了她的意思。

  “你是想说,这是逸王的专用,别人没资格使用对吧?”

  “恩。”莫雨稍稍难为情,不好意思般点头回应道。

  “没事,你带我去吧,我们偷偷溜进去,没人会注意的,如果出事了我来扛,况且他今晚又不在。”

  莫雨还在犹豫之时,却被夏颜再三催促:“行不行嘛,给句痛快话?”

  “好……吧!”

  在夏颜的软磨硬泡之下,莫雨终于答应了,这个结果可把她给乐得合不拢嘴了。

  随后,她俩跑回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带了些衣物及洗漱用品,前往夏颜理想中的汤池。

  两人各自提着灯笼,从王府的最西边出发,中途不知经过了多少座楼宇,东窜西绕的这才抵达最终的目的地。

  “还好有你引路,若是我一个人,即使有地图我也会迷路的。”

  “嘘。”莫雨立即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阻止了夏颜的一番激动的感慨。

  当夏颜跟随着莫雨的脚步经过拱形的院门,跨入了东院的地盘,径直走向院内的温泉处,方知这是个过分安静的院子,就连个干活的仆人都没有,此处确实不宜大声喧哗。

  这过于寂静且毫无生气的东院,屋内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推门而入,进到大厅,从大厅的左手边往里走去,隔着珠帘门就看到了一个白石的方形浴池。

  穿过珠帘门进去后,夏颜放下手中的灯笼并把它熄灭,放置于角落的位置,迫不及待的走向浴池,伸手往里随意撩拨,池水温凉,原来还真是个室内温泉。

  试了一下水温,大概在30度左右,是个低温温泉,这个温度比刚刚莫雨为她准备的药浴可舒服多了,至于温泉的面积,应该有5、6个平方的样子,算是一个小型的浴池。

  “这个真的是室内温泉吗?”夏颜表情颇为吃惊的,再次向莫雨确认一下眼前的这份惊喜。

  “恩,依据温泉的位置特地建造的这座房子,接下来,你自己慢慢体验吧,我就不陪你了。”

  “不是,你干嘛去啊,没有你我等下怎么回去?”

  “你就别回去了,等会儿泡完澡就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明早我再来接你。”

  随后,莫雨放下装有洗漱用品以及衣物的竹篮,在她准备转身离开之时,却被夏颜给拖住了。

  “那我睡哪里呀?”

  “这边有床铺,平时王爷泡完澡也会留在这里休息,今晚他不在,这里就归你了。”

  说到床铺,夏颜扭头随着莫雨指往的方向看去,掀开这一层层轻薄的纱幔,径直往前,大概五米的地方,确实看到了摆了一张精致的白玉石床,而且隐藏于屏风的后面。

  只是这个空旷的房间,就她一个人睡在这里,顿时心里感到一丝的孤寂……

  “那我走了。”

  “好吧……”

  莫雨的离开,夏颜也只能无奈接受,不过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她的离开却是最好的安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