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林川入梦浅不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密林相遇

林川入梦浅不知 罗小也 4432 2020.05.29 15:48

  自从三年前,宋家老爷子——宋文冶病逝之后,往后每年的清明祭礼,宋家的少爷宋言都会派傅云帆陪同妹妹宋漓,前往清州老家,去拜祭一下他们去世的父母以及宋家祖先。

  今年仍旧如此。

  说起这傅云帆,虽与宋言是主仆关系,可他俩从小一同长大,这感情自然亲如兄弟,宋文冶还对其委以重任,特请师傅教他武功。

  从此,他也就成为了宋家看家护院的好帮手,保护这一家人的安全,即使宋老爷去世了,也从未有过离开之心。

  对宋家如此的忠心耿耿之人,也并非只有他一人,而是一群“志同道合”的家人们。

  ……

  马车上,坐于车内的宋漓掀起车帘,身处的这一片密林,正被雨雾给萦绕着,眼下这阴雨连绵不断的天气已经连续了好几天,也不知何时是个头。

  还有这一路已经坚持了十几天的颠簸,她这屁股似乎已经麻木得不行了,可心里的不耐烦还得持续忍耐着。

  心里估摸着,照此速度,也不知道能否赶得上今年的清明时节,眼下已经行了将近半个月的路程,这趟出门,可比前几次多花了两三天的时间,原本算好了日子赶回来的,可这天气……唉!

  一想到这儿,她这心里的焦急,也只剩下一番长吁短叹。

  听到车内这一声声的叹息,于马车头坐着赶车傅云帆自然心知肚明,也不好多说什么,能做的唯有闭口不言,继续保持着他这一路的沉默——赶车,似乎也只有沉默才是他们正常的相处模式。

  ……

  前方,距离百米远的路边的一棵大树下,傅云帆好像看到了一个打扮有些奇异的这么个人儿,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坐在行李箱上“冥想”而熟睡过去的夏颜。

  由于天气原因,傅云帆看得并非真切,待马车稍稍靠近些,大概只剩十来米的距离,随着他的一声“吁”,马车缓缓停下。

  “怎么了?”车内安坐的宋漓见马车突然停了下来,朝外边的傅云帆着急的问道。

  “没事,请小姐在车上好好的坐着,千万别出来,我前去看看。”

  傅云帆安抚的话音刚刚落下,便立即跳下了马车,提着剑小心翼翼的往前走去。

  车上的宋漓闻声再次拉开车帘,伸头探出车窗,看向前行打探情况的傅云帆,嘴里小声的嘀咕了一句:

  “这究竟是什么声音,又是从哪儿传来的?”

  此时离得远的傅云帆,所有的专注力全都用在了眼前的探索之中,自然顾不得身后的宋漓与他说了些什么。

  随后,待他慢慢靠近穿着有些怪异,样子有些狼狈,且正靠在树旁熟睡的夏颜之时,只见眼前的这姑娘手里握着一个奇妙且还会发出声音的东西正在往外传送,不清楚情况的他,虽有好奇,可眼看是位姑娘,便不敢再往前靠近一步,也只好稍稍后退,先回去向他的宋小姐禀明真相,再做处理。

  “前面什么情况?”

  此时车上早已坐立不安且趴在车窗旁的宋漓,见到一脸沉默不知所谓往回赶的傅云帆,迫不及待的想知道前面到底发生了什么,还有关于一直听到的奇妙而又动听的声音,到底来自何方?

  “回小姐,前面是位姑娘,只是……”

  说到这儿,傅云帆话语有些吞吞吐吐的,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与之说明,只因他眼前所看到的夏颜,不是他平时熟悉的姑娘的样子。

  “只是什么,你倒是说呀?”

  性子有些着急的宋漓,自然等不及禀报,打开车门,在傅云帆的搀扶之下跳下了车,领着他一同前往。

  “走吧,我们一起前去看看。”

  越是靠近,声音越是清晰,可具体是什么,他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只是这迷雾蔓延的森林之中,怎么会有个姑娘呢,这也正是宋漓疑惑不解之处。

  眼前的她,就单从如此奇特的穿着打扮来看,与她自己确实大有不同,还有她屁股底下坐着的那个箱子,以及手里紧紧握着这么一个小巧而又精致,且还会发出声音的怪东西……

  仔细查看一番之后,断定眼前的这姑娘对他们而言并无威胁,宋漓和傅云帆相视一看,决定把眼前熟睡的她叫醒,方能一探究竟。

  “姑娘……醒醒啊姑娘?”宋漓弯下腰去,连着叫了好几声。

  “呃?……”睡梦中,隐约听到叫喊声的夏颜,这才昏昏沉沉的勉强睁开眼睛。

  此时,手机中播放的音乐还在继续,似乎听不清眼前之人说了些什么,下意识反应之下赶紧把音乐给关了。

  这对于夏颜来说,这只是最简单且再正常不过的动作,却引起了眼前这两人的一阵骚动,身体还不自觉的还往后退了好几步。

  虽不解他们此举为何,此时对于被困于此的夏颜,暂且也没什么别的心思再去管这些。

  醒来之后有些神志不清的她,并不清楚眼前到底是何情况?

  待夏颜看清眼前这两人的古装扮相,内心深处的第一反应“他们这是在玩Cosplay,又或是拍戏”,不禁冷笑打趣一声:

  “这深山老林的,你们可真够专业的。”

  “你说,什么?……”

  宋漓虽不明所以,可仍旧一本正经的回道:“我们不是本地人,只是路过此地。”

  “哦……”这答非所问的交流,倒让夏颜有些尴尬了。

  沉思片刻之后,脑海里好像觉得眼前的这两人有些不同,他们刚刚看到手机的那一幕,那种奇怪且好奇的表情,她自是无法理解,可下意识的反应还是弱弱的问一句:

  “你们……是什么人?”夏颜眼神在这两人之间来回穿梭,希望可以得到她想要的答案。

  可没想到宋漓又继续答非所问的回了一句:“姑娘别怕,我们不是坏人,只是,你怎么独自一人在这儿啊?”

  她只是觉得眼前的夏颜稍显有些狼狈,不免向她投去了同情以及友好的目光,一直关切的注视着她。

  夏颜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怎么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很明显的古装剧既视感。

  不过,这姑娘给她的感觉还不错,至少是热情善良这一类型的,那一身清新淡雅的行头,还有举手投足之间却是那般自然,而并非演员的表演。

  身旁的那位帅哥,硬朗的轮廓线,加上一身黑色系的长袍,束发于头顶处,配上一条黑色发带,插上一根木簪,更突显出他的高冷与俊朗。

  身行伟岸,站立于旁,手里还握着剑,抱于胸前,一身正气凛然的样子,男子气概十足。

  面对眼前的如此二人,虽然看着怪异,可无论如何,夏颜自始至终,都没想过他们就是实实在在的古代人,更不会主动往这个方向去想象,除非从他们口中得到确切的答案。

  不过,倒也如那姑娘所说,在她看来,他们并不像是坏人,下此定论也没什么依据,只是直觉告诉她,暂且可以相信他们,甚至还把走出密林的希望全都寄托于他们身上。

  确实也是,目前也只有他们能够把带她出这片诡异的森林,不禁心里暗自庆幸,“守株待兔”终于成功了。

  面对此二人,夏颜决定向他们坦白、求救:“我,我迷路了,请问一下美女,你们能带我离开这儿吗?”

  “当然可以了,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

  听到夏颜口中的美女一词,倒是令宋漓有些不自然的羞涩了,可善良之人自是见不得别人向她发出“求救”的信号。

  此时的宋漓,似乎已经忘了刚刚还在担心是否会因为天气的原因耽搁赶路之事,况且,她面前的这位姑娘一脸真诚的样子,她更不能置之不理了。

  “我家……”夏颜心想,她是坐高铁来的,这一下子也回不去,离开这儿对她来说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要不,麻烦二位先带我离开这片森林再说吧!”

  “那好。”说着话同时,宋漓伸手一把拉起夏颜,扶她站好。

  随着一句“谢谢”过后,夏颜站立于原地,突然觉得两腿麻木发软,可能是睡久的原因造成的。

  不过经此一睡,身上原本被细雨和汗水浸湿的衣物,此时都被自身的体温给烘干了,不禁自嘲一声“自带的烘干机”。

  抬头仰望着稍稍有点暗沉的天色,感觉天快要黑了,若不赶紧离开,等会儿天全黑下来,身处这荒郊野外之地,又没路灯,岂不是更麻烦,况且这一下午“荒野逃生”的这种体验一次就够了,可不敢想象晚上还在这里度过。

  夏颜低头看了一眼手表,这会儿已是下午六点,怪不得感觉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呢,阴雨天那就更容易黑了。

  这便转身赶紧简单收拾一下她的行李,比如,把手机、手帕、毛巾、浴巾、保温杯等物品收拾并放好,随手又把刚才吃过的面包包装袋也收集起来,放入背包中。

  期间,身旁的宋漓突然问了句:“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我叫夏颜,请问美女如何称呼?”

  夏颜又一次发出的“美女”一词,又惹得宋漓难以自处了,微微低头答道:

  “我叫宋漓。”

  “是哪个li?”

  “淋漓尽致的漓。”

  “哦~你好,阿漓。”

  第一次见面,不知怎的,夏颜突然就把宋漓给喊成了“阿漓”,可能是觉得顺口,又或许是眼前的宋漓她是真的喜欢,如此这般也就毫不犹豫的脱口而出。

  听到夏颜轻松的唤她一句“阿漓”,宋漓心里一惊,除了家人,还没外人如此叫过她呢,瞬间倍感亲切,对于夏颜,还真是有种莫名的好感,也许,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说着话时,夏颜主动伸出右手准备与之握手,可奈何对方并不知她这是什么意思,一脸不知所措的愣在原地,也并未做出任何举动,这反应却令她感觉有些诧异,无奈之下,也只好尴尬的缩回伸出去的右手。

  却在此时,只见对面的宋漓双手轻握放于左腰间处,微微低头屈膝向夏颜回礼,只是这标准的行礼姿势,倒让她想起了古装剧里的名场面。

  见夏颜眼睛往另一旁的他看去时,宋漓又开始了她稍稍不自然的介绍:

  “他叫傅云帆。”

  “你好,帅哥。”

  看着眼前的傅云帆,表情虽冷,可也掩藏不了他帅气的模样,正当夏颜准备伸手过去做出握手姿势时,却被身手敏捷的他给躲掉了。

  “你躲什么?”

  “男女授受不亲。”

  傅云帆拱手躬身回道,这声音低沉,浑厚有力的声线,倒是夏颜喜欢的声音,形象气质也挺不错。

  “还男女授受不亲,帅哥,你也太逗了吧,我只想跟你握个手,我能对你怎么样啊?”

  不知是自己举止轻浮了,还是对方原本就是一块大木头呢,不过,木头也得懂礼不是?

  面对举动稍稍不正常的此二人,夏颜心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满脸的疑问,表情夸张的看向他们,现在,她越来越肯定的是,眼前的这两人着实是一对怪人。

  “小姐,请自重。”

  此话一出,夏颜更加不解了,她到底怎么了,竟让这块大木头让自己“自重”,呵呵,不免苦笑了一声,场面还真是尴尬到了极致,他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想解释也不知从何说起。

  对于30岁的夏颜来说,什么场面没见过,一个握手“未遂”的动作,怎么就变成了“轻薄”之举了?还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呵……我又没轻薄你,更没把你怎么着,怎么还让我自重了,我还真是不解了,到底是怎么一个情况,你给我解释解释?”

  说话间,夏颜不禁提高了嗓音,尤其是最后一句,眼神带有挑逗之意般直视着傅云帆,看看他会如何处理?

  “小姐越说越离谱了。”

  傅云帆居然还躬身行礼,身旁的宋漓也并不想解释什么,就只是单纯的现在一旁看着,对她来说,这也只是常态罢了。

  听到傅云帆这番回话,以及见到他的这般规矩的模样,若是闲时,倒想逗逗这一本正经且稍显木讷的帅哥呢,可此时……唉,还是算了吧,夏颜瞬间也没了继续与之交谈打趣的心情。

  算了,这次就不跟他计较了,就怕再这么理论下去,何时是个头,若是对方非得如此认为,她又有何必澄清?

  世界那么大,什么奇怪的人都有,还是多些包容和理解吧!

  这一番自我安慰过后,夏颜自当放弃了刚才的那一番理论。

  只是觉得眼前的这番“客气”,怎么感觉哪里不对呢,平时生活中,即使生意上的应酬,客套话也需要讲,可也没这般生疏和别扭。

  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可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夏颜也懒得再去猜疑,既然他们能带她走出这片“倒霉的森林”,那就不能再耽搁时间了。

  “走吧,不是说要带走出森林吗,还愣着干嘛?”

  叫上还在一旁发愣的宋漓,还有稍稍有些羞涩的傅云帆,背拎着背包拉着行李箱,前进。

  原本,傅云帆是准备帮忙搬行李的,可令他没想到的是,箱子居然会自己移动,夸张且有些呆滞的表情与身旁的宋漓如出一辙。

  两人虽有些惊讶,可还是异口同声的答了一句“好”,随后也跟在了夏颜的身后,前往十米外的马车走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